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72章 又想干嘛  
   
第272章 又想干嘛

g,更新快,無彈窗,!

滿殿嗡嗡議論隨著唱禮太監一聲退朝嘎然而止.

劉乾兜著滿腹腹誹,不理旁人試探或示好,徑直出宮回府.

陳喜則兜著滿腹八卦,徑直回皇子所,遛著大黃小黑動靜不小,念淺安打眼瞧見,探出窗扇噓聲道:"有事去東廂房說."

九皇女睡得香甜,勾出七皇女的瞌睡蟲,姐妹倆大頭碰小頭正同榻而眠.

畫面太溫馨,令人不忍打擾.

念淺安無聲做口型,示意遠山近水留守次間,帶著小豆青轉去東廂房,抱起小黑一頓揉搓,"怎麼樣?金鑾殿是不是為魏大都護的新任命吵翻天了?"

陳喜攬著大黃也是一頓揉搓,皺起臉道沒吵成,"幾道任命事先連點風聲都沒有,皇上明擺著不打商量,也不打擂台,那份一語定乾坤的龍威,震懾得老大人們愣是不敢吱聲.劉大家倒是有本要奏,還沒開口呢,也叫吏部尚書的官帽子砸得收了聲.

余下文官即便有意主和,還得先掂量掂量自家脖子夠不夠硬吶?午門剛斬殺一批罪官,刮進金鑾殿的風都帶著血腥味!本來最能說的文臣個頂個沉默,更別說指著軍功進階的武官了!武官要說不打仗好,那不是和皇上過不去,那是跟自個兒過不去!"

他邊說邊比劃,明明道聽途說,偏學得惟妙惟俏,小豆青忍俊不住,抓把果子塞給陳喜,"劉大家新官上任,哪好意思轉頭就和皇上唱反調?余首輔也是新任首輔,多半也沒做那出頭椽子吧?"

"那可不!"陳喜咬口果子語調嘎嘣脆,"余首輔能吵吵能打架,那是對著魏大都護,對著皇上哪兒能呢?余首輔不出聲,劉大家的奏本沒遞成,一散朝兩位大人朝食也不領了卯也不點了,前後腳都出了宮."

皇上表完態就玩冷暴力,晾著壓著朝臣,今天連留內閣議事都省了.

念淺安撓完小黑撓撓臉,"魏大都護又進宮謝恩了?"

陳喜忙咽下果子,"皇上免了謝恩這茬,特意交待魏大都護,魏同知,魏郎中休整兩天,擇日好上任."

說是擇日上任,其實是說盡快上任.

魏明誠仍留京為官,魏父和魏明忠卻得一個往西域一個往川蜀赴任.

早知如此,就不該急著堵魏父.

堵一次師出有名,堵兩次就莫名其妙了.

念淺安暗暗扼腕,很快將心思轉到實事上,"回頭算善堂賬目時留一筆預算出來,我另有用處."

陳喜自然領命,留大黃小黑窩在念淺安腳邊陪寫陪算,自去外院見准時報道的戶部侍郎.

戶部寺郎奉皇命輔助善堂一事,進了六皇子院哪敢擺譜,瞧見陳喜就抱手招呼,"喜公公還不知道吧,皇上剛回禦書房,就召見了禮部尚書和宗人令."

這兩位湊一塊面聖,總不會是陪皇上純喝茶的.

皇上又想干嘛?

陳喜心里驚疑,嘴上不接茬,戶部侍郎同樣諱莫如深,轉口說起差事.

二人跨進賬房聊善堂,送走天使供好聖旨的魏無邪則跨出祠堂看向陳氏.

魏明忠魏明誠對視一眼,默契十足地領著各自媳婦悄聲飄走.

陳氏望著兒子兒媳的背影,語帶喟歎,"幸好孩子們自小懂事孝順,否則哪家孩子像明忠哥仨似的,隨你要黑要白,半點不打折扣地照你安排好的路走?明忠媳婦心寬,難為明誠媳婦也半點不因家里起落而動搖."

