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52章 又瘋一個  
   
第252章 又瘋一個

g,更新快,無彈窗,!

事情至此,能神不知鬼不覺算計,利用小李氏的幕後主使,已然呼之欲出.

不是尚郡王,就是尚郡王妃.

誰會想到,誠心認錯的尚郡王,淋雨病倒的尚郡王妃,其實心機頗深,用意歹毒.

大李氏了解庶妹,早知小李氏一沒本事二無城府,派人探視並非顧念姐妹情,而是心存懷疑.

林松越發佩服李菲雪心細謹慎,並不攬功,"既然查到了殿下的兄嫂頭上,這事兒你我已經不能做主,你還是找個機會稟報皇妃得好."

特意讓屬下寫查訪報告,就是為方便大李氏舉證.

李菲雪卻搖頭,揭開燈罩點燃白紙黑字,"審人的是姜姑姑,了結的是皇上.已經蓋棺定論的事兒,貿貿然重新翻出來,打皇上和椒房殿的臉事小,姜貴妃借機再生波瀾事大.不看別的,你只看姜貴妃又送女人又派嬤嬤,皇上默許尚郡王妃吃排喧,卻樂見尚郡王和殿下,四皇子冰釋嫌隙."

說著松開指尖,任由燒至一角的紙屑脫離.

林松看著旋轉落地的灰燼沒作聲.

暗衛首要夠忠心次要功夫好,出謀劃策並非強項.

李菲雪不以為意,語帶莞爾,"皇妃不怕事,但不愛惹事.你發現沒有,皇妃但凡出手從來力求一擊即中.所謂打蛇打七寸,現在單憑那老嬤嬤不見蹤影的一雙兒孫,能夠扳得倒誰呢?"

提及念淺安,她跳躍著燭火的眼中全是溫柔笑意.

林松錯開視線,胸腔不受控制地怦然跳動,忙順著話茬接口,"活要見人死要見尸,我會繼續派人深查,直到找出那雙兒孫為止."

他不擅計謀,卻不是笨人.

李菲雪笑意更深,"小李氏的瘋病可以狡辯,殺人滅口的尸體卻是鐵證.好鋼用在刀刃上,總有一天我會讓幕後主使自食惡果."

林松聽得出比起尚郡王,她更懷疑尚郡王妃.

"林侍衛."李菲雪隔桌喊人,前傾身子姿態誠懇,"你肯幫我,你肯不肯信我?"

林松垂眼看向舔上他鞋尖的倩麗剪影,喉頭微動,聲音微低,"信.我當然相信你."

"既然你肯信我,還請你再幫我一個忙."李菲雪神色放松,姿態也放松下來,"除了找人,請你另外幫我盯一個人."

林松側耳傾聽,"誰?"

李菲雪眼神微閃,"吳氏."

林松點頭應下,"皇子不得蓄養私兵,身邊多少都養著暗衛.尚郡王不好近身盯梢,尚郡王妃身在內宅,倒也不是無法可想,我回頭就安排下去."

李菲雪一愣,糾正道:"不是尚郡王妃吳氏,而是念大夫人吳氏."

此吳氏非彼吳氏,宛平吳氏和念家可沒有半點干系.

林松也一愣,猛地抬眼,"我肯幫你做事,不代表我肯幫你做惡事."

難道他看走眼了?

大李氏其實表里不一?

剛能調動暗衛就讓他盯梢不該盯的人,饒是假寵妾,也沒有把手伸進正妃娘家的道理!

他目不轉睛地直視李菲雪,頃刻間氣勢大變滿身肅殺.

李菲雪訝然失笑,心里贊賞林松耿正忠誠,面上笑容柔和,"你不在內宅走動,有些事我無法解釋.何況我自己也沒有十足把握,沒影的事兒何必危言聳聽?請你幫忙,不過是防患未然."

事涉內宅,多半有關隱私.

