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晚宋 第二十五章 渤海戰略 八  
   
第二十五章 渤海戰略 八

李思業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的屬下竟會獻給自己一個女人,而且身份還是西夏國的公主,他不禁暗罵晁雄荒唐,哪有公主會隨便出現在一個關隘里的,其中自然有重要的原因。“且先問問她!”他們竟然把她還送到自己的寢帳里了,李思業歎了口氣,簾一掀,走進了大帳。

寢帳里很簡陋,也很安靜,就只有他們兩人,空氣中彌漫著她身上的芬芳,再走近幾步,這味兒變得更加濃郁,甚至還夾帶著一絲肉體余香。此時她就坐自己的床邊,低著頭,那神態仿佛是一朵飽含露水的玫瑰花,在靜靜等待主人的采摘

李思業的心突然狂跳起來,他感到頭有些發暈,暗罵一聲,這才穩住心神問道:“我便是振威軍的主帥李思業,請問公主殿下芳名?”

“亡國之人,何敢再稱公主,妾身的漢名叫李秋宜。”夢幻般聲音從她的朱唇里輕輕吐出,她緩緩摘下自己的面紗,嘴角又浮現出勾魂攝魄般的淺淺倩笑,大膽地迎著李思業的目光回視過去,黑寶石一般的眼睛里籠上了一層朦朧的輕霧,但在輕霧里,卻又閃著絲絲的電光。

隨著輕紗飄落,她的容顏顯現出來,李思業的呼吸猛地窒息起來,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他覺得口唇有些干澀,他曾在電腦屏幕上無數次見過的勾魂女人,現在竟然活生生地出現在他面前。

他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論美貌她不比上趙菡,論可人她也比不上時挽月,但她的舉手透足之間卻充溢著讓人犯罪的誘惑,更讓人驚心的是她那勝似羊脂般的白膩,又如嬰兒一樣細嫩的皮膚,看不出任何一絲瑕疵,在燈光的映照下泛出淡淡的金黃色的光輝;同樣奪目的還有迷人弧線的朱唇;再往下是高高聳起而又巍巍顫動的山峰。

“極品性感!”李思業的腦海里突然蹦出了這個詞,李思業突然明白晁雄為什麼會觸犯森嚴的軍紀了,她這種性感是這個時代所沒有的,因而具有極大的殺傷力,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已經發生了變化,便深深地吸了口氣,克制住自己強烈的沖動問道:“公主殿下為什麼會在山海關?”

“妾身是蒙古大汗貴由送給金國皇帝的禮物,路過山海關。”說到這,她的胸脯刻意挺起,似乎在召喚著李思業垂青。

“禮物!金國?”如一道閃電,擊中李思業昏沉的靈台,他突然清醒過來,頓時理智戰勝了情欲。“難道蒙金要議和,為什麼?是蒙古人支持不住了嗎?”既清醒,李思業立刻意識到這個女人的行為不合邏輯,以她的身份,以她被擒時的反抗,又豈會輕易許身給一個陌生的男人,而且明顯的是在勾引自己,可是她為什麼這樣做呢?李思業不禁陷入了迷惘。

李秋宜眼波流動,她微微有些詫異,還沒有男人在她面前走神的,現在就有了一個,她不由得仔細打量起這個她將要獻出初夜的男人來,照她的常識,能夠指揮千軍萬馬打仗的,必是一個體格魁梧的偉丈夫,有豐富的人生經驗,一顆腦袋必定高昂于同類凡人之上。可此刻所見,身材倒是魁梧,可年紀比上午見到的還要年輕,皮膚黝黑,乍一看,是她見過的男人中最不起眼的,但是如果細看,就會發現,歲月已經悄悄在他臉上打下了很明晰的印記,她不可想象,這麼年輕的臉上怎會刻下這麼多滄桑的痕跡,她環顧身邊極為簡陋的寢帳,突然明白過來,一定是長年忙于軍務,勞累無休,又在南征北伐中跟普通的士兵一樣,分擔著一切征伐之苦,啃一樣的粗面餅,睡木板毛毯,把大部分的時間都耗用于軍務,歲月便在他的臉上留下自己的刻印。

