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84章 只欠東風  
   
第284章 只欠東風

g,更新快,無彈窗,!

念桃然聞言一愣,支棱著耳朵的七皇女卻一喜,擠開徐之珠湊上來,雙眼迸發興奮綠光,"什麼以惡制惡?你又想干什麼壞事兒?"

"干什麼壞事兒都和你無關."念淺安揮揮爪子,趕蒼蠅似的趕七皇女,"我有話和林妹妹,小公主病說,小野貓一邊兒涼快去."

七皇女聞言心里更酸,偏放不下端了一路的架子當眾歪纏,見念淺安趕人趕得直白坦蕩,又見不遠處的王府下人好奇偷瞧,越發端足傲嬌姿態,半不屑半矜持地甩袖彈到一邊,只將耳朵豎得老高.

可惜什麼也聽不見.

念淺安低聲耳語,內容卻似響雷,炸得念桃然愣怔變振奮,揪著念淺安袖口的小胖手用力得肉窩深陷,"六姐姐需要我做什麼,只管說!"

念桂然啞巴吃黃蓮,煙云錦就是那顆黃蓮,死死瞞著姚氏,生生忍著不去質問念春然.

窗戶紙一旦捅破,名聲受損的是念桂然.

連她都不指望能討回公道,萬想不到念淺安仍記在心上.

原先感激念淺安出面保媒,現在越發感激念淺安肯替親姐出氣,小胖臉滿是甘受驅使的肅然神色.

徐之珠卻一臉嫌惡,姜元聰連正頭妻室都下得去手虐打,難怪念家三房拼著臉面難看也要和離.

她年紀最小,本該最懵懂,卻自幼失母,尤其聽不得這種事,也尤其能同仇敵愾,說的話和念桃然一樣,"六姨母需要珠兒做什麼,只管說!"

"就你們這人小腿短的樣兒能做啥?真需要用到你們,我得多無能?還不如躺平任宰得了."念淺安白眼三連,跟熊孩子打交道從沒溫柔過,"告訴你們是讓你們心里有個底.不管對方是靜是動,我今天都坑定姜家了.

你們一個是我八妹一個是我親家甥女,又都待字閨中,真有什麼異樣自個兒靈醒些躲遠點,別摻和進去.給你們一人一個竹哨貼身帶好,有什麼變故轉圜不了就吹哨,別讓人鑽空子鑽到你們身上就行."

林松隱在暗處,帶來的手下已經分散開來.

念桃然和徐之珠接過竹哨,吹得腮幫子鼓鼓也聽不見響.

念淺安一臉顯擺,"別瞎吹,你們聽不見聲兒,我的人聽得見."

竹哨是特制的,據說聲頻易于尋常,只有林松的暗衛小隊伍聽得見.

念淺安深感古代手藝人牛起來超玄幻,念桃然和徐之珠倆熊孩子腮幫子一扁,齊齊在心里腹誹:瞧瞧念淺安這得瑟樣兒,真熊!

徐之珠面上很驚奇,"六姨母怕我們受牽連,就不怕七皇女秋後算賬?"

念桃然面上很木然,"姜家不干好事兒,七皇女要是為姜家和六姐姐翻臉,也就不值得繼續交好."

她暗恨念春然,姜元聰行事齷蹉,雖沒有因此恨上七皇女,但從剛才起就沒正眼看過七皇女,更沒說過一句話.

念淺安表示念桃然說得對,"秋後算賬總比事前添亂好.小野貓和我的友誼小船會不會翻,就看這次了."

念桃然不做聲,徐之珠問題很多,"六姨母不擔心七皇女,難道不擔心我們兜不住事兒,反倒被人看出破綻?"

念淺安又翻了個白眼,"你問得出這種話,就別假惺惺自謙兜不住事兒了.再說了,神對手不可怕,豬隊友才可怕.我這是以防萬一,防著你們做了豬隊友不自知給我拖後腿."

