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63章 蘇的光芒  
   
第263章 蘇的光芒

g,更新快,無彈窗,!

七皇女立即摩拳擦掌,"什麼大事兒?你又准備干什麼壞事兒?"

"別瞎說,我准備干好事兒."念淺安抱出一遝白紙黑字,"我准備辦善堂.這份計劃書耗時數月,總算完善齊全了.你六哥讓我找菲雪姐姐,大嬤嬤商量著辦,內宅小打小鬧,實非我本意.撇開京中善堂不去說,我都計劃好了……"

邊解說邊翻頁,說得口干舌燥正想喝口茶潤喉,錯眼見七皇女聽得昏昏欲睡,只差沒吹出鼻泡,頓時氣得一爪子拍向七皇女的額頭,"有沒有禮貌!跟你說正事兒呢!"

七皇女瞬間痛醒,捂著腦門嘟囔,"以前女先生講課也把我講睡著了,先生都不敢打我,你憑什麼打我!"

抱怨完勉強看一眼計劃書,看完就樂了,"你干嘛不用毛筆用炭筆?寫出來的字好丑!"

念淺安一臉"好想關門放狗怒咬小姑"的隱忍表情,合上計劃書以指敲擊,"跟你浪費口水算我蠢.你只說入不入伙吧."

七皇女興致缺缺,"你要是缺錢我倒是可以借你."

念淺安表示不用,"你六哥說了,外院賬房任我取用."

說罷又抱出一盒珠寶,炫完富秀恩愛,"瞧見沒有?我不過多看了你六哥冠帽上的寶石一眼,你六哥就讓我自己開庫房隨便拿."

甜不甜?酸不酸?

七皇女只覺不解,"這有什麼值得說的?四哥對我沒好氣,照樣沒少送我用的玩的.這種寶石,我屋里就有好幾盒."

這什麼不解風情的半路閨蜜!

活該先眼瞎後失戀!

撒狗糧未遂的念淺安憂傷望天,寂寞如雪,"你不懂.你們都不懂.善堂的事兒,我找父皇說去."

"要去你去,我可不去."七皇女很擅長趨吉避凶,"那位為父申冤的仇公子是你表哥吧?保定府竟出過忤逆案,還被魏相門生用來陷害清官,父皇驚聞內情不知多少生氣!我來找你前,就聽說父皇惱得把禦書房都砸了!"

這話一聽就是瞎扯淡.

無數前龍用過的禦書房,皇上真敢砸就是不孝.

念淺安不以為然,"我找父皇說善事,又不說政事.你不去我自己去."

七皇女穿回木屐,踢踢踏踏溜了.

念淺安套上木屐,踢踢踏踏路過議事廳,揮揮爪子打聲招呼,"我去趟禦書房,求見父皇商議善堂的事兒."

善堂的事關皇上什麼事?

李菲雪和大嬤嬤呃了一聲,來不及追問念淺安已然飄遠,只得面面相覷.

雨一直下,紅牆綠琉璃籠著一層重一層輕的銀白雨霧,愈發顯出皇宮獨有的冷寂莊重,尤以乾清宮左近的隆宗門最為肅穆.

隆宗門內是軍機處.

念淺安開口問,"孔司員已經離京了?"

遠山近水一個打傘一個答話,"估摸著該到保定衛所了.孔司員留下的那個手下真二,虧得殿下特意派人找去別院問話,結果那手下問啥問不知,指望他解鼻煙壺的惑還不如指望陳總管."

二貨居然說別人二.

念淺安聽得好笑.

昭德帝卻不覺好笑,沒砸禦書房,砸的是堆滿案頭的參本,"好一出官場傾軋!好一個魏相門生!徐旭派去保定巡視衛所的可是孔震?他也算魏相門生,讓他給保定知府緊緊皮,三日內把忤逆案的卷宗送進三司衙門!"

劉文圳心肝發顫,神色恭謹,"靖國公派去保定的正是孔司員."

