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325章 因果循環  
   
第325章 因果循環

g,更新快,無彈窗,!

"別問,別聽,別想."李菲雪輕言慢語,握住念淺安的爪子神色溫柔而鄭重,"那些人,不配安妹妹過問.那些人做下的事兒,更不配汙了安妹妹的耳朵.安妹妹不必費心多想,都交給我.打蛇打七寸,這一天,我等了很久也准備了很久.我要那些人為他們做下的事兒付出代價."

她指尖有些涼,語氣卻暖人心脾,"安妹妹既然信我,就信我到底,可好?"

好.

念淺安無聲點頭.

她忽然有種感覺,與其說李菲雪是想幫她做事,不如說李菲雪是想親手做個了斷.

視她為真愛的李菲雪,似乎對她有愧,似乎對尚郡王妃有恨.

或許,讓李菲雪深藏著愧疚的對象,不是她而是原身?

念淺安展開爪子,反握住李菲雪的手.

她能多活一世,能和李菲雪相識相交,也許是機緣不是巧合呢?

她願順應天意,更願順從李菲雪的好意.

她決定賭一包辣條,李菲雪不會令她失望.

邊這麼想,邊再次被李菲雪的言行蘇掉一層皮.

念淺安微笑中透露著疲倦:皇上親夫李菲雪,個個說起話哄起人都比她蘇是怎麼回事!

她獨自憂傷,默默將辣條推到李菲雪手邊,"菲雪姐姐也嘗嘗?"

李菲雪淺嘗輒止,實話實說,"我可吃不慣這個."

看明白念淺安態度便靜靜旁聽的四大丫鬟不由捂嘴笑:東宮什麼好東西沒有?她們跟著主子吃好的喝好的,其實也不覺得這些吃食有多驚豔,不過是吃個新奇.

康德書的小太監亦如是想,此時正戳在灶台邊探著腦袋駭笑,"這鍋里煮的就是太子妃說的那個什麼咖喱?這賣相可真是……您要是下不了嘴,還讓小的幫您嘗嘗味兒唄?"

康德書的胖臉叫熱騰騰的咖喱熏得更白胖了,聞言笑道嘗個屁,"這咖喱有問題,你想嘗只管嘗."

他語出驚人,小太監驚呼不可能,"咖喱用到的辛香料宮里沒有京里少見,要不是打著太子妃的名號,內務府且不肯費力搜羅呢!十幾種辛香料運進京再運進宮,小的照您的吩咐,盯得緊查得可嚴了!"

"這問題,可不就出在辛香料少見又難得上頭?"康德書胖手一劃拉,沾著咖喱啜進嘴里,"做成後味兒香,做成前味兒怪.你這狗鼻子貓舌頭才煉了幾年,道行還淺著吶,何況內務府那幫外行?你盯得緊查得嚴,架不住過手的人即多且雜,要動手腳說難不難.可惜咯!"

可惜撞到了他手里.

康德書吧唧嘴詭笑,"裝好拎上,跟我一塊兒瞧瞧陳寶那個龜孫子去!"

小太監鼓著眼發懵,忙忙裝好食盒提腳跟上.

養傷中的陳寶正閑得長蘑菇,乍聽康德書登門探病立即抖起精神,哼哼又哎喲,"康總管可真是稀客.雜家這點小傷小痛,竟勞動了您老?"

他陰陽怪氣,康德書不以為杵地靠著門柱不進屋,袖起胖手只是笑,滿臉關切加欽佩,"陳總管勞苦功高,太子妃尚且送藥送吃喝,我走這一遭可不敢當勞動二字."

心里罵個龜孫子忒雞賊,這是借題發揮裝出副傷得重痛得狠的衰樣,趁機彰顯忠勇誇大功勞呢!

陳寶也在心里罵個老狗忒能順風使帆,這是假作關心真為巴結,趁機踩著他跟太子妃賣好呢!

小太監哪知二人表面笑嘻嘻心里罵賣批,懵懵然打開食盒,一時想康德書嘗過一口咖喱,一時想康德書不至于害陳寶,驚疑不定間已將咖喱擺上炕桌.

