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晚宋 第二十二章 貨殖之利(下)  
   
第二十二章 貨殖之利(下)

張三思大汗淋漓地從人群里擠出,他手里死死攥著一只皮袋,摁在胸前,里面有他這次日本貿易的本利,他的絲綢在日本賣了五千多兩銀子,去掉稅費,實際到手折合二萬兩千貫魯交,扣去一萬貫本錢,淨賺了一萬兩千貫,他高興得幾乎要發狂,賣菜一年最多只賺二百貫啊!張三思小心翼翼的將皮袋上的繩子套在自己脖子上,又打個死結,要丟就連頭一起丟吧!

張三思飛快地跑到貨棧,這里正在拍賣官船的貨物,貨物按類劃區,每一區都有一名主事,氣氛火爆熱烈,張三思很快在雜品區找到王蒲,他已經吃下一千套漆器,正盯著一堆日本刀。

“王大哥,你還要買刀嗎?”一張笑開花似的臉突然出現在他面前。

王蒲瞥見他掛在脖上的繩子,心中了然,便笑道:“你的錢拿到了?看你的樣子應賺了不少吧!”

張三思在他耳邊低語幾句,王蒲點頭笑道:“不錯!這海外貿易的利確實很大,但風險也大,還是象我這樣坐地分錢的好。”他又一指那堆日本刀道:“這次里面有兩把美濃國名刀,我的店里正好需要兩把樣刀,可聽說不少人都想要,我就怕爭不過人家。”

這時,只聽對面拍賣人大聲喊道:“下面有日本名茶宇治茶二百擔,不零賣,三萬貫起價。”

茶葉名氣不大,應買者寥寥,很快便被一名廣州來的商人以底價買走。

張三思突然想起自己的堂兄,便低聲道:“王大哥,我或許有法子替你買到這刀。”

張三思的堂兄在倉庫里做一名小管事,很快便被領了過來,他拱手向王蒲笑笑道:“王掌櫃肯提攜我這堂弟一把,在下萬分感激,刀的事就包在我身上。”

他擠進貨區,在那拍賣主事的耳邊低語幾句,拍賣主事點點頭,便大聲道:“各位,我們有個不成文的規矩,貨是先內後外,這批刀我們港內已經有人買了,對不住各位,這刀就撤架了。”

場外幾名想買刀的商人一陣鼓噪,卻無可奈何,眼巴巴地看人將刀搬走,只得又將注意里放到下一件物品上。

王蒲大喜,他突然發現了一條拿貨的門路,急抽出一張百貫交子,掖成小團,夾在指縫間,借握手之機塞了過去,笑道:“多謝!多謝!明日我請你到海風樓喝酒,請務必賞光!”又低聲道:“這是給拍賣主事的酒錢,還請幫忙遞一下。”

張三思的堂兄順手接過交子,暗贊此人機靈,笑道:“王掌櫃見外了,也好,大家交個朋友,明日我一定來,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又拍拍張三思的肩膀道:“兄弟!好好跟王掌櫃學學,別給咱張家丟臉。”

本來只是想找個本地人辦張商引,不料無意插柳成蔭,卻由此多了條門路,王蒲心中暢快,暗道:“認識個把本地人確實是有好處的。”

突然門口一陣喧鬧,許多人都奔了過去,不知誰一聲大喊:“蒲東主來了!”

王蒲心中一陣猛跳,蒲氏兄弟在泉州可是神仙般的人物,他名字中的‘蒲’字就是由此而來,這蒲壽庚本來就名頭響亮,最近在報上又以小說連載的方式刊登他們蒲家的創業曆程,也因此更加被山東商界廣泛仰慕,粉絲無數,他的出現立刻在拍貨區引起了強烈的震動。

王蒲還沒沖到門口,那蒲壽庚便已經鑽進了自己的倉庫,他昨天剛從益都回來,接受了李思業的一項委托,今日是專程來辦此事。

王蒲正遺憾沒見到自己最崇拜的人,卻聽見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閃過兩人,見是另一個商人在叫自己,也是從泉州來的。

“王掌櫃,蒲東主叫大伙兒去他那里開個會。”他揚了揚手上一張紙,又道:“名單上有你的名字。”

“開會?而且是蒲壽庚叫自己開會,會有什麼事?”王蒲一陣糊塗,精明的心眼此刻似乎被糨糊堵住一般。

“王大哥!”張三思氣喘籲籲跑來道:“我堂兄讓我轉告你,你以後若遇到什麼麻煩事,可盡管找他。”

他剛才想還錢給堂兄,堂兄卻告訴他,那五千貫錢也作為他的投資,投進王蒲的店里,並再三叮囑張三思,這是他的狗屎運來了,可千萬別失去這個機會。

他信了堂兄的話,生怕王蒲反悔,急忙把剛剛割斷繩子的皮袋遞過去道:“這里是我的兩萬貫錢,王大哥點一點。”

王蒲拍拍他肩膀笑道:“錢你自己收好,你先去海風樓等我,這邊的事辦完了,我就去尋你簽字立據,到時我再讓林掌櫃做個居間,這合伙的事就算成了。”他突然又想到一事,急道:“剛才忘記和你堂兄約時間了,你再替我轉告他一聲,明晚酉時正,我在海風樓等他。”

......

