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50章 後繼無人  
   
第250章 後繼無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楚延卿剛點頭,念淺安就捋起袖子往外沖.

"你去哪兒?"楚延卿一愣,忙攔腰抱住念淺安,放下念淺安的袖子啼笑皆非,"父皇許你有什麼說什麼,可沒許你想打誰就打誰.你還想沖去禦書房打誰出氣不成?"

念淺安扭頭看楚延卿,一臉呵呵,"父皇什麼玩意兒?憑什麼虐我親夫?"

"憑父皇是君也是父!"楚延卿氣笑不得,壓低聲斥道:"平時愛胡說就罷了,現在越發口無遮攔了?只當著我的面也不能混說父皇是……玩意兒,知不知道?"

他前胸貼念淺安的後背,圈起手臂牢牢箍住念淺安,下巴抵上念淺安的肩,偏頭尋著紅唇狠狠一啄,"念淺安,你是不是瘋了?這種話也敢亂說."

嗔她瘋,桃花眼卻璀璨,親親卻溫柔.

念淺安一臉"親夫總算不臭臉了"的欣慰表情,回啄一下哼哼道:"我沒瘋.我怕你三天兩頭被父皇遷怒,遲早被逼瘋.菲雪姐姐和大嬤嬤已經在清點行李了,我們自請出宮好不好?不能打父皇,就離父皇遠點."

楚延卿眼神犀利,"……你只是想盡快住進所謂豪宅吧?"

念淺安眼神躲閃,"……被你發現了."

楚延卿朗聲大笑,扳正念淺安面向自己,彎身低頭親一下再親一下,"就這麼見不得我在外頭受氣?就這麼舍不得我被父皇遷怒?"

他問一句走一步,走一步念淺安退一步,抵上門扇叩開牙關,"我媳婦兒這麼心疼我……"

長吻甜而綿密,念淺安踮起腳伸出爪子,攬住楚延卿的脖頸氣息不穩:親夫蘇起來真要命,她快站不住了.

偷聽動靜的陳寶也站不住了,轉頭對上守在屋外的四大丫鬟:"……"

看什麼看,沒見過關心主子的忠仆偷聽壁腳嗎?

不能得罪陳寶但面露不滿的四大丫鬟也:"……"

看什麼看,皇妃和殿下獨處用不著旁人瞎操心!

"雜家還真是瞎操心了."陳寶心里腹誹,嘴里道惱,"還是皇妃有辦法,三言兩語就哄得殿下露了笑.有勞幾位姐姐通融,殿下心情好了,雜家也能放心退下了."

"不敢當陳總管一聲姐姐."小豆青邊假客氣,邊示意小豆花領著遠山近水留下候命,自己抬腳送陳寶,"殿下回來時臉色那樣難看,究竟怎麼回事?"

一門之隔內,氣息微亂的念淺安也在問究竟怎麼回事.

楚延卿見她唇色和臉色一樣緋紅,忍不住又親了親才道:"父皇問我李掌櫃夾裹其中,馳古閣被當槍使,到底是原告有心還是我有意,我沒否認也沒承認.只說時勢如此,若需要馳古閣做立證,我自然不會獨善其身.父皇就賞了我一杯剛沏的熱茶."

皇上哪是賞,而是砸.

念淺安被親懵的腦子一瞬清明,爪子滑下楚延卿肩頭,撈起他濕了大半的衣擺擰啊擰,看著嘀嗒茶漬吐槽,"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敢情是這麼個恩裳法兒."

"又拿父皇貧嘴."楚延卿見她撇嘴就笑,一手解朝服,一手攬著念淺安抱了抱,"別為這種小事生氣,父皇根本沒砸實.我冷著臉出禦書房,又頂著半身茶漬回皇子所,該瞧見的人都瞧見了,很快宮里宮外就會知道,父皇為登聞鼓之事對我又罵又砸."

