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晚宋 第九章 風起云湧(九)  
   
第九章 風起云湧(九)

一輪血紅的太陽從茫茫大平原的丘塚後面升起,它挾著八月天的郁熱,它的強光直刺劉整的眼睛,這個一個奇怪的夏天,它異常的漫長,往年的這個時候,早晨已經有了明顯的涼意,可今年卻依然如大暑天般的炎熱。

這種血紅色的太陽往往是暴風雨來臨前的預兆,劉整低低地咒罵一聲,不知是在罵老天爺的胡鬧,還是在詛咒蒙古軍的頑強,火銃不停地震響,此起彼伏,神威大將軍(這是歸德府一戰後李思業對青銅大炮的美譽)和震天雷的爆炸聲,撕破了死一般的沉寂。在高處,可以看見敵軍密密麻麻地爬出壕溝,蒙古軍的士兵沖上來了,沒有一個人低下頭去躲避呼嘯的彈丸,螞蟻般的迎著他們爬來,這些都是武仙軍向蒙古投降的士兵。

兀良合台東進大名府,一路勢如破竹,但即將抵達大名府時,卻遭到了一支軍隊的猛烈阻擊,這支軍隊便是劉整率領的水師,奉命從河間府南下,剛剛搶占了大名府,卻得報一支蒙古軍也向大名府開來,已經來不及向李思業報告,他便斷然下令在大名府西攔截這支蒙古軍,這也是山東振威軍首次和蒙古軍的遭遇戰。

“要是打蒙古人也這麼英勇,武仙軍會全軍覆沒嗎?”劉整恨恨命道:“發三排大炮!”

神威大將軍按照他的命令開火了,開花彈一個個在敵軍的陣地上或上空炸開了,每一次爆炸,都會躺下一大片敵人,但很快又整好了隊型,繼續沖擊。

太陽已經升上高空,陰郁地照耀著大地,蒙古軍發動全面攻勢,戰斗異常慘烈,爆炸聲和火銃聲在四周轟鳴,軍隊用密集的陣型前進,冒著死亡的子彈,沒有人找掩蔽,緊張、急噪和凶暴,已快沸騰了。

“再放!”劉整惡狠狠的叫道,他不信敵人的血肉之軀能抗過他的火炮,立刻,又是上百顆炮彈發出尖利的呼嘯,向密密麻麻的人影,毫不留情潑灑下來,又是一片大面積的死傷,第一批進攻部隊在弓箭的射程之外便給消滅了,一批批跟上去的部隊,在敵人遠距離火炮的轟擊下,尸體、傷員和倒下的人亂成一片。于是一件無法阻擋的事情發生了:這些偽軍身後雖然有蒙古人的督戰,但還是被敵人可怕的火器和巨大的傷亡動搖了軍心,開始有士兵扭頭逃跑,接著帶動了更多的人逃跑,所有的力量和士氣都統統消失得干乾淨淨。

振威軍士兵們發出一陣勝利的歡呼,劉整卻臉色凝重,天色已經陰暗下來,空中烏云會聚,但蒙古人的鐵騎至今還沒有出現,和偽軍的作戰已經完全暴露了他們的實力和戰術手段,敵人已經看得清清楚楚,已經考慮了對策,而他卻對敵軍主力一無所知。

這時,炮軍都尉張百勝跑來向劉整低聲彙報什麼,劉整臉色大變,不可置信地向火炮望去,振威軍出現了可怕的危機,第一次作戰,他們沒有把握好,火炮的彈藥即將用磬,而彈藥補給沒有能跟上來,來大名府前,他們壓根就沒有料到會有這樣一場遭遇戰,僅存的彈藥已經支撐不了幾輪。

“把大炮統統運走!”劉整見暴雨將至,急吼吼的下達命令,不能讓大炮成為他們作戰的障礙,更不能成為敵軍的俘虜。

蒙古皮鼓就在這時擂響,鼓聲一響,很大一支新月形的蒙古騎兵,約二千軍馬,快速地馳驟而來,很明顯,這是敵人試探性的進攻,他們是想看看敵人的火槍對騎兵的影響。

“弓弩手上,火銃兵退下!”劉整也看出敵人的目的。

敵軍已經沖到了弓弩的射程,鋪天蓋地的羽箭向騎兵隊猛射過去,但蒙古軍顯然有辦法應對箭陣,他們時而分開,時而合攏,時而又在馬背上消失,他們每個人都拿著五六件武器,長索、釘錘、戰刀,或側著身子射出凌厲的一箭,他們象一群經驗豐富狼群,懂得用最簡潔的方法一口咬死獵物,隨著離振威軍越來越近,蒙古軍似乎已經改變的本來的目的,他們想試試,能不能用一個沖擊,將振威軍的陣腳拉得七零八落。

顯然,振威軍的箭陣沒有給這支騎兵造成多大的麻煩,敵軍漸漸逼近,劉整緊緊盯著,手心已經捏出一把汗。

三百步、一百步、八十步......已經可以看見敵人猙獰的面孔,他猛一揮手,點火!

