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晚宋 第二十二章 渤海戰略 五  
   
第二十二章 渤海戰略 五

錦州已經沒有蒙古人把守,蒙古軍都調到遼陽打仗去了,一些游兵散勇趁機洗劫了整個城市,在振威軍未來之前早已逃之夭夭。

按照主公的部署,李思齊並沒有在錦州停留,而是連夜起撥,李思業要求他在蒙古軍全軍覆沒的戰況傳開之前,必須拿下山海關。

朦朦朧朧的龐大隊伍開撥了。在萬籟俱寂中,冷得空氣都仿佛凍結起來,只聽見噠噠的馬蹄聲,步兵步履的沙沙聲,此後則是運糧馬車沉鈍的轱轆聲,時時還傳來刀槍的碰擊聲,或者短促的軍令聲,再有就是馬車上數千只羊低沉的咩叫聲。就在這一切聲響里,在斷續的耳語里,在冷冷的鐵甲寒光里,在刀光劍影里,急促的夜行軍,預示著某種可畏的事,一萬軍馬撲向山海關,儼如那長龍巨蟒,通過這黯夜幽明,奔向烈焰沖天的戰火。

寒冷的一月初春之夜,雖然漫長,但也是短促的。終于,某個村莊的晨雞開始報曉,一路的晨雞跟著應和。從錦州到山海關,中間有三百多里,但急速的行軍隊伍已經走了一天一夜,便走完大半的路程,從東方天際,在灰黑色的云間,已經顯映出瞬息萬變的晨曙,它灰白灰白的,仿佛是畏懼人間令人的劫難,遲遲不肯露出真面目,但終于逐漸充滿光亮,黎明戰勝了黝暗,從那樹木、從那叢林。從那山崗,從那道路,從那行進在道路上的軍旅,所有的黝暗都給一掃而空。于是,人、馬、密集的步兵隊列,現在都變得明晰可見了。寒冷的晨風颼颼地在戰士們頭頂上的旌旗里拂過。

扮做蒙古兵的晁雄部鐵騎兵開在最前面,後面是宋襄的虎賁營騎兵、再後就是一千高大魁梧的突火槍營和弩兵營,而李思齊率領的重甲步兵營則殿後。宋襄飛馬趕上來和晁雄並馬行進,坐在鞍上,他略顯得局促不安,或許是主公的戰略意圖讓他摸不著頭腦,甚至使他感到一絲膽寒。

“我問你個事兒。”他悄悄地對晁雄道,聲音十分小,就象怕誰偷聽去似的。

“你想問什麼?”晁雄卻大聲的答道,在他看來是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眼前的這個騎兵將軍什麼都好,就是時不時露出宋人的一點小心眼,讓他不爽。

“咱們主公為什麼要去打山海關?是不是有點”他很想忍住後面半句,但已經說出嘴的話仿佛已被寒風凍住,收不回來,只得全部說出來“有點太貪功了!”

晁雄白了他一眼,這話他不愛聽,還有軍人不愛打仗的嗎?他更不愛聽有人說主公的壞話,他幾乎就要翻臉,但想到馬上就要開仗了,不能把力氣都用在自己人身上,便忍了下來,沒好氣地道:

“還說你是個老兵,懂得打仗,咱們做將的,只能是服從,主公要我們打那里,有他的考慮,自然不是讓咱們去送死!”

“這我懂!我當然懂。我只不過想弄個明白。”

有一陣沒聲息,可過了會兒,宋襄又用比剛才更小的聲音問道:“會不會取下山海關後,再打中都啊!”

晁雄終于來氣了,他毫不留臉面地道:“你這人怎麼象個女人似,問完這個,又問那個,全都是沒用的屁話,我又不是主公肚子里的蟲,我怎麼知道他在想什麼?”聲音卻比剛才的更大,幾乎半里外都能聽得見。宋襄臉一紅,呐呐地走開,嘴里不知嘟囔了一句什麼,晁雄佯作沒聽見,脖子一仰,再不去理會這個羅嗦的宋人。他不蠢,從遼陽出發的那晚,主公和李思齊的話,他聽到一些,好象是什麼金國戰略,用中都來和金國皇帝交換什麼,既然是事關戰略的大事,他當然不會亂說。

