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宇皇星首部曲—足球之戀 第十五章 吐痰事件(全)  
   
第十五章 吐痰事件(全)

“老大,你可終于回來了。我和阿陽都快被你弄出心髒病來了。”一大清早,急得象熱鍋上螞蟻似的的張晨一見華凡就急著叫道。

“怎麼?”華凡愛理不理的問道。

“下午就要比賽了,上午羅教練要布置一些戰術啊,你難道不知道?”張晨說道。“咦……怎麼有酒味啊?”

細細聞一下,空氣中果然有酒味,而且還很濃烈。

“我喝酒當然有酒味,難不成有醋味?”華凡輕描淡寫說的道。

“……”張晨倒吸一口冷氣。

要知道,球隊里可是嚴禁隊員在賽前喝酒的啊,更何況華凡昨晚一夜未歸,難道……要是讓羅威知道了,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知道,我當然知道,可是我不想去。”華凡又淡淡的說道。

“什麼?不去?為什麼?”張晨馬上問道。

“因為去不去都無所謂!對我來說,比賽,早已經結束了!”

“……”張晨一聽華凡的話,立馬啞口無言。

華凡說的是實話,到了這個時候,事實上華凡去不去參加戰術布置都已經無關緊要,因為羅教練根本不會派他上場。既然連上場機會都沒有,那還參加什麼戰術布置干什麼用?

“可是……你總該去啊。羅教練的脾氣又不是不知道……”張晨急道。他可不希望華凡就這麼跟教練耗下去。球員跟教練斗,結果明擺著是球員吃虧!

“我當然知道他的脾氣,不過我還是不去。”華凡冷冷一笑,“知道他在外面跟記者怎麼說我嗎?嘿嘿……耍大牌,不服管教,個人主義……”

“……”

“好啊,既然他這樣說,那我現在就做給他看,至少我總不能讓他空口無憑啊,這多不給他面子啊。”

“阿凡!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能這麼下去啊,否則最後害到的還不是你自己。”張晨少有的以很正經的口氣對華凡說道。

“反正我是不會去了,而且我很累,昨晚一夜沒睡。你去吧,要不要遲到了,不要管我。”

華凡說著躺在床上索性閉上眼睛。

張晨沒辦法,他很清楚華凡脾氣,華凡不去的話就是來十輛火車也拉不走。

※※※

“喂,不是叫你等阿凡的嗎?你怎麼一個人來了?”電教室里,李陽低聲對張晨說道。

“我也沒辦法,阿凡他說不來啊,而且我看他精神也不是很好,所以……”

“……”

這樣,李陽還要說什麼呢?

他偷偷抬眼看了看講台上正侃侃而談的羅威,好在他似乎並沒有在意到昔日最重要的一員的缺會。

※※※※

五月六號,甲級足球聯賽第十七輪全面開戰,廈風隊坐鎮主場迎戰排名第六的珠海建安隊。

上半場比賽一開始,排出442陣型的廈風隊就依靠主場優勢穩紮穩打,有後場組織進攻,層層推進,防守無懈可擊,進攻也打的聲色十足。

反觀珠海隊,顯然,主教練賽前在媒體面前表示的“鑒于對方實力明顯超過我們,而且是主場,我們只希望能夠拿走一分”的話並非虛言,排出的陣型雖然也是442,但平行站位的兩名後腰卻全部是防守性的中場,防多于攻,一副全力打防守反擊的樣子。

上半場剛剛進行七分鍾,廈風隊就獲得破門良機。凌鋒後場發起進攻,長傳嚴宏,嚴宏擺脫對方後衛的逼搶後由于找不到前方的傳球空隙,于是把球回傳,跟上的凌鋒二次接球。

但他並沒有多加盤帶,盤帶本來就不是他的長項。反正對方的進攻也不怎麼樣,他索性壓上進攻,一個大腳把球傳到前方後自己也向前就沖。

別看凌鋒盤帶不怎麼樣,但他的傳球是一點也不含糊,球准確的被張晨得到。張晨用身體卸下他的傳球後順勢把球撥給旁邊的李陽,而自己則拼命往里突。

李陽接球後看了一眼前方,對方的後衛已經完全封住了自己的射門線路,如果選擇射門那麼這球鐵定是要“充公”的了。

此時後面傳來招呼,是嚴宏!

