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75章 放亮招子  
   
第275章 放亮招子

g,更新快,無彈窗,!

"既然領了三司會審,就要收好尾."楚延卿半道回的皇子所,這會兒還得回三司衙門,"劉大家擢升吏部尚書,我總該當面恭賀一聲.等禦書房散了,我就去見他老人家.午膳我去萬壽宮陪皇祖母用.晚上不用等我,我約了桂儀用晚膳."

不好直接找大軍機靖國公,就找劉乾和徐月重喝茶吃酒,摸摸戰事的底.

大中午叨嘮陳太後,是想祖孫倆吃頓飯小小慶祝一下吧?

行程交待得這麼清楚,是怕她擔心嗎?

念淺安笑得即窩心又賢惠,拉著楚延卿的手晃來晃去,"那我是不是該准備好茶點水果,坐等兄嫂弟妹登門道賀?"

"不急.你還能偷懶兩天."楚延卿先語帶揶揄後意有所指,"七妹幾個小的倒罷了,大哥他們若是進宮,多半不會來皇子所,只會先去後宮."

朝臣可以質疑皇上,兒子不能質疑老子.

本來不被看好的六弟搖身變太子,毅郡王哥幾個只能找生母聊聊人生了.

念淺安表示理解,"父皇突然自愈拖延症,難怪宮里宮外都措手不及."

明明是乾綱獨斷,到她嘴里就成了效率低愛拖遝.

所謂酌情就是這麼個酌情法兒?

楚延卿想笑不好笑,偏越回味越覺精確,本想吻別,低頭卻輕咬念淺安的小鼻頭,"你就貧嘴吧!"

太子妃嘴巴厲害點,似乎不是壞事.

楚延卿咬完親,長指流連地碰了碰念淺安水潤的唇,"我走了?好好吃飯好好喝湯."

身份改變心意不變,堅持要媳婦兒吃多點長胖點.

念淺安一臉無語地揮爪子,轉身擼起袖子:豪宅成泡影,好在之前清點好的大件行李沒白吃灰塵,家總是要搬的.

她全心投入打包大業,楚延卿前腳離開,皇子所各處宮人後腳蜂擁而至,輪流道喜分批領賞,禦膳房的小太監們最積極,康德書身邊的小太監擠出人群,掂著沾滿喜氣的賞錢,呆站半晌吶吶道:"是真的……皇上真的立了太子,立了六皇子為太子……"

天爺喲佛祖喲,康爺爺簡直神了!

小太監激動得滿臉紅光,旋風似的搓進康德書的值房,腳下拌蒜一個踉蹌,五體投地飛撲康德書腳邊.

正叼著壺嘴偷好茶喝的康德書嚇得肥肉一抖,"喲嚯!這不年不節的跟你爺爺行什麼大禮呢?"

小太監順勢給康德書跪了,努抱康德書的胖大腿仰起小臉,敬畏勝過崇拜,"康爺爺!神仙爺爺!都叫您料中了都叫您說中了!您說要守在宮里,六皇子真就不用出宮建府,直接封了太子入主東宮!您可真是活神仙!"

"宮里多少貴人,要成仙也輪不著你爺爺我."康德書一腳撅開小太監,將壺嘴懟到小太監的臉上,"不是我料事如神,而是我這眼力介兒啊比旁人亮那麼一點兒."

小太監忙抱住茶壺,邊倒茶邊求教,語氣無比虔誠,"求爺爺教小的!"

康德書撇眼看滿臉殷情的小太監,啜著好茶慢悠悠道:"吃穿用度,我只跟你說一個吃字.後宮禦膳房那頭,你可知坤甯宮每月吃食有多精細有多繁瑣?沒有皇上點頭,坤甯宮哪來的享用?皇後吃得好是本分,吃得精就是情分咯."

旁人只看見椒房殿另立小廚房,卻看不見皇上私底下給坤甯宮另開小灶.

