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晚宋 第三十一章 金都之旅 四  
   
第三十一章 金都之旅 四

李蹊的府前是一片不大的桃林,樹上已長滿嫩綠色的新葉,被春風剪得整整齊齊,在粗糙的樹皮之間,還隱約可以看到無數紅白色的突起,那是即將形成的花苞。

李蹊卻無心思感受春意,他此時正踮腳在桃林前向遠方大路眺望,低矮的目光時時被往來的馬車打斷,他恨不得拿架梯子爬上樹才好,剛剛接到李思業先送來的拜貼,雖然時辰未到,可是他早坐不住,已從府里來回進出了三趟。下人們都深感驚異,在他們的記憶中,好象只有前年皇上來時,主人才這樣著急過,難道皇上又要來了嗎?各種小道消息早已傳遍了全府,不少人都換上了簇新的衣服,早早把口袋都空出來,皇上來了,那可是有賞錢的。

一隊騎兵踏著黃塵開來,片刻便將桃林撲得灰頭土臉,李思業跳下馬來,見李蹊的府前冷冷清清,只有一個半大的家人坐在石階上打盹,黑糊糊地大門關著,天已經變得昏黑,但那名家人顯然失職,直到客人走近,他才驀然醒來,驚問道:“客人可是山東路李總管?”

見李思業點點頭,他又象背書似的道:“我家老爺正在書房臨貼,一時脫不了身,他吩咐了,若是李總管來,命我馬上通報,李總管請稍等片刻。”

半晌,門里才隱隱傳來埋怨之聲:“既然有貴客上門,怎不早點通報。”大門‘吱嘎嘎’地被拉開了,顯然是經年不開,都有些鏽住了。卻只見瘦小的李蹊笑呵呵走出,穿著家常的衣服,手上還提著一支筆。

“李總管真是性急之人,我還以為李總管會幾天後才來,沒想到上午才別,天剛擦黑又見,真讓老夫一時適應不過來,但也由此可見趙閣老所言非虛,李總管快快屋里請。”

又指指大門笑道:“我這大門是去年金國理學泰斗趙複和元好問聯袂來訪時才開過一次。”

李思業淡淡笑道:“思業來得鹵莽,相國莫怪,趙閣老乃思業之師,相國既是趙閣老舊交,自然也是思業長輩,又是公主的先生,于公于私都應先來拜訪。”

行至正廳門口,卻見兩個年輕人正笑笑走出,見有貴客上門,立刻閃在一邊,好奇地望著李思業,燈光下李思業見二人皆目光清澈,眼里閃爍著智慧的光芒,不由生了幾分好感。

李蹊急喝住二人,指著其中稍矮的道:“這矮壯敦實的,便是犬子李哲!”又喝道:“孽障!你還不過來見過客人,他便是你們在太學里整日爭議的山東路總管李思業。”

二人聽說他便是李思業,眼中皆流露出驚訝之色,他們萬萬沒想到,傳說中的山東匪首,竟然和自己年紀相仿,而且還如此溫文爾雅,猶豫一下,李哲才上前勉強施禮道:“太學生李哲,見過李總管。”

李思業見他行禮勉強,便知他們平時對自己的議論決非好話,便笑道:“你們素日所想的李思業是什麼樣子?吃生肉,殺人不眨眼麼?”

“那倒不是!”李哲挺直腰來,目光炯炯地盯著李思業道:“李總管愛惜百姓,重視官學,什麼都好,但大節上卻虧了一些,明明是宋人,卻降了金國。”

“畜生!你在說什麼!”李蹊一聲暴喝,手指著兒子,渾身顫抖地罵道:“李總管是為父請來的貴客,你竟敢如此無禮!還不快跪下賠罪。”

李哲卻脖子挺得硬直,大聲道:“孩兒所言句句是實,青天朗朗,難道也要絕人于口嗎?”

“反了!反了!”李蹊氣得眼睛充血,撿過一根木棍,嫌輕,又扔掉,眼光四處尋睃,李思業見了不禁好笑道:“丞相何必動怒,公子敢說實話,這是好事。”他摸出一塊晶瑩碧透的玉佩,遞過去道:“這是我攻下中都所得,就憑你敢說實話的勇氣,我特贈于你。

李哲一仰頭,毫不理睬,旁邊的年輕公子卻笑笑接過道:“我倒認為李總管降宋降金乃是小節,心懷天下才是大義,這玉佩高古,待我換些米糧去賑濟災民。”

李思業見他從容自然,神情毫不作偽,心中暗暗奇之,便問李蹊道:“此公子何人?”

李蹊見他不惱自己兒子,這才微微放下心來,遂答道:“這位公子是我金國理學泰斗趙複的得意門生,今年剛中了進士,姓郝名經字伯常,潞州人,為犬子好友。”

半晌,不見李思業回應,回頭卻發現他的眼中充滿了驚訝之色,不禁詫異地問道:“李總管,難道你也聽說他?”

半天李思業才從震驚中恢複過來。“天啊!他就是郝經,他就是曆史上赫赫有名的思想家郝經,主張以漢為統,說服忽必烈以王道統一天下的郝經。”李思業脫口而出:”你的《續後漢書》寫了麼?”

郝經猛地睜大了眼睛,心中的驚駭難以形容。“他、他怎麼知道我想寫《續後漢書》”他呆望著李思業,身體仿佛僵直一般,李思業也凝視著他,眼中閃著淡淡的神采,他正暗暗尋思辦法,不管用什麼手段,此番定要將此人弄到山東去。

李蹊見兒子欲走,又是一聲怒喝:“畜生!李總管大人大量,不計較你的失禮,你就想一走了之嗎?我罰你在此站立,直到李總管離去為止!”

兩人進廳分賓主落坐,李思業先欠身謝道:“上次山東發行交子一事,多虧相國上下融通,思業這里謝過。”

李蹊搖搖頭他苦笑道:“那也是大家看在趙閣老親筆信的面上,否則真依流程批准,也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去。”

李蹊眼里充滿了憂慮,長歎一聲道:“金國很多事情都是這樣,皇上年初批准的事,往往到年底還擱在六部的案上,吃飯的人不少,干活的卻沒有,現在國庫空虛,年年加賦,百姓傾家蕩產也交不完稅,不少地方甚至出現人民自食,我真擔心幾時天就會突然塌下來,也罷!過一日算一日吧!”

李思業見他說得沉重,心中也默然,李蹊見冷了場,便笑笑道:“我聽說山東現在已月出二十萬兩銀子,更有銅無數,今年新發行了二千萬貫交子,在百姓中口碑極好,信譽已經超過交子和宋國會子,讓人眼熱。而且年年大熟,稅賦極低,賢侄又采用黃老之學無為而治,讓人民修養生息,同時遏制土地兼並,以至今年輪換之時居然很多官員都死活不肯回來,連老夫也動心想讓犬子去鍛煉鍛煉,不知賢侄可願成全?”

');

上篇:第三十章 金都之旅 三     下篇:第三十二章 金都之旅 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