自從蒲家將大批二手海船賣給山東後,山東的海外貿易也開始起步,蒲家的命運漸漸和山東掛在一起,蒲壽庚本人也儼如李思業在商界的代言人。

山東所產和宋國大同小異,但制造成本卻要比宋國高,為和宋國在海外競爭,市舶監只得以減稅讓利的方式,壓低官府成本和物流成本,增強山東貨物在海外的競爭力,但這樣的後果卻造成山東和宋國,官府和民間的惡性競爭,利潤越來越薄,白白便宜了海外諸國。

為此,軍機處在連續幾天的會商後,最終決定削減非優勢產品,如絲綢、造紙、瓷器、茶葉的產量,而加大制糖、織布、鐵器、釀造的產出。

另一方面,為阻止商人間的惡性競爭,將一盤散沙的商戶凝聚起來,李思業委托蒲壽庚出面在萊州港組建山東的第一個民間組織:萊州海外貿易商會。

“在坐的各位都是萊州港的大商戶,都是有見識的人,宋國行業商會的好處我想大伙都明白,我受李總管之托在萊州港成立海外貿易商會,如果願意的話,在座各位就是第一批會員。”

蒲壽庚的話立刻在近百名商人中引發一陣嗡嗡的議論聲,大家都是極精明之人,如何不明白這商會的好處,但也知道它並非百利無一弊,最大的弊端就是手腳被束縛住,無法靈活競爭。

“我們如果加入商會,可以拿到商引嗎?”

眾人的眼光刷地盯向了蒲壽庚,這是困擾他們已久的問題,以前不辦商引可以逃稅,而現在危機已經迫在眉睫。

蒲壽庚淡淡一笑道:“在坐的大半都沒有商引,這個問題我怎麼可能回避,李總管說了,如果加入商會,可以不考慮一年的期限,但前提是加入山東籍。我也明著告訴你們,船塢里那四艘大船完工之日,就是李總管來萊州之時,按我的推測,市舶監也就是那會兒進駐港口,這其中利弊,大家自己權衡吧!”

說完,他坐了下來,端起茶杯呷了一口,又用他那鷹一般銳利的眼睛掃了眾人一眼,目光中帶著一絲狡黯,把入會和商引掛勾是他想出來的,在山東沒有商引就批不到貨、開不了店,也出不了海,結果自然是要麼加入商會,要麼卷被子回宋國。

“我願加入商會,但不知商會的規則是什麼?”在沉默了一陣後,王蒲第一個舉手表態,他倒不是擔心商引,而是擔心剛剛找到的發財之路是否會被堵上。

蒲壽庚聽出他也是泉州口音,便贊許地點點頭道:“商會的規則大部分和宋國是一樣的,但還有一些別的好處,比如可以在《齊魯每日密聞》的精品區給諸位的店免費做一次廣告,又比如誰想投資辦工場的話,不僅土地的價格可以優惠,以前交掉的商稅還可以退回來。”

“退稅?”眾人面面相視,自古以來還沒有聽說過交給官府的稅還能退回來,心中驚訝之極,七嘴八舌,這會場里頓時成了一鍋沸騰的粥。

蒲壽庚厲聲喝道:“安靜!安靜!”他的威嚴使會場立刻安靜了下來。

“這並非是商會會員特有的優惠,李總管說,這是即將出台的〈新稅律〉中的規定,將來貿易的商稅和工場的所得稅稅率都將慢慢提高,但如果用賺來的利潤再投資,交掉的稅還可以退回來。”

他見眾人表情各異,或驚喜、或懊惱、或茫然,心中不由一陣冷笑,他其實還有一句話沒有說出來:“如果不投資的話,賺的錢早晚會被高稅率課得精光。”

蒲壽庚心里一陣贊歎,再投資是工商業發展的精髓,這部稅法真不知是如何想出來的,真這樣實施的話,不出五年,山東的工商繁榮將比肩于宋國。

“各位,我再給大家一個忠告,趁萊州港的土地現在還便宜,大家多買一點存在手上吧!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

');

上篇:第二十一章 貨殖之利(中)     下篇:第二十三章 織布工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