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戰魂——足球篇 第二節 該長大了  
   
第二節 該長大了



尚楠楠今天其實可以不用來學校的,校長已經特批了三天的假期給他,讓他好好休息。畢竟在聯賽的最後沖刺時刻,鷹之魂是不能沒有尚楠楠這個強力中鋒的,他的傷早點好,可是所有鷹之魂球迷們共同盼望的!

但是,尚楠楠還是來了,因為他不想錯過這三天的課程。這三天的課程很重要,因為聯賽到了最後,同樣的,這個學期也到了最後。在這個時候,正是期末複習的重要時刻,而這幾天,更是各科老師做最終複習指導的關鍵!在這幾節棵里,老師們會把本學期的學習的重點劃分出來,讓同學們做重點的複習。

對其他好學生來講,其實這是很無謂的,因為他們平時學得很紮實,什麼都掌握好了,重不重點的,都一樣,沒什麼分別。但對于像尚楠楠這種整天想著踢球的特殊“學種”來講,這可是一根救命的稻草!

盡管就算尚楠楠不來,杜文、王馨等人也會仔細的記好筆記,拿到尚楠楠家里幫他補習,可人就是這個毛病,有些事情,你不親自去辦,就總覺得不放心!

尚楠楠現在就是這個情況,一想到現在老師要講重點了,可能自己最後的考試就決定在這里面了,他就在家里如坐針氈,怎麼也呆不下去。于是,打個電話,把任鵬偉叫了過來,在他的幫忙下,並借助拐杖的幫忙,總算是來到了學校。

過程其實也不是很難,出門打個車就行了,尚楠楠要走的路,只不過是從學校門口到教室那短短的一、二百米罷了。仔細說起來,這中間所用的時間甚至比平時他上學用的時間還短!

走在學校的路上,尚楠楠總是感覺旁邊的任鵬偉有些不對勁,像是在思考什麼事情,一直發呆,總是心不在焉的。

“喂!”尚楠楠禁不住叫了任鵬偉一聲。

“啊!?”任鵬偉驚了一下,回過神來,有些茫然的看著尚楠楠。

尚楠楠沒好氣地問道:“你小子是怎麼了?一路上奇奇怪怪的。”

“呃……沒事,沒事!”任鵬偉想了一下,還是沒有開口!

看著任鵬偉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尚楠楠不由起了好奇心:“有什麼事不能說?不是和云歡又出什麼事了吧?!昨天晚上看你們兩個還挺好的呀!?”

“不是不是。”任鵬偉連忙否認道。

“那是怎麼了?”尚楠楠更奇怪了。

又想了一會兒,任鵬偉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道:“老大,這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講,因為這只是我的猜測,我並不能肯定!”

“干什麼婆婆媽媽的,一點不像我們鷹之魂那位可以在關鍵時刻力挽狂瀾的隊長了!說吧!”尚楠楠道。

“我覺得,”任鵬偉道,“我們的教練耿方,應該是失蹤好久的‘鷹王’方毅!”

尚楠楠呆了一呆。

任鵬偉以為尚楠楠不能相信,連忙道:“你看,他右眼有傷,對我們鷹之魂的曆史又那麼熟悉,而且最重要的事,孟磊竟然說他是他最好的朋友,而眾所周知,孟磊最好的朋友只有一個!這一切的一切,不都說明他就是方毅嗎?”

“那又怎麼樣?”隔了好久,尚楠楠忽然說了這麼一句奇怪的話!

“怎麼樣?”這會兒輪到任鵬偉呆了起來!

“就算他是方毅又能怎麼樣?對我們來講,這根本是沒有什麼區別的,”尚楠楠接著道,“他還是我們的教練,什麼都沒有改變!”

“但他是‘鷹王’啊,他應該獲得更多榮譽和掌聲,更受人們尊敬!”任鵬偉道。

“那你又怎麼知道這就是他想要的呢?”尚楠楠有些低郁的道,“其實,我也早就懷疑耿方的身份了,我想,不僅僅是我,馬騁、杜文甚至其他人心里也都有了一些疑問,但是,我們都沒有說。”

“為什麼?”任鵬偉不解。

尚楠楠道:“別人我不知道原因,但是對于我來講,我不想去傷害他。”

“傷害?”任鵬偉驚訝的問道,“為什麼會傷害他。”

“你應該了解方毅的過去啊,小四!”尚楠楠道,“方毅雖然獲得了無數的榮譽,但是,一次車禍卻讓他成了一無所有的窮光蛋,失去了雙親,失去了最愛,甚至還失去了足球!”

