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319章 不自量力  
   
第319章 不自量力

g,更新快,無彈窗,!

劉青卓雙目微瞠,面露思忖,"毅郡王身在沙場,二皇子身敗名裂,尚郡王閉門思過,太子已是儲君,不至于做出自毀前程的蠢事.祖父的意思是,皇上此局針對的是樂平郡王?"

說著難掩譏嘲,"就算樂平郡王真有異心,憑什麼作亂?"

他同樣認為樂平郡王無名無權無兵.

也和內外命婦們一樣只覺匪夷所思.

"若能狹天子以令諸侯,謀朝串位一事未必不可為."劉乾笑意轉深,"如此就算名不正言不順,權勢不夠兵力不足,倒也不算不自量力.只要拿捏住皇上,再轄制兩宮拿下東宮,改朝換代不過瞬息之間.旁的不說,只說皇上豈是好拿捏的?

怪就怪在,尚郡王受罰二皇子遭貶,皇子接連出茬子.巧就巧在,椒房殿每每受了委屈,隆寵反而更重一分.宮中事,從無偶然.朝中事,從來牽一發動全身.椒房殿身處其中,看不透十分也能明白五分.

難就難在,進一步或許就能海闊天空.你若是得寵皇子,是選知難而退,還是迎難而上?選後者,就只能鋌而走險,且走的必是殺招.皇上不好拿捏,但要拿捏皇上生死說難也難,說容易也容易.

姜貴妃管著養心殿吃用,手握自主出入的通行牌子,想借機動手腳難不難?臘月至今,再細微的手腳也已經足以見效.倘若皇上龍體敗壞,只需露出丁點異樣,今日朝賀必亂.宮宴一亂,就能趁機作亂.

一葉障目,狗急跳牆,說的就是姜貴妃和樂平郡王.自以為得逞,偏勘不破這世上毒藥或許做得到無色無味,人心卻做不到無血無肉.姜貴妃敢做手腳,敢不敢一蹴而就?不敢.能在皇上飲食穿用下成藥,能一日日瞧見成效,是皇上有意為之,更是自己人故意為之."

他猜,這個自己人是姜姑姑.

姜貴妃尚且無知無覺,他卻知道,姜姑姑的家人,已被悄悄接進劉文圳的宮外私宅.

更知道姜姑姑曾私下見過小吳太醫,見完就反水,小吳太醫功不可沒.

"但凡太醫,榮辱哪由自主?"劉乾語氣淡淡,心中戚戚,深深懷疑姜姑姑之所以反水,很可能是受不住小吳太醫一張嘴又啰嗦又洗腦,"院正能受要挾,太醫能被收買,可惜架不住自己人暗中倒戈.椒房殿選在今天發難,成也用人不疑,敗也用人不疑."

所謂不為良相,則為良醫.

讀書人泰半粗通藥理.

劉青卓一點就通,不無震撼,"吳老太醫半生在太醫院,半生在公主府.吳家雖非朝中重臣,但是東宮一系.皇上龍體敗壞只是假象.您說的自己人,是小吳太醫.醫毒不分家,姜貴妃能下毒,小吳太醫自然能解毒."

他想得到小吳太醫,哪里想得到姜姑姑.

劉乾不予置評,自顧往下說,"弑父殺子,哪個都不好說不好聽.朝中誰不知姜大都督是個扶不起的酒囊飯袋,本就難堪重任?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這個時候出事.皇上志在開疆辟土,豈容父子不一心,後宮總出亂子?

魏無邪一封參本來得及時精准,無非是皇上背後授意,即能打壓姜家派系,也好試探椒房殿虛實.皇上給過椒房殿機會,可悲椒房殿貪心不足枉費聖心.皇上,是君亦是父.做兒子的不孝忤逆,做老子的呢?"

