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晚宋 第二十四章 渤海戰略 七  
   
第二十四章 渤海戰略 七

晁雄冷冷地踢翻這具丑惡的尸體,手中的刀鋒歎了一口氣,飲完最後一口血,極不情願地從甘美的血肉里拔了出來,回到它該去的地方。晁雄打量著這間華麗的屋子,里面的擺設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就是密州城最有錢的財主家和它相比,也如麻雀見鳳凰,漸漸地他的目光轉到了人的身上,屋角里的幾個女人早已嚇暈過去,他的目光又移到床上,突然他的胸口就象被重錘猛擊,幾乎喘不過氣來。天啦!在床上坐著的可是仙女嗎?不!仙女也沒有她美,眼前這個女人卻從頭到腳每一個地方都讓他的眼睛充血,原始的欲望突然在他身上熊熊燃起,可是他的心中卻又猛地一涼,他看見一把金黃色的匕首正指著她的胸口,刀尖異常鋒利,只要輕微一觸,她那白脂般細嫩的皮膚立刻就會被染紅。

晁雄略略往後退了一步,手往前輕輕擺動,在告訴她,自己不會動強,但公主並沒有為之所動,她冷厲的目光在警惕地注視著這個男人的一舉一動。

“你是誰?”晁雄終于想到了這個早該問的問題,但對方卻沒有回答,一言不發。晁雄突然十分惱火,自己怎麼在一個女人面前變得這樣婆婆媽媽,管她怎麼美若天仙,燈一吹不都一樣嗎?

晁雄不由挺直了腰,冷冷地道:“如果你不說的話,我就讓我的士兵來問你!”對方還是沒有回答,他重重一哼,拔腿便走,剛走不到半步,後面便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我是夏國的公主!”

“公主!”晁雄驀地回身,盯著她的眼睛,“哦!她竟然是一個公主,我這一輩子還是第一次見到公主。”晁雄的腦海里突然跳出個大膽的念頭,他這要將這個迷死人的尤物作為最好的戰利品,獻給自己的主公,想到這里他臉上露出得意的微笑。公主似乎也感覺到對方的敵意已經消失,慢慢的將匕首放了下來。衣袖移走,露出了大片羊脂白玉般的胸膛,晁雄直勾勾地盯著,心中的欲火再也難以克制,他眼一掃,便走到角落里,在幾個女人里面挑出一個年輕豐滿的,一把扛在肩上,又一掌拍了拍她肥碩的臀部,便大笑著而去,臨走時還不忘交代手下人:有膽敢走進此屋者,殺無赦!

十日後,李思業大軍開始起拔向山海關進發,為了鞏固遼東,他又從山東調來兩萬軍駐防遼陽,獨立成一衛,封耶律信為上將軍,又命趙邦永為參軍,並開始逐步向遼東遷移漢民,開置官府。這一日,大軍抵達山海關外十里處,李思齊聞主帥親至,命振威軍擺出儀仗五里外迎接,待大開軍到時,只見軍威聲勢浩大,殺氣騰騰,又見旌旗如云,仿佛遮天閉日,先是騎兵開道、接著是槍兵營、刀盾營、弩弓營、火器營,一隊隊,一列列,排著整齊的隊列,筆挺的身軀,踏著響亮的步伐。遼東一役,使這支軍隊徹底的脫胎換骨,再不是山東的流匪,而是可以征戰天下的威猛之師。

兩千親兵終于擁出主帥李思業,“大將軍!大將軍!大將軍!”三軍呼聲如滾雷,李思業神色嚴肅,他手一止,千軍萬馬刹時又靜寂無聲。

李思齊望著這可奪日月之輝的氣勢,突然想起了熊耳山那堆小小的篝火,不由心潮澎湃,他壓住內心的激動,上前一步大聲參拜道:“屬下李思齊,終不負主公重托,業已拿下山海關!”

李思業下馬扶起他,贊許道:“這次辛苦你了!”又問道:“可有中都的消息?”

“回大將軍,斥候早已派出,不日將有回報。”

李思業點點頭,突然他看見晁雄被五花大綁捆著推了過來,心中一驚,急道:“這是什麼原故?”

