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八十七章 意外消息  
   
正文 第八十七章 意外消息

這兩個丫頭領悟倒快,林晚榮教了一會兒,二人便有些模樣了。

見此時天色已經不早,林晚榮也不願意過多逗留,便起身告辭。秦仙兒依依不舍的道:“公子,你明日還能來麼?”

林晚榮愣了一下,秦仙兒臉上染上一抹紅暈,輕聲道:“也不知怎的,我喜歡聽公子說話。”

林晚榮哈哈笑道:“不就是聊天麼,只要有功夫,我會來的。”

秦仙兒展顏一笑,道:“如果明日公子不來,我還是要繼續下帖子的。”

林晚榮點頭微笑,便往外走去。秦仙兒拉住他袖子,目光如水,溫柔注視著他,輕啟朱唇道:“公子,你莫要忘了答應仙兒的話,一定要常來看我。”

林晚榮見她戀戀不舍的樣子,心里有些好笑,這一個顛倒眾生的花魁莫不是被自己迷倒了?這個秦仙兒對他這般依戀,倒也讓他的虛榮心好好滿足了一回。

這次表少爺總算長進了一回,出來的時候雖然依然是滿身酒氣臊氣,卻沒有上次那樣狼狽了,林晚榮看他那樣子,便知道那粉頭將表少爺伺候的很爽了。

林晚榮與表少爺一起回到府中,自與他分別,剛走到自己院子,卻見一個俏麗的身影在院子里不斷來回的走來走去,小嘴里還不時嘟囔著什麼。

林晚榮走近一看,不是別人,卻是蕭家二小姐。

蕭玉霜來來回回的跺著步子,園子里的花瓣被她一片片的扯下扔在了地上,看起來來的時間也是不短了。

蕭玉霜沒見到他進來,嘴里輕哼道:“這個壞人,到那種地方風流快活,我恨死你了。再等一盞茶的功夫,你要不回來給我講故事,哼,我就,我就——”

說了半天卻不知道該把他怎樣,林晚榮暗自好笑,緩緩走到她身邊道:“你就把我怎樣啊?”

蕭玉霜啊的一聲退了幾步,驚道:“你,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林晚榮道:“回來沒多長時間,就聽到有人要對我不客氣了。”

蕭玉霜臉上一紅,哼道:“你可算回來了,怎麼,那狐狸精沒留你過夜?”

林晚榮呵呵樂道:“二小姐,你的小腦袋里,天天都想的什麼啊?我們只是聊聊天,哪有你想的那樣齷齪。”

蕭玉霜道:“今天是聊天,誰知道下次聊什麼。”

和這小孩子還真沒法解釋,林晚榮搖頭無奈的道:“時候不早了,二小姐,你快點回去吧,免得大小姐擔心。”

“那,你今晚不給我講故事了麼?”蕭玉霜期盼的道。

林晚榮搖頭道:“今天就免了吧,我有些累了,想早點休息。”

蕭玉霜臉上很是失望,無奈的轉身往外走去。行不了幾步,忽然回頭道:“林三,我再問你一次,我家和陶家真的不能聯營麼?”

這小丫頭腦袋里裝的什麼,怎麼又突然問到了這個問題。不過看她渴切的眼神,林晚榮點點頭道:“對蕭家來說,聯營是死路一條。”

蕭玉霜咬著牙點點頭,看了林晚榮一眼,然後飛也似的跑了。

這丫頭,還真是有點奇怪,林晚榮搖搖頭,進了院子推門進去,一抬頭,卻見肖青璿正靜靜的坐在桌前望著他。

走了一個,又來一個,這滋味還真是特別啊。林晚榮眨眨眼,笑著道:“肖小姐,今天怎麼這麼早?”

肖青璿面無表情的看他一眼道:“我只是來看看,你答應我的東西什麼時候能夠弄好?”

林晚榮點點頭:“放心吧,少不了你的。”

他將買來的玻璃瓶子取了出來,按照不同的配比,將香精倒進瓶中,又做上標記,這才長長出了口氣,第一批的實驗,算是正式完成了。雖然簡單了點,但從那天肖青璿的反映來看,效果還不錯。

肖青璿一言不發的看著他的動作,見他完成了,才好奇的問道:“你這是在做什麼?”

林晚榮笑了笑:“這是不同的香味,以後你喜歡哪一種,可以隨便挑了。”

肖青璿臉上現出一絲歡喜之色道:“真的?”

