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晚宋 第十五章 大宋廟堂(二)  
   
第十五章 大宋廟堂(二)

宋紹定五年一月,一場豪雨淹沒了湖州的大片農田,十日後水退,露出了一具數年前的尸駭,尸駭身上掛有一塊玉牌,上面刻有名字:趙竑。

有人舉報現在的濟王趙竑為假冒,此事立即在朝廷引發一場掀然大波,如果那具尸駭真是前太子趙竑,那是誰殺了他?現在的假趙竑又是誰安排的?

十天後,假趙竑在被史蒿之押解進京的途中自殺,趙昀命刑部侍郎宋慈火速赴湖州調查此案。

三月,隨著案情一點點抽絲剝繭,最後所有的證據都開始指向臥病在家的相國史彌遠。

四月,清流派魏了翁、真德秀、尤育、尤侖開始複職。

五月初,宋慈秘密進京,皇帝大婚後的第三天,趙昀突然以謀殺前太子大罪,下旨革去了戶部尚書史遜的一切官職,下大理寺問罪;放吏部尚書袁韶、監察禦史梁成大歸田。

同一天,接受宰相史彌遠辭去太師一職,保留尚書左仆射兼門下侍郎之職任其為左相;升兵部尚書、樞密院使丁大全為尚書右仆射兼中書侍郎任右相;升刑部尚書董槐為中書門下平章事;升禮部尚書喬行簡為樞密院使,孟珙、趙范二人為樞密院副使兼次相,以上六人皆稱相,領知政事。這一連串高層變更仿佛就是一根導火線,點爆了宋國積蓄已久的官場地震,使得原來模糊的政治派系突然明晰起來

丁大全升了官,但他並不高興。

剛剛從宮里回家的丁大全陰沉著臉一頭鑽進了書房,片刻後,書房里便傳來了他低低地怒罵聲,聲音含糊而不清,象一頭野獸的低鳴,所有的人都躲得遠遠的,惟恐成為主人發泄怒火的對象。

門悄悄開了,第九房小妾杭嫣然端一碗冰糖百合粥走了進來,黑裙雪膚、步步生蓮,她似乎並不懼怕丁大全的怒火,把碗輕輕放在主人的面前。

“老爺,喝點粥敗敗火吧!”

聲音低微,嬌媚甜糯。

丁大全赤熱的眼光突然落到了杭嫣然的手上,這是一只白嫩而又細膩的手,指節上還有個小小的渦兒。

包圍著丁大全全身的那股狂暴、破壞的火焰突然升到了白熱化。他那一對像要滴出血的眼睛霍地抬起來,盯住了杭嫣然的臉。眼前的杭嫣然已經不複是女人,而是一只花瓶!可以摔的花瓶!可以最快意地把它摔得粉碎的一只花瓶!丁大全低嚎一聲,一把將她推翻在地......。

杭嫣然身子在輕輕地扭動,她的眼光卻閃爍不定,一片玉蔥似的紅指甲在摳挖丁大全的脊背。

她嬌喘著,`低聲問道:

“老爺今天怎麼了?”

“我升了右相!”

“那.....?”

“我不想失去樞密院!”丁大全突然大吼起來,把所有的不滿都統統發泄到了她的身體深處,也唯有此時,丁大全才會吐露自己內心真正的心思。

良久,丁大全從杭嫣然身上爬了起來,怒火已經泄去,他頹然的坐在一邊,怔怔地望著燈苗想著心事,杭嫣然細心地取出羅帕拭去老爺頭上的汗,有意無意卻又似漫不經心地說道:

“老爺,既然在朝里做得不開心,以後就把公務帶回家做好了,妾身替你研墨。”

丁大全搖搖頭:“朝廷有定制,擅自帶回家要被禦史參的。”

“那老爺把禦史也變成自己人不就行了。”

丁大全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杭嫣然自知失言,便抿嘴一笑起身說道:“老爺還沒吃晚飯吧!要不要妾身把它端到書房里來?”