陳寶瞬間面如黑鍋,"您老可真行,舀勺屎往米飯上頭一澆,整好惡心雜家呢?"

康德書瞬間痛心疾首,"太子妃吩咐我搗鼓的咖喱,在陳總管看來竟是坨屎……"

死老狗死胖子不早說!

陳寶噎得怒端碗猛呲溜,撅著紅里帶黃的嘴正想說真香,就見康德書抖著肥厚肩膀,呵呵補完,"屎里有毒."

先愣後驚張著嘴的陳寶:"……噗!"

康德書閑看他噗出一嘴屎啊呸一嘴咖喱,一手將小太監抓出射程,一手摸著良心繼續呵呵,"這要是立時三刻就要命的毒,我哪能給你吃啊?辛香料蓋得住藥味兒,躲不過我這條舌頭.太子妃要的小吃小食,哪樣不親自把關?天幸我發現得早,太子妃又改了口味,不然天長日久吃得多了,大人未必有事,肚里孩子指定得出事兒咯!"

咯個鳥!

陳寶抹著嘴抱起茶壺噸噸噸,顧不上和康德書耍花腔,齜牙咧嘴恨恨往地上一唾,"誰要害太子妃?誰敢害太子妃!"

眼下這局面,如今這宮中,還有誰敢下毒謀害念淺安?

"宮里奴才,哪個不苦不難,哪個不拉幫結派?"康德書見陳寶難得情緒外露殺氣四溢,不由收起嬉笑,"內務府采買辛香料的總管太監名下,有個徒弟是十然干哥哥.灑掃東宮大廚房的粗使嬤嬤中,有個是十然干娘.負責清洗食盒碗筷的粗使太監里,還有個即是那嬤嬤的親侄兒,又是十然的干弟弟."

送到念淺安跟前的試吃成品,自然沒問題.

有問題的物和人,都被他扣在手里.

只除了年前已放出宮的十然.

"天堂有路不走,地獄無門偏要闖!"陳寶將十然二字卷進舌根嚼碎咬爛,下炕穿鞋的動作卻猛地一頓,"您老的話,雜家沒有不信的.這事兒要沒有您老,後果不敢想.您這功勞,雜家不跟您搶."

"這話怎麼說的?"康德書靠著門柱不動,團起胖手拱了拱,"你可別跟我見外,我也不跟你見外.這事兒若要較真兒,我和我這傻小子跑不了一個失職失察的罪名.我可指著你見著太子妃,替我們爺兒倆美言幾句呢?"

功勞再大,大不過人命.

陳寶神色複雜.

沒想到,康老狗竟肯為個小太監讓出到手的功勞.

又想起昨晚又哭又笑,守了他大半夜的徒弟.

天家無情,在天家當差的他們,何嘗不是情義難得?

看在康老狗的良心還沒肥死的份兒上,他就勉為其難幫一把.

陳寶扣上頂戴,和康德書擦身而過,"今兒這事兒,雜家承您老的情."

他不無動容.

圍觀全程的小太監同樣很感動,感動完很疑惑,"您既然不要功勞又有求于人,何苦哄陳總管吃咖喱?"

康德書眯起眼嘿嘿然,"我的功勞是那麼好沾的?橫豎那咖喱吃不死陳寶,你爺爺我啊,純粹逗他玩兒呢?"

看在陳寶這麼好逗的份兒上,他勉為其難不罵陳寶龜孫子了.

以後罵陳寶龜兒子就算了.

康德書俏皮地眨眨小眼睛.

被惡寒到的小太監嘴角狂抽.

被惡心到的念淺安也嘴角狂抽:蘇速食倒蘇出個十然來.這算不算善有善報?

她再次獨自憂傷,在線吐槽吐得狂野且膩歪,"十然早該下台一鞠躬了,哪來的戲那麼多,即對宮中動靜了若指掌,又能遠程指使干娘干哥哥干弟弟?"

