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晚宋 第十四章 奪取益都  
   
第十四章 奪取益都

金天興元年十月,密州的李思業趁李全和楊妙真被夏全拖住之機突然出兵,他命周翰海守密州,自己親率三萬軍出征,只用三天便占領了濰州全境,隨後兵分三路,命冷千鐸率五千軍往東取登州,又命宋大有率五千軍北取濱州,自己率本部兵壓益都府,益都府留守大將楊鐵手一方面派人火速向李全求救,另一方面率領五千留守軍在博興縣濟水南岸准備伏擊李思業。

這是一個初冬的夜晚,天空布滿暗紫色的云彩,但沒有下雨。地面潮濕,但是並不泥濘。軍隊無聲無息的進行著,只是偶然可以聽見馬匹的響鼻聲,不准高聲說話,不准停下歇息,盡量不讓馬嘶鳴。行軍的隱秘顯示了這支軍隊任務的特殊。這支軍隊一共有二千人,是李思業親兵營,首領就是‘獨臂將軍’宋湧泉和副將黃耀,他們接受了一個秘密任務,繞過博興縣偷襲益都城。天快亮時,一夜強行軍二百里的宋湧泉部終于趕到了益都城外,此時的益都城幾乎是一座空城,見敵軍突至,守軍沒有抵擋,很快,東門的吊橋緩緩落下,一支約五十人的隊伍舉手從城內出來,皆袒露著上身,遠遠地便跪在路旁高聲喊道:“益都王義深願獻城以降,請上軍入城。”

黃耀大喜,躍馬就要馳入益都城。

“等等!”宋湧泉突然發現了城門處有刀劍的反光射來,立刻料到這其中必然有詐,此念一定,他當即決定將計就計,便對黃耀低語道:“敵人集中在東門,西門必然空虛,我率人繞道西門,你可在此拖住時辰!”黃耀連連點頭答應。

說完宋湧泉便率一半人馬掉頭離去,那黃耀也是三十宋兵之一,臨安人,從小就好偷雞摸狗,長大後漸成鄉中一無賴,平生最大的志向就是想進皇宮去看看皇帝老兒的生活,他伯父怕他惹禍,便送其入伍,機緣巧合也成了押解李思業的差兵,李思業念舊,他也搖身一晃成了親兵果毅都尉,但他的無賴積習難改,毫無半點將軍風范,所以人送外號‘無賴將軍’。

這次是這個‘無賴將軍’第一次獨立處理大事,宋湧泉也只告訴他可見機行事便自行而去,無奈之下他思量了半天才終于想到一策,他先上前將王義深扶起,學著戲文中的情節好言安慰他幾句後便開始整軍准備入城。東門內果然藏有一千留守的軍隊,由大將鄭衍德和王義深率領,二人見敵軍突至,商議之下決定由王義深詐降麻痹敵人,鄭衍德則藏在城門處等敵軍入城時施以突襲以敗敵軍,那王義深見對方分兵離去,以為中計,暗暗心喜不已,但他等了半天也不見黃耀有半點入城的意思。他急道:“既然城門已開,將軍為何還不入城,難道懷疑我等誠心不足?”

“非也,我家大將軍臨行前有言,他德行不足,若得益都大城,應先祭禱上天,方可入城。”

說完竟命人搭起台來,按他鄉中的風俗又找來一肥胖士卒,在其身上遍塗油脂,命其在台上跳起舞來。王義深是第一次見此仗勢,不禁又急又氣,但又不敢催得太急,怕對方生疑,只好耐下性子等待。過了約半個時辰,突然東門處喊殺聲大起,宋湧泉已從西門翻進城,殺了過來。

黃耀哈哈大笑,上前一刀劈死了王義深,手一揮:“弟兄們,跟我殺!”就這樣,山東兩路最大的城市—益都城終于落進了李思業的手中。

楊鐵手率軍在博興縣已等了二天一夜,他並不知道自己的行蹤早就被振威軍的斥候探得報告了李思業,更不知道他身後的益都城已失。進入益都府地界後,振威軍紮營休息了一夜,但振威軍的首腦們卻沒有休息,全部聚集在主帥的大營中商量下一步的行動。

