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55章 小人得志  
   
第255章 小人得志

g,更新快,無彈窗,!

"十年才等來姐妹團聚,你們這是鬧什麼別扭?"大方氏聲音微高,語帶訓誡,"嫡親的姐妹,有什麼事兒不能攤開來分說清楚?私下鬧別扭就算了,難道還要客人看你們的臉色不成?"

方氏扭著手帕不做聲,小方氏有事說事,語氣仍淡淡的,"大姐拿我當姐妹,二姐卻拿我當賊防.君玉忙著找營生,天天早出晚歸,我不過說了句君玉不急著進劉家族學讀書,二姐就拉下臉來.蝶飛前腳代君玉送還書本試題,二姐後腳就趕去卓兒的院里,這不是拿我們娘兒三當賊防是什麼?"

"好男兒當讀書明智,君玉一門心思重操舊業賣布匹,我反對他行商難道有錯?"方氏開口辯解,"蝶飛已經是大姑娘了,哪有不知避諱往卓兒屋里闖的道理?卓兒已經叫于海棠壞了名聲,眼下風頭還沒徹底過去,可經不起再傳出什麼表哥表妹的閑話了!"

大方氏上一刻怒其不爭,此刻哀其不幸,"你的兒子是塊寶,別人的兒女難道都是草?"

事到如今不知反省,倒有臉質疑親妹妹親外甥的品行!

大方氏難得動氣,小方氏反而勸道:"我做妹妹的,受二姐的氣不算什麼,但不能委屈孩子.寄人籬下難免摩擦,倒不如趁早搬走.君玉已經賃好住處了,等安頓好我再請大姐二姐過門做客."

說著報出地址,只等賞菊宴過後就搬出劉家.

大方氏一聽就在朱門坊隔壁,院子雖小地腳卻好,就知其中少不了劉家出力周旋.

小方氏對事不對人,一不和劉家見外,二顧念姐妹情.

何況夫死從子,小方氏這一房靠仇君玉頂立門戶,既然仇君玉也贊同搬家,她做姨母的沒立場阻攔.

大方氏只盯著方氏,口中道:"我還有套沒用過的檀木家具,回頭讓君玉雇車來拉,權當我賀你們喬遷."

小方氏不虛客套,方氏抿抿嘴也道:"三妹要是一時不湊手,只管跟我借下人使喚."

長姐如母,方氏一向敬重大方氏,順著話茬服軟,卻連句挽留也欠奉.

大方氏捏完眉心按額角,和劉嬤嬤一式一樣只覺意興闌珊.

劉乾劉德軒兩代家主,不僅同意小方氏搬走,還幫著尋摸住處,顯然不滿方氏小人之心無理取鬧.

就這樣方氏還認不清自身處境,當真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明明是姐妹中嫁得最輕省的,偏偏作得母子倆都不受家族待見.

方氏拎不清,大方氏拎得清,打定主意放手不管,轉頭安撫小方氏,"二妹慣愛耍小性子,我們做姐妹的少不得擔待些.眼下迎客要緊."

小方氏神色稍霽,方氏越發委屈,眼見二門在望只得跟著加快腳步,揚聲擠出笑臉,"幾位大駕光臨有失遠迎."

說著徑直去拉錢太太,一句遞一句問,"瞧著氣色還是不太好,錢侍……錢老爺賦閑在家,你更該打起精神過日子才是.怎麼沒帶孩子們來?可是因錢老爺的事兒有什麼不好?"

那天順口邀請錢家本就出于同情,今天再見越發覺得自家再鬧心,也比不過錢家遭遇慘烈.

方氏心情微妙,哪兒是寒暄,分明是戳人痛腳.

錢太太並不往心上去,泰然自若道:"犬子小女確實有些不好,不過是年紀小課業重,夏秋交替受了涼,怕過了病氣沒敢帶來.今兒是我娘家侄子送我們來的,這會兒往前頭拜見劉大家,劉侍郎去了,回頭再讓他給幾位長輩磕頭請安."