他曾在先帝禦膳房當過差,和後宮禦膳房總管共過事,不然也別想套出這點隱秘.

小灶開了二十年,也瞞了二十年.

皇上對坤甯宮是假冷落還是真上心,可見一斑.

"皇上肯為皇後用心,對皇後所出的六皇子再冷淡也冷不了心腸."康德書咂巴出滿嘴茶香,"儲君出自中宮的可能性,這就有五成了.六皇子一不傻二不殘,被立為儲君的可能性就又多了三成.單這八成可能,就夠別的皇子望塵莫及咯."

他難得把話說透,小太監仍聽得愣怔.

"怎麼?覺得我這理由太簡單?"康德書小眼一眯呵呵笑,"表面風光誰都瞧得見,咱們這些拿鍋拿鏟的,就得瞧煙熏火燎底下的實惠.雞鴨魚肉菜,進進出出多寡精糙,里頭學問且多著呢."

小太監只管點頭,"求爺爺再教教小的,您怎麼就篤定六皇子能占盡剩下兩成可能?"

"兩個字兒."康德書豎起兩支白蘿蔔似的胖手指,"運氣.六皇子有個偏愛他的皇祖母,還有個得皇上,太後和皇後另眼相待的好妻子.親緣,情緣,哪樣運氣都好.這又是別的皇子想比比不了的."

小太監不無驚奇,"四皇子妃的家世可比六皇子妃清貴多了!"

康德書心道清貴頂個鳥用,面上依舊笑呵呵,"你別看公主府無權永嘉候府無勢,你得看念家身後的劉家.你小子擎等著瞧好兒吧!劉大家即是帝師又是閣老更是天官,皇上眼下可著勁兒提拔劉大家,恐怕留著還有大用呢."

說著招小太監近前,聲音轉低,"立嫡本就無可厚非.真要立寵,皇上就得擔心將來這天下究竟是姓楚還是姓姜咯."

小太監哪敢接茬,康德書半提點半嚇唬,說罷轉口問,"六皇子還在皇子所?"

"小的去討賞錢前六皇子剛走."小太監邊續茶水邊答道:"瞧著方向,應該是回三司衙門去了."

康德書握著茶盞想了想,慢騰騰站起身,"去把灶燒起來,等做好點心,你分成三份送去萬壽宮,六皇子妃和大嬤嬤那里."

孝敬六皇子妃是老例了,巴結大嬤嬤則是為了打通東宮禦膳房的門路.

原來覺得能出宮就是頂好的出路了,現在才知道,能進東宮禦膳房當差,那才叫真正的通天路!

郡王親王府邸的大廚,哪能跟東宮禦膳房的總管比啊!

小太監忙接過茶盞,先大喜後疑惑,"萬壽宮的茶點不歸咱們料理啊?"

"說你光長個子不長腦子你還真蠢上了!"康德書沒好氣,胖臉卻無半點惱色,"你信不信六皇子忙完公事,准得走一趟萬壽宮?太後有多偏愛六皇子,六皇子就有多孝順太後.你以六皇子妃的名義送茶點,太後領情六皇子得臉,六皇子妃還能怪咱們自作主張,不記咱們的好兒不成?"

做奴才的,就得事事做在主子前頭,不然宮里奴才海了去了,憑什麼顯得出他們來?

康德書勾起倆胖手指,戳向小太監的眼睛,"把招子放亮咯!不然別說跟著進東宮禦膳房,就是我這身邊,也不能再容你糊里糊塗地瞎混日子!"

蠢小子還當能進東宮禦膳房就萬事大吉了?

六皇子只是太子,又不是唯一的皇子.

更別說六皇子妃肚子沒動靜,東宮還不知什麼時候才能添丁進口呢!

康德書啜著牙花咋舌,少不得將心中所想隱晦地點了出來.

他要是真煩小太監蠢,哪會花工夫廢半天話?