昭德帝龍袖一甩,掃落滿地參本,"全部發回去讓魏卿上本自辯!"

滿面惱怒,喊的卻是魏卿.

允魏相自辯,就是給魏相生機.

劉文圳心肝不顫了,老手背在身後擺了擺,立時有小黃門無聲無息入內拾掇參本,屋里清爽了,屋外緊接著響起一陣擾人清靜的踢踏聲.

劉文圳有心湊趣,搖頭笑道:"單聽這木屐響兒,奴才就曉得是七皇女來了."

說罷見昭德帝面露無奈,當即折身出屋,不一時回轉複命,老腰深弓,"奴才竟聽錯了.來的是六皇子妃,說是有要事求見."

昭德帝龍眉高挑,無奈變冷笑,"怎麼?替仇家求了大赦恩典不夠,還要親自出面為仇君玉求情?這是施恩施上癮了?朕倒要聽聽,她能不能說出朵花兒來!"

仇大人沉冤得雪已成定局,但該走的程序還是得走.

朝廷效率一向感人,狀告魏相縱容門生,構陷清官的仇君玉作為苦主兼原告,這會兒收押在三司大牢,和李掌櫃關在一處,暗搓搓大談生意經聊以度日.

昭德帝想起滿大牢原告,龍袖又一甩,"讓安安滾來見朕!"

語氣超凶,喊的卻是安安.

私下脫口仍是小名,足見皇上對六皇子妃其實寬縱.

劉文圳暗歎著直起老腰,卻行退出禦書房,親自引念淺安往養心殿偏殿去,態度越發恭敬,"皇妃請隨奴才移步."

遠山近水止步殿外,念淺安抱著計劃書吭哧吭哧跨進偏殿,行禮行得歪七扭八,"兒臣請父皇安."

昭德帝抿著龍嘴嗯了一聲,劉文圳這才伸出援手,接過計劃書雙手一沉,好險沒閃著老腰,"皇妃好文采,陳情書竟揮灑得這樣厚這樣重."

念淺安甩甩爪子一臉懵,"什麼陳情書?這是計劃書."

嗯?

不是來替仇君玉求情的?

劉文圳大感意外,忍不住和昭德帝互碰眼神,忙將計劃書呈上,老眼和龍眼齊齊一瞥,各自牙疼似的暗暗嘶氣:乖乖隆地咚,六皇子妃不但膝下有狗,還寫的一手狗爬字.

"炭筆能寫出什麼好字兒?"昭德帝護犢子似的瞪劉文圳一眼,即覺好笑又覺嫌棄,"善堂計劃書?既然費心費力寫了這麼多,怎麼不讓人重新抄撰一份兒?"

用毛筆估計能寫到天地合山棱崩.

念淺安默默吐槽,眼見昭德帝一臉"善堂什麼的關朕屁事"的矜持表情,心下秒懂,面上乖笑,"父皇許兒臣有什麼說什麼,兒臣就開門見山了.夏汛的爛攤子還沒收拾完,秋雨又開始下得沒完沒了.今年雨水多得簡直不讓災民好過.

京中倒是不少或官辦,或民辦的善堂,前者數量有限後者能力有限,且受災的多在京外,想求庇護也進不了京城.京中善堂尚且如此,何況地方善堂.兒臣想求父皇一道旨意,允兒臣領頭重整京中善堂,依照各地受災情況並往年舊例,在地方各省興辦皇家善堂."

昭德帝眼風一動,劉文圳就躬身道:"皇妃這話著實大善大義,卻不該來求皇上."

"我問過七妹了,她小姑娘家不願攬事兒."念淺安數給劉文圳聽,"母後不愛管事兒,皇祖母年紀大了不好操勞.我想辦的是皇家善堂,自然要皇室正主拍板,我份量不夠,只能來求父皇了."

不避諱七皇女,就是不避諱椒房殿.

六皇子妃走這一遭,竟真的只為公不為私.

劉文圳心里咋舌,不等昭德帝再有示意,就含笑退到一旁.

