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318章 甕中捉鱉  
   
第318章 甕中捉鱉

g,更新快,無彈窗,!

路邊積雪已被踩塌,陳寶橫躺其間,身下滿是泥濘,身上滿是血汙.

不等念淺安扶人探看,身後兵器相交金鳴聲忽而大作,隨即被一聲淒厲呼喊生生蓋過,"師父!"

陳寶徒弟甩袖狂奔,臨到近前急急刹住,目光鎖著地上陳寶,嘴里強忍擔憂,"小的救駕來遲,請娘娘恕罪……"

他帶著數百成團的東宮近衛並暗衛而來,迎風撒藥的近水得以援手,忙抽身回念淺安左右,扶起昏闕的陳寶搭脈,指腹一按頭一點,"陳總管沒事兒……"

念淺安大松口氣,打斷陳寶徒弟的場面話,"前頭究竟怎麼回事?"

"小的不知."陳寶徒弟含淚搖頭,目光仍鎖著陳寶,"百官朝賀,太和殿本來好好兒的,開席不久諸皇子循例向皇上敬酒,哪想剛輪到樂平郡王,皇上握著酒盞仰頭就往後倒,太和殿轉眼就亂成一團.

還是殿下和劉總管出面調派,才止住混亂.殿下,樂平郡王和八皇子將皇上抬進養心殿,劉總管命人將嚇得大哭的十皇子送回皇子所,領著院正太醫也進了養心殿.不過片刻,又請走靖國公和幾位閣老.

莫說師父,余下朝臣也只有在外干等的份兒.誰也不知道皇上怎麼了,誰也不知道養心殿如何了.師父眼見太後皇後公主並姜貴妃七皇女進了養心殿,又見姜姑姑進去不久就獨自離開,這才覺出不對.

養心殿只進不出,傳話請人的小黃門是何時由誰派去的?養心殿里外消息不通,師父謹記殿下交待,見事不對就回東宮抽調近衛,回轉時太和門卻關了,門外全是百官仆從,師父命小的留下,自己進了後宮……"

暗衛聽見哨音憑空出現,他這才帶著近衛闖進後宮.

"有位暗衛大哥說,萬壽宮方向也有哨音.眼下除了暗中隨護殿下的林侍衛,一半暗衛在這兒,一半暗衛已經趕去萬壽宮."陳寶徒弟急言快語,頃刻間道盡所知,"前頭究竟怎麼回事,師父都說不清楚,小的實在不知."

想來小豆青幸不辱命,已然安頓好魏二嫂小侄女.

明處有小豆青小豆花吹響竹哨回援,暗處有小喜鵲看顧魏二嫂小侄女.

念淺安心頭微定,見陳寶徒弟只知表不知里,忙目露詢問看向近水.

近水上下其手,摸完陳寶摸出銀針,肯定道:"紮一針准保能醒."

她手起針落,尚在昏迷的陳寶本能發出嗷一聲慘叫.

差點跟著慘叫的念淺安等人:"……"

擅藥不擅針的近水明擺著手生,用針這麼草率確定不是隨便亂紮嗎?

瞧著好痛哦.

確實很痛的陳寶翻著白眼醒來,糊著血汙的視野一片朦朧猩紅,聽不清似遠似近的械斗聲,看不清眼前一張張臉,漸漸聚焦的目光游移不定,最終定格在念淺安臉上.

太子妃沒事.

他卻覺得又痛又冷.

他是不是……要死了?

向來鬼精的腦子迷迷糊糊,忽然綻放的笑容染著血紅,卻透著釋然.

他就那樣仰面癱在近水臂彎中,用盡力氣的振袖禮依舊標准而老練,望著念淺安彎著嘴角,嘶聲笑道:"娘娘,若有下輩子,您還嫁殿下可好?"

他這輩子,狗苟蠅營,學的用的都是宮里老太監一代代傳下來的那一套.

最快樂最簡單的時候,竟是認識念六姑娘面對六皇子妃,和太子妃打交道的時候.