念桃然依舊不做聲,袖起竹哨調整心情.

徐之珠竟也不惱,換她揪著念淺安袖口囁喏道:"母親也說過這話.說事無不可言,私下告訴過珠兒許多事兒,行事從不瞞著珠兒……"

念淺安垂眼看袖口:聽這意思,念甘然連妻妾斗都不瞞徐之珠,已經開始教徐之珠宅斗是神馬了?

難怪徐之珠今天這麼好說話,不再陰陽怪氣地提換人當母親的鬼話.

如此教育繼女,倒像念甘然的風格.

而她的風格,就是抽出袖子繼續趕蒼蠅,"該交待的交待完了,二位可以先回座了."

她不接話,徐之珠也沒深說,伸手去牽念桃然,"八姨母,待會兒我們坐一塊兒吧?"

倆小熊孩子攜手先行:跑來二門等念淺安是情分,回座和眾人一起迎太子妃則是規矩.

大熊孩子七皇女飄到念淺安身側,興奮綠光變懷疑目光,"你們嘀咕什麼小話說了這麼久?"

"關于姜家的小話."念淺安半真半假道:"小公主病以前是個什麼脾氣,想來你也聽說過.林妹妹姓念,念春然也姓念,我讓她們好歹收斂點氣性,別當眾給姜四夫人難看."

七皇女瞬間閉嘴,半晌才開口,"老話說勸和不勸離,母妃出手調停,是為姜家念家好,本是親家何苦鬧成仇家."

她難得說這種話,卻不知內情,更不知姜貴妃出手調停,是想以勢壓人,替姜元聰遮掩丑事惡行.

念淺安打定主意坑姜家,既然將七皇女排除在外,自然不會費口舌反駁,不接話只奇道:"小野貓長進了,我還當你會拿小產的孩子說事兒,替姜家和姜元聰賣慘呢?"

七皇女再次閉嘴.

宮中妃嬪不少,她沒經曆過也見過,同理心天然偏向小產的念春然,實在說不出踩念春然抬姜元聰的話.

接連被念淺安堵了兩次,倒堵出一股無名火,半晌才又開口,"你不用拿這些話刺我,念家三房敢翻臉不認人,鬧和離鬧得這樣難看,說到底還不是因為念家出了你這個太子妃!"

說得好像念家才是仗勢欺人的那一個.

吃瓜群眾大概都是這麼想的.

念淺安依舊不反駁,豎起爪子噓聲,"小野貓聽聽,說話的是不是你外家四嬸姜四夫人?"

聽雨軒已在眼前,領路的管事媽媽被遠山近水左右夾擊,一頓亂蹬,大氣都不敢出.

七皇女下意識側耳,果然就聽姜四夫人強笑道:"好好兒的孩子沒了,元聰傷心,我和老爺只有更傷心的.親家老夫人對著元聰一頓好打,再大的氣也該消了,天下夫妻哪家不是床頭吵床尾和呢?您老吃的鹽比我們吃的米還多,太後跟前都能說上話,可得替小輩們說和說和."

顯然是沖端坐主位的康親王妃說的.

接話的卻是安和公主,英氣鳳眸挑出滿滿譏誚,"我怎麼沒看出來姜家上下有多傷心?倒是老夫人又氣又心痛,連參加壽宴的興致都沒了,更別說三弟妹起早貪黑地往候府跑,旁的事兒一件都顧不上.

姜四夫人滿臉笑地跟這兒說瞎話,姜四老爺和姜元聰沒事兒人似的在前頭坐席,可真是夠’傷心’的!你們姜家不拿兒媳婦當人,我念家疼孫女疼女兒疼侄女,怎麼到姜四夫人嘴里反倒有錯了?"