“阿陽,這邊。”

李陽沒有猶豫,腳後跟把球磕給扯到自己身後的嚴宏,而自己則與張晨一樣往里就突,只不過張晨往左,而他則往右罷了。

這也是廈風隊慣用的戰術。

經過張晨和李陽兩個人的扯動和穿插,對方密集而嚴密的後防線終于出現漏洞,嚴宏看准機會起腳就是一腳遠射。

不過很顯然,對方守門員早就注意到了嚴宏的移動,因此嚴宏的遠射並沒有得到出奇制勝的冷射效果。

對方守門員的撲救很精彩,單拳將球擊回場內。

“補射啊!”觀眾席上的觀眾把心提到嗓子眼。此時對方守門員已經撲倒在地,如果這個球能被廈風隊隊員在第一時間內補射的話,那幾乎可以說是進定了。

但很可惜,張晨和李陽早已拉到禁區,而嚴宏及其他隊員也都被吸引到禁區附近,廈風隊沒有人在第一時間搶到這個點,球被珠海隊隊員拿走。

“可惜!”所有人都惋惜的歎道。這種惋惜其實也是在于如果在平時,那廈風隊肯定能搶到這個點,而那個人,也十有八九就是華凡!

正是因為如此,觀眾才會覺得惋惜。就象是一種其實很難得到的東西人們常常得到時覺得沒什麼,但若是失去的時候,人們才會知道珍貴一樣。

此時有很多廈風觀眾把目光轉向廈風隊的替補席……

如果是距離比較近的球迷,都可以看到華凡此時的神色——毫不在意的神色。

上半場的比賽此後進入一邊倒的形勢,廈風隊幾乎把珠海隊壓在對方半場,但有時比賽就是這樣,你得勢並不等于你就能得分。射門次數是對方的三倍,但得分卻並不跟這個成正比,一樣是零比零。控球時間是對方的兩倍,但時間卻多是浪費在一次次沒有收效的進攻組織上。

這這樣,上半場的比賽結束了。

※※※※

下半場,羅威並沒有作出任何調整,還是保持原來的陣型和人員,僅僅是叮囑隊員們要有耐心而已。他的確有足夠的信心這麼做,因為上半場事實上廈風隊所欠缺的也就只是運氣罷了。

但是,很遺憾,如果不是廈風隊把上半場的黴氣帶到下半場,就是下半場廈風隊的運氣還是沒到,廈風隊的進攻雖然依舊凶猛,但進球卻依舊象剛出嫁的新娘子那樣,遲遲不肯掀起紅蓋頭。似乎,唯一有資格掀起她的紅蓋頭的新郎還未到似的。

而相反,珠海隊倒是戰術明確,全力防守,偶爾看准機會反擊。下半場進行了一半,居然也有幾次反擊差點就可以洞穿廈風隊的大門,直把在場的廈風隊球迷唬得大氣都不敢喘一個。

※※※※

比賽的轉折點出現在第66分鍾,當時嚴宏突破右底線正要下底傳中,但對方後衛的一記凶狠鏟球重重的踹在他的支撐腿上,嚴宏當下栽倒,也久久沒能再站起來,而球也被鏟出底線。

此時裁判作出的判罰讓主隊球迷十分不滿,對于這個危險度足以出示紅牌的犯規行為,裁判僅僅是出示了黃牌以示警告,一時間主隊球迷噓聲四起,“黑哨”的響聲也此起彼伏。

但別忘了,裁判可是球場上最要面子的人。球迷的噓聲僅僅能幫他們發發心中怨氣罷了,要讓他改變判罰,一句話,辦不到!

