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301章 傻龍不傻  
   
第301章 傻龍不傻

g,更新快,無彈窗,!

"你倒是孝順,張口關心的就是生母."昭德帝的聲音靜靜響起,透著夜半乍醒的沙啞,"你怎麼不問朕可好?皇後可好?德妃可好?常貴人可好?小十一可好?"

"父皇天命所歸,自有龍氣庇佑,何需兒臣多嘴?"珥郡王忙改口,面上越發不解,"母後乃六宮之主,亦是福澤深厚,何需兒臣擔憂?禦前侍衛突然來請,兒臣不敢不上心,路上已經問清德妃宮中並無傷亡,這才關心則亂,只顧著問詢母妃安危……"

"好一個天命所歸,龍氣庇佑."昭德帝輕笑,笑聲似遠似近,令人捉摸不定,"那你可曾問出,德妃宮殿走水,不是天災而是人為,且是常貴人親手所為?"

珥郡王心頭劇跳,即錯愕又茫然,"怎,怎會如此?!常貴人這是瘋……不要命了嗎?!"

"不是她不要命,而是有人想要她的命."昭德帝笑意更重,卻重若千鈞,"她也確實是被人逼瘋的.既然左右都是死,不如豁出性命火燒偏殿,燒出一條直達聖聽的路.朕,倒也佩服她這番膽識手段.後宮走水是何等大事,苦主求見,你說朕,能不能不見?"

珥郡王猛然抬頭,寢殿內輕軟綢帳隨夜風時而舒展時而翻卷,一重又一重,高低錯落層層疊疊,看不清背立龍榻的身影,更看不清五官神色.

"朕,不能不見.不僅見了,還聽了一段駭人聽聞,大逆不道的故事."昭德帝似自言自語,笑意不減,"你一向以文采聞名,又自詡學富經綸,你來告訴朕,何謂逆反人倫?你不敢答,常貴人卻跟朕,訴說了一番何謂始亂終棄!"

無一字提及奸情,卻字字直指奸情.

珥郡王腦中轟鳴,刹那汗出如漿,雙膝磕上金磚砰聲悶響,震得他語無章法心頭大亂,"兒臣冤,冤枉!兒臣從沒想過要常貴人的命!"

話一脫口,悔之晚矣.

"好一個從沒想過."昭德帝緩緩落座,手扶上龍榻,"常貴人白天剛得了手鐲,夜里就身中劇毒,好一個從沒想過.鏤空金鐲里的滾珠浸了毒藥,不出半個時辰就能侵入肺腑,若是康親王妃所為,她老人家如何活著進宮活著出宮?"

三位太妃年老資曆深,認得出金鐲是康親王妃的貼身愛物,珥郡王身為親甥孫,豈會不知?

不是康親王妃所為,只能是珥郡王動的手腳.

珥郡王心亂如麻,就算有心拉康親王妃下水,也無憑無據站不住腳.

何況事已至此,除卻生母,恐怕只有親舅公親舅婆能幫他保他.

他搶地磕頭,血濺金磚,"不是兒臣!兒臣沒有!我沒有!我沒有下毒害常貴人,是她!是她要害我!"

"常貴人是被逼瘋的,不是真瘋了."昭德帝淡淡開口,自始自終都帶著笑,"她怎麼害你?自己給自己下毒,自己放火燒自己?她為什麼要害你?事到如今,你還敢胡攪蠻辯!你還敢不承認是你,是你罔顧孝道,罔顧人倫,罔顧人命!"

珥郡王哪敢承認.

縮在牆角苦練隱身大法的劉文圳暗暗搖頭,這才上前一把扯起珥郡王,狀若無事地拍灰塵擦血跡,話卻說得沒有絲毫恭敬丁點溫情,"常貴人就在隔壁偏殿,郡王爺若想當面對質,她且吊著口氣還能說得了話.雜家托大問一句,淑妃于郡王爺及冠時賞下的玉佩現在何處?