"公主說的是正理,姜四夫人說的可不就是瞎話?"姚氏挨在安和公主身邊,接棒替念春然出頭,"我勸姜四夫人做個人吧!見過背後嚼舌根的,沒見過當面就敢顛倒黑白的!春然那一身傷,難道是她自己打的?姜元聰不是個東西,還敢叫囂著要休妻?和離都是給你們姜家臉了!"

此話一出,滿堂嘩然.

當年登門求親時,候府下人哪個不贊姜四夫人是個和氣人,這會兒漲紅著臉倒硬氣起來,"清者自清,我是否顛倒黑白不是念四夫人嘴皮一碰就做准兒的!自家孩子自家疼,念四夫人想替侄女出頭情有可原,但這樣血口噴人,胡亂往元聰身上潑髒水,我是必要求個證據的!"

什麼證據?

總不能扒光念春然讓大家看看是不是真的有傷吧?

就算請宮中醫女驗看,念春然的下半輩子照樣得斷送.

安和公主鳳眸一眯,姚氏不由一噎.

姜四夫人臉色越發紫漲,看似據理力爭,實則暗松口氣.

即便有姜貴妃出面壓制,她仍怕念三老爺鬧個魚死網破,捅出兒子的丑行來.

等的就是念家人禁不住激,她正好借機把話說在前頭.

與其招來背後議論,不如她搶先挑破,橫豎事情至此,和離是肯定要和離的.

但不能任由念家一腳踩死他們!

姜四夫人挺直腰板任人打量,一副絲毫不肯退讓的模樣.

康親王妃沒作聲,樂平郡王妃孔氏同樣沒替姜家說話.

念淺安暗道有點意思,七皇女卻聽出點別的意思,嘴角微抿問,"念四夫人說的是真的?"

她和外家其實不熟,否則不會放著自家表哥不喜歡,倒去喜歡別人家的表哥.

雖然無論喜歡誰家表哥,都注定腦瘸眼瞎.

念淺安瞥向七皇女,眼中譏誚與安和公主如出一撤,"真的又如何?你要替姜家親自驗看念春然身上的傷?"

七皇女一聽越發抿緊嘴,先驚疑後驚怔,沒留意念淺安直呼念春然名諱,不再叫二姐姐.

念淺安收回視線,沖遠山近水打眼色.

近水立即吊起嗓子,"王府壽宴果然和別家不同,明明是大喜事兒,竟有人不長眼亂放臭屁,臭不可聞就算了,沒得熏得老壽星憑白沾染晦氣!"

遠山則好聲好氣問,"媽媽教我,這是王府的規矩,還是姜家的規矩?哎呀,難道椒房殿教出來的規矩就是如此與眾不同?"

一唱一和,越發顯得念家真是仗勢欺人的那一個.

管事媽媽哪句話都接不得,見倆二貨總算不瞪她了,趕緊也吊起嗓子通傳,"太子妃駕到--七皇女駕到--九皇女駕到--"

康親王妃此時才出聲,"小六媳婦來了?快快請進來!"

似極受用東宮給她做臉,真就只和念淺安序家禮.

又似沒聽見念姜兩家爭執,帶頭離座,領著一眾女賓恭迎念淺安.

方才的詞鋒僵持也似就此揭過.

念淺安剛說完免禮,就被安和公主一把捉住,光明正大地說起悄悄話來,"你爹說你要出手整治姜家,你有幾分成算?"

念駙馬有言在先,不然她剛才不會直接懟到姜四夫人臉上.

念淺安沒瞞楚延卿,也知會了同在外院吃席的念駙馬一聲,"娘放心,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安和公主對女兒的手段深表懷疑,看一眼牽著九皇女坐到孔氏身邊的七皇女,問的卻是楚延卿,"小六呢?"

念淺安曉得她擔心什麼,忙奉上定心丸,"樹恩把暗衛撥給我用了."

安和公主神色一松,手也一松,"知道了,那我就不管了."

對女兒沒信心,對女婿的人倒是放心得很.

上篇:第283章 想干啥喲     下篇:第285章 嬌花毛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