怪不得剛回來時臉那麼臭,怪不得陳寶那麼小心翼翼,一副生怕踩雷的模樣.

念淺安接過楚延卿脫下的冠帽和腰帶抱在懷里,腳跟腳轉進臥室,笑眼一閃一亮.

楚延卿對上她的目光,桃花眼也泛起狡黠,"父皇砸完茶盞火氣不減反增,直言我不打算獨善其身,是不是還打算和魏相打擂台,不等我表態,父皇就說他成全我.明兒起我就不用去內務府了,父皇命我領三司會審.一如我們所願."

李掌櫃"被逼無奈",楚延卿"勉為其難".

這些都是做給皇上和外人看的.

楚延卿由暗轉明,主理登聞鼓事件,才是他們想達成的小目標.

一如當年坑飛魚衛,主動權捏在自己人手中,套路還是那個套路.

只是沒想到,事情走向比他們預料的還要順遂.

念淺安踮腳掛冠帽和腰帶,笑眼越發閃亮.

楚延卿眼中狡黠卻黯淡下去,"只是這樣一來,有利也有弊.父皇既然讓我審案,我就只能給魏相定罪,不能給魏相定生死.輸贏不論,只說魏相好歹,仍只在父皇一念之間."

皇上的臣子,生死只能由皇上定.

楚延卿被推到前頭,皇上順理成章地撂開手,越是躲在後頭不親自過問,最後如何處置魏相的余地就越大.

念淺安算計龍心,算的是皇上偏袒魏父的心.

皇上想保魏父,魏家老小就能活命.

她心里竊喜,面上嚴肅,"不管忠臣還是奸臣,皇子逼死朝臣都不是什麼好名聲.父皇能用意刁鑽,你也能行事圓滑.橫豎你只想拔除朝中蠹蟲,本意不在趕盡殺絕.何況掌控權利巔峰的人一朝跌入塵埃,活著比死了更受罪."

受罪還是其次,活著贖罪或許才是最恰當的懲罰.

楚延卿眉梢微挑,沒出聲斥念淺安又非議皇上,默然片刻沉吟道:"你放心,我有分寸."

念淺安盤桓心底的最後一點不安徹底消散,笑眯眯找出替換衣裳.

楚延卿不急著換居家服,丟開衣裳捉住念淺安的爪子輕聲道:"你就沒有別的想問的了?"

念淺安表示有的,"學子上書鬧事,是我爹的主意,還是外叔祖的意思?"

"是駙馬的手筆,劉大家不過是順勢而為."楚延卿抱起念淺安坐上膝頭,聲音更輕更柔,"公主和母後交好,駙馬自然向著我.我和駙馬私下早有聯絡.當年我想動飛魚衛,曾委托駙馬下江南時,代我往母族江南周氏走動,看汪保祖籍是否有罪行罪證.

這是你嫁我之前.你嫁我之後,我要做什麼事兒,駙馬那里總得知會一聲也好心中有底.回門那天,駙馬向我舉薦長史是真.駙馬聞風而動,那位曲老智謀老辣也是真.學子上書,不吝于撮鹽入火,若非情勢高漲,父皇也不會這麼快將我推出來審案."

說罷掂了掂膝上念淺安,哄孩子似的親她臉頰,"這兩樁暗手,一來和你沒有直接干系,二來一直沒有好時機.我現在坦白我和駙馬的關系,尚算為時不晚,對不對?"

猜測得到證實,念淺安只覺汗顏.

她頭頂黑鍋滿身秘密,對彼此坦誠的約定其實要求很寬松.

寬于律己自然寬以待人,先虛心表示親夫說得對,後心虛地岔開話題,"怪不得我娘沒進宮揍我,估計正忙著揍我爹."

楚延卿深看念淺安一眼,親完臉頰親她的唇,"嘴怎麼這麼貧?親爹的玩笑也開?"

嫌她沒良心,親起來卻溫柔得如待至寶.