林松先狐疑後赧然,暗悔不該質疑李菲雪的人品,再看她嫣然笑臉全無作偽,鬼使神差地側身靠近,附耳聽罷徹底釋然,"這事兒好說.我親自去辦,絕不假他人之手."

李菲雪放下心來,偏頭做請,"茶點該涼了,林侍衛趁熱嘗嘗?"

林松這才驚覺彼此靠得太近,縮肩挺腰忙坐好,回請道:"說了半天口都干了!你也用點?"

李菲雪語意委婉,"皇妃特意搜羅的食材,我都是照著你的口味做的."

她拒絕食用,請林松慢用.

林松一聽是專門給他做的,忍不住漾開笑容,點心剛入口就:"……"

這什麼點心,好苦!

抓起茶盞猛灌,剛灌一口又:"……"

這什麼茶水,更苦!

他默默背上李菲雪打包好的超苦茶點,愣愣翻牆落地,一沒失足,二沒被"巡夜"的陳寶嚇著,只默默往牆角一蹲,望月長歎,"你就等著看我笑話吧.我和大李氏成不了事兒了."

他覺得,大李氏討厭他.

之前的酸辣點心雖然丑,至少還能入口.

這次的苦味點頭雖然不丑,但他只感受到滿滿的惡意.

心中苦澀,張嘴呼出的全是苦味.

排排蹲的陳寶險些被熏吐,捏著鼻子沒好氣道:"我信你奶奶的腿!大李氏討厭你能跟你一聊聊半宿?大李氏討厭你能為你親自下廚?"

語氣超差,連睥睨眾生的雜家都不自稱了.

大半夜沒得睡就算了,還得奉命關注林松的狗屁感情生活,簡直糟心!

陳寶心情不好,林松心情就好了,雙眼轉瞬大亮,"你不信我,我可就信你了啊!"

陳寶眼角斜吊,"你可別信我,我現在信邪."

皇妃當眾打外男,殿下不惱不罰,由不得他不信邪!

林松哪管他怪腔怪調,慢慢回過味來,"你說得對,食材是皇妃備的,茶點是大李氏做的,不是因為討厭我,而是因為她們覺得我喜歡吃苦!"

哪兒來的誤會!

陳寶心道誤會個鳥,皇妃能誤會,殿下哪能誤會?

殿下不僅陪皇妃胡鬧,還幫著皇妃坑林松.

陳寶瞬間心情大好,袖起手一臉高深莫測,"雜家教你一句乖,女人心啊海底針吶."

林松頓覺好有道理,陳寶望著他遁入夜色的背影,農民揣搖頭歎,"蠢小子大傻子,這麼容易哄,倒是趕緊把大李氏哄住啊!"

他的"巡夜"之路,何時是個頭喲!

陳寶哼哼著回屋睡大覺,林松睡夢中都在琢磨女人心,沒兩天再見李菲雪,神色卻全無旖思,"真的出事兒了."

李菲雪半懸的心反而落定,"吳氏做了什麼?"

林松難以啟齒,半晌才艱難道:"駙馬爺白日里確實常流連亭閣水榭,我照你說的,只管揀白天歇晌的時辰暗中盯梢.今兒下晌駙馬爺和位曲姓清客斗詩,因喝了酒就沒回榮華院,就便歇在水榭,本該伺候曲姓清客的丫鬟,卻將醒酒湯送進了駙馬爺屋里.

那丫鬟,是吳氏身邊的大丫鬟之一.身量和吳氏相仿,身上穿著吳氏的舊衣,進了駙馬爺屋里不到半刻鍾,吳氏就出現在水榭後門,和她身邊的吳媽媽遮遮掩掩摸向駙馬爺的屋子,不一時就響起驚呼……"

他見勢不妙不敢再等,驚動旁人之前就出手如電,將吳氏三人打暈.

林松握緊拳頭,只覺手髒,"天幸屋里點了安息香,駙馬爺睡得沉不曾驚醒.我前腳將人丟去隔壁正院,後腳水榭下人聞聲查看,只當風吹開了窗扇,並沒有察覺異常."