"孩子們懂事孝順還不是老子娘教得好?"魏無邪緩步走向陳氏,"臭小子們因我而背負十幾年汙名,權當今生我欠他們的債,來生我再還他們就是."

兒女都是前世的債.

今生欠債來生還,再做一世家人正好.

話中糾纏著希翼和歉意,陳氏看著魏無邪笑,語氣半嗔半怪,"兒子是老子教的,女兒是娘教的.我的安安我最知道,安安若是泉下有知,一定不會怪我們騙她瞞她."

說著輕靠魏無邪肩頭,落向祠堂內的目光定定停在一塊小小牌位上,說到魏明安時聲音又低又澀.

魏無邪垂眸低頭,美須微翹,"安安那性子,說好聽叫慧黠,說難聽叫滑頭.當初鬧得明誠媳婦不安生,活脫脫賴皮做派.她如果還活著,只怕不但不會怪我們,還會為我的抱負叫好助威,想方設法出力呢?"

"哪有這樣排喧女兒的父親?"陳氏迎上魏無邪神采粲然的雙眼,嗔怪更甚,眼角酸熱也更上一層,"我的安安自然與眾不同.一眨眼二十幾年,安安走了,你也要走了."

此走非彼走,魏無邪自然不會忌諱,反而笑歎著輕聲道:"當年桂榜提名簪花游街,也是這個時節這樣的好天氣……"

從那一天起,他就不再為自己而活,只為皇上而活.

他還記得大登科後小登科,挑起陳氏紅蓋頭的那一刻,他看著她青澀而羞怯的笑模樣,身心都被紅燭照得又暖又軟.

短短刹那,仿若一生.

他想,他會和她舉案齊眉,生兒育女.

但這輩子前半生,他注定委屈她.

還有那個生下來就體弱多病,卻依舊明媚快活的小女兒.

那樣柔軟,那樣可愛.

從接過繈褓起,他就暗暗發誓,要讓他的小女兒過得無憂無慮,乾淨清白,不要他的小女兒受一丁點煩擾.

他的女兒,他的安安,就像他心底最深處的一片淨土.

淨土卻轉瞬坍塌.

老天何其殘忍.

老天又何其狡猾.

魏無邪眸底乍明乍暗,深深望進陳氏眼中,"六皇子為我求過情,就是對我有恩.往後你在京中,只管將中饋交給明誠媳婦,閑來多往宮中走動.想來今時今日,太後不會再因為我而嫌惡你.六皇子妃其人……可交."

這是棄四皇子而擇六皇子的意思?

陳氏從不干涉魏無邪朝政上的任何決定,當即點頭應下,"你放心,就算不為了你們父子幾個,我也要為孫子孫女的將來打算,原本落下的交際總要撿起來.六皇子妃那里,認真說來還曾在東郊有過交集,雖說當時鬧得不太愉快……我只拿她當皇妃敬著,當晚輩交往就是."

魏無邪眸色微暗,默然一瞬語氣似縱容似無奈,"也罷,人和人之間的眼緣有時勝過一切,你不必勉強自己."

陳氏眉眼柔和,頷首道:"明忠媳婦帶著孩子們一塊去任上,明忠的行裝我是不用操心了.倒是你此去西域,哪些需要增減的還是列出張單子來才好置辦……"

老夫妻倆商量著走出祠堂,正見魏無邪的長隨迎頭而來,"老爺!三公子剛從宮中遞出來的消息,早朝時劉大家上奏不成,不知是有意主和還是不滿老爺外任,一時叫皇上撅回去了,難保不會再找機會發難,三公子讓小的提醒您一聲."

魏無邪不以為意地擺擺手,"劉乾那老滑頭精得很,不會做吃力不討好的蠢事.你讓明義少操閑心,我和他大哥二哥的事兒不用他分心多管,讓他安心在禁軍當好差."

