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322章 朕還沒死  
   
第322章 朕還沒死

g,更新快,無彈窗,!

"朕曾問過阿圳,姜氏算計不成安安,接下來會算計誰?"昭德帝笑意不減反增,語氣親昵姿態放松,"阿圳答的是小六.朕卻清楚,姜氏未必不敢,可惜不能.姜氏,姜家,是好是歹是貴是賤,都是朕給的.姜氏小戶出身,眼界手段都有限.

眼高手低的人,不足為懼.朕有些好奇,姜氏這個貴妃,究竟能做到什麼地步?下殺招行險招,說來倒也果決敢干.敗,就敗在內宅手段但凡無法一擊即中,必受變數鉗制.吳正宣此人,不流世俗特立獨行.

朕臨時起意用他.他也確實好用,竟能策反姜姑姑成為最大的變數.姜氏即滿足了朕的好奇,也沒令朕失望.朕給足方便,卻給不了膽氣.姜氏沒膽子弑夫,有膽子弑父的是小四.

聘孔氏女為小四正妃,是朕給的第一機會.立儲後仍撥樂平為小四封邑,是朕給的第二次機會.授意魏卿告發姜大都督,是朕給的最後一次機會.小四,太令朕失望了.怪,就怪朕一手養大了椒房殿的心."

他不見怒色,只見惋歎,"姜氏只顧長子,小四只顧自己.一個囿于婦人見識,一個長于婦人之手.他們不顧小七小八,朕不能不顧.弑君謀逆之名,不能落在椒房殿頭上.睿親王叔半生蹉跎,恨朕削藩收兵權,朕,豈是好恨的?"

他留著睿親王舊部不動,等著看睿親王能做什麼.

老天不給睿親王機會,他給睿親王世子機會.

仇恨蔽人眼,富貴迷人眼.

人一昏頭,就容易急功近利,自以為占盡天時人和.

"說是破釜沉舟,不如說是豪賭.輸,就輸在命不好,運氣不好."昭德帝輕聲嗤笑,"姜氏想母憑子貴,怎麼就忘了先有妻憑夫貴.朕能將姜家提到高處,自然也能令姜家跌入塵埃.

姜氏只看得到姜家,怎麼就看不見江南周氏?人人都當朕防備外戚,刻意打壓周氏.殊不知周氏的能量本就不在京城朝中.周氏的根在江南,有周氏盤踞江南做朕的耳目,朕才能放心江南三省的軍政."

這個人人,包括周皇後.

他寵愛姜氏扶持姜家,確實是想打壓周氏,但更是要用周氏.

國庫再充盈,架不住曠日持久的征西伐戰.

地豐物饒的江南,才是足以支撐兵馬的糧草倉錢袋子.

他為長遠計,這一計較,就成了橫亙在帝後之間拔不掉的刺.

昭德帝點到即止,笑意轉淡,"魏卿說得對,小四有負聖恩,甚至不配做儲君的磨刀石.前線一場大捷,填進去多少白骨.朕,不容任何人添亂.小七是個好姑娘,小八是個明白孩子,姜氏和小四該感謝小七小八.

否則朕不會費盡心思,許他們死得這樣干脆這樣體面.睿親王府,就不值得朕留情面了.只怕這會兒,李長茂和念栩瑜已領兵圍剿’逆賊’.逆賊罪狀,自有詹事府代朕昭告朝野.念栩琨舉薦的那位曲姓學士,頗有謀略.

小六看人用人的眼光,還算不差.念栩瑜為官尚可,做人卻差了點火候.同樣眼高手低,念栩瑜和姜氏又不盡相同,留他在東山大營,出不了大錯.念家這一輩無大才,端看念栩琨這個家主如何教養子侄.

魏卿,是個甘做奸臣的忠臣,萬不會做亂世梟雄.劉大家百尺竿頭,還能更進一步.余鳳鳴已是首輔,才干非常.外有魏卿,內有劉大家余鳳鳴,朕在或不在,朝堂都亂不了.文人相輕,這三人即便英雄相惜,也不會互相成全,只會互相牽制.

