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晚宋 第二章 徐州會戰(二)  
   
第二章 徐州會戰(二)

淮水至桐柏山奔來,蜿蜒千里,雄渾壯闊,它象一張弓似的彎成了弧形,在襄陽北一帶向南方彎轉,到了泗州,又威風凜凜地伸直了。閃著淡綠色光亮的河水,從兩岸淺褐色的土地、連綿不斷的村鎮向洪澤湖奔去,一直流進蔚藍色的大海。

黃耀現在所在的位置是泗州靈壁縣的白土鎮附近,背後是一座延綿三里的小山,曰丁公山,山上裸露出大塊大塊的灰色岩石,形態各異,在岩石縫隙中,偶爾可以看見一兩株小樹,在北方吹來的江風中瑟瑟發抖。

在丁公山的北面約五里便是淮水,這一段淮水河道狹窄,水勢平緩,水軍的浮橋船片刻功夫便可以搭好過河的浮橋,正是渡淮水的理想位置,淮水的對岸便是金國,同樣淺褐色的土地和這邊並無區別,對岸沿江密密地生有一大排楊柳,象一座綠色的屏風把人們的視線牢牢擋住。

命運仿佛跟黃耀開了個玩笑,脫離了三年後他又回到了宋軍,他和手下在黑松林被抓了壯丁。現在他是湖州昭慶軍第二軍騎兵營第五都的軍使(步兵稱都頭),手下有一百余人,三十匹瘦弱的老馬。

騎兵營的任務便是巡視江邊的情況,並將渡口上的碼頭拆除,部署在泗州一帶的宋軍要五天後才能到齊,但斥候報告,三天前在淮水對岸便已經發現了小隊金兵的蹤跡。

已經可以明顯感受到從江面吹來的新鮮的風,風中有一股淮水特有的淡淡的魚腥味。

突然,前方傳來幾聲劇烈的爆炸聲,沉悶得仿佛要將整個天空脹爆,一股巨大白色水柱騰起有十余丈高。慘叫聲、哭喊聲、戰馬的悲鳴聲立刻將黃耀的心揪緊。糟糕!遇到金兵了!

“快看!金兵的船”

七、八艘飛虎船突然出現在江面上,楫片拍打著淡綠色的水面,濺起白色的泡沫,從上游順流而下,正迅速向渡口處飛駛而來,剛才的震天雷便是為首的一條大船拋出。

黃耀立刻意識到,這一定也是金兵搶占渡口的先頭部隊。

“發什麼呆,快給老子沖上去。”

宋襄的戰馬飛奔而過,聲音已經到了十余丈外,大隊軍馬也從後面呼嘯而過,鐵蹄聲幾乎要震破他的耳朵。

飛虎船已經靠近的碼頭,甚至已經可以聽見金兵們的喊聲,看清他們。

宋兵的火箭和火逑紛紛向艦船拋射過去,瞬間在江面上織起一張稀疏的火網,不斷被炸起一道道白色的水柱,為首的艦船已經被點燃,失去了控制,帶著烈火向碼頭撞來。

“轟!”地一聲巨響,船上的幾只震天雷被引燃,將船首炸成碎片,船迅速的沉入江底,在江面上蕩起一個旋渦,瞬間無影無蹤,幾十個落水的金兵叫喊著拼命向岸邊游來,但他們已經沒有了生還的希望,一陣箭雨掃過,江面上再也沒有一個活著的人。

“我的火箭沒有了。”

“我也是,我的火逑也沒有了!”

宋兵們驚懼叫了起來,沒有最厲害的武器,他們如何抵擋金兵的火器。

“該死的二等廂軍!”

都統宋襄低低地咒罵著。

“往後退一些,讓他們登陸。”

這只是一猛安的金兵,最多五百人,而自己騎兵營有七百余人,應該能對付。

但金兵並沒有急著的登陸,靠攏碼頭後,接二連三的震天雷拋來,在宋軍中炸開,支離破碎的尸體在空中拋起,開始有戰馬受驚,嘶喊著橫沖直撞,將騎兵隊的陣營攪得一團糟,更可怕的是每次爆炸後,總有一股青煙飄起,整個岸邊的空氣里充滿了刺鼻焦臭味。

宋軍被迫繼續往後退,直到射程之外。

突然,對岸也出現了大隊金兵,有近萬人之多,密密麻麻地仿佛象一大群螞蟻列隊在岸邊,刀、矛、弓弩此起彼伏,一望無邊。他們都很安靜,安靜得讓人窒息,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快!快回去報告,請求支援!”