可也正是這張臉,李秋宜憑借著和她年齡不相稱的豐富閱曆,她一眼就認定,此人是絕不尋常的,這張臉刻示著鐵一樣的不屈意志,煥發著王者之威。甚至他那雙眼睛里,看似恬靜、溫柔,可就在這恬靜溫柔里,她發現了隱藏著的雷霆萬鈞,似乎誰敢惹了這雷霆萬鈞,那麼災難就會追隨而至,降臨在他身上。李秋宜突然醒悟,這樣的男人絕不是肉體所能滿足,她要征服他,必須用盡一切女人的手段,要俘獲得他的心,太倉促地獻出身體,反而會被他看輕。想到這,她的臉上感覺有些發燙,心里隱隱覺得把身體給了他,似乎也並不是一件可怕的事。

“大將軍在想什麼?”她微微向前傾了傾身子,空氣中芳香頓時蕩起一圈圈漣漪,鑽進李思業的鼻孔,把他從沉思里喚醒。李思業歉意地笑笑道:“委屈公主殿下在山海關暫時住幾天,等中都戰事平息後,我再派人送你去南京。”

李秋宜卻搖搖頭,誘惑已經從她眼睛里散去,目光變得澄澈,她的臉上顯露出了堅毅和決斷:“夏國公主額尼真已經在山海關的爭奪戰中死去,我現在是李秋宜,一個普普通通的黨項女子。”莊嚴只是那一瞬間,片刻又恢複了原狀,她眼波轉動,又把面紗戴回臉上,淡淡地道:“夜深了,我該回去了,大將軍能否送我一段路。”

李思業微微一笑,欲擒故縱呢!不過這個美豔絕倫的女人是給自己今夜享用的,他帶著一些惋惜,試探道:“你今夜就睡在這里吧!雖然簡陋了一點,但是很安全。”

李秋宜卻沒有明白他的意思,心里竟慌亂起來。“他難道又想要我的身子了嗎?”目光閃爍,竟不敢和他對視。李思業知道她誤解了自己的意思,但卻見她穿著緊身的長裙,身上山巒起伏,纖腰豐臀,美不勝收,又見她的白玉般的臉在朦朧的黑色面紗下,更具誘惑力,心中的欲火再次升騰,竟不想再解釋,一把拉去她的面紗,摟過她的纖腰,狠狠在她左右臉蛋各親一口道:“我剛剛想起,按照黨項人的規矩,你既然成了我的戰俘,那你的人也就是我的了。”

李秋宜感到覺身體已經被對方攫占,讓她無法抗拒,一股濃烈的男人氣息迎面撲來,她頓時嬌軀酥軟無力,竟軟綿綿在李思業的懷中,任他吸啜自己渾圓嬌嫩的耳珠,任他的魔爪在自己高聳的山峰上肆意揉捏,朱唇竟吐出神搖魄蕩、消魂蝕骨的嬌吟,她的嬌軀變得滾熱顫抖、血液奔騰,她再也忍不住,玉臂纏上了他,狂熱地反應著,但卻在這要命的時候,那冤家卻慢慢地推開了自己。李思業面帶冷意的笑容,手大力地揉搓她的隆臀,輕輕齧咬她耳珠低語道:“可按我李思業的規矩,我不僅要得到你的身體,更要得到你的心。你安心睡吧!我在外面替你看門。”說完,絲毫不理會李秋宜熾熱而幽怨的目光,掀簾走了出去,把李秋宜一個人留在那無邊無際、寂寞而又孤寥的曠野之中,她突然意識到,自己已經被這個男人識破了。

');

上篇:第二十四章 渤海戰略 七     下篇:第二十六章 渤海戰略 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