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晚宋 第二章 奴隸生涯  
   
第二章 奴隸生涯

金朝的臨洮府是一個擁有二十萬人口的大城,金朝西部邊境的重鎮,這里雖各族混居,但此時女真、漢已經難以分清,儼然和宋國無異。臨洮府城西有一個軍方的奴隸市場,專門販賣軍隊從各地擄來的奴隸,前兩天已經有過幾批大的奴隸販賣,還有一些剩下的老弱奴隸今天要拍賣出去,主持拍賣的是一名黑臉軍人,是軍中負責後勤的小官。拍賣現場一共搭有兩個木台子,用粗繩圍著,其中東面一個是販賣女奴的台子,下面圍著三、四十名買家或看客,台上站有五、六名宋朝年輕女子等待拍賣,西面台上則專門拍賣男子,年輕的早就賣掉,只剩下一名骨瘦如材的少年和三名年邁的老人奄奄待斃。

這名少年正是李思業,一個多月的奴隸生活讓他受盡了折磨,一同被抓來的四十多人已經死了大半,剩下的十幾人被送來臨洮拍賣,李思業被粗索捆著手腳蜷伏在一個角落里,兩眼無神地看著對面女子的拍賣。突然,李思業發現在拍賣的女子中有一張熟悉的面容,細看之下,竟是孫小姐,她身上衣服已被撕壞多處,露出大片晶瑩潔白的肌膚,只見她兩眼空洞地望著前方,是死亡的眼神。孫小姐!李思業心中一聲大喊,他立刻坐了起來,緊張地看著對面的拍賣。

“這名女子細皮嫩肉,軍中弟兄用了都叫好,現在賣二十貫,可有人要?”

李思業聞言如被雷擊,早已麻木的心突然一陣劇痛,如刀剜般的苦楚,強烈的憤恨讓他想仰天狂喊,但苦于口中被堵而無法出聲,旁邊看守之人發現了李思業的異樣,抬手一鞭狠狠抽去,幾乎將李思業痛暈過去。

“混帳!你找死嗎?”

怒罵聲引起了東面看台下的注意,一名約四十幾歲面色焦黃的瘸子詫異的看了幾眼李思業,這才慢慢轉過臉來,旁邊的一名漢子對他調侃道:

“劉二,你正好也沒有老婆,就把這個宋朝女子買回去暖被窩吧!”

“哼!你看那女子分明是有錢人家的小姐,我可供不起,我來是想買個能干活的人。”

正說著,一輛華麗的馬車駛了過來,下來一名白胖的中年男子。

“你看,翠花樓的人來了,他們才是真正的買家。”

看台下的人群不由讓出一條路來,那中年男子走上前來仔細打量了這幾個女子,一指那孫小姐問道:

“她賣多少錢?”

那軍人笑著說道:

“閻王愁的眼光果然毒,這名女子皮膚白嫩、非常標致,一口價二十貫。”

那姓閻的男子冷笑著說道:“若是未開苞的女子,五十貫我也出,可她已經被你們糟蹋成這樣,我最多只出十貫,你賣不賣?”

“閻王愁,你還價也太狠了,這名女子最少也能為你們賺二百貫,二十貫你也有十倍之利啊!”

“我最多出十貫,你不賣我就到別處去,反正宋朝奴隸到處都有的買!”說完他轉身要走。

“那就十五貫,我再送你一個。”

“好!成交!”

名叫閻王愁的中年男子去後面辦了交割手續後,把孫小姐和另外一名女子一把推上車便揚長而去,這時看台下的人也漸漸散去,那名面色焦黃的瘸子慢慢走到西邊看台,伸手掏掉李思業口中的破布,掰開他的牙齒看了看,便向看守問道:“多少錢?”

黑臉軍官走過來答道:“這幾個人都是挑剩下的,光耗糧食也沒什麼用,你要的話就二貫錢就可以帶走。”

瘸子點點頭,從懷中取出兩貫會子放到軍官的手上。

“我買了!”

......

“你雖然是我買回來的奴隸,但我也不是什麼大戶人家,你只要別忘記自己身份就行了,以後你就叫我師傅,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多少歲了?哪里人?”

“李思業,十四歲,利州西路岷縣人。”

“李思業,讀書人的名字,以後我就叫你李子,我是個打鐵的,大家都叫我劉二,打鐵可是個苦活,你先從打雜做起吧!記住了,我最恨人偷懶。”

劉二是個漢人,祖居臨洮府,他在城東開了一個鐵匠鋪,先後一共收過兩個徒弟,大徒弟前年從軍去了,現在還有個二徒弟,因實在人手忙不過來,他便來奴隸市場看看能不能買到個便宜貨,他見李思業雖然年少,但身架子頗大,只要再過兩年就能成為一個好幫手,便把他買了回來。

“到了,這里便是我的鋪子。”劉二指著一個兩層樓的木屋說道。

“你師兄性子烈,平時少惹他。”

“是!”

李思業隨劉二剛走到門口,里面突然跑出一名黑壯的年輕漢子,約二十幾歲,他看了看李思業便大聲嚷道:“師傅,這小子象個娘們似的,頂個屁用啊!”