小太監總算機靈了一回,以前對康德書是口服,如今是徹底心服,瞪著斗雞眼躲也不躲戳到跟前的倆胖手指,忙指天發誓表忠心,"求爺爺超生,千萬別不要小的!小的從今兒起一定放亮招子,絕不瞎問瞎說,准保您吩咐什麼就辦什麼!"

康德書拍著肥肚皮呵呵笑:蠢點有蠢點的好處,至少聽話!

陳姑姑合十雙手也呵呵笑,"老天保佑神佛保佑,六殿下總算苦盡甘來了!皇上說立儲就立儲,雖說沒跟您商量,到底沒虧待六殿下.這般雷厲風行反而是好事兒,您可不興因此和皇上置氣的."

"你用不著急巴巴地替皇帝說好話,我還不至于得了便宜還賣乖,和皇帝置這份閑氣."陳太後跪在蒲團上敬香,平靜的聲音響徹小佛堂,"我這香是替小六上的,也是上給先帝爺的.總算先帝爺沒將江山托付錯人,皇帝偏心歸偏心,好歹沒把自個兒偏成昏君."

言外之意,皇上立的太子如果不是楚延卿,那皇上就是昏君.

真要說偏心,陳太後和皇上妥妥一脈相承.

這種誅心之語,也就陳太後敢說.

陳姑姑卻是不敢接的,扶起陳太後岔開話題,"六殿下才打發人來送信,說是一會兒來陪您用膳.六殿下愛吃的菜式,奴婢已經讓人去置辦了.聽底下人回轉說,三位郡王和四皇子都進了宮,正往各處娘娘宮里請安呢."

陳太後老眉毛一挑,仿佛沒聽見後半截話,只故作抱怨道:"我還當皇後已經夠特立獨行了,沒想到安安也是個渾身長懶筋的,除了早晚請安連皇子所都不愛出,讓你去瞧她,三回倒有兩回忙著搗鼓善堂的事兒,竟比小六還閑不住."

陳姑姑暗暗好笑,十分配合地跟著抱不平,"可不是?如今回頭細想,當初的飛魚衛先前的魏家官司,哪兒哪兒都少不了六皇子妃的影子.這下更好,一份善堂計劃書就叫皇上又是贊賞又是出借朝中部堂,看重六皇子妃仿佛更甚于看重六殿下了!"

娶妻娶賢,能打理好內宅是一種賢惠,能替夫君長臉給夫君助力則是另一種賢惠.

後者比前者更難得.

妻憑夫貴,夫憑妻貴,其實互為因果.

皇上能痛快立嫡,難保沒有嫡出兒媳堪為太子妃的考量在.

陳姑姑正話反說,陳太後亦是這麼想的,心里歡喜,嘴里偏要嗔怪,"你也別拿話哄我,安安好不好我能不知道?當初要不是我替小六做主賜婚,小六能娶得成安安?"

陳姑姑忍俊不禁,越發捧場,"六殿下的好福氣自然是您給的."

說曹操曹操到,尋來小佛堂的宮女揚聲稟道:"娘娘,陳姑姑,六殿下來了."

楚延卿取下冠帽遞給陳寶,剛落座就被陳太後拿著手帕按上了腦門.

"秋老虎的天兒,真是穿多穿少都難受."陳太後滿臉慈愛,動作透著疼惜,邊替楚延卿擦汗邊道:"你打小就愛出汗,老這麼著不是辦法,回頭吳正宣給安安請平安脈時,讓他給你也瞧一瞧,若是吃藥有用還是得吃,可不能嫌麻煩."

侍立一旁的陳寶心道得咧,殿下怕熱愛出汗,太後老早就知道,偏偏今兒巴巴地拿出來說嘴?

太後這是話外有話呢!

果然就聽陳太後略一停頓,狀似不經意地接著道:"吳正宣請脈請了這麼久,可說過安安何時能給我生個曾孫子?"

沒有曾孫子,先來個曾孫女也好啊!

上篇:第274章 有權任性     下篇:第276章 平而不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