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宇皇星首部曲—足球之戀 第七十七章 微妙形勢  
   
第七十七章 微妙形勢

“金童強勢回歸,馬競遺憾戰平。”

“華凡未出場,米科恩聲稱讓其休息……”

西班牙甲級聯賽剛剛戰罷,各大媒體已經紛紛對比賽發出各種各樣的評論,而馬德里競技與桑坦德的比賽自然成焦點,因為賽況的激烈遠出人們的預料。

不出意料,西甲本輪的最佳球員也理所當然的被托雷斯拿下,理由很簡單:在馬德里競技處于絕對劣勢的情況下,率領馬德里競技上演絕地大反擊,雖然最終並沒有逆轉,但三個精彩絕倫的進球已經足夠讓他在獲得本輪最佳球員的同時又取得本輪最佳進球獎。

而本場比賽之後,馬德里競技也創造了聯賽開賽之後連續七輪保持不敗的紀錄。不過與這場賽前被媒體稱為是“最可能爆冷門的比賽”最終還是變成啞炮不同,在同時進行的其他場次的比賽中,卻冷門迭爆。

最大的冷門來自最不可能的對象——皇家馬德里。本賽季在後場補充了薩穆埃爾以及維埃拉使得原本脆弱的後防一下子大幅度得到改善的皇家馬德里自聯賽開賽以來一直順風順水,前6輪一直保持不敗並引領西甲積分榜,不過他們在本輪卻遭到來自貝蒂斯的頑強狙擊。

無可否認,本賽季皇家馬德里引進維埃拉是一個相當聰明的選擇,這點在本輪再度得到確認,一個反面的確認。

由于上一輪跟拉科魯尼亞比賽中負傷,本輪維埃拉被迫坐到了替補席上。少了這道“移動的牆”,貝蒂斯打起皇馬起來顯然從容很多。

德尼爾森(Denilson)、華金(Joaquin)以及卡皮(Capi)在中場的進攻或者並不比皇馬的豪華進攻中場華麗,但卻絕對實用得多。

更為諷刺的是,依靠這樣的實用中場,讓皇馬客場飲恨的居然是皇馬的棄將——托特(Tote)。

上個賽季從皇馬轉會到貝蒂斯的托特似乎有意成為第二個埃托奧,他在第38分鍾和第57分鍾分別接德尼爾森以及華金的傳球為貝蒂斯打開勝利之門,也讓來東家本賽季第一次嘗到了失利的滋味。

穩健的瓦倫西亞本場比賽主場則被馬德里競技下輪的對手塞維利亞逼平,而上輪剛敗給皇馬的拉科魯尼亞本輪更是持續低迷,客場又負于升班馬加泰隊。

唯一沒有失去水准的倒是巴塞羅那,3:0,一個絕對壓倒的比分,盡管是在主場,但西班牙人還是毫無反手之力,“干脆利落”地輸掉了同巴塞羅那的比賽。他們的主教練賽後沮喪的說:“巴薩理應贏得比賽,這不是什麼丟臉的事,實力的差距永遠都是這麼明了。坦白的說,我認為本賽季聯賽冠軍的最大競爭者不是皇馬,而是巴塞羅那。”

正如他所說的,僅僅是一輪比賽,原本似乎涇渭分明的積分榜開始發生巨大變化,巴塞羅那以及瓦倫西亞超越皇馬開始占據排行磅前兩位,而此前一直的領頭羊則一下子被擠到第三位,緊跟著的是馬德里競技以及貝蒂斯……

也難怪之後有媒體這樣評述本論西甲比賽,“穩定戰勝了激情!雖然穩定未必比激情更討人喜歡,但正如獲得勝利才是一場比賽的最終目的一樣,穩定還是毫無懸念的悄悄占據了優勢。如果皇馬還是沒改掉那依靠巨星的即興發揮來取得勝利的習慣,那麼,雖然聯賽才剛剛開始,我們已經完全可以預測:本賽季的冠軍爭奪者,只有巴塞羅那以及瓦倫西亞。”