廈風隊獲得一個角球,由于廈風隊原來的角球主罰者嚴宏已經被抬出場外,角球將暫時由李陽代罰。

“怎麼樣?還能上嗎?不行的話不用勉強。”羅威著急的跑近擔架,對躺在擔架上面容痛苦的嚴宏問道。

在他的戰術中,雖然嚴宏這一環是全隊進攻的樞紐,也是球隊最重要的一環。但他得為球隊接下來的比賽打算,不能因小失大。

“恐怕……不行!我的腳現在一點知覺都沒有。”嚴宏的表情還是很痛苦。

“……”羅威有點無奈,“好吧,你好好休息,我讓人替你。”

羅威說完話望了望替補席,華凡此時也望了過來。但是,那眼神很清楚的告訴羅威,那是擔心嚴宏的眼神,決非擔心比賽的眼色。

“熱身!”羅威對華凡淡淡說道。

“唰……”華凡沒有回答羅威的話,直接拉開外衣的拉鏈,開始熱身。

五分鍾後,華凡頂替受傷的嚴宏上場。

上場後的華凡絲毫不在狀態,接到球沒幾秒鍾就馬上匆匆傳給別人,有幾次甚至出現失誤,

這個樣子的華凡跟以前動作瀟灑,技術一流,動若脫兔的華凡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這本來也沒什麼,頂多就是平局,隨著比賽時間的流失,所有球迷對廈風隊取勝的信心也逐漸的消失。

如果在以前,他們絕對有理由也有信心等待到比賽的最後一刻都堅信廈風隊能取得勝利,因為那時候的華凡,簡直就不可預料。然而,那僅僅是以前,現在的華凡已經不是以前的華凡,

如果說以前的華凡是神的話,那眼前的華凡已經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凡人!

現在,除了一些已經視華凡為偶像幾近盲從的球迷之外,沒有哪位稍稍懂一點球的球迷再相

信比賽還會出現什麼奇跡了。

※※※※

比賽進行到第81分鍾,讓無數球迷為之痛心的一幕終于降臨。

華凡禁區前沿接到張晨的傳球,就在很多人盼望著看他施展出色技術突破的時候,他選擇了

傳球,而且是馬上傳球。

球被轉移給李陽,此時珠海隊的禁區內已經布滿對方後衛,由于比賽臨近結束,珠海隊已經把最後的一絲進攻希望都放棄,全心全意准備守到終場。

畢竟能在強隊廈風隊主場拿到一分,是絕對可以接受的。

沖了幾次沒找到機會,李陽沒辦法,起腳就准備遠射。

而就在他抬腳的時候,出于慣性,他抬眼找了找華凡,不眼則已,一看眼中馬上一亮!

他看見了華凡,不,更准確的說,是看到華凡所在位置其實是個射門的絕佳位置。

他馬上臨時改變主意,改射門為傳球。

李陽的傳球曆來都很准確,球馬上直奔華凡而去。

“糟糕!”對方守門員原本已經斷定李陽會射門的,但沒想到他會在射門的瞬間把球傳給別人。而在看了接球的人和他的位置之後,守門員更是嚇得出了身冷汗。

那可是已隊密集防守體系的唯一死穴啊!他怎麼會出現在那里?是巧合?還是……難道他已經看出了已隊防守的弱點所在?

“快!快截住他。”守門員歇斯底地叫道。其實不用他說,珠海隊的隊長中後衛3號杜慶在李陽傳球的那一刹那就意識到了危險,早就飛身撲向華凡。

不過急是他們在急,華凡可不管,迎著李陽的傳球他早擺出射門的姿勢。

“不對,阿凡快躲啊……”李陽突然叫道。

原來,見勢不對,杜慶已經不顧一切朝華凡飛身鏟去,那凶神惡煞般的架勢很明顯,如果華凡射門的話,那華凡必將正面遭受他的這一記凶狠鏟球!照杜慶那凶狠的架勢,受傷恐怕是不可避免的。

“哼!以為我會怕你嗎?!那你就大錯特錯了!”華凡冷冷一笑,絲毫不理會杜慶帶有明顯犯規意識的鏟球,迎球就是一腳外腳背大力抽射!

“嗶……!”哨聲在同一時間響起!

球,是進了!

但,華凡,也躺下了!