他語氣一頓似歎似嘲,點著安放桌上的半塊虎符,"皇上這個做老子的,到底心慈手軟.今兒這場宮變,姜貴妃和樂平郡王是始作俑者,雖難逃一死,但不會背負謀逆惡名.等宮中塵埃落定,你三表叔就會授此兵符,領東山大營圍剿睿親王府."

劉青卓聞弦知雅,腦中清明心頭卻亂,強自笑問,"祖父一番點撥教誨,孫兒受益匪淺.唯有一處不明,您特意召孫兒來,可是有事要孫兒代勞?"

劉乾輕聲嗤笑,緩緩搖頭,"你打小聰穎,書又念得好,可歎聰明反被聰明誤.你那點小心思小動作,還當自己藏得多深做得多隱秘?你難道不清楚劉家是念家外家,是東宮外戚,和太子太子妃密不可分?你清楚的很.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你求的不是劉家前程,而是自己一個人的富貴.十年寒窗,萬千道理你讀不透,只抓著富貴險中求這一條不放,你認誰為主不好,偏偏認尚郡王那個偽君子真小人?樂平郡王敢謀逆,你敢不敢說其中沒有尚郡王的手筆?

自詡聰明的人犯起蠢來,真正是個笑話.論城府心性,太子妃都比你這個做表哥的強百倍.若非東宮自有成算,太子妃還肯給我留臉,你以為你和尚郡王還能好端端地活到現在?我這個做祖父的,也給過你機會.

既然你不孝,就別怪我不慈.等今日事了,你就收拾包袱回祖籍,好好兒結廬守墳,為你早早過世的祖母盡一盡孝道.哪天我死了,你那庶母生出兒子,能掌家做官了,你就能回來了."

他不悲不怒,語氣平緩,應和著自鳴鍾輕微聲響,愈單調愈無情.

劉青卓聽在耳里亂在心里,亂到極致反而平靜下來,抖袍跪地,深深泥首,"自二皇子出事兒後,孫兒已知認錯主做錯事.孫兒自認抽手及時,求祖父看在孫兒真心悔過的份兒上,饒恕孫兒一回."

劉乾縱聲大笑,大搖其頭,"你自己說的話,你自己信不信?你即不服又不甘,更有怨恨.易地而處將心比心,魏無邪那三個小子可曾不服不甘,可曾怨過恨過?我告訴你,不曾.讀書人為官者,名聲重于性命.

魏無邪不要名聲不顧官聲,為的是什麼?為的是魏家祠堂至今空空蕩蕩,連塊像樣的牌位都無從供奉.他賠上官途聲譽,饒是將來奪回安西四鎮立下軍功,也不可能重回京城重掌大權.他那三個小子,仕途也到頭了.

他們父子即是皇上的棋子,也是棄子.魏無邪老奸巨猾,但目光長遠胸有溝壑.放棄魏家兩代,圖的是魏家後代.只要太後肯抬舉魏夫人,只要魏家子孫流著陳氏的血,往後坐上龍椅的只要不是昏君暴君,至少能再保魏家三代富貴.

若是子孫有出息,朝堂中遲早會再有魏家一席之地.魏無邪拼的,是為人家主為人臣子的風骨.你捫心自問,除卻自傲自負,你可有風骨可言?你父親生性敦厚,你母親糊塗無能,你這樣左心歪性的人再留在家中,不過是禍害.

我再明白告訴你一句,皇上樂見劉家後繼無人,卻不樂見外戚坐大.我臨到老重新入仕,趟這灘渾水,聽憑皇上使喚,為的不是你父親更不是你.我圖的和魏無邪一樣,是劉家後世.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等我死了,才是劉家門楣大振的時候."

比起家族,一個不聽話的孫子算什麼.

劉乾笑聲冷酷,袖起虎符轉出書案,舉步經過孫子,笑容盡斂,"我肯留你一條命,你最好別自己找死."

里間劉青卓埋首不動,外間方氏臉色煞白.

