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71章 全員懵圈  
   
第271章 全員懵圈

g,更新快,無彈窗,!

九皇女這一病未見消瘦,乾淨大眼閃著羞怯.

小吳太醫眼力卻老辣,蓋上茶盅放下點心,擦著嘴慢悠悠道:"九皇女這副強打精神的模樣,一看就有病."

落後一步的七皇女:"……"

雖然說的是事實,但怎麼聽著這麼別扭呢?

換成旁人說話不順耳,她早呵斥到對方臉上了.

不過宮人可以打罵,太醫卻不好明著得罪.

否則之前被小吳太醫莫名一頓排喧,她也不會看在念淺安的面子上輕輕放過.

誰敢保證自己沒有請太醫治病救命的那一天?

七皇女忍著脾氣接過九皇女,邊揮退面露無措的奶嬤嬤,邊不滿而挑剔地瞪小吳太醫,話卻是對念淺安說的,"我和九妹妹倒是來得不巧,小吳太醫這是剛請完平安脈?"

小吳太醫雖溫吞但不傻,示意藥童重新擺好脈枕,不等念淺安出聲應和,就知情識趣道:"九皇女且安坐,容臣下聽一聽脈相."

陳寶比他更知情識趣,更看得透不巧就是巧,見七皇女支開奶嬤嬤,干脆墜在出面招待奶嬤嬤的小豆花後頭告退.

一來懶怠管九皇女私下另蹭太醫,二來懶怠看小吳太醫的氣人嘴臉.

小吳太醫心無旁騖,眉頭又皺起,"早聽說九皇女天生體弱,如今再看娘胎弱症早已無礙,倒是後天新又作養了富貴病.皇妃和七皇女身為貴女,該明白何為富貴病.姑娘家本該嬌養,指的是吃穿用度,而不是成天抱著攔著,路不肯多走動也不能多動."

捎帶上念淺安,指責的是七皇女,"七皇女聽臣下一句勸,愛護幼妹不是這麼愛護的,往後該讓九皇女多走動多跑跳,身子骨結實了就不容易生病.臣下聽聞皇妃和七皇女打小沒少上房揭瓦,二位身強體壯底子好,七皇女自己怎麼長大的,比照著怎麼養九皇女就是了."

莫名躺槍的念淺安:"……"

原身的黑鍋真心防不勝防!

啞口無言的七皇女也:"……"

小吳太醫說話真心又啰嗦又刺耳!

她忍無可忍重新再忍,"你只說眼下這病怎麼治吧!"

"紮兩針即可."小吳太醫自顧淨手拈針,對著九皇女倒極溫和,"九皇女莫怕,苦湯藥治標不治本,臣下給您行針疏通經脈,只需取手臂上幾處大穴,不會疼的."

七皇女深知太醫院慣愛開太平方,聞言徹底無話可說,抱著直往她懷里縮的九皇女一臉嫌棄,牢牢握住九皇女藕節似的胖手,不甘不願道:"那就有勞小吳太醫了."

念淺安看得好笑,正想替真?耿直的小吳太醫說兩句好話,就聽屋外響起通傳.

知木代管家理事的李菲雪領人入內,卻是念秋然的大丫鬟.

"郡公妃一心養胎,剛得知皇妃竟病過一場."大丫鬟哪知念淺安是心累裝病,歉然道:"皇妃病好了,郡公妃才聽郡公提起,心里掛念偏懷相差出不得門,只得請牌子命奴婢進宮問皇妃安."

邊說邊打量氣色紅潤的念淺安,歉意變松快,送上藥材暗使眼色.

念淺安表示收到,起身去外間,和大丫鬟咬耳朵,"你是眼睛抽筋,還是有話私下跟我說?"

她皮得明知故問,大丫鬟心道皇妃果然大好了,低聲道出來意,"郡公妃有喜後,郡公萬事都不讓郡公妃操心,郡公妃兩耳不聞窗外事,今兒三司衙門結案,才知道魏家官司牽連深廣.魏家這場官司,算是徹底了結了?