念淺安閉眼回應,片刻後睜眼嘟囔,"親夠了沒有?你親飽了,我快餓死了."

楚延卿勾唇笑,這邊小夫妻倆准備用晚膳,那邊老夫妻倆對面而坐,桌上晚膳半點沒動.

"好個藏木于林."安和公主沒動手揍念駙馬,只動如刀眼風,一下下剮向念駙馬,"皇上這一罵一砸,倒坐實了周氏子弟慫恿江南太學生上書,是小六有意擠兌魏相.外人不知道,我卻清楚外院文人清客誰走誰留,又是誰混在京中學子中跟著煽風點火!"

念駙馬沒否認,笑容如暖玉,"叔父出面保京中學子,顯然贊同我的做法.馳古閣卷入其中,我自然要幫六皇子.幫六皇子就是幫安安,小夫妻倆好公主府才能好.安和,我不單是駙馬,還是永嘉候.叔父身後的劉家,如今說句後繼無人都不為過."

安和公主緩緩閉了閉眼.

從默許女兒嫁入皇室起,她就知道念劉兩家已然騎虎難下,對念駙馬和劉乾的心思亦不無察覺.

心里有准備,卻架不住事發突然.

惱的不是楚延卿或念駙馬,劉乾做了什麼,而是女兒立場如何,安危如何.

她睜開眼,眼風依舊如刀,"安安知道多少?又摻和了多少?"

念駙馬知其一不知其二,其實也不清楚女兒知道多少摻和多少,未免女兒挨揍,答得相當義正言辭,"就算六皇子舍得安安冒險,我也不會任由安安冒險."

他比安和公主更溺愛女兒,果斷摘清女兒.

安和公主聞言一噎,然後被念駙馬的溫潤笑顏晃得眼刀變眼波,流轉間自有驕矜,"念栩琨,你敢說我就敢信.你想搏,我就陪你搏.前頭是錦繡路還是荊棘路,我和你一起面對就是了."

駙馬不單是駙馬,她也不單是公主,還是永嘉侯夫人.

夫妻一體,未來是風是雨她奉陪到底.

念駙馬春風般的笑容刹那亮若烈陽.

安和公主百煉不成鋼,承受不住念駙馬的美色,眼波流轉氣勢也轉弱,低聲冷哼道:"京城太學生也准備上萬言書,恐怕不止余次輔一人出了力吧?"

"往回數三年,夏章那一科進士都得稱叔父座師."念駙馬同樣不否認,"可惜青卓私行有虧,堂哥未免非議,已做主替青卓辭了編修一職.如此叔父反而不好明著出面.否則哪里輪得到余次輔約見太學生."

有曲幕僚打著劉乾的旗號,暗中出面已經足矣.

安和公主冷哼變冷笑,"慈母多敗兒,青卓不得不辭官避風頭,堂嫂’功不可沒’.自食苦果,有什麼好可惜的."

該可惜的是劉德軒雖是嚴父,為人行事卻太過中庸.

念駙馬說劉家後繼無人,並非危言聳聽.

"青卓竟被個水性楊花的于海棠蒙蔽心眼,耍得團團轉而不知,往後即便另尋前程只怕也擔不起門楣."安和公主姓劉,自然要為劉家考量,"堂嫂只生了一個兒子,偏偏教不好兒子,那就換個人給劉家生兒子."

話說得冷酷,念駙馬卻不以為杵,"你和叔父想到一塊兒去了.壁虎尚且斷尾求生,何況劉家一族."

劉乾舍得不成器的嫡孫.

安和公主就更舍得不成器的侄兒了.

她是劉乾教養大的,她冷酷,劉乾只會比她更冷酷.

念頭一動就明白過來,"我明兒就往萬壽宮遞口信."

念駙馬會心一笑,舉筷准備哄安和公主用膳,就見安和公主美眸斜睨,"用什麼膳?我氣病了,吃不下!"

上篇:第249章 守在宮里     下篇:第251章 在劫難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