“正是因為這樣,我才想讓他重新得到眾人的贊賞!”任鵬偉道,“現在他回來了,用另外一個身份又獲得了成功,這跟人家證明了他方毅是個了不起的男子漢,並沒有因為這些打擊而變得消沉!難道我們不應該讓他得到更多嗎?”

尚楠楠看了任鵬偉一眼,輕輕的道:“那小四,你又想過沒有,如果他真的又做了方毅,那麼,這將意味著什麼呢?我想,這決不意味著他又獲得了更多的榮譽,而是,他再一次回到了他極力想要遺忘的過去,再次成為了一個沒有雙親、失去最愛、又不能踢足球的窮光蛋,變得一無所有!”

任鵬偉沉默了。

“而現在,”尚楠楠接著道,“最起碼,他還有我們!”

說完這句,尚楠楠撐開了拐杖,又開始蹣跚而行,一邊走,一邊又道:“對于我來講,榮譽這東西,只有和自己最親、最愛的人一起分享,才是幸福,不然,那只是一些擺著好看的裝飾品而已!獲得再多也沒有用,只是讓自己家里的多了點垃圾和一些淡淡的回憶罷了!你也是這麼認為的不是嗎?我想,我們的教練也是這麼想的吧!?”

任鵬偉緊走兩步,跟上了尚楠楠,輕歎一口氣,再沒有說話。

是啊,面對一個想要忘記過去的人,你又何必再強求讓他重新去面對這些不快呢?

接下來的日子,簡單而充實。

每天,大家都准時的上課,上課也認真的記著筆記,不放過老師講的每一句話,那架勢簡直就恨不得放一個錄音機在這里,把老師說的一切都錄下來似的。而放學後,眾人照常去教練室開會,然後投入到緊張的訓練中去。

這就是高中的正常日子。在那個時候,或許覺得當時好無聊,可等著以後你自己回想起來,卻會發現,那個時候,其實才是自己最充實、最有意思的時候。

這些日子,鷹之魂高中一直充斥著熱烈喜慶的氣氛,當然不用說,這都和上個禮拜天戰勝浴火有關。而對于接下來的比賽,所有的人幾乎也全都報以非常樂觀的態度去對待。在眾人看來,這個賽季的聯賽冠軍,簡直就是鷹之魂的囊中物了!現在大家甚至都在討論,等聯賽最後一輪戰勝星魂之後,要怎麼樣來慶祝了!

而下一場比賽的對手翼日?沒有人把他們當回事。別說第一次交手的時候鷹之魂以2:0的比分乾淨利索的拿下了他們,就是上一輪比賽,他們都輸給了星魂4個球,這樣的一支球隊,還會掀起多大的風浪?

尚楠楠拖著傷腿,一直堅持每天都來教練室開預備會,而且,大家訓練的時候,也會固執的待在場邊看著,為隊友們呐喊著。

尚楠楠倒不是因為什麼刻苦盡責,而是,他十分享受和自己兄弟們一起在球場的感覺,就是那種偶爾踢出一腳好球得到誇張喝彩的虛榮感和那種踢一腳臭球得到眾人笑罵的親切感!那種感覺真得很溫馨,很舒服,也很——快樂!

這才是尚楠楠喜歡來到訓練場的原因——就算踢不了也要在旁邊看的原因!

離和翼日比賽的日子越來越近了,而尚楠楠也覺得自己的腳傷也越來越好了,這些天更是感覺不到痛了,當然了,跑步還是有些勉強,可這已經讓尚楠楠大喜過望了。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之間,比賽日到來了。

本輪比賽,鷹之魂將會做客翼日高中,挑戰這向來以拚搶著稱的凶悍球隊!

上一輪聯賽,翼日高中大失水准,竟然以大比分敗給了星魂高中,還被罰下了兩個人,可謂是輸球又輸人,本場比賽,他們是志在挽回自己的榮譽!

在客場的休息室里,鷹之魂的隊員們有說有笑,一點沒有賽前的緊張情緒。在他們看來,這場比賽,他們是贏定了!