“各位!取益都的重點便是一個字‘快’,不能和敵人拖,一定要盡快將戰果鞏固下來,以防止李全的反撲。為考慮得更加周全一些,我請各位來商量一下取益都的戰術安排,各位可先說說自己的想法,柴將軍,就從你開始。”

“是!”柴煥站起來向李思業行了個軍禮,對著眾人說道:

“我認為取益都府不僅是一個‘快’字,而且還需要一個‘輕’字,何謂‘輕’?那李全夫婦在益都的口碑不錯,很得人心,若我們大起戰火,必然會波及到百姓,一旦民心不附,李全反撲之時必然會倒戈相助,那時就是我們兵力再強,也難長久在益都府立足,再者,我們也會在益都長久經營,無論給養、兵源、財力都要依靠百姓,所以我強調一個‘輕’字。”

“柴將軍說得非常有理,這個‘輕’字我就收下了,各位還有補充嗎?”

“我也來說兩句!”李思齊站起來說道:“既然定下了進攻的主旨是‘快’和‘輕’字,那麼實現這個目標,我就再加一個字‘奇’!以奇取勝,‘兵者,詭道也!’只有出奇兵方可取得滿意的效果,大將軍已經派宋湧泉去偷襲益都城,這便是個奇字,但要滅博興的楊鐵手,也要一個奇字,但我現在說的奇並不是要分兵攻打,恰恰相反,要以正道以對,正就是奇,再讓敵軍知道益都已失,這樣正奇結合,一戰便可擊潰楊鐵手。”李思業大笑道:“正合我意!”

楊鐵手苦候的敵軍主力終于在第三日早晨抵達了博興縣,但並沒有象他想的那樣渡濟水,而是直接向他藏身之處開來,楊鐵手知道自己行蹤已經暴露,倉促之下只得整軍迎戰,兩軍終于在濟水南岸遭遇。

王恩柱見楊鐵手軍背濟水列陣,心中有些擔憂,便向李思齊問道:“敵軍明顯有背水一戰之意,若攻得太急,恐怕對我軍不利。”李思齊微微一笑道:“背水一戰並不是任何軍隊都可適用,訓練、士氣、軍紀、戰力還有兵力對比,少了任何一樣都起不了作用,那楊鐵手以土匪的烏合之眾來下此險棋,豈不就是‘東施效顰’嗎?”果然,戰斗還未打響,楊鐵手的手下見對方兵力四倍于己,早就人心惶惶,有許多水性好的,早已悄悄脫去衣甲,准備泅水逃生。突然有一個士兵驚叫起來:“快看,益都起火了!”

楊鐵手看見煙火也大吃一驚,益都城已經陷了,這仗還有什麼可打,但振威軍並不放過他們,很快震人心魄的進攻鼓聲開始敲響,振威軍中軍處白旗首先亮起。

“殺!”晁氏七雄同時一聲怒吼,率先沖出陣營,帶領著一千鐵騎兵直向敵軍最密集處沖去,那氣勢驚天動地,直嚇得敵人心寒腿軟。一千鐵騎兵如狂風暴雨一般殺進了敵陣,瞬間便將敵陣撕扯成兩半。楊鐵手大怒,一抖鐵槍,連挑十幾名騎兵,他在敵人騎兵陣中橫沖直撞,無人可擋,晁雄見那敵軍首領槍法精妙,便抽出箭來,偷空一箭向楊鐵手的戰馬射去,正中戰馬的前腿,戰馬長嘶一聲跪倒在地將楊鐵手摔了出去,眾軍一擁而上,將楊鐵手牢牢按在地上捆綁了起來。

李思業顯然高估了李全的軍隊,他不知道李全軍中最精銳的五千槍兵已經被楊妙真帶走,剩下的都是些老弱殘兵,所以當兩翼殺出時,所起的作用只是防止潰兵的逃跑,這一戰,振威軍全殲了五千李全軍,僅一百多人跳水逃走。

');

上篇:第十四章 奸雄本色     下篇:第十五章 山東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