說著松開拳頭,即後怕又慶幸,更多的是驚奇,"你怎麼知道吳氏……心懷齷蹉?"

李菲雪早有准備,"以前我常隨家慈去公主府做客,偶然聽見過幾句閑話,流言蜚語做不得准,何況我人微言輕,想提醒都不好開口.這些年風平浪靜,吳氏突然管家,我才想起這茬.事關念家名聲,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所以我才請你幫忙……"

心里想的卻是時間地點都對上了,唯一不同的是,前世吳氏可沒有先派出個丫鬟喬裝打前哨.

今生多此一舉,為什麼?

不管為什麼,結果最重要.

她不信念駙馬人面獸心,事實證明,念駙馬不曾強逼寡嫂,而是吳氏覬覦小叔.

吳氏寡廉鮮恥,不值得她再費心思量.

李菲雪長籲口氣,只覺身心都輕快起來,"于老夫人大智若愚,定會妥當處置吳氏.這件事兒你知我知,不必再讓第三個人知道."

若非早有防備,若非念駙馬睡死,一旦驚動旁人後果可想而知.

殿下領三司會審的節骨眼,經不起岳家鬧丑聞.

林松手心沁冷汗,無心糾纏細節,和李菲雪一樣只重結果不重過程,心中佩服升華為信服,正色應好,"這秘密,我會帶進棺材."

李菲雪不由莞爾,"怎麼?這會兒你不怕我拿這事兒當把柄,對皇妃不利了?"

她難得玩笑,笑容前所未有的輕盈.

林松心神一晃,面上越發赧然,"你要是有心做惡,又怎麼會請我幫忙?"

之前還質疑她別有用心,現在倒想得通透.

李菲雪笑容粲然,指著新出爐的苦茶苦點道:"知道你要來,我就猜是有了結果.今兒這些不是皇妃交待的,全是我謝你幫忙出力的一點心意."

林松沒動,盯著李菲雪輕聲道:"我不喜歡吃苦.原來也不喜歡吃酸吃辣,之前吃過你做給皇妃的點心就喜歡上了.我還讓家里改做酸辣口的菜,我才知道你外祖家那邊的做法挺對胃口.以後,你多給我做些酸辣點心吧?"

李菲雪迎上他認真的目光,神色微怔.

她和念淺安都會錯意了嗎?

可是聽這意思,林松不喜苦口,原先也不喜酸辣吧?

暗衛果然非常人,口味古怪,話說得也古怪.

她面露困惑.

于媽媽卻面露驚駭,隨著一字一句讀出口,捏著信紙的手越抖越厲害,"丫鬟收買水榭伺候湯水的小丫鬟,端著醒酒湯喬裝入室……衣衫不整……吳氏緊隨其後故作驚呼,見駙馬爺不醒,動手扯爛衣領,吳媽媽意欲弄出響動引人撞破……"

然後被打暈,原樣打包丟進候府正院的隔間.

隔間供著送子觀音,于老夫人每天午睡醒來,都會拜觀音為念淺安求子.

為顯誠心,隔間不許他人出入,灑掃全由于老夫人親自動手.

今天准點報道,卻見後窗大開,地上堆著吳氏主仆三人,供桌上壓著一封匿名信.

林松不曾細說,李菲雪無需他細說,他只按照李菲雪事先的交待,留下前後經過.

于媽媽牙齒打顫,磕磕絆絆讀完信看向悠然轉醒的吳氏三人,直駭得頭暈眼花.

她尚且如此,何況一向憐惜大房的于老夫人.

"老大媳婦!吳氏!"于老夫人劈手搶信紙,不可置信地一目十行看罷,再看衣衫不整的吳氏,眼前亦是一黑,"你瘋了?你瘋了不成!"

剛瘋了個小李氏,又瘋了個吳氏.

于老夫人揉爛信紙,隨手亂抓,抄起香爐就砸,"瘋婦!不知廉恥的瘋婦!"

上篇:第251章 在劫難逃     下篇:第253章 家廟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