本賽季西甲聯賽目前還維持不敗的球隊從四支降到了三支,其中的兩支已經被認為是冠軍的最有力競爭者,余下的一支,雖然有點出乎人意料,但誰都沒想到把他也列為冠軍的有力競爭者,事實上,這就是“豪門”與“勁旅”的差別。

小羅可以在此時想像著冠軍獎杯,但華凡此時卻只能幻想獎杯,或許根本就沒想到過獎杯……

*********

今天又是一個晴朗的天氣,有點冷,但暖洋洋的陽光照在人身上也因此感覺更加舒服。

馬德里競技今天沒有比賽,聯盟杯第三輪的比賽要在三天之後,但這也用不著擔心,因為在之前的首回合比賽中,他們已經掌握了三球的優勢。

而經曆過前天的比賽,所有隊員的心態也開始發生一些微妙的變化。之所以說是微妙的變化,是因為這些變化並不明顯,但你卻絕對可以感覺得出來的一種變化。用一句很簡單的話來說,就是前六輪的不敗讓所有隊員的心中開始產生一種傲氣,但這並不是真正的傲氣,說白一點,這其中還帶著某些驕傲的成分,因為驕傲總是不知不覺中產生的。

不過,經過第七輪,就象是當頭澆下的一盆冷水,開始把之前產生的驕傲沖得一干二淨。所有人都清楚一點,那就是桑坦德隊的實力在已隊之下,但他們卻能夠在上半場就幾乎打敗了已隊。一支讓實力在自己之下的球隊在短短四十五分鍾內連進三球甚至幾近失去比賽勇氣的

球隊有什麼資格產生傲氣呢?

慶幸的是,那個時候托雷斯站了出來,否則……米科恩現在一想到就覺得後怕:他終于明白了為什麼一支球隊在連勝之後一旦失敗就會產生多諾米骨牌效應般的連敗了。

這就象是一個人,一個人或者不可以驕傲,但絕對不能沒有傲氣。如果失去了傲氣,那麼他也就失去了生存的價值,更有甚者是失去生存的尊嚴。

“OK……OK……休息十分鍾。”米科恩的聲音傳了過來,之後自個率先走向場邊,只留下所有隊員面面相覷。

為什麼呢?

“……”科洛奇尼目送米科恩走向場邊,忽然轉過頭沖托雷斯說道,“見鬼!我的手表壞了。托雷斯,現在是什麼時候?”

“……訓練時間不准帶任何裝飾物,包括手表在內!”托雷斯被他問得一楞,但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象背文章那樣念了這麼一條規定。

“知道知道……”科洛奇尼嘟囔著,“不過,托雷斯,你不覺得今天的訓練時間好像少了點,相反休息的次數倒是多了。如果我沒搞錯的話,在平時,我們好像還需要訓練半小時才到休息時間。”

“呃……好像是這樣的。不過,這不正是你所追求的什麼‘勞逸結合’麼?”

“哈哈,這是華教我的,是我最喜歡的一句中國話了。不過,我怎麼總覺得怪怪的,不習慣啊,你說老米會不會有什麼陰謀?”

“恩……不排除這個可能。也許……接下來就要進行體能訓練也說不定……”

“不是吧……”科洛奇尼臉一下子綠了。一想到老米那簡直不是人的體能訓練,他就有點不寒而栗。

“怎麼?科洛奇尼,你干嗎哭喪著臉?失戀了?”華凡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了,一見科洛奇尼就叫道。

“去去去……失戀了有什麼打緊,頂多再找一個,現在可是性命攸關的事情啊……”

“嘿嘿,華,別理他,那小子在心理自虐。他以為老米要體能訓練呢……”托雷斯調侃著。

“……”