這哪里是小股金兵。宋襄臉色變得慘白,他突然意識到自己決策失誤了,應該先炸毀碼頭,現在唯一的辦法只有趕在對方大隊未過江之前,消滅掉這股已經登陸的金兵。

黃耀的肩膀也被一片碎鐵片劃破,血浸濕了衣甲,他一邊包紮,一邊咒罵著,自己竟在不知不覺中也卷進了這場戰爭。

金兵顯然是有備而來,攜帶大量的火器,尤其是震天雷,里面不僅僅是火藥和鐵片,還有巴豆,狼毒,石灰,瀝青,砒霜等物,爆炸時產生毒煙,中者口鼻流血,十分陰毒,十幾年前的采石之戰,金兵吃盡了這種‘化學武器’的苦頭,後來自己也大量制造,反過來對付宋軍。

飛虎船上金兵已經登上碼頭,灰黑色的鐵甲在眼光照射下閃著冰冷的光芒,盔甲中一雙雙仿佛象野獸一般的眼睛,閃爍著吃人的欲望,嘶吼著、舞動著長矛,向宋軍猛撲過來。

“第二都第三都分列左右翼,其他為中軍,殺!”

宋襄一揮戰刀,副都統陳少龍縱馬沖出,戰刀在空中劃過一道銀色的弧線。

“殺啊!”

狂暴的戰馬噴著粗氣,冰冷地帶著死亡氣息的長槊,向一道道閃電,混著塵土,混著戰士的咆哮,卷進了金兵陣營,瞬間便將首排黑色的鐵甲撕扯得粉碎。

黃耀漸漸也被殺氣淹沒,漫天的血霧阻塞了他的思維,他已經記不清自己的立場,也忘記了自己的任務,長長的刀痕變得殷紅起來,在瘦小干枯的臉上顯得異常猙獰。

陳少龍已經變得瘋狂,就如同在小村莊時情形,他是個嗜血的人,他要殺人,他要發泄心中對血渴望。在他眼中,面前的金兵就是一群黑羊,任他粗暴地捏得粉碎。

一名金兵百夫長象一頭找到了獵物的野狼,血紅的眼睛緊緊地盯著陳少龍,閃爍著凶殘的光芒,他在等待最好的時機。他等到了,陳少龍的戰刀嵌進一名金兵的頭顱,露出左邊的空擋。

一支鐵矛無聲無息地刺出,沒有怒吼,沒有風聲,仿佛時間在這一刻停止,所有的人、所有的馬都僵立在這一時刻,惟獨這支鐵矛沒有停止,矛尖閃過最後一絲對生的留念,戳進了它的歸宿。

陳少龍的眼睛突然一片模糊,他感覺到自己在上升,戰馬已經離開了他的身體,正回過頭來悲鳴自己的主人,他突然想起了那只描有鴛鴦的繡鞋,不就是這樣被死神懸在空中嗎?

“他奶奶的!”

陳少龍吐出了最後一口氣。

對岸金兵所等待的東西終于出現了,江面上出現了幾個黑點,黑點越來越大,是浮橋船!一塊塊寬大的木板隨著鉸鏈轉動漸漸地連在一起,搭成了一座簡易的浮橋,一排排金兵列隊鑽進巨大的,如城堡一般的浮橋船,沉重而有節奏軍靴聲開始在船中響起,金兵已經渡江。

鏖戰依然在這邊岸上繼續,空氣中風似乎已經停止了,死亡氣息已經濃縮到了極點,只要一顆火星就會把它引爆,金兵只剩下不到一百名,他們的體力已經透支殆盡,連長矛也拿不動,他們緊緊靠在一起,將各自僅剩的一點點力量凝聚起來,死死地扼住通往碼頭的狹窄的通道,用一堆尚有生命血肉築起一道人牆,他們的任務就是死亡,用死亡來阻擋宋兵的鐵騎,保證浮橋船的順利搭建。

......

“撤!”

騎兵營宋襄終于無奈地下達了最後的命令。

大隊金兵出現在碼頭,戰爭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即使全部戰死,也不能改變金兵對淮河渡口的占領。

丁公山渡口遭遇戰,由此拉開了徐州會戰的序幕。

');

上篇:第一章 徐州會戰(一)     下篇:第三章 徐州會戰(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