休息室的大門打開了,耿方走了進來。

“教練!”眾人起身打招呼道。

耿方笑著點點頭,略帶些慵懶意味的走到前台,一句廢話也沒說,直接奔主體道:“好,聽好了,我現在宣布本場比賽的主力球員名單。我們打3-5-2,門將是杜文,三後衛,馬騁、鄭文泉和張亞南;雙後腰,邱永祥、任鵬偉,左邊前衛王德生,右邊前衛李帥,前腰王振勇,兩名前鋒,王彬和丁遠剛。有沒有問題?”

聽完了耿方宣布的名單,眾人不由的面面相覷。

先不說鷹之魂很少打3-5-2這種陣型,單是在主力陣容里,竟然沒有上一輪比賽表現出色的王碩這一點,就已經讓所有人感到意外了!

“沒有問題嗎?”耿方掃了一眼問道,“那准備上場了!”

現在的耿方可以說已經在鷹之魂隊內建立了絕對的權威,已不比剛來的時候,那還有球員敢說話,反駁他的說話?于是,眾人紛紛起身,向球員通道走去!

“王碩,你給我留一下!”在最後,耿方突然叫道。

來到王碩面前,看著一臉不願的王碩,耿方問道:“知道為什麼這場比賽不讓你上場嗎?”

王碩搖搖頭。

“我他媽的是看你不爽,我故意罰你!”耿方突然提高聲線,大聲喝罵道!

王碩頓時被耿方嚇傻了,好久才懂的回問道:“為什麼教練,我表現不好嗎?”

耿方繼續厲聲道:“我看你不爽,不是因為你表現不好,而是你表現的太混帳!”

“混帳?!”王碩不解,一臉茫然的看著耿方!

“我問你,”耿方道,“像上一輪比賽一樣的那種黃牌你本賽季申請了多少了?”

王碩有些明白了,低下頭去低聲道:“兩張!”

“兩張!”耿方冷笑道,“那你知不知道,你這兩張黃牌,也是聯盟中唯一兩張因為報複對手而出示的黃牌?你說我是不是應該恭喜你呢?”

王碩反駁道:“但教練,那是他們先找事的,我只不過……”

“你他媽給我閉嘴!”耿方發飚似的大聲打斷他道,“這里是足球場,不是動物園。能站在上面的,都是堂堂正正的男人、足球運動員,我們比賽,是為了我們的榮譽和尊嚴!我們可不是一群發了情的猩猩,為了搶母猴子才去踢球的!”

王碩抬頭愣愣的看了耿方一下,旋又低下了頭。

耿方停了一下,放緩語氣道:“王碩,你對鷹之魂有多重要,我想你也應該明白。但是,在球場上你這麼不冷靜,這麼不負責任,讓我怎麼放心把整只球隊的進攻交給你?誰會知道你會不會因為一時頭腦發熱去主動申請一張紅牌?到時候你讓我們的球隊怎麼辦?10打11還是次要的,但我整條攻擊線塌了一半,這個責任誰來擔?”

“對不起。”王碩欠然道。

“道歉有個屁用!”耿方不屑的道,“有本事你在球場上做給我看,做到了才算數!”

“我會改的!”王碩抬起頭來堅定的道。

耿方拍了拍王碩的肩膀,點點頭道:“男子漢大丈夫,說了可要做到!”

王碩再次肯定的點了點頭:“一定,教練!”

耿方這才露出了笑容,道:“其實我也很了解你,像你這種球員,比較情緒化,比賽的時候興奮起來很難控制自己。但是,身為一名足球運動員,冷靜是必不可缺少的,不然,你永遠不可能成熟起來,也永遠成不了大器!”

“我明白了,教練!”王碩回道。

“那就沒事了,”耿方哈哈一笑道,“剛才我罵你的話,就當我是在放屁了!走走,比賽要開始了。我看,你只好下半場再上了,不然,我豈不是威信掃地了?!”

王碩輕輕一笑,跟著耿方的步伐也走了出去。走了一半,王碩忽然想到,上一場比賽我得了一張黃牌,這場比賽要是再得一張,豈不是和星魂比賽的時候又要停賽了?

想到這里,王碩頓時出了一身冷汗!

勝利現在已經成了自己腦中所想的唯一問題了,這些細節,自己還真沒有留意。要是自己這張比賽就這樣上場了,說不定自己一時沖動,還真可能又申請了一張黃牌!那可就真慘了!

這種事情,以後一定要避免。一個賽季了,是到了該長大的時候了!

');

上篇:第一節 充滿懸念     下篇:第三節 意外苦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