“不用了,我不餓,你先去吧!”

丁大全冷冷地說道,此時他已不需要任何人。

李思業的擔心並非多余,就在他們搬離高升客棧的第二天,大批官兵突然包圍了客棧,搜索無果,便以通敵罪抓走了客棧掌櫃和所有小二。

一個時辰後,丁壽翁匆匆從外面趕回,徑直向父親的書房走去。

“什麼!人已經走了,一群飯桶!”

丁大全突然又重新暴怒起來,他氣極敗壞地將一只硯台狠狠的向地上砸去,青綠的臉上更添了幾分紫紅,又尖又長的鼻子無恥地向前面突出,像一把舵。

他並不是真為此事生氣,一個小小的商人還不值得他如此發火,他又想起皇上免去了他樞密院使一職,否則他便可以調動全城的軍隊搜尋李思業。

雖然是獲得更大的權力,但他丁大全也決不願放棄手中的一絲一毫。

“父親!那李思業並無證據在手,而且經辦的劉管家也死了好幾年。再說誰又有相信堂堂的大宋右相會賣軍械給女真人,依孩兒看,父親多慮了。”

“雖說如此,但那李思業始終如骨在哽,不殺不快。”

“父親!此事就交給孩兒去辦,父親應把精力放在大事中來。”

提到大事,丁大全坐直了,他的心突然被一種隱隱的、難以忍受的仇恨籠罩起來,這仇恨壓迫著他的胸口,使他呼吸困難。他的鼻孔凶猛地翕動著、嘴唇歪撇著,露出兩排堅硬的大黃牙。伴隨著對權力失去的仇恨,他的心里再一次生出了那種模糊不清、飄浮不定的欲念,這種欲念已經在他心中存在了好幾年,那是一種對最高權力的欲望,以至于每天他都是最後一個離開朝堂,只為再多看一眼那張高高在上、天下獨一無二的椅子。

“父親!”

丁壽翁低聲叫著,他知道父親此時在想什麼,自從在父親的《資治通鑒》里發現了一張黃色的書簽後,他才驚覺父親竟不知從何時起對黃色有了一種特殊的情結,但卻極力的掩飾,他佩的玉是黃色的,用的筆毫是黃色的,甚至穿的小衣也是黃的。

丁壽翁自然明白這種欲望。

“父親!”

丁大全突然醒過來,他警惕地看了一眼兒子,惟恐他看破自己所想。

這時他突然想到一件大事,自己從宮里回來後竟然把它給忘了。

“你去吧!為父想休息一下。

待兒子走遠後,他慢慢地關緊了門,立刻象個彈簧般地蹦了起來,他三步便跨到書櫥前,從身上摸出一把金黃色的鑰匙,從一個銅制的暗格里取出一本書來,翻開,書里面已經被挖空,里面放著一本黃色的小冊子。再翻開,上面是密密麻麻的人名和官職。

丁大全翻到第五爺,小心翼翼地添上一筆:

‘刑部尚書李知孝’

又翻到第十爺,再添上一筆:

‘平江府通判鄭則用’

然後輕輕將墨吹干,再小心地把冊子放回書里,這是突然燭光飄忽了幾下,似乎有一陣風吹過。

“誰!”

丁大全低聲喝道,他隨手合上書殼,猛沖到窗前一把拉開了窗,剛才他聽見這里似乎響了一下。

窗外什麼也沒有,一輪清冷的彎月靜靜地掛在樹梢之上。

“難道是自己聽錯的?”

丁大全狐疑地關上窗後,杭嫣然突然閃現在牆角,她滿臉冷笑,在淒清的月光下,嬌媚的臉變成了透明般的玉色,更顯出幾分詭異,她手中拿著的,正是和丁大全那把一摸一樣的、金黃色的鑰匙。

');

上篇:第十四章 大宋廟堂(一)     下篇:第十六章 大宋廟堂(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