錢夫人也是大氣人,一手攬錢太太一手牽方氏,眉眼舒展,"有勞劉夫人動問,我那孽子不肖,好在我這兒媳是個立得起來的,凡事想得開,娘家侄子也出息.一會兒見了人,劉夫人可得賞臉多誇幾句好話."

錢太太有錢夫人回護,更有娘家人撐腰.

方氏笑而不語,頗有些不以為然.

大方氏見狀干脆越過方氏喊人抬來肩輿,伸手去扶念甘然,"算算日子該有六個月了吧?"

"剛滿六個月,如今胎氣穩健正該多走動."裴氏接過話茬,大方示意念甘然上肩輿,笑著寒暄道:"今兒朝廷休沐,爺兒們有爺兒們的玩處,我正好帶她出門見見娘家姐妹,沒得成天悶在家里.她身子重,這肩輿我們就卻之不恭了."

誰不知裴氏極重視這一胎,念甘然姿態恭順,扶著肚子坐上肩輿,小方氏忙跟在一旁看護.

大方氏挽著裴氏,徐氏敘契闊,眼風瞥向二門外一溜車馬.

念淺安輕車簡從,並未擺皇子妃儀仗.

大方氏看在眼里歎在心里.

念淺安給劉家做臉,方氏倒一味拿嬌.

治不住新進門的如夫人也罷,色厲內荏地和公主府慪氣也罷,竟托大只派個管事媽媽迎念淺安.

難怪小方氏看不過去,任由念淺安仇蝶飛偷聽壁腳不阻攔,方氏自己不尊重,活該任人看笑話.

連自知之明都沒有,哪里還聽得進去道理?

大方氏往常願意教導方氏,現下越發不願理會方氏,自顧出面招呼眾人,剛抬腳就聽身後又是一陣響動.

一車一馬先後拐進門,姜元聰當先下馬,一一喊人歉然作揖,"內子吐得厲害,已經驚動岳母登門照顧,實在不敢再來叨嘮.我代內子謝過劉夫人盛情,等拜會過劉大家劉侍郎,我還得趕回去陪內子."

說是代念春然道惱,未必不是替姜家來探劉乾口風的.

余次輔恨不得照三餐參魏相,劉乾也不枉多讓.

方氏遵照禮數請遍近親,無所謂念春然來不來,更無心和姜元聰套近乎,當即指了個管事領路.

姜元聰側身讓道,自往外院去.

漁陽郡公府的馬車這才駛上前,念秋然的大丫鬟跳下車轅,也是來道惱的,"郡公妃正害喜,郡公守著郡公妃不許出門,郡公妃無法又實在難受,只得讓奴婢送些秋菊盆栽來,權當彌補不能出席的遺憾,給六皇子妃,夫人們添個熱鬧瞧."

念秋然還想著送盆栽應景,念春然卻沒有半點表示.

孰親孰疏一目了然.

裴氏首先笑道:"當年我懷桂儀時也動不得吃不下,瞧瞧郡公妃姐兒三,個個都一上身就反應這樣大,等到瓜熟蒂落,定然都能抱上大胖小子."

吉利話一個不落,說得自己歡喜,大丫鬟也歡喜,"承靖國公夫人吉言.三夫人掛心郡公妃好歹,奴婢還得多走一趟好讓三夫人放心,這就告辭了."

周氏跑去姜家照顧念春然,哪有空掛心念秋然?

所謂跑腿,多半是代念秋然安柳姨娘的心.

方氏等人看破不說破,大方氏身為念秋然義母,少不得拉著大丫鬟細細叮囑,"我讓人送去的糟鹵若是對胃口,只管打發人來要.我那兒剛尋摸來兩個擅長照顧孕婦的婆子,明兒我就帶上人去看秋然."

