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332章 番外一飲一啄  
   
第332章 番外一飲一啄

g,更新快,無彈窗,!

念淺安緩緩睜開眼,視野尚朦朧,耳畔已捕捉到陣陣雨聲.

她側耳傾聽,迷迷糊糊地喃喃道:"原來真的在下雨……"

屋外夏雨滂沱,夢中春雨如油.

她從夢中醒來,仿佛經曆了另一生另一世.

兩輩子的人和事或熟悉或陌生,或重疊或交錯,走馬燈似的一幀一幀飛速翻轉而過.

令她有種明明信息量巨大,偏偏看不真切的夢幻感.

她好像有些明白,為什麼李菲雪會視她為真愛.

又好像仍不明白,為什麼她會重生在原身身上.

鬼知道雞賊老天抽的什麼風.

橫豎夢里夢外她都不虧.

念淺安這麼一想心態更穩了,扭頭看向身側人影,視野漸次清明,語調依舊喃喃,"原來這世上,真的有如果……"

不管她是魏明安還是念淺安,嫁的都是同一個人.

夢里夢外,她的親夫都是楚延卿,只是楚延卿.

念淺安抿著嘴無聲笑,抬起爪子伸向親夫,偷偷描摹親夫靜謐的五官,懸空的指尖劃過鋒銳的眉,挺直的鼻,上薄下豐的唇,拐回睫毛如蝶翅的眼,剛想趁機撥弄親夫又長又密的睫毛,就見那雙桃花眼泄出清亮眸光.

"醒了?"斜倚床畔的楚延卿半睜半闔著眼,對上媳婦兒又亮又彎的雙眸,嗓音透著乍然驚醒的沙啞,"你在干什麼?"

念淺安指尖一動,落在親夫的眼角上,"在……偷吃你豆腐?"

楚延卿眼睫一顫,即沒被撩到也沒反撩回去,而是自顧自問,"你剛才說什麼如果?"

顯然已經守在床前許久,假寐淺眠中仍保持警覺,她一醒他就聽見了.

念淺安頓覺好感動,結果就聽親夫接著道:"如果你生產時遇上保大人還是保孩子的倒黴情況,我就做主保孩子?如果你去了孩子平安生下,就將孩子送去萬壽宮或公主府養?如果東宮再娶新的女主子,就將你的嫁妝交給宮外念媽媽,將來再分給孩子?"

這些如果他沒想過,他媳婦兒不僅想得周全,還白紙黑字寫成信,末尾摁著紅手印蓋著私章,甚至體貼地留了空白給他.

一字一句一個小巧紅手印,如刀如劍紮得他的心又酸又痛.

彼時令他憂,此時令他惱.

楚延卿恨不得咬媳婦兒一口,取出掖在袖袋里的信撕得粉碎,"這就是你說的如果?你的如果,我無福消受."

親夫貌似很生氣,後果貌似很嚴重.

可是她一點都不怕怎麼破?

念淺安臉不紅心不虛地嗐道:"我這不是未雨綢繆,以防有了後娘就有後爹嗎?"

左右她白賺一世,想做的做了,想嫁的嫁了,如果真的生娃把自己生沒了,細算算其實此生無憾.

她理直氣壯,楚延卿忍無可忍,捉住媳婦兒的爪子啊嗚咬住,"沒有後娘,沒有後爹.更不會有妾有妃,只有你."

念淺安只覺癢不覺痛,笑著抖爪子,"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不騙你."楚延卿改咬為親,唇瓣一下又一下印在媳婦兒手背,"早在康親王妃的壽宴後,我就告訴自己,你這樣好,我應該對你更好.以前,我曾答應安和公主不會有庶子.現在,我答應你不會有別的女人."

從皇子所到東宮,將來從東宮到養心殿,他屋里不會再有第二人.

他本來不屑說,但他不說,他媳婦兒卻什麼都敢說,氣死人的話寫成信尤其敢說.

楚延卿越想越惱,啄完媳婦兒的手背又恨恨咬一口,"聽清了?記住了?以後還敢不敢亂寫信亂說話?"

