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74章 有權任性  
   
第274章 有權任性

g,更新快,無彈窗,!

"乾清門是什麼地方?哪個敢真的鬧起來?"陳寶繃直嘴角,竭力壓抑想要仰天大笑的沖動,"劉總管出面把話撂下,原先乾清門有多聒噪,後來就有多鴉雀無聲.內閣六位老大人並靖國公隨劉總管覲見皇上,倒叫宗人令落了單,轉眼就被圍得走不動道兒.

各部堂官平時講究規矩禮數,這會兒倒不管規矩不顧禮數了,纏著宗人令七嘴八舌地追問打探,也不體恤宗人令七老八十一把年紀,說話聽聲都得靠喊,可不就吵吵得皇子所都能聽見動靜了?"

說著一頓,頗有些幸災樂禍地接著道:"還是衍聖公看不過眼,出面替宗人令解了圍.衍聖公是什麼人物?孔子後人世襲公爵!任誰質疑皇上的聖決,衍聖公張口就是仁義禮智信,說完前五百年說今朝三十年,先說祖宗禮法後說規矩體統,逮著誰堵誰,直將人堵得啞口無言!"

不是啞口無言,而是驚豔閉嘴吧?

衍聖公也可以轉行做教導主任了.

念淺安邊腦補邊莞爾,"衍聖公倒是很義正言辭."

質疑的人中,鐵定有四皇子黨.

衍聖公可是四皇子的岳父.

陳寶聞弦知雅,咧開嘴道那可不,"殿下乃中宮嫡出,衍聖公自然要維護正統."

念淺安頓覺衍聖公名副其實,不僅正派並且佛系,不由越發莞爾,"勞陳內監吩咐下去,讓大嬤嬤打點賀禮送去四哥府上,再請菲雪姐姐給內外院多放一個月月例,皇子所各處來道喜的也都有賞."

陳寶撩起眼皮偷瞧,心道皇妃笑得好假,這得多缺心眼,才能表現得這麼淡定?

再看只聽不說的殿下,嗯,面無表情得好有大將風范!

陳寶一顆火熱忠心瞬間也淡定了,應聲嗻躬身往外退,帶著徒弟轉去茶房,看向陳喜眼角吊得老高,"所謂上行下效,主子們寵辱不驚,咱們做奴才的更得穩住咯.喜公公別忙著跟主子討巧賣好,緊著辦好手里的差事才是正理."

陳喜依舊不惱,灌了半肚子茶水腦子冷靜了腿腳也不發軟了,當即摩拳擦掌搓回賬房.

大嬤嬤打發四大丫鬟給李菲雪打下手,笑看陳寶,"往四皇子府送賀禮的事兒,還得勞動陳總管出面跑一趟."

心里罵陳寶個老油滑,還沒擔上東宮總管的名頭呢,譜倒擺得又大又早!

陳寶也笑看大嬤嬤,"老姐姐這話本就應該,哪能算勞動呢!"

心里罵大嬤嬤個老煙鬼,再吞云吐霧也登不了仙,永遠都得被他壓一頭!

二人各自在心里互呸,面上謙讓著退出正院.

小喜鵲捧來禮單舊例,又捧出煙杆煙草,"殿下大喜,嬤嬤是不是又高興又欣慰呀?我伺候您抽兩口慶賀慶賀?"

說是兩口,結果憨頭憨腦地狂打火石一氣點了十支煙杆.

大有喜慶加倍,煙量翻倍的意思.

被塞滿雙手的大嬤嬤:"……"

小喜鵲應該改名叫小烏鴉,這麼個抽法立馬就能抽死她!

大嬤嬤抖著手磕滅煙杆,突然覺得念淺安曾說過的話很對,"吸煙有害健康,回頭把煙杆煙草都處理了吧."

獻錯殷勤的小喜鵲不無可惜,將價值不菲的煙具小心收好,轉眼又捧著臉笑起來,"嬤嬤替殿下歡喜,我看得出來.倒是皇妃,怎麼瞧著沒多少歡喜模樣呀?"