朕當初敢用魏卿,就沒指望能做千古流芳,聲譽無瑕的明君.唯願不辜負父皇期望,奪回失地開疆擴域,身後褒貶隨史官評斷就是.朕百年後,魏劉余念這幾家能不能用該怎麼用,就看小六的本事了.朕不想管,也管不著."

說罷語氣微滯,笑意盡斂,"朕出繼小十一,有他在一日,康親王府就安穩一日.康親王叔膽子小,康親王嫂膽大卻心細.孔氏仍是樂平郡王妃,她的孩子,還有小八,小十,小十一,遠赴沙場的老大,朕也不想管了,由小六這個儲君操心去."

是施恩還是施威,他做了初一,十五留給嫡子做.

"朕,自認不負為人君父的責任,也不負為人夫主的義務."昭德帝轉眼看向周皇後,身形忽而緊繃,"這些話,年輕時無從說起,臨到老才能說,才敢說.朕的苦心,不在乎旁人能不能懂.你,願不願懂?"

周皇後側身而坐似聽非聽,美豔桃花眼流光倏忽傾泄,"你說了半天苦心抱負,想不想聽聽我的心願?我的願望很簡單.活得好活得久.或許哪天還能出宮,還能走出京城.再嘗一口地道桂花釀,再看一眼江南風光.如果不能,就學母後和太妃,養面首聽小戲,只需煩惱日漸衰退的容顏."

她答非所問,昭德帝也雞同鴨講,"朕吐血那次,你分明很緊張.朕知道,你心里有朕."

周皇後嗤嗤笑,不說有也不說沒有,纖指有一下沒一下舀動湯藥,喂到昭德帝嘴邊莞爾挑眉.

昭德帝偏頭避開,透過周皇後望進年少恩愛時光,聲氣飄搖,"周嫦娥,你不是不願懂,你只是還恨朕."

他最後看一眼容色不改的妻子,半闔著眼龍嘴緊抿.

周皇後斂笑垂眸,看著疲態畢露的昭德帝輕聲道:"楚堰,我恨過你,我也愛過你.可悲可歎的是,我最愛的是自己."

她手心殘留著藥碗余溫,輕柔蓋上昭德帝雙眼.

昭德帝眼皮一跳:"……朕還沒死."

周皇後動作不停:"……哦."

既然死不了,就繼續相看兩厭,糾纏至死吧?

她一蓋到底,順便翻了個極優雅極瀲灩的白眼.

昭德帝彈坐而起,牢牢抓住周皇後的手似怒似笑,中氣十足嘶聲低吼,"周嫦娥!朕說了,朕還沒死!"

朕還沒死,快扶朕起來,朕還能再活五百年!

念淺安心里補完,嘴里補刀,"父皇好老不正經哦!"

後頭說的都是啥喲,簡直蘇掉她一層皮!

大豬蹄子燉的心靈雞湯又老又濃,喝起來忒酸臭!

神色變來變去的楚延卿捂住媳婦兒的嘴,彎腰低頭咬耳朵,"噓!就會編排父皇.你怎麼不說母後不正經?"

呵,直男.

周皇後的志向多遠大啊!

念淺安邊嫌棄親夫邊怒贊周皇後,一時偷聽一時爽,一直偷聽一直爽.

皇上扯完犢子撈回本,真心翻手云覆手雨,玩的一手好人盡其用,推翻舊格局建立新格局,偏事不做絕多留一線,何止撈回本,連儲君將來的立足之本都順手搭好地基了.

果然只有壞人才會死于話多.

皇上話這麼多都不帶大喘氣的,不愧是個好皇上好父皇.

雖然不是好夫君,但是個好大豬蹄子.

