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晚宋 第二十四章 織布工場(中)  
   
第二十四章 織布工場(中)

李思業微微一笑,轉過幾道門,便進了工場間,一推門,就聞機杼聲‘劈啪!劈啪!’傳來,如炒豆一般密集,只見數百張織布機整齊地擺成十列,每張織布機前坐有一名女子,全神貫注地盯著織機,又有一百多人來回奔跑,遞物拿料,負責打下手,所有的人都穿著白色緊身短衣,頭發紮起,動作清爽敏捷。

劉亞伯大聲介紹道:“這里是織機工場,有織機五百張,旁邊有還三間工場,都是紡紗,織機倒是很先進,就是紡紗速度跟不上,三四個人紡出的紗還不夠一台織機用,有時還要到外面去收購棉紗。”

李思業突然覺得心里有一件極重要的事,似乎和這紡紗技術有關,可偏偏又想不起是何事,他站在那里思索半天,卻不得要領,只得搖搖頭,又問道:“她們每月能掙多少錢?”

“最多的能掙到十貫魯交,少的也有五貫,這是官府定的,這在山東可是相當高的工錢,和礦上的大工差不多了。”劉亞伯語氣中甚是無奈,似乎工場不賺錢就是因為工錢太高的緣故,恨恨道:“我知道宋國平江府有一家同樣規模的工場,所用的都是男人,工錢最高的才每月八貫,那可是會子,市價只相當四貫魯交,而且已經不錯了。”

“那你從前的作坊給多少工錢?”

劉亞伯老臉一紅,訕訕說不出話來,他以前的作坊剝削工人極為殘酷,最多時每月也不過二貫金國交子,還要扣伙食費。

李思業冷笑道:“為了多賺錢,只會壓榨工人,卻不想辦法提高技術,提高產量,這樣的工場在宋國或許行,在我的山東卻休想!”

“那也要多勞多得才行”一陣爽朗的笑聲從李思業身後傳來。

驀然回身,卻見身後站著一人,正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卻是百工堂的學正李治,不遠處站了十幾個學生,身著百工堂的黑色校服,臉上稚氣未消,目光清澈,正擠在一起,偷眼打量這個山東之主。

李思業啞然笑道:“李學正怎麼親自帶隊見習?”

李治不答,先躬身施禮道:“屬下冒昧,請總管大人見諒!”又回頭招呼學生:“你們不是早就想見李總管的嗎?現在怎麼都變成雞膽子了,還不快過來見禮。”十幾個學生推推拉拉好一陣,才一個個滿面通紅上來依次行禮,卻都呐呐說不出一句話。

李思業見他們害羞,便對李治笑道:“別嚇著孩子們了,且讓他們去吧!”

“你們先去把壞的織布機修好,再按課上布置的功課見習!”

待學生都跑遠後,李治方回頭笑道:“三百六十行,隔行如隔山,我雖不用樣樣精通,可身為百工堂學正,卻都得略知一、二吧!所以我就借他們外出見習的機會跟著看看,上月我跟學造船的學生去了萊州,這個月正好輪到紡織,可巧就碰到了總管大人。”

“李學正覺得那造船的林平怎樣?”李思業聽他提起此事,才突然驚覺,距上次去萊州,轉眼就已經半年了,這半年中發生了多少事,竟讓他忘記林平許下的日期就要到了,算算交船的日子,也該是這幾天了。

“不錯!不錯!”李治對林平的運籌計劃表印象非常深刻,每一道工序的先後、每一個工匠的職責,每一個項目的成本都在表里分解得清清楚楚,一絲不亂。他本是金末著名的數學家,更能理解這張表的價值,不由感慨道:“不知總管是從哪里找來的這個人,真是個奇才,我已聘他為百工堂的客座教授。”

又歎口氣道:“李總管若不大用他,真真是可惜了!”

李思業卻淡淡一笑道:“他是有點本事,不過也相當驕狂,德不服眾,憑這一點我就不想大用他。”李思業又一指幾個技術熟練的女工道:“叫他來織布,他就未必比得上她們,適才李學正也說三百六十行,隔行如隔山,其實那一行都有能人巧匠,那林平不過是找到了適合他的位子。”

又回頭看著李治笑道:“不過讓他做百工堂的客座教授,倒也不錯。”

邊說邊走,一群人又到另一間工坊,這里是紡紗工坊,整個工坊里發出蜂群般‘嗡嗡’地聲音,

人卻比前面的織布工坊多幾倍,環境也不好,空氣中飄滿了細小的絮狀物,在工坊一角,只見一個黑衣婦人在嚴厲地訓斥幾名女工,估計她是工頭之類,李思業不喜這里的環境,回頭又轉腳去了倉庫,幾圈轉下來,李思業只覺得鼻子癢癢的,不知吸進了多少異物,他忍不住打了個噴嚏,突然想到了口罩,急問道:“你們是怎樣防止棉塵吸入口鼻的?”

