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313章 請君入甕  
   
第313章 請君入甕

g,更新快,無彈窗,!

天色微明時,云板再次響起.

睿親王纏綿病榻,睿親王妃親力親為日夜侍疾,強撐著為睿親王擦洗裝裹完精氣神一松,直挺挺倒向吉祥板.

屋外王府管事剛爬上屋頂揮舞白綢哭喪,屋內睿親王妃倒地不醒,也跟著去了.

睿親王府哭聲震天,驚動了整個皇城.

楚延卿沒能回正殿,徑直從外書房出了東宮.

念淺安睡意全消,就著漸次明亮的天光用早膳,想起楚延卿曾提過一句,睿親王果然沒熬過這個冬天,沒想到睿親王妃也沒熬過喪夫之痛.

遠山近水正盛飯舀湯,見念淺安神色唏噓,忙寬慰道:"生同衿死同穴,睿親王先走一步,睿親王妃後腳跟上,也算全了情義死而瞑目了.娘娘別太傷懷."

念淺安心知倆二貨是怕她沒睡好又吃不好,忙反過來寬慰道:"不幸中的萬幸,這樣的天氣倒是不用擔心棺槨不好久停."

干巴巴說完的主仆三人都:"……"

這什麼超實誠卻冷酷無情的大實話!

互暖互慰什麼的,真心不適合時常犯二經常跑偏的她們怎麼破!

飯廳瞬間安靜如雞,原本略沉悶的氣氛不由一輕.

小豆青收傘入內,裹著雪天寒氣站得老遠,疑惑地瞥了眼三臉古怪的二主子二貨,嘴里道:"因是長輩過世,前頭養心殿已經撤換燈籠.後頭除了萬壽宮,壽康宮,各宮都掛了白紗燈籠.東宮由大嬤嬤接了喪報,正著手打點祭品.至于怎麼吊唁怎麼穿戴,得等殿下回來再斟酌."

小豆花抱著陳姑姑的披風踩著話音進屋,身後陳姑姑則抱著手爐暖過手,才忙忙上前按住念淺安,語氣難掩歡喜,"娘娘只管用膳,不必勞動.太後不放心,這才讓奴婢親自走這一遭.眼下就是天大的事兒,也大不過您的身子,旁的都是小節,您千萬顧好自己."

說著笑意更濃,意有所指道:"您為前線出力,李良媛也是個有心人.太後聽了沒有不誇贊的,直說知土並那幾個願意嫁去邊關的宮女都是好的,嫁妝都由萬壽宮出,還說知木留下服侍李良媛也是個好的,這會兒宮里不好恣意打賞,往宮外賞知木家人也一樣."

她這樣老辣的掌事姑姑,看人看事自有一套.

是以話說得漂亮,無意打探更無心提十然,親自執筷布菜服侍念淺安用完早膳,才斂去言行間的歡喜關切,聲音忽低,"奴婢來前先去了趟乾清宮,本是代太後看望皇上,卻見禦書房燈火通明,除了太子,樂平郡王幾位皇子,靖國公和閣老們也在,奴婢冷眼瞧著,睿親王府的喪事恐怕不會大辦."

言外之意,除卻王府喪報,朝中另有大事.

念淺安不無意外,等瞧見從前頭回來的楚延卿腰間玉帶外只紮了根麻繩,聽完禮部擬的王府喪儀沒記住老長一串諡號,只記住親王親王妃喪事從簡本簡,就更意外了.

她瞠目結舌,"朝野不禁禮樂,王公不用服喪,靈柩只停七天?禮部,不對,父皇這樣治喪會不會太敷衍?"

不應該啊?

說得難聽點,睿親王府和康親王府就是兩塊活牌坊,時刻彰顯著皇上左手孝悌右手皇權,多麼偉光正!

結果親王喪儀定得如此草率,自打龍臉是鬧哪樣?