她正在高級黑的邊緣瘋狂試探,忽覺腳尖一瞬懸空,眨眼間已被親夫半抱著火速彈開,剛遠離隔斷里外的格柵站定,周皇後已轉出里間,一手搭著周姑姑,一手沖她招了招.

"看你這樣,就知道你沒什麼大事兒."周皇後只動嘴和眼,先嫌念淺安妝發微亂略髒,後嫌念淺安身綁破布略丑,相當吝嗇于動手摸,上下一打量勉強點點頭,"既然你在,就去東偏殿看看小七.姜氏和小四這一去,她心里只怕不好受."

對著兒媳尚算好臉,對上兒子就沒好臉了,"滿身血汙腥氣,你也不怕熏壞安安?先去換件衣裳洗洗手臉,完了隨我進去,你父皇有話交待你."

周姑姑忙服侍楚延卿更衣淨面.

劉嬤嬤忙撇下太醫們抬腳領路,邊往東偏殿走邊指了指西偏殿,"方才有禦前侍衛去了東偏殿,領著八皇子進了西偏殿,想來是讓八皇子見姜貴妃,樂平郡王最後一面遺容……"

念淺安一臉"爽完是該出力了"的英勇表情,跨進東偏殿一看,果然不見八皇子,只見七皇女,九皇女.

屋內連個多余的宮人也沒有.

唯有七皇女的大宮女,九皇女的奶嬤嬤.

風波過後,做奴婢的往往比做主子的憂慮得多.

劉文圳是皇上身邊第一人,忘記誰也不該忘記七皇女九皇女.

不撥人進屋伺候,似乎已經足夠表明養心殿之亂另有貓膩.

現在,太子妃親自來了.

大宮女奶嬤嬤莫名松了口氣,驚懼稍減惶恐更盛,忙迎上前蹲身福禮.

七皇女坐著沒動,絞著手指緊咬下唇,眼眶通紅眼底滿是水光,色厲內荏地瞪向念淺安,"我跟你發過誓,絕不再在人前掉一滴淚.你要是特意來看我的,就說些好聽話別像以往似的光會氣我."

一開口咬破的嘴唇就沁出血珠,偽裝的堅強卻更真了幾分,"我不需要你安慰.八弟說,母妃和四哥救駕有功,死得其所.父皇還躺著起不來身,我們做兒女的,幫不了忙就更不能給長輩丟臉."

她強忍哭腔,九皇女見著念淺安再關不住淚水,邊拿小肉手去暖七皇女絞得發白僵硬的指節,邊小聲啜泣,"七姐姐別怕,六嫂嫂來了.我也死了母妃,有我陪著七姐姐."

總覺得話不順耳的七皇女:"……謝謝你?"

慧嬪戴罪而死,憑什麼和她母妃比?

出力未遂並且英勇未遂的念淺安也:"……請二位原地成親."

別人是長兄如父,七皇女是幼弟如父,還養出個護姐狂魔,姜貴妃將來的墳頭指定能冒青煙.

她深深懷疑欽天監干的是假活,哪個算出年初一諸事皆宜的?

能不能讓她見個正常人干件正經事!

然後就見九皇女破涕為笑,"六嫂嫂好笨,姑娘家和姑娘家不能成親."

接著就聽七皇女哭腔跑調,"說起成親,大綠葉來請八弟時,說他親事已定.他的語氣神色,好像以前的我.那會兒我正眼瞎.大綠葉呢?難道他心明眼亮,肖想過我?"

這什麼不合時宜的洞察力!

念淺安一臉"喪妣少女請自重"的檸檬表情,"沒有難道.所有綠葉都愛我什麼的,聽起來就好蠢.請別犯蠢,請別輕看大綠葉."

她承大綠葉的情,果斷幫大綠葉遮掩.

舊情如浮云,還是各自安好吧.

七皇女噎得淚意變惱意,"你又氣我!我名下出去的人,我自然不會輕看!"

惱完整個跑偏,立即和念淺安互懟.

上篇:第321章 真香現場     下篇:第323章 少不正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