林晚榮點頭道:“我什麼時候騙過你。”說這話他自己都有些汗顏,騙小妞是他最拿手的事情了。

肖青璿仔細打量著這些玻璃瓶子,良久才問道:“我,可不可以聞一聞?”

本來就是想讓她做試香員的,林晚榮聳聳肩道:“當然可以了。”

肖青璿小心翼翼的拿過一個瓶子,揭開蓋子,湊在鼻前聞了聞,又深吸了一口氣,良久才呼出一口氣道:“這是什麼香味,這麼特別?要是淡一點就更好了。”

她手里拿的正是濃度最高的一瓶,林晚榮心里暗喜,他雖然不知道這肖青璿的身份,但看她氣質神態,絕非出身普通人家,能讓她贊不絕口,意味著這香水將會絕對暢銷。

林晚榮瀟灑的擺擺手道:“肖小姐,請繼續品香吧。”

肖青璿一一揭過瓶蓋,細細聞著那芳香,臉上越發的欣喜,她握住其中一瓶道:“這個,送我了,好不好?”

林晚榮見她手里拿的正是最淡的那瓶,心道,這倒也合適她的性格,只不過眼下她要拿走自己的樣品,卻是不能答應的。

見林晚榮搖頭,肖青璿臉上閃過一絲失望之色,戀戀不舍的將那香瓶放回了桌上。林晚榮看得好笑,道:“我不是答應過你了嗎,等到正式配置的時候,一定送你一瓶的。”

肖青璿苦笑道:“我當然記得。只是等你配好的時候,也不知道我到了哪里了。”

林晚榮聽她話里似乎有些離別的意思,奇道:“怎麼,你要走了?”

肖青璿歎口氣道:“我到這金陵有一段時日了,要辦的事情卻沒什麼進展。我不是這金陵人氏,離開這里也屬正常。”

林晚榮哈哈一笑道:“有離別,才會有下次相見的喜悅麼,不必過于憂傷。”

肖青璿看了他一眼,紅唇輕咬,半天才小聲道:“你與那秦仙兒,談的可好?”

林晚榮想起秦仙兒對自己囑咐過的事情,心道這兩個丫頭莫不是對頭?卻怎麼都和我有了瓜葛呢?他點頭道:“當然好了,我與她唱唱小曲,談談人生,快活得很。”

肖青璿悵然若失的道:“那般日子,倒的確快活,卻與我沒有緣分。”

林晚榮見她神色黯然,忍不住搖頭道:“你年紀不大,哪來這麼多感慨?心懷放開些,要知道,你可不是這個世界上最慘的人。最慘的那個,正站在你面前呢。”

肖青璿奇道:“此言何意?”

林晚榮想起自己有家不能回,卻淪落到這個陌生的世界,心里自然有些不好受,不過他天生豁達,見肖青璿臉上很是關切,他又起調戲之心道:“還說不慘?你見過一言不合,被人踢下河的才子沒有,本公子就是了,還差點送了性命。”

肖青璿知道他說的自己,臉上羞紅道:“明明是你占了我的便宜,怎麼反倒是你委屈了。”

林晚榮見她面色鮮紅,極是美豔,似是比那秦仙兒還要勝了幾分,心里也是抖了兩下,心道,這麼個小妞放在老子面前,卻是個帶劍的,能看不能吃,這不是折磨人麼?

“你這麼盯我干什麼?”見林晚榮久久不說話,卻只盯著自己看,肖青璿心中有些慌張,臉色更紅,急忙示威似的揚了揚手中的寶劍。

林晚榮歎了口氣道:“你手臂上的傷勢好了沒有?”

肖青璿聽他問起自己傷勢,也不知怎的,心里一柔,再也不忍與他斗嘴,臉上有些羞澀,輕輕點頭道:“好得多了,謝謝你了。”

林晚榮想想也覺得奇怪,自己認識的這兩個女子,秦仙兒雖是青樓花魁,卻是神秘莫測,眼前這個肖青璿更是一個迷一樣的人物,卻怎麼都與自己有了些干系呢?難道真的是因為我太帥,不然的話,怎麼也解釋不通啊。

“你在想什麼?”肖青璿幽幽道。

“以後少打點架吧,女人還是溫柔點好,像那秦仙兒,就溫柔的很。”林晚榮下意識道。

肖青璿冷哼一聲,偏過頭去道:“她溫柔麼?怕只是在你面前吧。我這傷便是——”

