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晚宋 第十章 血戰密州(上)  
   
第十章 血戰密州(上)

密州,大戰將來,李思業動員起全體百姓前來守城。這天,冷千鐸正陪著李思業視察城內備戰的情況,宋湧泉領著十名親兵默默的跟在後面,因為挖護城河人力不足,李思業便把他的大部分親兵都打發去擔泥了,冷千鐸看了看忙碌的百姓感慨地說道:“思業,已經有數萬青壯自發來替我們守城了,聽說有個趙員外將自己家的兩大間祖屋拆掉,貢獻了數百塊巨大方整的青石。

象他這樣捐錢獻物的大戶還不少,有戶張姓的人家甚至還把自己家族祠堂給拆了,只因里面有二根千斤重的生鐵柱可以用來鑄箭,如此眾志成誠,只要再有十天時間,我們也不會再懼怕夏全的軍隊了。”

李思業一邊聽著,一邊思考著尚有遺漏地地方,他點點頭道:“千鐸,你要記個帳,以後這些都要補償給人家的,還有安丘、高密那幾個縣的百姓要快點搬過來,膠西的大戶比較多,更要多費點心,不要動強,以後我們糧草軍餉還得靠他們支持。”李思業又想起一事道:“還有糧食儲備,現在僅一個月,不夠!至少也要三個月,就算實行配給也必須給我堅持到三個月。”

冷千鐸默默地記下了李思業的命令,他一直擔心周翰海那邊的情況,便忍不住道:“思業,我很擔心李全那邊,此人狡詐異常,我恐怕他並沒有誠心。”

李思業歎了一口氣道:“我何嘗不知,他闖蕩幾十年,梟雄一般的人物,連蒙古人都恨他無信,何況于我們,所以我才這樣努力備戰以圖自保。”他見冷千鐸正要開口,便抬手止住了他的話頭。“我知道千鐸要問我為何不投夏全,但此計會影響到我們將來的發展,所以不能接受。”

但冷千鐸不理解他繼續解釋道:“也並不是真要投他,只是權益之計,等緩過神來再打他不遲,再說我們先前不也投過張惠麼?”李思業冷笑數聲道:“投張惠實在是迫不得已,這種事投惡之事只可一次,豈能一犯再犯,否則早晚會失去山東民心,要不是李全、楊妙真還有點名望,我也絕不會投他的。”他轉眼見冷千鐸並不是很明白,便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如果在鄧州這樣做倒無妨,可我們是准備在山東長呆下去,山東百姓無信的苦頭吃得太多,大家心中都有杆稱,所以我們必須在民眾中建立起信用,這樣將來有很多事才好辦,現在雖然難一點,但我相信一但熬過這一關後,我們就會很快發展起來,就看我們敢不敢賭這一把了。”

冷千鐸這才明白過來,他沉吟一會兒又問道:“可是思業明知李全無信,可為什麼還要將翰海送去為質?”

李思業微微笑道:“翰海與楊妙真有舊,否則我也不會答應,你們幾人中我一直認為你用兵最為詭道,現在卻為何猜不出我我真正投靠李全的用意?”

冷千鐸低頭深思片刻,猛然醒悟道:“我明白了,思業這是在驅李全虎吞夏全狼,我們來坐收獵人之利!”

李思業點點頭,他望著無盡無垠地膠東大地淡淡地道“我志之遠,豈是一個密州所能遮住。”。

密州,宋為密州高密郡安化節度,是山東軍事要鎮,金占領山東後由重修了此城,現在的密州城長十里、寬五里,城高十丈,皆用巨石砌成,城牆道寬約二丈,可容下五個人並肩而行,城垛十分厚實,只有身材高大的人才能探身看到下面,城牆上布滿了可用于弓箭手射擊的箭孔。城下的護城河是引濰水和荊水形成,九月前,山東終于下了幾場透雨,河水慢慢地蓄滿,也使得護城河也漲滿了起來,護城河原本寬三丈,現被挖寬為五丈,吊橋和城門也被重新換過,其中城門更是用鐵汁澆鑄,以防止被攻城槌撞破。

二天前,從密州城牆上便可看到高密、安丘那邊冒起的沖天火光,一些懷著僥幸而留下的百姓皆被時青軍趕盡殺絕。而從昨天起,距密州以西三里處便已紮起了無數的營帳,這是時青的三萬忠義軍終于到了,按照夏全的部署,本應在十天前就開始進攻,但彭義斌的遲遲不來卻打亂了他的戰略計劃,無奈之下,時青只得獨率本部攻打密州,振威軍也由此得到了寶貴的十天備戰時間。

就在振威軍開始備戰二十天後,大戰慢慢地來臨了,這是一個沉悶的黃昏,預示著一場風暴雨的即將來臨,一大片烏云掩過血色的殘陽,鋪滿了天空,天漸漸的黑了,進攻的鼓聲終于在此時敲響。