*********

事實上,米科恩是有意放松今天的訓練強度。

米科恩一向以臨場指揮冷靜著稱,前天的比賽從表面上看他似乎仍舊延續了他的這一習慣,但又有誰知道,其時心中最焦慮的人正是他。

在那個時候,他腦中想過一個又一個解決的辦法,但他始終未找到自己滿意的方法,換上華凡是個不錯的選擇,但作為教練,他知道他不能。

最終,他把希望寄托在托雷斯身上。很幸運,他賭對了。

不過,米科恩可並不希望自己總是需要做出這樣的賭博,讓他意外而高興的是,球員們在這場比賽之後心態的改變。要知道,這可是馬德里競技除了華凡位置無替補之外的最大隱憂。

打平桑坦德,雖然沒能實現賽前預定的三分目標,但也並非不可接受,接下來,馬德里競技將在聯賽中迎來一段“搶分期”。

所謂搶分期,就是指這期間的對手實力普遍不是很強,有相當大的勝算。從第八輪到第十五輪這八輪聯賽中,除了第九輪將在客場遭遇瓦倫西亞比較困難之外,其他的場次對手都相對比較弱。

不過雖然對手比較弱,但這並不表示這期間就可以放松。相反,這搶分期反倒是馬德里競技整個賽季規劃中最重要的一段。就如同一場考試,拿到自己可以穩拿到的分數永遠是第一位!必須把這些先緊緊撰在自己手中才有資格去贏得更多東西。所以,一旦這段期間出了差錯,非但不能完成既定分數,那因此而造成的球員士氣影響也將使已隊無法在之後圖謀別的事情。

如果說想要在強隊身上搶分需要更多的勇氣和毅力的話,那麼要想在弱隊或者實力相當的隊伍上拿分,無疑心態將取得決定性的因素。

米科恩現在就在刻意讓球員們放松心態,以最佳的狀態去搶分!

至于三天之後的聯盟杯第三輪,米科恩顯得很放心,正如很多人說的,三個球的優勢不是那麼容易就能逆轉的,雖然是在客場。

*********

三天之後,聯盟杯第三輪的第二會合,馬德里競技奔赴客場挑戰土耳其的費內巴切隊,而在首回合,馬德里競技主場依靠華凡的帽子戲法擊敗對手。

不過盡管如此,米科恩還是把自己的所有主力都帶上了,托雷斯、科洛奇尼……還有華凡。

華凡本來還有中國國家隊的比賽,在馬德里競技在土耳其的比賽之後兩天,中國隊將在客場挑戰約旦。

約旦隊被普遍認為是B組中最弱的球隊,與本組第二出線熱門中國隊相比,相信沒有人會懷疑中國隊有著相當的勝算。也因為這樣,中國隊主教練里維拉這次並沒有對華凡發出征召,不過,在得知里維拉不打算征召華凡之後,卻有相當諷刺的事情在這時候發生。

“不行!為什麼不召華凡回來?”

“對手是約旦,我們沒有必要讓華凡再回來,而且考慮到華凡目前在馬德里競技隊中的位置並不穩定……”

“那就可以置國家隊不管?國家利益與個人利益哪樣更重要?你的思想有問題!這個時候球員只能服從與國家!”

“可是……”

“中國隊已經兩連平了!小組居然排在第三,主動權已經不在我們這邊,以後的比賽不容有失,即使對手是約旦,可是如果輸掉怎麼辦?你負責得起嗎?”

“……”

“馬上給馬德里競技發出傳真,要求華凡回國參賽。”

這是羅世最後扔下一句話。

什麼叫諷刺呢?

*********

接到中國足協的傳真的時候,米科恩苦笑:這還真是有“中國特色”的傳真啊。

俱樂部珍惜球員,米科恩甚至冒著輸掉比賽的危險讓華凡休息,可是國家隊……居然讓華凡再度橫跨歐亞大陸去參加一場對約旦的比賽……

“你確定要回去麼?如果說上次你必須回去的話,那這次你完全沒有回去的必要。”米科恩對華凡說道。

“……”華凡沒有回答。

回不回去呢?約旦的比賽?嘿!

*********

華凡最終跟隨米科恩到了土耳其,而隨後,華凡將在土耳其跟馬德里競技分手,直接飛往約旦同國家隊會合。

這是米科恩跟華凡的約定。

米科恩本以為他萬事都想到了,他甚至還過問了去土耳其的飛機什麼時候能到達土耳其的事,但他偏偏算漏了一件事。

這件事讓原本已經解決的一切都變的那麼困難,也讓馬德里競技俱樂部與中國足協這兩者之間開始有了火花。');

上篇:第七十六章 金童爆發     下篇:第七十八章 叛逆無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