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晚宋 第十三章 擦槍走火(二)  
   
第十三章 擦槍走火(二)

三條落後的貨船已經被俘獲,船上全是黃澄澄的麥子,疤頭喜出望外,齊國正鬧饑荒,拿到糧食就等于拿到銀子,他當即命兩條船將貨船先押回去。

烏云在天空疾馳,風急浪高,猛烈地拍打著船隊,風浪愈來愈大,阻力也更加強勁,原本輕快的飛虎船反而失去了優勢,眼看距離逐漸拉開,眼看到嘴的肥肉就要滑脫,疤頭氣得暴跳如雷。

“所有的人都給我蹬車去,加快!再加快!”

他絕不甘心,二百多條貨船的糧食若能到手,他的下半生就將在富貴中度過,時間一個時辰一個時辰地過去,風浪漸漸地小了。

“老大!前方看見陸地”了望兵向東方一指。

疤頭撲向船弦,果然,一條黑線若隱若現,是琉求島,疤頭突然想起一直以來的傳聞,這琉求島似乎有山東的軍隊駐紮,他驚得背上直冒冷汗,如果這個傳聞是真的,那他們怎麼可能袖手旁觀,發財固然重要,可小命卻更重要,已越來越近,他已經可以隱隱看見高高的炮台,振威軍犀利的火炮早已讓軟弱的齊軍心寒,雖然還沒看見敵船,但一股強烈的殺氣已經從前方的轉彎處撲來。

“快!速速掉頭返航!”

他沖到船頭,急促而低聲地命令,不能再管其他船了,疤頭一把搶過舵,拼命地掉頭,他是從底層拼殺出來的,深知生死只在一念之間,只要自己能脫險,哪管其他人死活,事實上,也是這樣見風使舵的人活得命長,果然,就在他的船剛剛掉頭逆行到最後,前方轉彎處霍然出現了大群兵艦,琉求水軍終于出動了。

王泉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三條貨船被拖走,他心疼似刀剜,三條船連同貨物,損失少說也要幾萬貫,但他也知道,現在面臨的危機已經遠不止三條船那樣簡單了,他遇到的是一群穿著正規軍軍服的海盜,要蹬動那樣的飛虎船,每艘船少說也有五、六十人,算起來對方就有近三千人的軍隊了,汗水已經濕透了王泉的背襟,二發炮彈給他帶了一息喘息之機,他終于拉開了和對方的一點點距離,但飛虎船日行千里,這一點點距離又有何用,就在王泉急得跪倒求神,幸運女神悄悄來到他的身旁,海面起風了,西風大作,掀起驚濤駭浪,個小單薄的飛虎船在巨浪中起伏顛簸,隊形被拉得七零八落,反而不如滿載糧食的貨船航行穩定。

“大伙兒堅持住,前面就是琉求島,那里有我們的軍隊!”

離琉求島越來越近,風浪也漸漸小下來,王泉突然看見一艘流球水師的哨船迅速駛遠,心下終于大定,最多再堅持一個時辰,流球水師定出來援助。

但王泉還是低估了宋大有的決斷,只半個時辰,流球水師的數百艘戰船便已出現在海面上,象一張撒開的大網,朝齊國水師包抄而來。

戰斗沒有任何懸念,唐軍巨艦的撞角犀利無比,沖進飛虎船群內,一路便撞沉了十幾艘戰船,海面上到處是浮動的人頭和淒慘的哀求聲。

“放小船給他們。”水師主將吳良才長長歎息一聲道:“現在他們還並非敵人。”

他掃了一眼海面上的齊軍水師,剩下的幾十船都已經被包圍,不費一槍一炮,所有的船都乖乖地掛起白旗,束手就擒,並沒有漏網的船,這才微微放心下來,上面已下了嚴令,要嚴密封鎖琉求的駐軍情況,決不能讓齊國知道半點消息。

“將軍,你看!”

突然有軍士發現了有一條船逃脫,已經相距數里之遙,在海面上只剩下一個隱隱的小黑點,吳良才撲上去,終于也看見了,他大吃了一驚,緊急下令道:“著第一小隊追趕,無論如何不能讓它跑了!”