大嬤嬤嘴角一抽,想法和陳寶如出一撤:皇妃那樣子吧,不是假淡定,就是真缺心眼.

橫豎皇妃這位二主子,不能以常理論之.

她在心里犯嘀咕,楚延卿則直接問出口,"媳婦兒?父皇封的不是爵位,而是儲君之位,你這是……高興傻了?"

念淺安歪頭眨眼,實話實說,"天上突然掉餡餅,感覺好不真實."

楚延卿啞然,一時竟無言以對.

匆匆被請回皇子所,他也沒有想到,禮部尚書和宗人令擺開陣仗,封賞下來的不是郡王爵,而是太子位.

感覺確實不太真實.

他默然迎上念淺安的視線,見念淺安一雙大眼眨了又眨,不禁皺眉失笑,"怎麼了?"

"剛才忘了問陳內監了."念淺安蹭到楚延卿跟前,小小聲道:"父皇擬制冊封聖旨時,是不是喝了酒?"

傻龍偏到爪哇國的龍心突然偏回正道,冊封太子這麼大的事兒搞得跟隨手發請帖似的,不喝假酒干不出來!

成功領會念淺安深沉吐槽的楚延卿:"……"

剛才有那麼短短一瞬間,他居然覺得媳婦兒說得好有道理是這麼回事?

媳婦兒太能貧,他果然被帶歪了.

這種潛移默化要不得.

楚延卿邊自省邊伸手,一把將念淺安捉進懷里,低頭怒瞪念淺安鬼頭鬼腦的小模樣,大手往下輕輕一拍,"哪來的假酒?誰敢給父皇喝假酒?越貧越不像話了,嗯?"

念淺安挺著腰躲,抱著楚延卿的寬背張開爪子撓,"君子動口不動手,說不過我也不准打我屁股!"

這什麼惡趣味親夫!

說出去羞死人哦!

念淺安滿眼控訴,楚延卿被她看得俊臉微紅,再次自省這種壞習慣同樣要不得,大手一收抱著念淺安坐好,換上正色道:"要說是天上掉餡餅,其實不盡然.你只看父皇這冊封旨意一出,朝中誰還在意魏家是忠是奸,誰還顧得上爭論西域邊關該戰該和?

朝中如此,朝外亦如此.對百姓來說,尤其對京城百姓來說,朝堂遙遠戰事更遙遠,反而是儲君新立,值得議論值得關注.民心穩定,萬朝來賀.屆時行冊封大典,突厥族若是派出使臣,父皇信手就能安罪名,突厥族若是不派使臣,正好便宜父皇挑刺宣戰."

主動挑起戰火是一回事,師出有名的講究是另一回事.

傻龍走一步看三步,臣子兒子全不放過,賊能算計.

念淺安心里吐槽,嘴里哼哼,"父皇又拿你做筏子."

楚延卿挑眉低笑,桃花眼忽閃,"那又如何?這筏子可不是誰都能有資格做的."

比如郡王哥哥們皇子弟弟們,以後再見他,就得視他為半君在先,拿他當兄弟在後.

念淺安心領神會,笑眼又彎又亮,"樹恩,你這太子封得意不意外驚不驚喜?"

她後知後覺,突然反應過來,親夫簡直比她表現得還淡定.

楚延卿答得云淡風輕,"母後是中宮皇後,我是中宮嫡子,即無大錯又無大過且身智健全,得封太子本就是題中應有之義,有什麼好值得意外值得驚喜的?"

瞧瞧親夫這傲嬌樣兒喲!

說得好像眾望所歸,傻龍從沒冷落過嫡崽子似的!

矯飾起太平來即別扭又可愛!

估計衍聖公用來堵人的話,也脫不開這個套路.

念淺安一臉姨母笑,蹭過去親親楚延卿的臉頰,"那就恭喜我的太子殿下了!"

"我是不是也要恭喜我的太子妃?"楚延卿沉聲反問,追過去貼著念淺安的唇瓣笑,"媳婦兒,如此我也不算食言對不對?"