他驚豔閉嘴,念淺安口角剪斷,繼續叨叨,"如今朝中如何,父皇懂的.既然打著皇家這塊金招牌,少不得動用吏部,戶部,工部的人力物力.各部堂官兒臣可沒資格指使,還得父皇給兒臣撐腰,要做就做到盡善盡美."

如今朝中如何?

表面上運轉正常,實則因魏相被告鬧得人心浮動.

昭德帝翹著龍須冷冷一哼,"小六正辦著大案,你倒是夫唱婦隨,這是打定主意要辦件大事兒了?"

念淺安邊屏蔽話外暗諷,邊在心里翻白眼,"要干當然要干票大的."

劉文圳默默汗顏:堂堂皇妃一副悍匪口吻可還行?真不枉混世小魔星之威名.

昭德帝反而笑了,"許你有什麼說什麼,你倒真敢說.怎麼個盡善盡美法兒,仔細說給朕聽聽."

念淺安表示好咧,耗費數月寫就的計劃書別的不防,專門防止善堂出貪官養蠹蟲,才和七皇女說過一遍又要和昭德帝說一遍,口干舌燥妥妥的,爪子一伸接過劉文圳奉上的茶盞,抬眼透過水霧一瞧,好險沒又氣得直接抽龍的額頭.

昭德帝似有所感,撩了撩眼皮淡淡道:"嗯,說得不錯."

不錯個鬼.

清醒得再快也晚了傻龍.

別以為剛才一副垂眸高深狀,她就看不出來傻龍也聽瞌睡了!

預想中的成就感呢,都被狗吃了嗎!

念淺安深覺雄心受到了侮辱,卻聽昭德帝聲線沉吟道:"朕准了.計劃書且留下,回頭朕就挑幾個能辦實事的人給你使喚."

幸福來的好突然!

什麼親夫什麼閨蜜,還是傻龍可親可愛啊!

一定是蘇的光芒感化了傻龍!

念淺安瞬間感動了,話接的卻半點不感人,"父皇金口玉言,等皇家善堂真操辦起來,父皇過後可別又逮著兒臣罵兒臣急功近利,沽名釣譽,收攬人心,外加一條心狠手辣."

她說得順溜,劉文圳聽得耳熟.

興辦善堂這事兒再怎麼著,也和心狠手辣沾不上邊啊?

這四條考語,分明是當年皇上罵過六皇子的話!

劉文圳再次默默汗顏.

他只記值得記的人和事,昭德帝同樣記得自己罵過誰罵過什麼,龍臉一瞬錯愕,虛點著念淺安五分無奈五分好笑,"小六媳婦兒,你啊你!你可真是……"

念淺安才不聽是啥,兩手空空行禮不歪七扭八了,辦完事就跑,徒留咔咔噠噠一陣木屐聲響久久回蕩.

昭德帝望著殿外已無人影的雨幕,龍爪蜷了蜷,"朕算是見識了,安安竟這樣記仇!"

之前為皇後找補,現在為小六找補.

可真是個好兒媳好媳婦兒!

昭德帝皺眉失笑,"那話我是什麼時候說的?"

"整三年前.那會兒六皇子剛了結飛魚衛大案,就得了您給的那四條考語."劉文圳半抬眼,見昭德帝神色即笑且歎,自然揀能令昭德帝開懷的人說,"七皇女倒是不記仇.從前和六皇子妃相看兩厭,如今處得那叫一個親香."

"記仇才好."昭德帝意有所指,"愛記仇,自然也記好兒.做皇室媳的,只要能記別人的好兒,就壞不了德行.安安如此性情,堪當表率."

上頭有三位郡王妃,還有個即將成郡王妃的四皇子妃,六皇子妃堪當什麼表率?

劉文圳內心翻騰,弓下老腰.

昭德帝靜靜凝望雨幕,曼聲吩咐道:"雨天路滑,叫抬肩輿送送安安."

劉文圳老腰又彎了一分,"嗻."

上篇:第262章 斯文敗類     下篇:第264章 生死關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