海面上鍾聲大作,從船隊中沖出三十艘快船,如同逆風的疾箭,向疤頭的座船猛追上去。

......

唐升隆元年十月,扮做海盜的齊國水師誤入琉求海域,被琉求水師全殲,但為首之船卻僥幸逃脫,為推卸責任,指揮使遂向上誇大敵情,稱自己在巡邏之時發現琉求有數十萬駐軍,戰船千艘,巡邏隊被唐軍發現,只有自己死戰沖出重圍,福建方面見事態嚴重,立即向朝廷彙報此事。

臨安,大街上冷冷清清,不斷有全副武裝的士兵列隊跑過,沿街近一大半的店鋪都關門歇業,自丁大全篡位後,市面一天比一天破敗蕭條,禍根卻是會子的信用徹底崩潰,丁大全即位後,他非但沒有生活節儉,削減開支,反而變本加厲追求窮奢極欲的生活,僅即位當年便三次選秀,充實後宮近萬人,在他的帶動下,上層貴族社會刮起一股納妾、換妻之風,往日須遮掩的丑事已毫不忌諱,公然上演。

不僅如此,他還特批了許多毫無意義的巨額開支,就百萬軍隊更換軍服一項,就耗掉了當年一半多的軍費,他不思振興工商,反而將撈錢的黑手伸向商人,明的是加稅,暗的卻是綁架、勒索,商人們無活路可走,要麼破產,要麼逃到山東,商業的衰敗加劇了工人的大量失業,日益嚴重的失業問題又導致了社會劇烈的動蕩,形成惡性循環,為了活命,女人淪為娼妓,男人加入黑道,僅齊龍興二年,臨安新開妓院就近千家,興起無數幫派,宣淫、凶殺,各種暴力案件在臨安日日層出不窮,逐漸向全國蔓延,偏就在這時,齊國遭遇了全國性的旱災,秋收減產六成,饑荒的勢頭開始出現,各地糧價爆漲,斗米千貫,不少地方都出現了易子而食的慘劇。

丁大全剛剛開完一次無遮攔大會,他的整個神經都還處于極度興奮之後的極度疲憊之中,戰戰兢兢做了幾年皇帝後,造反、兵變、政變、鄰國入侵,他的種種擔心似乎都沒有發生,漸漸地,他

開始放出心中黑暗的一面,開始盡情享受他渴盼已久的帝王生活,直到聽說李思業取金國而代之,他才隱隱有了一絲擔憂。

此刻,丁大全半躺在龍榻上,正死死地盯著福建路送來的緊急軍報發怔,李思業大舉向琉求增兵,已經開始向福建水師進行軍事挑釁,雖然聽似荒唐,但他相信這是真的,早在他為宋國丞相之時,他就知道琉求已經被山東占了,而此時增兵恰逢關中戰役結束,這意味著什麼?難道說他李思業要向自己動手了嗎?

“命兵部尚書謝方叔來見朕!”他突然非常想知道齊國的兵力狀況。

很快,肥胖無比的兵部尚書謝方叔匆匆趕來,行完三跪九拜的大禮,他已經是滿臉流油,氣喘籲籲,“皇上緊急宣臣覲見,不知有何大事?”

盯著他看了半天,丁大全才陰陰問道:“朕來問你,今年征兵的計劃可完成?”

謝方叔臉上剛剛止住的油,又開始流了下來,他的臉憋得通紅,趴在地上半天才道:“臣該死!臣已經用盡一切手段,實在是因為沒錢,只完成四成。”

他為了完成征集二十萬新兵的任務,卻實已經想盡一切辦法,他盡捕落單的青壯、甚至用妓女勾引男子入甕,但也只征到七、八萬,離目標相差甚遠。

丁大全勃然大怒,‘啪!’地一聲,將報告狠狠摔到謝方叔臉上,大聲吼叫道:“睜開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李思業已經先動手了。”

他從榻上猛地蹦起,一把揪起謝方叔的衣襟,逼視著他,一字一字道:“從現在開始,向全國征兵,凡十四歲以上五十歲以下的男子,都要給老子報名,錢不夠,盡管印!”

');

上篇:第十二章 擦槍走火(一)     下篇:第十四章 飲馬江南(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