她真心關切,大丫鬟真心感激,轉身卻換臉,皺眉看向馬車旁管事模樣的人影,低聲道:"這力氣活兒是柳管事主動攬的,回頭柳姨娘聽了心疼,你可別拿我說事兒,我哪里敢指使你呢?"

語帶敲打,臉上卻沒多少氣性.

今時不同往日,柳姨娘偏心娘家令人心寒,楚克現對念秋然的呵護卻令人心暖.

一聽說柳姨娘上趕著推舉娘家侄兒,楚克現二話不說賞了個外院差事,即不用念秋然為難,賞的又是無關緊要的閑差,兩頭都體面,不僅有擔當,還刻意瞞著念秋然,不叫念秋然孕中多思多慮.

大丫鬟想到楚克現的用心,不自禁帶出笑來,"等搬完盆栽,你帶著小厮回府複命吧,我自去將軍府就是."

念三老爺借姜家的勢,現任東山大營右領衛將軍.

將軍府指的是念家三房.

大丫鬟說罷登車去見柳姨娘,管事打扮的柳勇才直起腰,方才滿是賠笑的臉上徒留陰沉.

心里惱大丫鬟態度輕蔑,更惱好容易尋著機會,卻沒能見著心心念念的美人兒.

念六姑娘成了六皇子妃,身嬌貌美的小姑娘經曆過人事,想必另有一重少婦風情.

柳勇才越想越心癢,望著方氏等人早已遠去的背影,只恨不能跟進二門,一時小厮搬完盆栽來請示,"柳管事,這就回吧?"

柳勇才心念一轉,不耐煩道:"你們回你們的,我自然要跟郡公妃的大丫鬟一道兒."

小厮聽出話外不滿,只當柳勇才和大丫鬟別苗頭,一個撇下人不管,一個非要爭體面,無心多摻和,應聲自顧離去.

殊不知柳勇才哪是想蹭車坐,抬腳並不往將軍府去,閃身藏進胡同死角,時不時放眼觀望.

望來望去,分辨不出皇妃車架,倒望見胡同口又拐進一輛青布小車.

車身上印著永嘉候府的徽記.

姚氏帶著念桂然,念桃然姍姍來遲,一路往里一路指點,人還沒進擺宴的花廳呵呵笑聲先至,"來遲了來遲了,我自罰三杯給諸位賠禮.實在是家里事忙脫不開手,百號人千樣事兒都要我拿主意,真真煩人得很,幸好沒耽誤諸位雅興,要不然可就是我的罪過了!"

她故意踩著點來,費勁心思將一雙女兒捯飭得珠光寶氣,為的就是顯擺四房翻身管家的派頭.

方氏嘟囔一句小人得志,隨口吩咐下人添茶看座,一徑拉著錢太太說話.

她看不得姚氏風光,存心和錢太太比慘,錢太太只當不知,忙忙招呼念桂然姐妹倆,和錢夫人各自送上表禮.

徐氏則招呼姚氏坐到一處,頭挨頭問起于老夫人,安和公主的病情.

姚氏只有小心思沒有壞心思,否則哪能和直腸子的徐氏聊得有來有去?

大方氏暗暗點頭,意有所指語帶無奈,"我甯願看小人得志,也不願看人自以為清高自以為君子.一樣受于海棠牽連,錢太太的表現有多可圈可點,二妹的做派就有多不堪入目."

方氏自詡書香,還不如士紳出身的錢太太.

小方氏只出耳朵不出嘴,大方氏壓低聲音接著道:"孔家有衍聖公,朝政上從來中立.君玉有心行商也好,至少能遠離是非."

小方氏欲言又止,卻聽下人揚聲報,"仇表公子和石公子給諸位夫人請安來了."

錢太太娘家姓石.

仇蝶飛和念桂然姐妹倆忙避到屏風後,念淺安坐著沒動,心頭直滴血.

她的輩分隨楚延卿拔高,莫名變長輩,見個表哥還得送表禮.

好肉疼.

上篇:第254章 釜底抽薪     下篇:第256章 交淺言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