劉亞伯詫異,搖搖頭道:“我打小見到的織布場所就是這樣,何須掩什麼口鼻。”

李治也打個噴嚏,揉揉鼻子笑道:“那是因為從前都是獨戶紡織或者是小作坊,空氣中的異物不多,象這種大規模的紡織,我只呆一個時辰,業已受不了,她們天天在里面做,久了豈不會生病?”

李思業不語,前後找了一圈,見窗下有一堆棉布,便揀起一塊,疊成幾層,捂住口鼻道:“兩面再各系一根繩掛在耳朵上,這樣不就可以防止異物被口鼻吸入了嗎?”

劉亞伯驚訝,也揀起一塊棉布照李思業的樣子捂住口鼻,大喜道:“這倒是個好法子,簡單易做,我馬上就做一批,還可以賣到礦上去,那里也是需要的,正好可以補補我的虧損。”

這口罩其實在宋朝的宮廷里就已經有了,皇帝的賓妃用來避那汙穢之味,到元朝時才流傳到民間,這口罩的技術含量不高,至今也沒有多大的變化。

想到這後世的法子,李思業猛地記起了剛才那件想不起來,卻又覺得極重要的事,松江人黃道婆不就是在宋末元初時,跑到海南島學了紡紗技術後促成了紡織業的革命嗎?從此松澤一帶就成為中國的紡織中心,現在黃道婆或許還未出生,但他李思業為何不能先走一步。

想到這,他心中有些激動,急對李治道:“我聽說崖州紡織技術先進,我們為何不派人去學習,提高我們山東紡織品質量?”

李治想想,大悟道:“是了,那崖州便是棉花的最早種植地,仁宗開始,因其棉布上乘,一直便是宋國宮廷的貢品,紡織技術確實領先,李總管眼光獨到,提議真是精辟之極。”

他又一拍自己的腦門,懊惱道:“我怎麼就早沒想到,事不宜遲,我明天就挑幾個能干的學生去崖州學藝。”

李思業點點頭道:“挑好人後,先來見我一面,我有一些要緊的話,還要囑咐他們。”

突然覺得身後有異動,回頭卻見那個娃娃臉親兵正在劉整耳邊低語什麼,眼光焦急,而劉整表情為難,直一個勁搖頭。

“什麼事?”

“大將軍,他妹子沒來上工,聽說是病了,躺在宿舍里,他想去看看,可又聽說那兒不准男人進去,便來求我。”

李思業剛想說既然有規矩,不讓去就算了,可他一轉眼卻發現劉亞伯眼光閃鑠,嘴唇在微微發抖,心中有些詫異,便指著親兵對劉亞伯笑道:“我這親兵的妹子也在這里做工,聽說病了,想去看看,我想這是人之常情,工場長可否通融一下?”

不等劉亞伯回答,李治便厲聲道:“這工場之規,並非律法,總管想去視察,你不得阻攔!”

李治也看出他的異樣,覺得其中必有蹊蹺,他和劉亞伯有些交情,惟恐他不識相,便將李思業的潛台詞搶先說了出來。

李思業瞥了李治一眼,兩人目光相碰,卻見他老臉微微泛紅,李思業淡淡笑道:“人為本,也好,我是該關心關心工人的生活,工場長前面帶路。”

不待劉亞伯回答,轉身便走。

劉亞伯急召過一名健婦,低聲囑咐幾句,那健婦看了一眼李思業,轉身便往生活區方向跑去,劉亞伯急走兩步陪笑道:“那邊都是女人,醃臭肮髒,恐汙了大將軍的眼,我命她們先收拾一下。”

李思業心中冷笑,暗向劉整遞了個眼色,劉整會意,悄悄率幾名親兵去攔截那婦人,劉亞伯看在眼里,臉色愈加蒼白,見李思業在不遠處停下來笑吟吟等他,但目光卻閃過一絲冷色,他心中一陣發寒,腿竟軟得似一步也走不動。

----------

今天下午,我要出門幾天,周一晚上回來,我會把電腦帶上,在外面上傳,萬一,我無法更新,待回來後,會把所缺的都補上。



精品文學網

上篇:第二十三章 織布工場(上)     下篇:第二十五章 織布工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