她住口不說了,林晚榮搖頭道:“不管怎麼說,女人打架總是不好的。這樣吧,以後你要打架的話,可以找我,我手下有一幫小弟,干別的不行,打架卻還是有一套的。”

肖青璿捂唇輕笑道:“我哪里是打架,偏就你說的這麼難聽。你手下的那些人又不會——”她說了一句,想起了什麼,看他一眼,便住口不說了。

林晚榮不以為意的笑笑道:“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們這些不會武術的人,可是,肖小姐,你不要忘了,天下是這些普通百姓撐起來的,只要把他們發動起來,便是你有再高的武藝,也逃不脫的,這個叫做人民戰爭。”

肖青璿低下頭去,忍不住輕聲嘟囔了一句:“我哪是看不起你?偏就你最會胡說八道。”與這肖青璿處的時間久了,她似乎也沒那麼冰冷了,只要不出言調戲,便一切都好說。

這個肖青璿氣質高雅,談吐不俗,對軍國大事甚是關心,林晚榮也是吹牛皮高手,她每提起一事,林晚榮便能依據自己前世的經驗和見聞,提出些獨到的見解和思路。

林晚榮經曆豐富,對社會和人性的認識,遠非肖青璿可比。雖非字字珠璣,卻總能一語中的,肖青璿與他一番話下來,竟也頗有些收獲。

接下來幾日,林晚榮便全心全意的投入到香水的研制中去了。他不用去書房陪站,空閑時間全部用在香水之上,每日走在路上,吃飯的時候,腦子里都是香水。

蕭二小姐這幾天也沒來找他,林晚榮正圖個安心,倒是秦仙兒每日都拿了名剌來請他。

林晚榮無奈之下,便只得打著研究學問的幌子,每日陪同少爺去逛逛窯子,順便再教導一下那兩個小丫頭,他可不想在自己開張大吉上被砸了牌子。

秦仙兒又作了些曲子,拿與他聽,卻是越來越歡快,早些的幽怨也不知跑到哪兒去了。林晚榮心里奇怪,這個秦仙兒這些日子容光煥發,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人參果了。

那肖青璿卻似是與秦仙兒約好了一般,每日林晚榮從秦仙兒那里回來,肖青璿必然已經坐在房里等他了。

兩個人暢談些軍國大事,林晚榮沒什麼顧忌,什麼都敢說,肖青璿聽得渾身冷汗,心道,你這壞人,若非遇到了我,恐怕早已經被殺頭幾百道了。

林晚榮正說的高興,卻見她神情古怪,便道:“怎麼了,是不是我這言辭嚇著你了。”

肖青璿咬了咬牙道:“你這些話兒,便只對我說說罷了,切不可對外人提起了。”

林晚榮笑了笑道:“我是與你知心,才說起這些,別人就是想聽我說,我還懶得提起呢。”

肖青璿臉色羞紅望他一眼道:“油嘴滑舌。”

她含笑帶羞的樣子,與她冰冷的神態,完全是兩種模樣,林晚榮看得呆了一呆道:“肖小姐,你還是多笑笑好,這樣子多漂亮啊。”

肖青璿狠狠的跺了跺腳道:“你怎的又說些輕薄話兒,懶得理你了。”話雖這樣說,可是也不知怎的,聽到這些“輕薄”話兒,她心里反而有些隱隱的驚喜。

這幾天,過得十分的愜意,白天研究香水,晚上研究美女,直令林晚榮懷疑是不是在做夢。做家丁做到這個境界,也算是天下第一了。

這一天早上,林晚榮好夢正酣,忽然有丫鬟在門外叫道:“三哥,三哥——”

日啊,林晚榮大叫一聲,還讓不讓人睡覺了,莫非又是秦仙兒拿了名剌來訪我了?這秦仙兒也是的,大白天也送起名剌來了,昨兒個晚上不是剛剛教她唱了個《北京的金山上》麼,怎麼今天這麼早就尋來了。

林晚榮穿好衣裳走出來,沒好氣的道:“來了,來了,又是誰啊?”

一個小丫鬟匆匆跑過來,上氣不接下氣的道:“三哥,三哥,快,快,夫人要杖責二小姐了。”

上篇:正文 第八十六章 夜談(2)     下篇:正文 第八十八章 私定了終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