數十根導火索被點燃,如一條條亂舞的金蛇,迅速縮短,瘋狂地消失在騎兵的腳下,突然,象平空霹靂,一個接一個的爆炸在在蒙古鐵騎的馬蹄下炸響,揚起巨大的土塵,黃煙彌漫,將戰馬驚得希溜溜亂叫,原地打轉,在竟一步也沖不上來,振威軍趁機亂箭齊發,密不透風雨,一聲聲慘叫,被地雷所炸,被羽箭射中,就在短短百步內,這支精銳的蒙古騎兵竟已損失過半。

一聲呼哨!蒙古騎兵紛紛勒轉馬頭,向西飛馳而去。

但振威軍卻沒有歡呼聲,蒙古皮鼓再一次擂響,黑壓壓望不見邊際的騎軍緩緩開來,仿佛黑色的云層正在翻滾上升,沉默、壓抑,氣勢幾乎要將天際壓爆。

蒙古主將兀良合台一把抓過一只大號角吹了起來,由于用力過猛,竟將號角吹裂了。傾刻間,隊伍里的號角立即全都吹響,高亢嘹亮,這勁吹的蒙古號角聲,仿佛原野上的暴風,在風中雷鳴。

“殺!”兀良合台怒吼一聲,戰刀直指東方,蒙古騎兵開始發動,轟隆隆的敲擊著大地,幾乎將人的心髒都震跳出來。

“果然名不虛傳!”劉整暗暗歎了口氣,他也被這排山倒海的氣勢所震懾。

“火銃兵准備!飛彈兵准備!”他低低地命令,果斷堅決,不帶一絲尾音。

就在黑色洪水才殺過半路,從振威軍的陣地里驀地吹響了嘹亮的號角聲,近八千名火銃兵與飛彈兵紛紛進入陣地,形成一座矛刺朝天的槍林,突然霍地端平,冰冷冷地指著前方。

“射!”調度使紅旗高高舉起,第一排火銃冒出一陣白煙,使沖在最前面的蒙古騎兵一陣人仰馬翻,緊接著第二排第三排,子彈驟如風暴,毫不留情地向敵軍傾瀉,緊接著飛彈軍也開始射擊,所謂飛彈,其實就是將火球捆綁在箭上,將從前的人力投擲改成巨型弓弩發射,兩個人就可以操作,比投石器更加靈活方便,而且數量眾多,是對付騎兵的犀利武器,上千枚射出的飛彈,象一朵朵金色浪花在黑色的海洋中綻放,蒙古軍一片片倒下,被子彈打中,被彈片擊中,戰馬慘嘶撲地,後面鐵騎毫不留情踏上,將馬和騎士踏為肉泥,但蒙古騎兵實在稠密,個個悍不畏死,他們突然分兵兩路,象一把巨刀將他們一劈為二,直沖振威軍的兩翼,在那里沒有子彈和羽箭,那里是長槍兵和刀盾兵的陣地,顯然蒙古人早就發現這個弱點。

騎兵瞬間便沖到近前,劉整臉色大變,沒有距離的火銃兵只能等待敵人的屠殺。

“火銃兵後撤!槍兵和刀盾兵頂住!”劉整沖上前嘶聲吼叫。

一道閃電劃過天際,緊接著幾聲悶雷在頭頂上卷過,豆大的雨點開始從天空落下,很快便在茫茫大地上拉起一片白色的幔帳,在雨中雙方的節奏都放慢下來,但還是騎兵占了優勢。

蒙古鐵騎的沖擊是極其可怕,只幾個回合,他們便沖散了二路刀盾營,但數千名長槍兵結成方陣,怒吼著沖上,填補了刀盾營的位置,給被打散的士兵們一個重新集結的機會。

在步兵與騎兵的交鋒中,抗擊異常艱難,無論是重甲槍手,無論是靈活的刀兵,在鋼鐵騎兵的重壓下,都紛紛給踹倒在地,那勢頭簡直如同疾風驟雨一般,盡管振威軍訓練有素,盡管他們個個悍不畏死,但拼斗的實力依然不濟蒙古騎兵,陣型一會兒崩開,一會兒又合攏起來。

這場雨似乎並不只是一場雷雨,在一陣痛快淋漓宣泄後,豪雨變得愈加狂暴起來,交戰雙方已經不見彼此,只憑本能在進行決戰,但也使得振威軍的抵抗更加慘烈,尸骨堆積如山,有的被戰刀劈中,依然盡一切力量死死拖著馬腿,讓敵人連人帶馬滾翻,隨即刀兵一擁而上,將落馬的騎士砍成肉泥,也有的縱身撲上戰馬,在馬背上與敵軍進行殊死搏斗,用牙咬,用刀刺,最後雙雙落馬,被馬踏爆胸膛。

大名府西的戰斗已呈白熱化,金戈鐵馬,殺聲震天,喇叭勁吹,號角嗚咽,殺紅了眼的蒙古鐵騎咆哮著向前猛沖猛殺,但同樣殺紅了眼的振威軍步兵聚集成群頑強抵抗,決不後退一步,雙方都在用鮮血捍衛戰士的榮耀。

力氣已經用盡,陣腳在一步步後退,振威軍的陣型崩潰即將出現在眼前,就在這萬分危急的時刻,北方突然響起了清晰嘹亮的號角聲,聲音穿透雨霧,在戰場上空中飄蕩,振威軍的援軍終于到了,晁雄的三萬騎兵在最危急的時候終于趕到,結成扇形,又象一把銳利的絞刀,向蒙古軍疾馳而來,步兵們士氣大漲,竟一鼓作氣重新奪回了陣地。

隨著生力軍的殺入,戰爭的天平迅速向振威軍傾斜,兀良合台見敗局已定,立即吹響了撤軍的號角,兩萬蒙古鐵騎掉頭向西呼嘯而去,漸漸消失在無邊無垠的雨霧之中。

----

各位,我在書頁上做了個新書調查,大家幫忙點一下好嗎?



精品文學網

上篇:第八章 風起云湧(八)     下篇:第十章 議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