長隨調頭而去.

陳氏佯作不滿,"安安是小滑頭,劉大家是老滑頭,我看不論親疏內外,誰在你眼里都是滑頭."

魏無邪老眼倏忽锃亮,捋著美須哈哈大笑.

劉乾也捋著長須哈哈大笑,"午門掉幾顆新鮮腦袋,金鑾殿缺了列班的罪官,就嚇得滿殿朝臣不敢說話,竟連皇上的眼色也不會看了!皇上聖心已定,我就是老糊塗了,也不會違逆聖意置喙戰事,掐著這個節骨眼再參魏無邪!"

一早跑來劉家蹲守的念駙馬挑眉不語.

座下是鋪著軟墊的石凳,手下是擺著棋盤的石桌,一壺清茶徐徐升騰著細嫋熱氣.

劉乾撩袍落座,笑完他人笑自己,"原以為你暗我明,即為扳倒飛魚衛出力,又為鏟除朝中奸佞從旁助力,甚至為六皇子定下安安推波助瀾,卻原來你我不是下棋之人,而是和旁人一般,都是皇上手中的棋子."

他們謀的是家族前程,皇上和魏無邪謀的卻是家國江山.

格局一小一大,一局原來已身在另一局之中.

劉乾欣慰而慨歎,更多的是激賞,"我忝居帝師,竟沒能看透皇上不甘只做守成之君,更有不懼孝名有瑕也要奪回先帝所讓失地的雄心壯志."

手中棋子隨話音落下,寬袖中不曾遞交的奏本吧嗒掉落,秋風吹開內頁,竟也是雪白一片只字未寫.

念駙馬心中了然,抬手拂開奏本,緊跟著落下一子,"您何必妄自菲薄?皇上有梟雄之心,您亦是廉頗未老.否則豈會順應聖心,帶頭不給主和派出聲的機會,又豈會佯裝因新任的吏部尚書職而退讓?"

"算你眼明心亮,說話勉強能聽."劉乾只有感歎沒有傷懷,似笑非笑道:"當年皇上命我出仕入閣,又讓靖國公領軍機處,怕是早等著應今天的景兒呢.文有我和余首輔互為牽制,武有靖國公穩坐頭把交椅,這朝中政務,京中防衛也就十拿九穩了."

攘外先安內,本是題中之義,"魏無邪這奸臣做得丁點不虧.所有能預見的阻礙一朝釜底抽薪,皇上耳根清靜了,朝堂也清靜了.要說皇上是溫水煮青蛙,其中隱忍和魄力卻也說得上破釜沉舟."

"要攻西域,必然要取道川蜀."念駙馬垂眼看棋局,沉吟接道:"兵馬未動糧草先行,魏明忠這川蜀同知用處就大了.再有魏明誠在四川清吏司盤算賦稅,加上罪官那批充入國庫的家財,皇上這仗不缺人不缺錢,確實算得上萬事俱備."

劉乾抬眼看念駙馬,胡須底下一聲冷哼,"你都能在這兒紙上談兵,想來皇上不光是利用魏無邪,而是真有心重用魏無邪.所謂將功贖罪,恐怕真是看中魏無邪文治之外的才能."

念駙馬同樣心中激蕩,聞言卻不干了,"魏大都護是欽點狀元,我也曾是欽點探花,叔父未免太小看我."

劉乾冷哼更重,"我哪里小看你?你要不是探花,我能同意安和嫁你?"

言外之意,探花看臉,他老人家相當高看念駙馬一張好臉.

念駙馬怒摔棋子,誓要和劉乾爭個口舌長短.

二人私下正經不過三秒,遠處候命的小厮卻一臉正色,近前報道:"宮里傳出的消息,皇上召見了禮部尚書和宗人令."

劉乾和念駙馬眼神一碰,想法和陳喜神同步:皇上又想干嘛?

上篇:第271章 全員懵圈     下篇:第273章 平地炸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