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迷惑了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迷惑了

胖老頭向打斗的地方張望了一陣,搖搖頭,鑽入轎子里,喝道:“回府吧。”那小轎便悠悠向外行去。

林晚榮已經得知這人是誰,當下躍出來叫道:“前面的先生請留步。”

他這一叫喊,那圍住轎子的幾個大漢卻是嚇了一跳,立即緊張了起來,將小轎團團圍住,警惕的看著林晚榮。

那老頭打開簾子,看了一眼,見到林晚榮的面孔,愣了一下,臉上現出一絲尷尬的笑容,揮揮手道:“先停下吧。”

老頭緩緩跺下身來,對著林晚榮抱拳道:“不知道這位公子喚住老朽,所為何事?”

林晚榮見他神色之間並無多少驚訝,心里更有把握了,你這老頭,就裝吧。他哈哈一笑道:“今日時間已晚,我到這巷子里游玩,沒曾想卻意外的見著了老先生,想來這位先生對這里很有興趣,咱們這也算是緣分吧,所以才冒昧叫住了老先生,還請原諒則個。”

那幾個護住轎子的大漢聽他瞎掰,心道,游玩個屁,黑燈瞎火,你又是一個小小家丁,攔住轎子,怕是找茬才對吧。

“不知這位公子有何見教?”這老頭一笑,臉上的笑容又將眼睛擠成了一道小縫。

“哦,就是無意看見了方才那邊的一出好戲,我有些害怕。老先生長得和顏悅色,慈眉善目,想來應是寬厚長者,我見了您,心里便舒坦多了。”林晚榮胡吹道。

“哦。”老頭歎了一聲道:“我也看見了,沒想到出來游玩,卻遇到這等煞風景的事。老實說,我心里也有些害怕,這才交代了下人早些離去,倒叫這位小哥兒笑話了。”

你害怕個屁,比我還會裝。真是只老狐狸。從前。林晚榮想著利用洛遠的總督公子身份,壯大洪興。而如今這個老頭卻又利用了洪興的力量牽制程家父子,說起來。誰也不是省油地燈。只不過這個老頭,把自己兒子也投了進來,下的本錢太大了些。

林晚榮嘿嘿一笑道:“不笑話,不笑話,大家彼此彼此。其實。我方才是看著老先生有些眼熟,才故意跟上來的。”

老頭奇道:“哦,不知你覺得我像誰?”

林晚榮笑道“在這江蘇的一畝三分地上,誰最大,你便像誰。”

老頭哈哈一笑,臉上擠出幾絲苦笑:“林公子,你也何必與我打啞謎呢。你精明強干,我早就聽說過了,今日見了真人,果然是英明神武。器宇軒昂,比那傳言還要厲害上十倍啊。”

拍馬屁是官場中人的基本功夫,這個老洛更是深得其中精髓,張口就來。林晚榮一抱拳,恭敬笑道:“在下林晚榮,見過總督大人。”

洛敏急忙道:“林公子千萬不要客氣。你天資聰穎,才華過人,他日必定出人頭地,前途非凡,洛敏可受不得你這一禮。”

什麼狗屁天資聰穎才華過人,你這老狐狸連我的面都沒見過,就這樣忽悠起我來了。論起拍馬屁,林晚榮是高手中的高手,洛敏這幾句,被他自動過濾掉了。

他好奇地望著洛敏道:“洛大人此言從何說起?在下只是一個小小家丁,不讀詩書,不習騎射,既無權又無錢,哪里來地出人頭地?”

洛敏嘿嘿一笑道:“讀詩書,習騎射,固然有些成就,卻終是受人驅使,不提也罷。”言下之意,卻是林晚榮就算不學無術,也能做那人上之人。這倒是奇怪了,林晚榮與他從來沒有交往過,這個老頭怎麼會對他有如此信心呢?

林晚榮看了洛敏一眼,試探道:“那日酒樓開業,蒙大人賜金匾,今又派了令公子如此相助,在下實在感激不盡。但在下與大人從未相識,不知怎能當得大人如此器重?”

洛敏望著林晚榮,神秘一笑道:“林公子你才華出眾,那日青樓之中三戲花魁,我也聽人說過,老朽聽得十分向往。你經營有術,學識過人,犬子與你交好,我也十分的贊成。這知人識人,也是我身為江蘇首憲地責任,江蘇境內有此人才,我焉能不予以關照?雖未相識,我們卻也算是神交已久了。”

日,果然是成精之人,根本就不漏半點口風,林晚榮才不信他,笑道:“洛大人這樣說,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幸好我最近結識了不少的才子,相信他們聽了總督大人地高風亮節定然會十分的感動,總督大人每天的幾塊金匾怕是跑不了的了。”

洛敏訕訕笑了笑道:“林公子不要說笑了。你助蕭家,斗白蓮,出手非同凡響,我盡點心意也是應該的。”