‘咚!咚!咚!’隨著巨大的皮鼓聲,遠遠地一條紅線開始緩慢地蠕動,一眼望不見邊際的火把鋪天蓋地地向城牆湧來。

突然,天邊一道令人眩目的亮光劃過云朵,閃電的獠牙刺到城外的平原上,在那一瞬間,城上的守軍看清楚了地面上擠滿了黑色的身影,戴著粗糙的頭盔,拿著黑色的盾牌,揮動著刀劍和弓弩;扛著云梯、推著樓車、背著泥袋,吼叫著朝城牆沖來。

‘嗚——!’數十道怪異而令人恐懼地呼嘯聲劃過天空,巨大的石塊翻滾著向下面地黑色人海砸去,每一塊大石的落下,都會濺起漫天的血肉和碎片。緊接著,一輪接著一輪,巨大的火球也被凌空拋起,火球滾過之處,便是一片沸騰的火海。

天邊又是一道閃電劃過,滂沱大雨開始毫不留情地嘩嘩落下,地上的黑色大海也開始了攻擊,同樣如滂沱大雨一般的箭雨鋪天蓋地朝城上射來,同時一聲聲炮聲響起,最犀利的攻城武器—火炮也開始了發威。

李思齊負責防守東門一段,突然一聲尖利的呼嘯聲迎面沖來,他大叫一聲:“快躲!”

一顆炮彈擊中他前面的城垛,十幾名士兵不及躲閃,拉著長長的慘叫聲墜下城去,一顆石子擦過他的耳廓,腥熱的液體順著他的脖子流了下來。

剛趕到旁邊的宋湧泉突然看見李思齊滿臉是血,驚道:“思齊!你受傷了!”李思齊突然想起一事,大喊道:“我不妨事,但思業在哪里?你讓他趕緊下城去,這里太危險。”宋湧泉答道:“將軍就在門樓里觀戰,他命我來問問思齊,敵人用的是鐵汁彈還是實心彈。”

突然又是一聲尖嘯聲撲來,李思齊一把按下宋湧泉,抖了抖身上的塵土道:“現在是實心彈,你還是趕緊把將軍拉下城去!”接著又厲聲喊道:“他不下去,就把他打暈拖下去!“

“知道了!”宋湧泉應一聲匆匆向門樓跑去。

“啊!”一支狼牙箭射中李思齊身邊的親兵,他慘叫一聲,滾落下城去。

李思齊突然怒吼起來:“第二營、第三營都上,一定要把敵人的弓箭給我壓下去。”他一把搶過士兵的弓,拉滿弓弦向城下射去。

鏖戰已經進行了二個時辰,城牆內外的慘叫聲此起彼伏,隆隆地炮聲夾雜著巨石的呼嘯聲,在密州上空交織著一張死亡的大網。李思業此刻正站在城牆正中的門樓里,仔細地數著敵陣上火炮射出時發出的點點光芒,眉頭隨著光點的亮起時緊時舒。火炮聲此起彼伏,每一聲爆炸後,城上必然會傳來一片慘呼聲。

“火炮!僅十門火炮就如此猖狂!”他緊咬牙關恨恨地說道。突然呼嘯聲由遠而來,一枚炮彈擊中門樓,一根大梁被擊成兩斷,伴隨碎木和塵土直向李思業頭上砸來,

“將軍!小心。”

他身邊的親兵見勢不妙,猛地撲在主帥身上,大梁正砸在他的背上。

......

雨一直嘩嘩地下著,在滂沱的暴雨著中,無數的敵人已經沖到了護城河邊,千萬只草袋和戰死的尸體一齊向河里填去。

城上的二十架投石機已經被火炮擊毀十六架,剩下的四架也已損壞不能再進行攻擊,所有的士兵都拿著弓箭向城下的敵軍射去,在雨幕中根本沒有目標可言。

“將軍!”李思齊突然從雨幕中跑了出來道:“敵人的炮火已經稀疏,我懷疑他們要停止攻擊了。”

李思業點點頭道:“好!等敵人停止攻擊後,指揮副使以上的都來開個會。”

又過來一會兒,炮聲完全停止了,時青的第一次攻城終于告以段落,扔下數千具尸體退回了大營。雨也漸漸小了下來,趁著停戰的空隙期,城內的百姓紛紛湧上城頭,老人和婦女送來熱騰騰的姜湯和毛巾,青壯們則在忙碌地整理著城牆。筋疲力盡地士兵們三三兩兩地找到一個避雨處,擠在一起便呼呼大睡起來。

');

上篇:第九章 爾虞我詐     下篇:第十二章 血戰密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