郡王爺或許不知,雜家卻知道,那塊玉佩是皇上賞給淑妃,淑妃又賞給郡王爺的.如此貼身之物,郡王爺隨手就給了常貴人,物證是其一,人證是其二.常貴人的近身大宮女業已指證,郡王爺名下小太監午後曾見過常貴人,更碰過那只金鐲."

什麼小太監?哪個小太監?

珥郡王先驚疑後駭然狂笑:偷庶母已是死罪,再多個莫須有的害庶母之罪,有什麼差別?有什麼差別!

劉文圳見狀緊緊扶著珥郡王的手臂,鏗聲道:"郡王爺何苦鬧得太難看,又何必真惹惱皇上呢?"

常貴人臨死也要揭發珥郡王,不過是想拖珥郡王一起死.

皇上若是想讓珥郡王一死百了,又何來眼下這一出?

珥郡王聽出玄機,神色仿若回光返照,"父皇!兒臣冤枉!兒臣真的冤枉!"

劉文圳再次暗暗搖頭,老手徒然一松,"郡王爺別忘了,還有個慧貴人呢?"

珥郡王渾身一震,臉色轉瞬灰敗,頃刻間滑坐在地,半晌才抖著手腳端端正正磕了個頭,顫聲道:"兒臣認罪!所有的事兒都是兒臣一人所為,和母妃無干!求父皇看在母妃毫不知情的份兒上,饒過母妃……"

這會兒才害怕牽連生母,早干什麼去了?

劉文圳連頭都懶得搖了,"郡王爺先走一步,雜家還得服侍皇上更衣起駕."

說著一擺手,自有小黃門入內"請"走珥郡王.

劉文圳轉身穿過一層層綢帳,躬身站定龍榻前,"皇上?"

昭德帝抬手握住劉文圳的手臂,啞聲道:"擺駕萬壽宮."

念淺安也抬手握住小豆青的手臂,低聲問,"殿下也去了萬壽宮?"

"不止殿下,還有珥郡王."小豆青扶著念淺安上步輦,語速極快道:"陳總管剛傳回的消息,皇上口諭,命娘娘,姜貴妃,淑妃,賢妃,靜嬪即刻前往萬壽宮.除了殿下和珥郡王,還有原就安置在萬壽宮的十一皇子外,八皇子也被請去了."

念淺安高坐步輦,眼神發直:深夜請喝茶,且被請的人員名單有跡可循.傻龍這是打算清算舊賬,三堂會審了?

她若有所悟,飄進萬壽宮偷瞄著神色各異的滿屋人,默默摸到楚延卿身邊坐好,果然就聽昭德帝語氣如常地問陳太後,"母後,您還記得三年前端午宮宴的首飾鬧劇麼?"

念淺安聞言小心肝一抖,頓覺這話和"皇上,您還記得十八年前大明湖畔的夏雨荷麼"有異曲同工之妙.

不過彼皇上被問後展開的是言情劇,此皇上問完後展開的八成是懸疑劇.

她不覺意外,陳太後卻大感意外,皺眉頷首道:"自然記得.若非皇帝憐惜,慧貴人哪來的福分誕下小九,又好吃好喝地住著壽康宮?"

話里透著幾分譏誚,昭德帝面露赧然,道母後教訓得是,"如今小九已然長成,又有椒房殿悉心教養,慧貴人也該擔起當年所犯罪責了."

此話一出,滿室俱靜.

劉文圳輕輕拍手,被小黃門帶進來的慧貴人規矩行禮,跪地不起,"妾身當年所作所為,一因私心貪婪,二因受人指使.意在汙蔑皇子和妃子的清白,引皇上厭棄.收買妾身的,是珥郡王的人.背後指使之人,正是珥郡王!"

淑妃尚不及反應,面無人色的珥郡王已起身離座,同跪不起,一言不發.