"雖然新年在即,王府喪報來得不是時候,不過……"念淺安眨巴眼咂巴嘴,搜腸刮肚找不出好詞,只得繼續瞎說大實話,"不過到底是父皇的叔父叔母,父皇再’傷心過度’,也不帶這麼犯渾的.衙門還沒封印,禦史言官還沒封筆,父皇這是找罵呢?"

楚延卿自顧沉吟,慢半拍才反應過來,低頭佯怒著瞪媳婦兒:他家笨兔子人笨嘴不笨,簡直比禦史言官還敢說!

心下無奈哂笑,瞪完媳婦兒抓起熱毛巾覆臉提神,仰著頭靜默片刻,隔著霧氣響起的嗓音悶悶沉沉,"父皇不是不想大辦喪事,而是朝中局勢不容許.我也是剛知道,之前一同送進京的除了邊關捷報,還有一封直呈禦前的秘折.魏大都護參了姜大都督一本,曆數姜大都督十項罪狀."

欺男霸女,受賄瀆職,中飽私囊,以次充好染指糧草等等,不一而足.

念淺安目瞪狗呆:陳姑姑好眼力,朝中果真出了大事!

十項罪狀什麼的,聽起來好耳熟.

隱藏杰克蘇魏父肩挑文武兩道就算了,居然還自帶反彈技能,曾經背負過的罵名全都原樣甩給姜大都督可還行?

然而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姜大都督這坨紈绔爛泥,當初可是皇上施恩椒房殿,龍爪一松放進川蜀都督府親手糊上牆的!

"父皇嘔心瀝血籌備多年,沒有放任前方打仗,後方失火的道理."念淺安跑偏完畢,滿腦門陰謀論,"魏大都護坐鎮帥營,更沒有放任姜大都督胡作非為的道理.除非是故意的.父皇故意抬舉姜家,魏大都護故意放任姜大都督."

爬得越高,摔得越慘.

姜家富貴,全因姜貴妃的裙帶關系.

一旦失卻聖寵,椒房殿和樂平郡王府將如何自處?

魏父甘為皇上鷹犬,椒房殿和姜家,會不會也是皇上磨礪多年的另一把屠刀?

念淺安心口驚跳,盯著親夫嗓子發干,"參本爆出的時機,太巧了."

家國軍事面前無私情.

王府喪事得靠邊站,椒房殿恩寵也得靠邊站.

秘折留中不發,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告示朝野.

"父皇還讓不讓人過個好年了?"念淺安潤潤嗓子小聲逼逼,舉起爪子戳親夫喉結,"父皇究竟想干什麼?"

楚延卿久久不語,動了動微癢的喉結扯下熱毛巾,捉住媳婦兒的爪子抵在嘴邊,低下頭沉聲反問,"你信父皇嗎?"

念淺安微愣,心口又是一陣驚跳.

腦中閃過一節節斷片:魏父出征,二皇子圈禁,毅郡王離京,姜元聰除族,七皇女定親,十一皇子出繼,尚郡王府自閉,承恩公府自討沒趣,睿親王乍然薨逝,姜大都督被參,姜家勢力岌岌可危.

要不是肯定確定以及一定,皇上不可能自己給自己戴綠帽,她簡直要懷疑躲在暗處謀算二皇子,樂平郡王的幕後黑手,不是尚郡王而是皇上了.

她舉起另一只爪子,用力擄了把臉,抹去滿臉紮堆的七情六欲,用力點頭,"信!"

楚延卿無聲勾唇,眉眼間卻盤踞著五分擔憂五分晦暗,唇瓣輕碰媳婦兒的爪子,沉聲又問,"你信我嗎?"

念淺安頓覺這話也很耳熟,踮起腳啵一口親夫手背,毫不猶豫道:"信!"

她信李菲雪,也信親夫.

表白完遲鈍地頓悟了,"你的意思是,父皇是想……請君入甕?"

楚延卿無聲頷首,眉眼間晦暗更重,悄然蔓延至翕合嘴角,"然後……甕中捉鱉."

他腦中閃過的斷片只多不少:小吳太醫告發姜貴妃,姜貴妃安然無恙,父皇心無芥蒂,養心殿的通行牌子.