陳寶聞言微愣.

李菲雪也微愣,本來難看的臉色忽而明媚,"安妹妹真是一針見血.依我看,那些干親不是受十然操控,而是十然被人利用了."

誰會利用十然害她?

念淺安一臉了然.

陳寶一頭霧水,當天夜里,卻和林松前後腳被請去了配殿.

次日近午,團圓年飯如期而至.

宴席擺在禦花園,七皇女八皇子樂平郡王妃守母孝,十皇子受了驚嚇,座中皇子只有楚延卿,尚郡王兄弟倆,四妃只剩德妃賢妃,無子嬪妃無緣坐席,桌圓人不全,冷風嗖嗖雪景皚皚,眾人興致都不高.

一因剛經曆宮變,掐完群架打過攻守的萬壽宮,東宮損壞不大,但掛了油布遮掩,修繕得等年後.

二因這年過的吧,死了這個死那個,實在糟心.

末座靜嬪亦覺糟心.

連她都明白,押解途中的姜大都督一旦定罪,停靈皇家寺廟的姜貴妃,樂平郡王即便風光大葬也有限.

姜家,至多功過相抵.

聽說,毅郡王妃已經將屋里的姜氏女提腳賣了.

就算姜姨娘生的是孫子,對兒子來說,這樣的庶長子有不如沒有.

靜嬪臉色微白.

周皇後卻目露興味,想著昨晚小豆青找上周姑姑說的話,視線若有似無地在念淺安,尚郡王妃之間打了個來回.

被偷瞄的念淺安只當不知,邊被親夫投食邊喂食九皇女,忽見對坐尚郡王妃以帕掩口,陣陣干嘔.

正和昭德帝父慈子孝的尚郡王連忙端茶遞水,分心解釋的語氣即赧然又欣然,"郡王妃半月前剛診出喜脈,之前月份淺不敢伸張,眼下得父皇恩典解了禁足,兒臣正要跟父皇,皇祖母,母後報喜……"

靜嬪首先喜動顏色,姜姨娘的臉色卻比靜嬪先前更白,聞言松開一直暗暗捏著袖袋的冰涼手指,起身囁喏著要去更衣.

她黯然離席,座中乍聞喜訊一時喧鬧.

尚郡王妃受著眾人恭賀,水亮雙眼瞥向念淺安眉梢微挑,似得意似挑釁.

念淺安也眉梢微挑,心下不無意外,卻聽姜姨娘離去的方向尖叫乍起,眨眼間就見周姑姑臉色烏青,語氣生硬地稟道:姜姨娘借口更衣,實則背人約見郡王府侍衛,被她當場撞破捉了個現行.

喧鬧宴席刹那靜得呼吸可聞.

周皇後眼底笑意一閃而過,語氣卻冷,"人先關進慎刑司.小三媳婦,你隨我來."

陳太後見狀心頭微動,翕合嘴角轉瞬閉口不言,只示意陳姑姑抱上年幼懵懂的九皇女.

昭德帝深看一眼周皇後,跟著陳太後起身,"小三隨朕來."

宮中三巨頭發了話,余下人等想看熱鬧也沒得看.

徒留靜嬪一人枯坐,站不起身邁不動腿,面如死灰.

被請進坤甯宮偏殿的尚郡王妃亦是一人枯坐,面色卻悠然自得,聽見動靜循聲一看,即好奇又不解,"怎麼是你?"

來人不是周皇後,也不是念淺安.

李菲雪拂落風帽,背光揚起的笑容晦暗不明,"是啊,怎麼是我?"

她腳步輕移,語氣清淺,"天理昭昭,因果循環.從前,我不信這些.現在,我深信不疑.種因得果,種善因得善果,種惡因得惡果.三皇子妃想來是不信這些的.可是你看,來的是我,坐在這里的是你,你是我的善因,我卻是你的惡果."

這不是因果循環,是什麼?

她矮身坐定,面帶莞爾,"三皇子妃,好久不見."

上篇:第324章 捉奸捉雙     下篇:第326章 人間善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