念淺安深覺蘇的極致更上一層,內心美滋滋,表面很乖巧,"我錯了,我還敢."

娶了個假乖巧真刁壞的媳婦兒的楚延卿眼皮一跳,又好笑又好氣地堵住媳婦兒的嘴.

念淺安一時皮一時爽,迎來的是親夫看似纏綿實則凶狠的長吻.

她竭力壓抑越發敏銳的意動,留戀地分開,不舍地觸碰,含混著聲音打岔,"寶寶呢?"

楚延卿聞言立即從旖旎中抽身,喊人的聲音透著不自覺的溫柔,"大嬤嬤!"

大嬤嬤應聲而入,身後跟著六位奶嬤嬤,分別抱著三個繈褓.

念淺安半坐起身,才看一眼心就軟得一塌糊塗.

比起意料之中的長女長子,堪稱意外之喜的次子明顯又瘦又小.

生完才有為母實感的念淺安小心翼翼戳戳長女長子,又小心翼翼抱起次子,語氣心疼,"三寶乖,誰叫你是生大寶二寶附贈的呢?以後多喝多吃,努力長得跟大寶二寶一樣健康壯實好不好?"

一臉淡定的大嬤嬤並六臉驚呆的奶嬤嬤:"……"

太子妃果然是個二主子,有這麼嫌棄親兒子的親娘麼!

一臉耳朵疼的楚延卿也:"……"

大寶二寶三寶是什麼鬼,有這麼草率取名的親娘麼!

他想起大黃小黑來福旺財,又想起七皇女九皇女的大名,瞬間決定不能讓媳婦兒和父皇取名字!

楚延卿痛定思痛,打發走大嬤嬤奶嬤嬤果斷岔開話題,"東宮即弄璋又弄瓦,父皇喜得親自去了軍機處,一口氣回了靖國公三份紅雞蛋."

念淺安邊玩娃邊玩親夫的手指,"父皇見過大寶二寶三寶了嗎?"

楚延卿耳朵又疼了,話題岔得更賣力了,"劉總管倒是想抱去養心殿給父皇瞧,叫皇祖母攔下了.吳正宣也說,孩子剛生下來不宜抱進抱出,洗三雖要大辦,但還是等滿月後再抱出去見人最好."

父皇卻等不及,他剛盥洗完守在媳婦兒床前,父皇竟冒著雨親自來看孩子.

"漁陽郡公當時也在."楚延卿垂眸看著母子四人,語氣輕緩而柔軟,"他是趕巧,聽聞你生產時昏迷不醒就帶了侍衛隊趕了過來."

念淺安聞言一愣,聽罷前因後果眼睛狂眨.

原身幼時誤叫吳老太醫一聲祖父,竟應在了今天.

或許,她的夢境和吳老太醫的神棍作為有關?

念淺安心超大地默念三遍阿彌陀佛就罷,好奇道:"幺幺零和侍衛隊打起來了?"

身處東宮,誰敢輕易動手?

誤會解開後,啥都不多光棍最多的侍衛隊就開始暗搓搓打量幺幺零.

楚克現體恤下屬,當即出錢做東,請侍衛隊和幺幺零吃酒化干戈.

楚延卿拿媳婦兒沒辦法,哪會對媳婦兒教出的幺幺零多加管束.

念淺安一聽誤會變相親大會就哈哈笑.

楚延卿卻笑不出來,瞥了眼媳婦兒緩緩道:"父皇去軍機處時,孔震也在.聽說你生了一女兩男就出了官署,轉頭就送了兩車賀禮來."

給長女的是珠寶布料,給長子次子的是文房四寶馬駒刀劍.

顯見搜羅已久,且極其用心.

一孕傻三年的念淺安沒聽出親夫略酸的語氣,拍拍腦門就往枕頭底下掏,"邊關戰事打一陣歇一陣,孔司員是不是又要走了?我攢了不少平安符,正好讓他帶給魏大都護,轉贈給手下將領賺點美名也好……"

結果忘了自己還安置在產室里,新床新枕頭,啥也沒掏著.