妻憑夫貴,他沒能給她預計中的郡王妃位,卻意外帶給她尊貴無匹的太子妃位.

念淺安笑眼更彎,表示很對,"還得多謝父皇有權任性,以後我一定酌情少拿父皇貧嘴."

聖心難測真心是四字真言!

傻龍為君為父,一念令人生一念令人死,不僅掌控生殺,還左右著喜憂.

不畏皇權算個啥喲,趕緊扔了抱大腿啊!

念淺安決定從太子親夫的大腿抱起,十分乖巧識趣地閉上眼睛.

子不言父過的楚延卿突然有點親不下去:"……"

剛才又有那麼短短一瞬間,他居然覺得酌情二字沒什麼不對是怎麼回事?

他不僅被媳婦兒帶歪了,還被媳婦兒帶壞了.

楚延卿沉思片刻放棄自省,捧住念淺安的臉狠狠親下去,連啃帶咬即不浪漫也不溫柔,懲罰似的親完退開來,睜眼見念淺安眉心微蹙,神思遲鈍地補上輕柔一啄,"弄疼你了?"

念淺安的回應也略遲鈍,"沒有啊?不疼,還挺……狂野霸道的?"

她表示偶爾這樣親親很可.

楚延卿被她說得耳朵染紅云,莫可奈何地撫平她眉心皺褶,"那為什麼一臉欲言又止的樣子?又怎麼了?"

念淺安苦哈哈地摸出內務府重新繪制的圖紙,真情實感地嚶嚶嚶了,"樹恩,我的豪宅,我們的豪宅,沒到手就飛了!"

樂極生悲真心也是四字真言!

她嘔心瀝血修改的圖紙全都白改了混蛋!

念淺安一臉"豪宅你好豪宅再見"的悲壯表情,"念媽媽已經買好樹木花草,就等著挑個好日子叫齊人手往新府邸移植了."

楚延卿聽話聽音,"……你難過的是花出去的錢吧?"

念淺安堅決承認,"……是的."

"用了多少?我補給你?"楚延卿兩句疑問哄得念淺安笑魘如花,氣笑不得地繼續哄道:"等搬出皇子所就不逼仄了,嗯?這次不用我們自請搬家,想來內務府已經開始著手修繕東宮,用不了幾天我們就該換地方住了."

喬遷在前,大典在後.

念淺安邊點頭邊好奇,"東宮有多大?"

楚延卿覺得媳婦兒好傻,語氣透著嫌棄,"我又沒住過."

誰沒事敢亂逛東宮,他只知道不會比皇子所小.

念淺安懷揣著對新豪宅的美好暢想,好心情半點不受影響,話題相當跳躍,"東宮是不是有權處理政務?父皇即便要宣戰,也得在冊封大典過後,父皇會不會讓你插手戰事的後勤調派?"

這是還惦記著讓他再接再厲,三司結案後再立一功?

作為乍然得封的太子,確實需要抓住機會盡快立足.

光有名分太虛浮.

楚延卿眸色微沉,看著念淺安卻笑意柔軟.

他媳婦兒怎麼這麼好哄?

轉頭就忘了飛走的豪宅,一心關切起政事來.

"那要看父皇肯不肯讓我甫一入主東宮,就插手軍務了."楚延卿話中依舊有所保留,親親念淺安的眉心溫聲笑,"這些事兒急不得.你要是好奇東宮是大是小,就打發人走一趟內務府,太子妃想看東宮圖紙,內務府的人不敢不給."

這也算另一種意義上的有權任性吧?

念淺安頓生王霸之氣,順著楚延卿起身的動作輕巧落地,邊遞冠帽邊問,"你要去禦書房謝恩嗎?"

楚延卿覺得媳婦兒更傻了,"頭先接旨時三跪九叩還嫌不夠?不用再特意謝恩."

語氣比剛才更嫌棄,大手卻牽住念淺安不放,"送送我?"

上篇:第273章 平地炸雷     下篇:第275章 放亮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