“回稟大將軍,晁雄進關後擄掠婦女,被軍法兵拿住,因他是都尉身份,還需主公親自發落。”說完,他回頭惋惜地看了一眼,歎了口氣,立在一旁。

李思業看著這名雄壯的漢子,他是自己打江山的一只鐵臂,焉能為一婦人殺他,可振威軍紀森嚴,又不可輕易放縱,沉思片刻,問道:“那婦人現在何處?”

幾名軍法兵引出一名年輕女子,她頭發散亂,眼睛哭得跟紅桃一般,李思業見她容貌尚可,體態豐滿,心中便有了定計,他一指晁雄道:“未經我允許,私掠民女,按軍規當斬,但念你攻破山海關立下首功,可免你死罪,來人!給我打一百軍威棒,生死由天。”此言一出,三軍無不凜然,這軍威棒選鐵木特制,每根重約三十斤,一般人三十棍也經不起,何況一百棍。

早有幾個彪悍的行刑兵上前,拿翻晁雄,當著數萬將士的面,掄起黑白大棒,狠狠的痛擊起來,晁雄趴在地上,疼得臉色蒼白,豆大的汗珠一滴滴的流下來,他緊咬牙關,一聲不吭,漸漸地眼前已經模糊,最後嗷叫一聲,竟暈死過去。行刑完畢後,行刑兵又用冷水將他潑醒,稟報主公晁雄未死。李思業又命人高高抬起晁雄,在三軍面前示眾。最後才對他道:“軍中須賞罰分明,你既已受罰,又焉能不賞,我升你為虎賁衛左中郎將,山海關統領。”他鞭又一指那女子道:“這婦人便賞給你,此外,山海關附近女子,你可任挑十名。”晁雄趴在地上動彈不得,他虎目含淚,顫抖著聲音道:“大將軍賞罰分明,屬下心服口服!”

此時在山海關城牆上一隅,悄然立著一名年輕的女人,數十名虎狼士兵環衛左右,她便是本要送給金帝完顏守緒的西夏公主,她拖著金緞流蘇長披風,面覆輕紗,正默默地注視著城下發生的一切,這不是金兵,也不是宋軍,而是一支新崛起的軍隊,他們居然擊敗了蒙古人,聽說他們沒有國號,只依附于金國。公主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個瘋狂而又大膽的想法:能否讓這支軍隊替她複國。

此念一起,便如一顆種子在心房里生根,她的身體漸漸地熱了起來,為自己的想法所激動,她想回住處再仔細想想,可是一轉頭,卻看見數十道冰冷的目光織成一張寒霜網,在她身體上交替捆縛,將她剛剛火熱起來的身體打回了原形,儼如一盆冷水當頭潑下。

她這才想起,她的身體已經不屬于自己支配,她已經被獻給了這支軍隊主帥。她曾想象過他們主帥的模樣,連俘獲她的那個壯汗都對他死心踏地,那他又該是怎樣一個粗魯狂野的凶猛大漢,又會怎樣肆意地蹂躪她的肉體,讓她生不如死。自己的匕首早已經被搶走,便尋借口來這里,只想縱身跳下這高大的城牆,使自己能清白的和母親相會。可是她卻意外地看到了他,他居然還很年輕,並不象她想象的那樣糟糕,她跳城的決心開始有些動搖,直到她那個複國的念頭不可遏止地在腦海里滋長,這才終于打消了自殺的想法。

公主思忖半天,要想獲得這支虎狼之軍的幫助,唯一可以依賴的便是自己的身體,她的目光再一次移到李思業身上,他在責打那個粗漢,是為自己嗎?她突然看到自己的那個女仆,便立刻明白過來,他是在整肅軍紀呢!她頓時對他有了興趣,又想起那個足可以做自己父親的金國皇帝。也罷!如果真逃不過這一劫,那就索性就讓它有所代價吧!她的心中終于暗暗下定決心,她要用自己的美貌和動人的身體,去誘惑去征服這支軍隊的主帥,讓黨項人的國家重新建立。

');

上篇:第二十三章 渤海戰略 六     下篇:第二十五章 渤海戰略 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