楚延卿見狀眼皮又是一跳.

媳婦兒真的很愛亂塞東西.

那封氣死人不償命的信也是在外書房的坐墊下找到的.

疼完耳朵辣眼睛的楚延卿默默轉頭,招來小豆青去找平安符送出去,忍不住又瞥了媳婦兒一眼.

他自然不會懷疑媳婦兒和孔震有什麼.

也看得出孔震聞訊時的喜悅並無其他雜念.

與其吃不相干的飛醋,他現在更吃孩子的醋.

他故意泛酸,媳婦兒毫無反應,只顧著摸摸這個摸摸那個,心思全在小小的繈褓上.

念淺安哪知親夫突然幼稚,正驚歎小寶寶即便熟睡仍力氣賊大,下意識攥著她的手指就不放,就覺親夫被她攥著對比力氣的長指一動,頭頂壓下大片陰影.

抬眼去看,親夫微眯的桃花眼閃爍著危險光芒.

念淺安心口悸動,忙捂著腦袋往後躲,"你,你要干嘛?不准胡來,我現在的頭肯定超臭!"

大汗淋漓生完娃,還包得忒緊,熏死親夫事小,有損形象事大!

楚延卿動作微頓,嘴角一抽放聲大笑.

笑聲驚動繈褓,很快和哭聲連成一片.

嬰兒特有的嗓音嘹亮,仿佛能響徹整座皇城.

尚未熄燈的萬壽宮轉眼就得了消息,陳姑姑掀簾而入,即歡喜又擔憂,"說是太子妃醒了,太子和太子妃說著說著就把孩子給鬧哭了.所幸大嬤嬤做事老道,幾個奶嬤嬤都是您親自挑的,不然奴婢真是放不下心."

初為父母,難免手忙腳亂.

陳太後倒是不擔心,樂呵呵繼續挑樣子,"雙生子已是難得,沒想到安安懷的竟是三生子.我可得仔細挑挑,再打一副項圈手腳鐲出來,三個重孫孫,可不能厚此薄彼了!"

陳姑姑捂著嘴笑,陪陳太後挑完樣子,才將聽來的消息盡數道出,"大嬤嬤一直留在產室外間候命,無意間聽著幾句話音,太子似是無意再往屋里添人,還提起了安和公主,竟是不准備要庶出子女,更不准納妾娶妃."

陳太後眉梢微挑,端起茶盞輕啜.

"想來小六是答應過安和什麼話."陳太後半晌才開口,"我也答應過安和,會護著安安.我已是半截身子入土的年紀,能有多少年好活?做人總要言而有信,既然小六心意已決,我自然也要遵守承諾,替安和好生護著安安到底."

陳姑姑眉心微擰,"奴婢曉得您的慈心.眼下好說,東宮琴瑟和鳴,又添了三位小主子,那些想借著太子妃孕期孕後不便的由頭獻美的,不過是空有想頭罷了.只是將來太子身份再高一層,屋里哪能還像現在似的空空蕩蕩?"

朝臣首先不答應.

"雖說天子無家事,但也輪不到朝臣左右."陳太後不以為然,語帶嘲諷,"皇帝倒是這個妃那個嬪一樣不少,最後如何?坐龍椅的是要懂得權衡之術.納妃聯姻,不過是最輕省的權衡之術罷了.皇帝願意偷這個懶,我的小六不願意,那是小六有底氣,有能耐!"

說著想起姜貴妃,淑妃那些破事兒,頓時惡心加糟心.

"別人要靠裙帶關系,我的小六可不屑."陳太後與有榮焉,轉而想起今日驚險,輕聲歎道:"更何況一飲一啄,莫非前定."

好比吳老太醫突然改行跳大神,真把重孫給她平安跳出來了.

也許弱水三千,楚延卿注定就該只取念淺安這一瓢呢?

上篇:第331章 番外蘇到極致     下篇:第333章 番外小吳小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