這話什麼意思?難道是在暗示我已經卷入了某些爭斗?靠,我占占總督大人地便宜也就算了,這些派系的事情還是別找我吧。

洛敏神秘一笑,接著道:“前些時候,聽說林公子你勇斗白蓮,救出了蕭大小姐,實在是可喜可賀啊。”

這個老狐狸,林晚榮心中暗罵,那白蓮教的事情,說起來,還是你這一省首憲治理不力,你還好意思來說我勇斗什麼白蓮。

洛敏似是看出來了他的心思,歎道:“白蓮教的事情,我雖有心,卻也無力。我手中的兵馬,皆是些城防,那步兵營都掌握在程大人手里,我即使有限令,卻也無法調動。偶爾也緝拿過一次,他們卻像早就得了音信似的,消失得無影無蹤了”洛敏眼神閃爍,閃過絲絲精光。

這話說的大有深意,老狐狸不是糊塗人啊,子丑寅卯明白著呢,林晚榮心道。只是這是你們當官之間的事情。說與我聽有個屁的用?這難倒是你利用洪興地借口?洪興辦的再好,也是黑社會,是不能和綠營比的。

洛敏知道眼前這個家丁是個不能哄騙的精明人,當下誠摯道:“林公子請放心,我對你絕無惡意,相信公子也能感覺到。我今日到這里,只是有些放心不下小遠。這孩子。長這麼大,還沒跟人打過架呢。”說到洛遠。老狐狸眼中閃過一絲親情,想來對這個兒子很是疼愛。

洛敏沒有惡意。這一點林晚榮倒沒有懷疑過,從他讓洛遠多多接近自己就可以看出,這老頭是把本錢都壓在了自己身上。可越是這樣就越是奇怪了,我一個小小家丁,怎麼能讓洛敏下這麼大的本錢呢?

“洛大人,十分感激你的厚愛,但我這人是個死腦筋。從來不相信天上會掉餡餅,大人對我的支持,定然是受了他人指使,不知我猜地可對?”既然洛老頭不肯說,我便直接點明,看你這老狐狸認不認。

洛敏苦笑道:“我不能說,也不敢說,還請林公子原諒。但請你相信我。你有諸位貴人相佑,飛黃騰達是遲早地事。”

靠,什麼貴人保佑?這老頭話只說一半,真把人急死。其實洛敏的話,已經給了一個很明確地信號,的確有人在暗中幫助林晚榮。

見老狐狸地神情不像是作假,林晚榮心里卻疑惑了,這暗助自己的人到底是誰呢?自己認識的人里面,若要說到富貴,首推肖青璿了,難道那丫頭真的是大有來頭不成?

“是不是青璿?”林晚榮試探問道。

洛敏神色平靜,搖頭苦笑道:“林大公子,你就不要再逼我了。”

靠,我不逼你逼誰,你這老頭滑的跟泥鰍似地,說了一句實話,卻還要吞進半句,怎能不讓人郁悶?可就算青璿是公主,以一個公主的一句話,就能讓這封疆大吏如此賣命?以這洛老狐狸的性格,斷然不會如此簡單。

頭疼啊頭疼,也不知道這背後之人是多大個來頭,能不能斗得過程德背後的主子?關鍵時侯站錯隊,那是要掉腦袋的。

洛敏見他苦苦思索道:“林公子,你不用再猜了,我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告訴你的。你只管放心辦你的事,好好幫助蕭家就是了。”

**,怎麼又扯上蕭家了?難道不是青璿?越問越麻煩了。這老狐狸,在和我打太極拳啊。

雖然有了些收獲,卻同時產生了更多的問題,林晚榮有點頭大,他望著洛敏道:“不管如何,還是謝洛大人這一番提點了。以後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只要不是要錢地,你就盡管開口吧。”他到這時候,仍是不忘奸商本色,除了找我要錢,其他事情我都可以幫你。反正這洛敏也是受別人的指使才來幫我的,老子意思一下就可以了。

洛敏點頭笑道:“林公子果然爽快。但不知明天公子有沒有空閑,我想請公子隨我去一個地方。”

林晚榮嘿嘿道:“是去妙玉坊麼?那地方我也好久沒去過了,不知那里的姐們兒是否還記得我?”

洛敏貴為一省之首,卻也經不住他這般打趣,尷尬笑道:“明日早間,我派人來接你,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和洛敏分別,林晚榮還一直在想著是誰在背後暗自支持自己?想來想去,除了青璿,似乎就找不到別人了。可是洛敏的神態告訴他,這事不會這麼簡單。

回到蕭家,林晚榮心系巧巧,拉住大小姐樓下的一個丫鬟道:“晚間和大小姐說話的那位巧巧小姐,回去了麼?”

丫鬟道:“沒呢。大小姐約了巧巧小姐促膝長談,今晚巧巧姑娘就歇在大小姐房里了。”

促膝長談?林晚榮卻是大吃了一驚,這倆小妞,能談什麼?透過大

小姐窗上的燈籠紙,清晰的看見兩個嬌俏的身影,林晚榮卻深深的迷惑了……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老狐狸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小姐的內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