下輩子,還叫他在跟前伺候可好?

如果還有下輩子的話.

剛進宮時,他明明最恨那些老太監的做派,到最後,他卻有意無意變成了他最討厭的那種人.

那些心底鄙夷厭惡卻不能不武裝上身的兩面光嘴臉,都丟掉,全都丟掉.

下輩子,重活一回.

像康德書那個老鬼一樣心寬體胖,像陳喜那個龜孫子一樣討人喜歡.

他也做個自得其樂,簡單純粹的人,可好?

他還跟著殿下,跟著太子妃.

可好?

他靜靜笑著,虛弱卻希翼.

他的徒弟嗚咽著不敢嚎出聲:他知道,他知道師父雖愛偷說太子妃壞話,但都不是真心並非惡意.和對殿下的忠誠敬愛不同,師父其實最喜歡太子妃,最喜歡太子妃了.

念淺安默然看著陳寶師徒,一臉感動地提溜起陳寶束發,柔聲道好,"好是好.不過下輩子太飄渺,還是等你真的翹辮子了再說不遲."

陳寶徒弟聞言嗚咽變驚嗝:昂?太子妃啥意思?師父不是正在翹辮子嗎?

"你臉上身上的血汙雖重,但噴灑軌跡不合理.多半不是蹭到別人的血,就是被別人的血噴著了."念淺安感動變高深,忙里偷閑過完法醫癮,撿起滾落一旁的頂戴,默默將陳寶又髒又亂的束發塞回去,"近水說你沒事兒,那就鐵定沒事兒.別自己嚇自己,還嚇得你徒弟差點嚎喪,大過年的忒不吉利."

近水嗯嗯附和,"陳總管放心,我剛才已經查看過了,都是輕傷,要不了命."

邊說邊動手,止血包紮一氣呵成.

先喪後喜的陳寶徒弟滿心敬畏,偷瞄近水,暗暗驚奇近水干癟癟的袖袋是怎麼裝下那麼多東西的,然後偷看陳寶,暗暗吐槽師父好丟人哦,沒事兒瞎交待什麼遺言呀!

瞬間被包成粽子的陳寶卻是滿心悲憤:果然信邪不能停!他就算真要死了,也不該跟全天下最能煞風景的太子妃談感情!

談個鳥感情!

感性個毛球!

去他的下輩子吧!

呸!

陳寶呸完自己抻手抻腳:好像確實不痛不冷了?哪個害他虛驚一場,他就找哪個百倍奉還!

渾身虛弱登時化作狠厲,擄起袖子就要投身混戰.

"你是怎麼受的傷?"念淺安趕緊阻止,無語問陳寶,"殿下可好?東宮可好?"

陳寶一聽可好二字就蛋疼啊呸,他沒蛋可疼,于是牙疼似的一咂舌,"奴才來前又回過一趟東宮.彼時東宮也亂了,所幸殿下早有安排,東宮外有剩下的近衛守著,東宮內有李良緣坐鎮,又趕上李夫人在,武將夫人指使起宮人來,真挺像模像樣!

大嬤嬤掌得住事兒,更別說還有個康總管.李夫人一說要澆熱油,大廚房上下就添柴架鍋,熱油滾水順著門牆澆下去,那些個想闖東宮的王八羔子脖子都來不及縮!奴才瞧著甭提多解氣,但不能湊上前裹亂不是?

奴才就想吧,東宮一時半會攻不破,干看著不如先找著娘娘.哪想東宮那頭有金吾衛,後宮這頭也有金吾衛.奴才這張老臉吧,平時體面此時倒招禍,迎頭叫人認出來挨了金吾衛幾刀,又被四處亂竄的宮女太監撞得摔倒在地……"

然後又疼又嚇且冷且孤單寂寞,暈了.

這麼慫的事兒必須含糊帶過,帶完干咳一聲肅然道:"殿下若是不好,暗衛不可能傾巢而出,早該聽著林侍衛的信兒回護殿下身邊了.可恨養心殿進不去出不來,打探不著確切消息."