誰也不知道這個哨聲是什麼意思,是代表廈風隊的進球呢,還是表示杜慶的犯規。不過,有一點很明顯,無論是哪一種可能,都將是成立的!

杜慶不可思議的望著已經在已隊球網內的足球,又看了看身邊躺著的華凡,他怎麼也想不到華凡居然會射門。絲毫不管自己很可能,不,是絕對會讓他受傷的鏟球而選擇射門。

更可怕的是,那球居然還進了,這代表著華凡射門時的心態是非常冷靜的,冷靜得絲毫沒有受自己鏟球的任何影響,哪怕是一點點起碼的心理影響。

進球有效!裁判在示意進球有效之後又迅速跑向出事地點。而此時杜慶爬起來後馬上舉起雙手沖裁判表示自己並沒有犯規……

黃牌!

給杜慶黃牌?這太輕了吧!所有的人都這麼認為。

但,接下來的一幕樣他們目瞪口呆。

因為,裁判的黃牌並不是給杜慶的!因為他高舉黃牌的手很顯然是對著正躺在草地上還沒起來的華凡!

華凡,黃牌警告!理由——假摔!

裁判的理由很冠冕堂皇,按照他的經驗,他的潛意識告訴他,如果不是華凡假摔,那那個球就不可能進的!

此時的他甚至還為自己的明察秋毫而沾沾自喜,但現場球迷的如雷罵聲馬上把他從幻想中拉了回來。

“黑哨!”“去死吧!你眼睛讓狗屎給糊住拉!”“你個混蛋!肯定是收了錢了!”……

球迷幾乎要暴動了。

場內的廈風隊的隊員已經圍住了主裁判,極力解釋著事情的真相;而珠海隊隊員,則極力想護住裁判……

但是,還是老話,主裁判,是球場上最死要面子的人!就算他錯了,而且錯得很離譜,他也有99%的可能會不認錯!因為,球場上,他是最高權威!

維持原判!

廈風隊的隊員仍然想解釋,對于他們的“糾纏不清”,主裁判很“瀟灑”的准備掏牌警告了

……

“回來!快回來!是不是想找死啊!”羅威在場邊叫道。他可不想隊員們在這事情上吃牌。

但是,隊員們根本就沒聽見他的話,或者說,隊員們根本不聽他的話,終于,主裁判對鬧得最凶的張晨出示黃牌。

張晨一見自己都被出示黃牌,馬上就火了,正想拉住裁判,但有個人阻止了他,他回頭一看,卻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爬起來的華凡!

“阿晨,不要沖動,要不然他會把你罰下去的。”華凡似乎很冷靜。

“可是……他明明是誤判嘛!”張晨急了。

“在球場上,無所謂誤判!”華凡說道。

“那就這麼算了?!”

“哼……呸!”華凡冷哼一聲,接著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朝地上吐一口痰!

這下子可真的砸鍋了!

電視機的攝像頭好死不死剛好捕捉到這一幕,而注意到這一幕的邊裁馬上給主裁判報告。

就在華凡一撅一拐正要離開的時候,主裁判再度跑到華凡身邊,又一次高舉手臂!

紅牌!

這一次裁判甚至不出示黃牌從而湊成兩張黃牌組成一張紅牌,而是直接向華凡出示紅牌。顯然,邊裁的小報告讓他很惱火。

這還得了,居然敢向裁判吐痰,簡直就是不想混了!

全場,此時反而陷入寂靜。不過,這是暴風雨前的寂靜!

華凡笑了,他似乎找到了曾經深深困繞自己的問題的答案,這一回,他沒有再對裁判的判罰有什麼表示,他轉身走了,走向場外。

而那一撅一拐的身勢,給人的感覺竟然是那樣的瀟灑,或許,似乎還帶著一絲別的味道。

PS:今天是五一勞動節!各位辛苦的勞動者該休息了,可惜俺不是勞動者,五一照舊上課啊,真是暈。不過這不妨礙我向各位道聲:節日快樂!

');

上篇:第十四章 突發事件     下篇:第十六章 我本無罪(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