若非事涉六皇子,郡公妃也不敢胡亂詢問.好叫皇妃知道,郡公妃並非不分輕重,忘恩負義之人.郡公有擔當有情義,郡公妃心里再無旁人.只盼六皇子秉公行事,魏家是好是歹都是應得的."

話無遲疑,唯有忐忑.

一番話立場分明著眼大局.

大丫鬟說罷略一停頓,短暫忐忑後神色堅定,"郡公妃早已了斷不該有的心思,皇妃不必因此有所顧忌,更不必因郡公妃而為魏家多做什麼."

她領命進宮前才知道,念秋然向念淺安交過底,並未隱瞞曾思慕魏無邪一事.

她和念秋然到底眼界有限,都以為楚延卿雨中求情沒來沒由,許是念淺安顧念姐妹情分,才說動楚延卿出面為魏家轉圜.

即怕念淺安因自己徇私,更怕念淺安因自己擔罪孽.

念淺安聽懂話外之意,表情頓時精彩.

念秋然不願她徇私枉法,殊不知她巴不得徇私枉法.

然而魏父老謀深算,根本用不著她替魏家轉圜.

滿腹吐槽出口無能,只好干巴巴道:"你讓小透明放心,殿下辦差對公不對私,魏家是好是歹自有父皇決斷……"

仿佛是為了印證她的話,回轉進屋的小豆青滿臉驚詫,顧不上招呼大丫鬟,張口就說最新消息,"前頭金鑾殿的喧鬧聲,大得都傳進皇子所了!皇上一升朝就連下詔書,不單為魏家正名,還擢拔魏大公子為川蜀同知,任魏二公子為戶部四川清吏司郎中.魏無邪--竟封授安西大都護!"

魏家眨眼間隕落,峰回路轉,眨眼間又翻身.

念淺安的表情頓時更精彩了,"聽見沒有?魏家好歹全由父皇,哪是旁人能左右的?"

大丫鬟深覺朝政瞬息變幻,果然不是她和念秋然能操心的,雖困惑卻也放下心來,當即功成身退,自有知木送她出宮.

小豆青隨念淺安回次間,正逢小吳太醫紮完針,專注神態轉而溫吞,"一時困倦是正常的,皇妃若是方便,不如留九皇女就地歇息,省得挪來挪去睡不安穩."

九皇女點著小腦袋打瞌睡,遠山近水忙輕手輕腳將九皇女安置到塌上.

七皇女早抱累了,抖著發酸的手掏出荷包打賞小吳太醫.

可惜小吳太醫不識趣,只收念淺安賞的點心,不收七皇女給的打賞,臨走不忘醫囑,"七皇女抱不動九皇女,是因為九皇女一身虛胖.今後常帶九皇女活動筋骨,減掉虛胖富貴病也就祛了大半.七皇女切記臣下叮囑,別好心幫倒忙,害九皇女空長虛肉."

打賞不成反被教訓的七皇女:"……"

小吳太醫如果不是太醫,她一定重操舊業下場打罵小吳太醫!

九皇女虛胖還不是她養的!

念淺安沒事愛氣她就算了,小吳太醫憑什麼也當眾落她的臉!

七皇女氣得想撕爛荷包,"這小吳太醫一張嘴怎麼這麼討嫌!能不能好好兒說話?討厭死了!"

念淺安頓覺這話耳熟,好心提醒道:"話別說得太滿.當初是誰也覺得我嘴巴討嫌,也覺得我討人厭來著?小心回頭又自己打自己的嘴."

七皇女成功被個也字噎半死,沒底氣懟念淺安,哼哼著懟小吳太醫,"什麼愛吃甜食的少年都是好少年,我才不信你的邪!"

如果陳寶在場,一定會勸七皇女一起信念淺安的邪.