還有父皇急怒攻心吐的那口血.

養心殿至今湯藥不斷.

一樁樁一件件仿佛鋪天蓋地的網,兜著椒房殿一次次一步步走進絕路.

大李氏尚且察覺得出知土異樣,父皇豈會察覺不出枕邊人的小心思小動作.

他擔憂的是父皇以身犯險,晦暗的是父皇布局的用意.

他輕輕閉眼,再睜開時眼底眸光乍明乍暗,"魏家由奸而忠,是你我聯手敲響的登聞鼓.姜家權勢動搖,是魏大都護一手敲響的重錘.如果說三哥是幕後黑手,那父皇就是幕後推手.所有人,我,四哥,甚至連三哥,都在父皇的局中."

他微微用力,緊握媳婦兒的爪子,語氣忽而決絕,"我,也信父皇."

他雖是半君,但更是臣子兒子,即做了父皇的棋子,那就做好這個棋子.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對幕後黑手,他選擇以靜制動.

對幕後推手,他同樣選擇靜觀其變.

念淺安聽出他未盡之意,腦中又蹦出四個字:時勢造人.

以尚郡王擅于鈍刀割肉的尿性,用于海棠釣著樂平郡王,多半圖的不是馬上能成事.

而以皇上偏愛雷霆出擊的龍性,椒房殿和樂平郡王府何去何從,恐怕很快就會成定局.

一個黑手一個推手,眼界不同目的不同,所造就的時勢也不同.

電光火石間,念淺安徹底體會了一把什麼叫龍的心海底針,猜來猜去永遠有驚喜.

聖心難測什麼的,惹不起惹不起.

惹不起,躲得起.

念淺安鄭重嗯了一聲,心領神會地又戳了戳親夫嘴角,然後掰著爪子數給親夫聽,"靜觀其變很可,毫無准備很不可.小三哥和李二公子,李三公子都在禁軍當值,東宮配有近衛,李都督僉事領五軍都督府後軍,東山大營還有我三叔父在……"

周氏敢說血濃于水,她就敢收念三老爺的投名狀.

宮里宮外都有自己人.

禁軍之中,還有大三哥魏明義.

魏家和東宮,關系雖不夠鐵,但算和諧.

念淺安心頭微定,豎起最後一根手指,"再借著年前宮里放人,偷偷把幺幺零弄進來充數,就齊活了!"

幺幺零先學規矩再學功夫,假扮宮女小菜一碟.

楚延卿越聽越無語,俊臉略黑,"是誰說即信父皇又信我的?"

念淺安一臉"兩手准備走路囂張"的無辜表情,"嗐!靠山山倒靠水水干嘛!老話說手里有人心里不慌,還是靠自己保險點."

被嗐一臉的楚延卿:哪位聖人說的老話?為什麼他從沒聽說過?

他覺得,自己像個傻佬帽,擔憂晦暗個鬼,媳婦兒一張嘴再多感性都能攪和沒了.

他媳婦兒敢不敢正經點?

本來很正經的楚延卿心態崩了,努力壓住嘴角,摁下媳婦兒的手指握成小拳頭,輕輕敲媳婦兒的腦袋,"滿嘴歪話.你放心,該做的准備我自會安排,你只要照顧好自己和小笨兔子,少動鬼腦筋."

念淺安笑道好咧,抽出爪子又用力擄了把臉,表示親夫說得對,老是一臉奸笑一肚子壞水啥的對胎教不好.

被科普完胎教是啥的楚延卿呆了一瞬,默默收起黑臉放任嘴角上揚,靠進媳婦兒肩窩哈哈大笑.

他家笨兔子,怎麼什麼事都這麼能插科打諢呢?

楚延卿忍俊不禁,偏頭親媳婦兒側頸,"媳婦兒,你真是我的寶貝.滿嘴胡話的活寶貝."

念淺安脖頸一麻,秒變縮頭烏龜狀.

上篇:第312章 里應外合     下篇:第314章 不進則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