"你想為卓兒尚縣主,我成全你."劉乾腳步不停,和方氏擦身而過,"回頭我就舍下老臉請安和出面,從宗室里挑個縣主下降,家世人選就由不得你挑剔了.卓兒回祖籍成親,洞房過後就搬去祖墳住.你要是願意將中饋讓給二房,我也不攔著你隨兒子兒媳一起回祖籍."

方氏張著嘴睜大眼,無聲滑坐在地.

劉乾老手一背老臉一轉,回看書房暗自歎息.

他費心隔開兒媳孫子,又費盡口舌道破聖心和局勢,是說給孫子聽,更是說給兒媳聽.

兒媳到底姓方,身後有方家孔家仇家,若是還聽不懂拎不清,他不介意連劉家主母也舍掉換掉.

劉乾漠然收回目光,老手一抬招來長隨,"趕緊泡壺好茶來."

費盡口舌就算了,不小心誇了魏無邪兩句,心里嘴里簡直哪兒哪兒都不得勁!

魏無邪個奸滑老狗,活該無緣載入名臣簿忠臣祠.

而他劉乾,且有余地再搏一把老骨頭呢!

真是老糊塗了,拿誰舉例不好偏拿魏老狗說事兒,嘔!

劉乾越想越惡心,扒著美須直呸呸,邊嫌棄自己一時嘴瓢,邊嫌棄長隨動作太慢.

長隨哈腰奉茶,苦笑道:"不是小的手腳不利索,實在是朱門坊鬧得很,大家伙都跑出去瞧熱鬧了,一時沒找著好茶葉……"

"朱門坊鬧什麼?"劉乾抿著茶盞老眼一轉,頭一個想到念駙馬,"可是念栩琨那個臭小子做了什麼?"

"哪兒能呢!"長隨近身伺候,知道些隱秘事,忙維護道:"駙馬爺遵照您的交待,點過卯就出了宮,已經帶著曲幕僚去見曲先生了."

曲先生即曲幕僚長子,沒做成楚延卿長史,反倒更上一層,做了詹事府大學士.

長隨只道是永嘉候府念七公子鬧出的動靜.

劉乾一聽和念駙馬無關就不管了.

他捧著茶盞潤喉壓惡心,康親王則捧著茶盞壓不住心驚.

地上倒著五花大綁的睿親王世子夫妻,屋內外除了自家仆從,還有一大幫不知來頭的帶刀侍衛.

說好的愉快拜年呢?

突然動手綁人咋回事兒?

他啥也不知道啥也不敢問,握著茶盞默默挨著老妻.

康親王妃八風不動,對上睿親王世子夫妻或怨毒或驚駭的目光,眼底滿是嘲諷.

不自量力的瓜娃子.

想做從龍功臣,能從的不過是條假龍.

她唯獨替睿親王妃不值.

"皇嫂死後哀榮,都毀在你們父子手里了."康親王妃靜靜開口,"皇叔千不該萬不該,最不該沒教好你這個世子.你敢做就該敢當,如今淪為替死鬼,也是你自找的."

睿親王世子目眦欲裂,嘴里堵著破布徒勞掙紮.

康親王聞言越發心驚,耳聽睿親王府靜若墳地,府外卻嘈雜漸盛,忙沒話找話說,"外頭鬧騰什麼呢?"

康親王府跟來的仆從知情識趣,忙出外詢問,折身回轉滿面掩飾不住的驚奇,"候府,永嘉候府的念七公子,還有將軍府的念三公子,兄弟倆,兄弟倆闖了宮門!"

難怪動靜能鬧進內皇城里!

仆從驚得直結巴,康親王老耳朵一抖,噗出一嘴茶水:呃?這啥情況?

念淺安卻嘴角一抽,看著眼前堪稱世間奇景的一大幫"人馬",噗出一嘴冷風.

呃?

這啥情況?

上篇:第318章 甕中捉鱉     下篇:第320章 群魔亂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