“少放屁了!李子,這就是你雷師兄。”

“呸!一個南朝賤民也配叫我師兄。”說完不理李思業轉身便走了。

劉二指著大門旁邊的一片席子說道:“夜里你就睡在這里看屋,等一會我會拿床舊褥子給你,那邊還有碗剩飯你去吃了,從明天起你負責做飯、打雜和收拾屋子,過段時間我再教你打鐵。”

當夜李思業躺在這個陌生的屋子里,這是他兩個月來第一次躺實,兩個月的屈辱生活仿佛是一場惡夢,可身上的累累傷痕卻告訴他,一切都是真實發生過的。

少年時自己做過比爾.蓋茨的夢,想象著自己將來也能創立自己的王國,可畢業時找工作的艱辛和買房的血淚,讓他終于明白,自己在茫茫的人海中,何其渺小。命運之神卻突然把他拋到宋朝,他又能做什麼呢?能改變曆史嗎?可是他連一個弱女子的命運都不能改變。

李思業突然感到一絲諷刺,他歎了口氣。

“算了,忘記過去吧!就當自己是真的轉世到了宋朝。”

他細細地摸索著自己身上的傷痕,突然,當他觸到腿上的一處傷痕時,心中感到一陣哀傷,那是爹爹打的!李思業仿佛又看到爹爹臨死前的呼喊:“小業,快跑!快跑!”

雖然自己的父親早已過逝,可是他怎能不承認李煥十年來的養育之恩,為支撐家道而過早斑白的鬢發,還有他從不肯彎曲的脊梁。

“爹爹!”他低低地叫了一聲,淚水狂湧而出。

“爹爹!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

“舜發于畎畝之中,傅說舉于版築之中,膠鬲舉于魚鹽之中,管夷吾舉于士,孫叔敖舉于海,百里奚舉于市。故天將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人盚L,然後能改;困于心,衡于慮,而後作;征于色,發于聲,而後喻。入則無法家拂士,出則無敵國外患者,國琱`。然後知生于憂患,而死于安樂也。”

在不知不覺中滿臉淚水的他擁著一床破褥子沉沉的睡去,在夢中他仿佛又回到了新買的房子中,嘉嘉已經上班去了,廚房的桌上放有饅頭和粥,突然飯桌上的粥全部變成了血,大碗里盛著蔡大嬸的人頭。

李思業猛地從夢中驚醒,這一個月來他幾乎天天都做此夢,迷迷糊糊中他感覺臉色有點濕,下雨了嗎?不會!這是在屋里,李思業用手指沾了一點頭上的水放在唇邊,一股腥臭撲鼻而來,是尿!

李思業騰地坐了起來,黑暗中他隱約看見不遠處站有一人,仿佛一雙野獸般的眼睛正盯著自己,一種從未有過的恥辱感深深地刺痛了李思業,但他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站起身來將頭上的尿液拭去。

“砰!”地一聲,雷黑子一拳重重地砸在李思業的臉上,李思業一個趔趄,摔倒在地。

“小子,你以為不說話我就算了嗎?給你喝尿已經不錯了,要是大師兄在非操得你三天下不了地,可惜老子不好這個調調!怎麼!還想挨打?”他見李思業正艱難的爬起來,上去又一腳將李思業踹到一丈之外,頭正撞到一個鋤頭的邊上,頓時鮮血直流。

“好了!”劉二不知什麼時候過來,他喝住了正要撲上去的雷黑子,對李思業說道:“天也快亮了,你去燒火,等會兒把門開了。”

說完給了雷黑子後腦勺一巴掌道:“把他打死了你賠老子錢啊!”

今天上午鐵鋪的生意比較清淡,只有幾個人拿著幾張破損的犁或鋤來修理,雷黑子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店里只有劉二在慢慢的做著活計,李思業則在一旁收拾著打好的鐵具。

突然雷黑子從外面跑了進來,氣喘籲籲地說道:“師傅,能不能先支我兩吊錢,聽說翠花樓新來了兩個宋朝娘們,皮膚那個白嫩啊!”

“前天才給了你兩吊錢,你早晚會死在女人肚皮上!”劉二一邊罵一邊從懷里取出兩吊錢,雷黑子一把搶過便跑得無影無蹤,李思業一旁聽了心如刀絞,他當然知道雷黑子說的是誰,大顆大顆的眼淚從眼里滾落下來,劉二在一旁詫異地看著他,片刻後他似乎明白了什麼,歎了一口氣,轉身上樓去了。

雷黑子直到天快黑時才哼著小調從外面歸來,劉二一見便沉著臉問道:

“怎麼才回來?”

“師傅你給我錢少,只排到第五十八號,宋朝娘們真的不錯,哪象這里的老娘們個個粗臉黑皮的,師傅,你也去試試吧!”

李思業再也忍不住站起來怒喝道:“你也是漢人,怎麼能這樣殘忍地糟蹋自己的姐妹!”

雷黑子一怔,不怒反笑道:“老子早上那樣羞辱你都不說話,現在倒叫起來了,難道她是你的相好不成,對了,那女子聽說也是從岷縣來的。呵呵!要不要我把她的妙處說給你聽聽?”

“你這個王八蛋!”李思業隨手抄起一把刀便向雷黑子撲去,劉二一把抓住他,反手一掌將他打倒在地,冷冷地說道:“別忘了自己的身份!”

李思業抬起頭死死地盯著雷黑子,雷黑子正要再羞辱一番這個宋朝少年,不知怎的,雷黑子和他似乎與年齡不相稱的刻骨的目光一觸,竟然有些心虛起來。

“雷黑,蕭老爺的管家來催過幾次了,你快把那兩個車輪給送去。”

“娘的,老子明天還去,操死她!”雷黑子嘴里罵罵咧咧的扛著車輪去了。

一個時辰後,雷黑子方才回來,他進屋時卻有點異樣,瞥了李思業一眼,猛刨幾口飯便上樓睡覺去了。

正當李思業關鋪子門的時候,劉二慢慢走到他身後,過一會兒才低聲說道:

“我剛才聽雷黑子說,那個女子跳樓死了,唉!命啊!”

“哐啷!”手中的門閂掉到地上,李思業一頭撲進褥子里,失聲痛哭起來。

');

上篇:第一章 城破家碎     下篇:第三章 行商隨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