天已經大亮,兩旁樹林的寒霜,經過初升旭日的照耀,顯得灰白一片。旭日金光照過矛刺,于是在戰士們的頭頂上面,耀起千朵霞彩。隊伍慢慢地停了下來,前面十里,便是山海關了,下面就該由晁雄來唱戲了。

猛虎在作撲擊之前,通常總是先退後,留一個撲跳回圜的余地,然後瞄准獵物的脖子一口咬下。李思齊取山海關的策略,正是這樣要做,他並不想硬碰硬地打,而是要晁雄賺開山海關,再閃電般撲上咬斷它的脖子。

山海關的蒙古守軍約一千人,高高的城垛上,守城的千夫長的眼睛一直在向南眺望,他心里壓著千斤的巨石,在他的關隘里此時正停留著西夏故國的公主,據說這是西夏國唯一活著的王室,是大汗送給金國皇帝停戰的禮物,他見過她,那是一個皮膚白得象奶汁一樣的女人,渾身散發著處女的幽香,他閉著眼睛都能想到她那突挺的乳胸。

“長生天!快把這個要人命的妖精送走吧!”他默默地禱告著,他已經得到消息,中都的統帥營已經派出一千人向山海關趕來接走這個女人。

“將軍!北方來了一隊人馬。”士兵的大叫聲驚醒了虔誠的軍官,聲音因激動而變得微微顫抖。

千夫長扶著城垛,探身向遠方望去,他立刻明白了士兵們為何激動,只見數千頭羊正漫山遍野往這邊趕來,後面跟著長長的糧車及一千多押糧的蒙古士兵,里面還夾雜著黃頭發的色目人。

一支響箭射上城頭,是去中都送糧的隊伍,上面還有遼陽府的印章和主帥張柔的手令,一切手續都應該沒有問題,但千夫長卻覺得十分不安,他們不應該在現在出現,至少也要等那女人送走後再來,可現在一來他就有了風險,有了更大的壓力,說不清楚的,莫名的壓力,他一個月也聽說遼東半島出現異常情況,據說是女真人武裝暴動,可不管怎麼說,遼東已經不太平。

“將軍!開城門嗎?”眾軍都急不可耐的向長官叫喊,他們熱切的目光都盯向了肥美的羊群,在寒冷的季節里他們急需油脂的補充。千夫長猶豫了一下,他扭頭喊道:“快去看看南面,從中都來的部隊到了沒有!”該死的,出來兩天了,就算爬也應該爬到了。

“將軍!好象真是有騎兵來了!”一名士兵在城樓上打著手簾,遠遠的在五里之外發現南面有一隊的騎兵開來,滾滾的塵土形成一條細細的黃色絲帶。千夫長的心驀地一松,總算來了。

“將軍!開城門吧!”士兵們再一次鼓噪起來,再不趁中都兵來之前撈一些羊肉,可能他們就會連骨頭都啃不到了。此時牲畜已經趕到了城下,一百多個色目人仰著脖子朝上叫罵著,個個看上去賊頭賊腦,那有半點蒙古軍人的氣質。千夫長突然一陣厭煩,這些色目人遲早會壞了他們蒙古軍的軍威,或許是對方的人數讓他失去了戒心,他揮了揮手,早有士兵迫不急待地搖起吊橋的鐵鏈,一邊想著噴香的羊腿,似乎口水都要流出來。

千夫長趴在城垛上,俯視著大群的肉羊被趕進關來,隨後色目人和蒙古騎兵也開始列隊進城了。他突然感覺到這支騎兵似乎有點不同,行進的陣行和隊列都不是蒙古騎兵貫用的五騎一排,而是三騎一排,他們好象還少了點什麼。對了!是氣勢,他們的氣勢雖然也威猛雄壯,但卻沒有蒙古兵那種在腥氈中養成的氣勢,他另外還發現他們盔甲上都有大片斑斑血跡,象是剛從血尸上剝下來的一樣,嗆人的血腥味連他都能遠遠的嗅到。這是怎麼會事?千夫長詫異地抬眼望去,突然,一個異常魁偉的大個子抬頭向他逼視而來,猛獸一般的眼中出現了一道讓他驚懼的目光:凶狠、殘酷、凌厲,仿佛就是這頭猛獸在最後審視已經倒手的獵物。

“快關城門!”他猛地嘶聲竭力叫喊起來。

');

上篇:第二十一章 渤海戰略 四     下篇:第二十三章 渤海戰略 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