念淺安卻懶得理論,只繼續好心提醒道:"醫者父母心,說話難聽好過虛詞敷衍.往後你也別遮遮掩掩來我這兒堵人了,只管光明正大地帶九妹逛去太醫院,宮里隨你亂跑,誰會多想多管?小吳太醫既然診了開頭,就會負責到底."

七皇女細想小吳太醫一板一眼的言行,倒是沒有反駁,袖起荷包嘟囔著問,"小吳太醫真的只收吃食不收錢財?下次我帶九妹去請他看診,准備茶點當謝禮就夠了?"

氣歸氣,卻沒有高聲說話擾九皇女酣睡.

面上嫌棄九皇女,心里真切牽掛,肯為九皇女費心求醫虛心討教.

小野貓或許不是個好妹妹,卻是個好姐姐.

念淺安笑看口嫌體正直的七皇女,一臉老懷大慰地點頭,"小吳太醫偏愛康師傅的手藝,你以後提著康師傅的點心去,准保沒錯兒."

邊說邊摸九皇女的睡顏,暫緩去東廂房摸紙筆的打算.

七皇女聞言暗暗記下,見念淺安轉眼神思不屬,自以為了然道:"你擔心六哥?魏相……魏大都護可真能耐,靠著父皇寵信就扭轉了局面.橫豎六哥替魏大都護求過情,又有大哥他們替六哥求情,父皇當時沒發作,眼下總不能掃大哥他們的面子,事後又來追究六哥是否失察不是?"

她改口稱呼魏大都護,顯然聽見了小豆青的話.

本想開解念淺安,說著說著自己倒糊塗了,"父皇想彰顯魏家榮寵不衰,怎麼倒賞了魏大都護個有名無實的虛銜?安西都護府早不存在了,魏大都護算哪門子安西大都護?"

得益于博覽群書的八皇子,連七皇女都知道安西四鎮早被先帝拱手讓人了.

讓出去的就重新討回來.

不存在的就讓它重新存在.

現在有名無實,將來名副其實.

皇上封的不是虛銜,而是任命魏父統領西域邊關政務,軍務的實權.

安西大都護五字官職,揭開的是皇上收複失地的序幕.

如此野心雄心,難怪金鑾殿喧鬧不止.

念淺安所想即所說,聽得七皇女一愣一愣,"父皇想挑起邊關戰亂?"

惦記後續的小豆青借著送小吳太醫又聽了一耳朵新聞,再次折身進屋正聽見這句,忙干咳一聲帶過七皇女語中不敬,之前還滿臉驚詫,此刻卻滿臉驚喜,"恭喜皇妃,皇上欽點劉大家入吏部,兼任吏部尚書職!"

遠山近水忙跟著道喜,兩臉卻懵,"劉大家算不算撿了魏大都護的漏?"

七皇女也是一臉懵,"劉大家做了天官,魏大都護這算文官還是武官?"

應該算能統領內外軍事的文官?

傻龍賊精,封官封得刁鑽.

念淺安已經懵過了,思忖著魏明忠魏明誠別有深意的新任職司,偏頭望向窗外,側耳聆聽金鑾殿傳來的隱約動靜.

她自認愚鈍,朝中臣工即便遲鈍,這會兒也該反應過來了.

魏家注定風光回歸朝堂,念秋然已經不再因魏父牽動心腸,魏母呢?

魏家似奸實忠,魏父要騙外人先騙內人,魏母同樣被蒙在鼓里,還是早就知情?

念淺安望著金鑾殿的方向出神.

滿殿朝臣望著高坐龍椅的昭德帝,卻是全員懵圈.

魏無邪冤枉個屁!

被皇上和魏無邪耍得團團轉的他們才冤枉好不好!

別說本來和魏黨對立的朝臣,連殘余魏黨也迷惘了:奸臣突然不奸了,他們到底算啥?

文武兩列唯有一樣共識:皇上這是鐵了心要戰,誰還敢冒頭主和?

劉乾老僧入定,心道主和?

主個鳥和!

上篇:第270章 婦女之友     下篇:第272章 又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