劉文圳適時開口,蓋過滿屋躁動,"珥郡王不孝不悌,褫奪爵位圈禁二皇子府,其妻其子貶為庶人,子孫除科舉外不得享受宗室恩蔭.淑妃教子有失,奪淑字封號降為庶妃,即刻挪出主宮.慧貴人為虎作倀,念其生育有功,誠心悔過轉做首告,特賜禦酒一杯."

所謂禦酒,即毒酒.

慧貴人指尖泛白,重重叩首.

珥郡王臉色慘白,繃直脊背磕完楚延卿磕八皇子,說不出懺悔賠罪的話,面向淑妃時脊背倏忽坍塌,也是重重一叩首.

淑妃喉嚨間嗬嗬作響,半聲未吱,雙眼一翻驚闕暈倒.

德妃和賢妃對視一眼,前者緊抿嘴角後者收斂狂氣,沉默著出面"照料"淑妃.

念淺安和楚延卿也對視一眼,各有思忖.

傻龍不傻.

天下之主皇宮之主一旦起心要查,還有什麼查不出來的?

慧貴人也不傻.

即便原來不知背後主使,這些年受盡皇上"庇護",也該知道怎麼說怎麼做.

多活三年,前程注定無望,如今平靜赴死,或許是為了家人,或許是為了九皇女.

皇上留了慧貴人三年,此時才發作,又是為了什麼?

念淺安微微抬眼,看向昭德帝的頭頂:如果真如她所料,她這次絕對說到做到,再也不偷罵皇上傻龍了.

她想要的答案,轉眼已揭曉.

姍姍來遲的周姑姑身後跟著內務府總管,總管身後跟著慎刑司大太監,甩袖行禮尖著嗓音稟道:"走水起因已經查明,服侍常貴人的宮女太監供認不違,常貴人賊喊捉賊,意圖謀害德妃而不得,致使偏殿失火,因巡夜侍衛及早發現,才沒釀成大禍."

此話一出,滿室又靜.

劉文圳再次適時開口,"常貴人居心叵測,倒行逆施,收押慎刑司即刻問斬,尸身丟去亂葬崗,其家人不得收尸裝裹,即日發配北地流放,永世不能大赦."

念淺安收回暗搓搓的目光,不再偷瞄昭德帝的龍頭.

皇上不傻.

既然要死死捂住綠帽,自然要找其他由頭處置珥郡王,常貴人.

常貴人也不傻.

完美詮釋了什麼叫趁火打劫,放火求見皇上,為的是死一拖一,親自揭發徹底整垮珥郡王.

比起慧貴人,常貴人才是貨真價實的首告.

而比起慧貴人,常貴人顯然不留退路,沒有為家人為十一皇子打算的意思.

常貴人這麼做,動機是什麼?

舊案已破,答案揭曉,新的疑點浮出水面.

正神游天外,就見昭德帝龍爪一揮,任劉文圳命人清理該走該死的各式"罪人",轉頭對陳太後溫聲道:"夤夜驚擾母後,全是兒子的不是.眼下舊事新事已了,兒子也能安心告……"

話未說完,嘴邊徒然沁出血絲,血絲刹那成血霧,嘔出一口老血低頭栽倒.

陳太後駭得聲音都變了,"皇帝!皇帝!快,快宣太醫!"

周皇後猛地站起身,姜貴妃飛撲而上,屋內立即亂作一團.

陳姑姑出面主持大局,直到天色微亮才轉去偏殿,疲憊笑道:"皇上暫無大礙,只是一時還不好挪動,這里有太後,皇後在,幾位娘娘請先回吧.太子妃也別干等了,且隨太子回東宮,真有什麼事兒,奴婢萬不敢隱瞞不報."

她的意思,就是陳太後的意思.

姜貴妃等人無論作何想法,都得聽話離開.

念淺安也抬腳離開,皇上吐血,驚動了整個太醫院,還有整隊禦前侍衛.

前後戒備的侍衛中,已經調去禦前的大綠葉赫然在列.

念淺安目光一閃,和大綠葉擦身而過.

上篇:第300章 夜半狗叫     下篇:第302章 幕後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