"作亂的金吾衛有多少?"念淺安按下疑慮,提出疑問,"禁軍十二衛,除了金吾衛其他十一衛可有動靜?"

陳寶掐指盤算一回才答道:"依奴才看,擾東宮闖後宮的金吾衛不過千.皇上當眾昏闕,那可是驚破天的大事兒.靖國公和閣老們一進養心殿,漁陽郡公和魏三公子就帶人把守養心殿,乾清宮,太和殿三處.李二公子,李三公子在漁陽郡公麾下,多半也在太和門內."

也就是說,作亂後宮的金吾衛不足五成,而其余十一衛全無動靜.

陳寶越說越順,"禁軍十二衛,能統領一衛的哪個不是皇上親信?奴才冷眼瞧著,受驅使的金吾衛頭目,沒一個是皇上踐祚後提拔上來的.論起不得志,恐怕就只有先帝在時,曾受先睿親王管教的那幫老金吾衛了……"

他都知道的事,皇上會不知道嗎,楚延卿會毫無防備嗎?

念淺安心頭大定眉眼一亮,果斷分派道:"後宮這里,我就全權交給陳內監了."

陳寶略一忖度就慎重應嗻,"太和門,不是誰都能硬闖的.旁人不能,奴才不敢.如今,也只有娘娘能往前宮走一遭了."

他時刻不忘溜須拍馬.

被順嘴扣高帽的念淺安很有領導自覺,一臉欣慰加深情,"近衛暗衛由你指派,等幺幺零循著哨音找來,你就分出一半去東宮,剩下一半讓她們直接趕去太和門.記得對接頭暗號,別自家不認自家人,虛耗武力就虧大了."

陳寶心知幺幺零混進宮扮宮女,填的自然不是什麼要緊空缺,哨音響起四方來會,少說還要一會兒,當即省略萬字馬屁,只問接頭暗號是啥?

念淺安邊飄走邊撂下一句:"八百標兵奔北坡."

滿頭霧水的陳寶師徒:……標兵是啥新奇兵種,北坡是啥隱世地頭?

接頭暗號什麼的,果然不是凡人能聽得懂的!

別說還挺順口兒!

陳寶頓時豪情萬丈,反手抽徒弟,"趕緊收起你那副無知晦氣的蠢樣兒!一邊兒待著等幺幺零去!雜家今兒不親手弄死幾個金吾衛,雜家就跟你個龜孫子喊師父!"

他滿血複活,扭腰下場混水摸魚,逮著半死不活的金吾衛捶一拳踹兩腳.

陳寶徒弟邊蹲守幺幺零,邊默默揩眼角:師父慫點丟人點沒啥,活著就好,只要活著就好!

他這邊感性萬千,那邊念淺安卻滿腹疑慮:後宮大亂,前宮呢?

"後宮大亂,前宮呢?"劉乾也正疑問,傳說抱恙的老身子骨筆挺如松,端坐書房案後,問出念淺安心聲,問的卻是劉青卓,"你是不是覺得奇怪,我身在朱門坊,怎麼就能斷言後宮大亂?你不妨先想一想,我曾是帝師又是天官更是閣老,所謂抱恙不耽誤行動要不了老命,皇上怎麼就輕易允我告假,免我進宮朝賀?"

劉青卓聞言久久不答.

半晌才抬眼看向全無病態的祖父,語氣艱澀半帶試探,"祖父位高權重聲名顯赫,又是太子妻族,皇上任由您不進宮朝賀,是算准了您有資本份量足,便是內皇城真出了什麼亂子,外皇城有您坐鎮就不至于失去掌控."

"你還算沒有糊塗到底."劉乾美須微翹,似笑非笑,"我不妨實話告訴你,我這假是皇上讓我告的,今兒這後宮之亂,是皇上一手布的局."

請君入甕,甕中捉鱉.

甕底蹲著皇上.

被捉的鱉,卻不是皇上.

上篇:第317章 原地坐化     下篇:第319章 不自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