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上不上?兩難!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上不上?兩難!

“自從娘親遇難之後,仙兒痛恨天下所有負情負意之人,曾發了心願,我以後尋著的郎君,便只能愛我一人,望他全心全意待我,終生不離不棄。”秦仙兒望他一眼,輕輕說道。

原來如此,這丫頭定然是因為幼時見了那慘絕人寰的事情,在心里留下了陰影,才會如此的嫉恨她人,凡是跟林晚榮沾邊的女子,便都是她要殺的對象。行為雖是霸道了些,卻也至情至性。

“我遇了公子,便是前世的冤孽。人生苦短,知己難尋,遇上一個傾心相戀的人尤其艱難。仙兒與公子得逢,乃是天大的緣分,我是一介女流,但也知道姻緣雖是天定,萬事卻皆在人為,這才舍了羞恥,相隨公子左右,還望公子莫要嫌棄仙兒粗鄙。”秦仙兒嬌羞無限的說道。

聽著女孩子對自己表白,這滋味還真是特別,尤其是秦仙兒這種絕色佳人,更是大大的滿足了林晚榮的虛榮心。

他輕輕撫摸著仙兒的手道:“仙兒,那我們以後便相聚相守,不離不棄,好不好?”

秦仙兒臉色羞紅,輕聲道:“君所願,亦仙兒所願。”

她嫵媚嬌羞,楚楚動人,林晚榮心里更是發癢起來,對那什麼無媒苟合嗤之以鼻,老子就是要先上車再補票,怎麼著了?

他一雙大手便又輕輕撫上仙兒身體,直往那小小褻衣里鑽。仙兒與他說了這些心事,卻是漸漸的敞開了心扉,見他如此作惡。心里卻是一歎,罷了,罷了,我既是終身許了他。與他不離不棄,那便是現在都給了他,卻也沒什麼分別了。

有了這一想法,她便不再阻攔他,隨著他輕輕的撫慰,渾身如同火燒般滾燙酥軟,小口微張,吐氣如蘭,輕輕道:“請公子憐惜仙兒——”

聽著這一聲輕囈,林晚榮卻是心中大喜。這麼說,仙兒這丫頭是默許了。我日,婚前性行為是一項多麼偉大而光榮的事業。一定要堅持到底。

他心里做此想法,手上卻是未停,輕輕撫摸上她堅挺而嫩滑地玉乳,慢慢的摩擦起來。

仙兒敞開了心扉,熱情如火。緊緊摟著他腰肢,將豐滿的酥胸往他懷里擠壓,臉上掛滿豔麗的彩霞。蓮口傾吐,芳香四溢,低頭羞澀道:“公子,不要在這里——”

林晚榮心中欲火騰騰升起,猛地將她抱在懷里奔回屋中,放在那整齊乾淨地木床之上。

仙兒心髒噗通噗通亂跳,雙眼緊閉,不敢看他。林晚榮發揮他善解人衣的特點,輕輕撥拉幾下。便將仙兒那身寬敞的長袍揭了下來,只這一眼,便已讓他鼻血狂噴。

仙兒烏麗的秀發散落在床上,眉眼緊閉,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卻是不敢睜眼,瓊鼻櫻唇,鼻息咻咻,嬌喘不止,誘人之極。她的頸項潔白而修長,肌膚如雪般晶瑩透明,兩條裸露在外的手臂欺霜賽雪,光潔如藕合。一件火紅的褻衣,緊緊包裹住豐胸隆臀,酥胸因嬌羞而急劇起伏,更是峰巒迭起,波濤滾滾,便連那嫣紅兩點,也仿佛要透體而出。她修長的玉腿晶瑩而光滑,緊緊閉合在一起,卻更是誘惑無比。仙兒的身軀嬌嫩而又豐滿,全身上下無絲毫瑕疵,便如上天賜下地神物,增一分則長,減一分則短。

林晚榮艱難的咽下口吐沫,雙手竟有點微微的顫抖起來,緩緩解開仙兒那火紅地褻衣,兩座晶瑩潔白的玉峰便如脫了囚籠的白兔般奔湧而出,鮮豔的紅豆如水洗過般晶瑩透亮,閃爍著誘人的光澤。

秦仙兒啊地一聲驚叫,心跳越發激烈,帶動著那豐挺雙峰顫動,兩點鮮紅便如誘人的小櫻桃般微微抖動起來。仙兒修長雙腿緊緊閉合,卻依然可見芳草萋萋,肉光隱現。

林晚榮渾身火熱,娘的,仙兒竟然生地這麼美,這不是要了我的命嗎?

“公子——”仙兒秀目緊閉,耳根紅透,臉上鮮豔如新收的彩霞,映襯著她的雪膚櫻唇,美豔不可方物。感覺他那火熱的目光在自己全身上下巡視,秦仙兒羞澀無比,急忙雙腿緊閉,纖纖玉手卻是下意識的掩在了胸前,欲拒還羞,愈發的魅力無比。

林晚榮三兩下扯開自己衣裳,緊緊樓主仙兒嬌軀,將她胸膛貼近自己胸前,那嬌嫩兩點傳來的柔滑感覺讓人心曠神怡,林晚榮將她身體緊貼在自己身上,一陣火熱的氣息傳來,秦仙兒身體便急劇地顫抖起來。

林晚榮雙手輕輕一撫,順著她腰肢下滑,緩緩摸到她股間,曲線玲瓏,光滑凸起,剛一觸摸,秦仙兒便發出一聲低呼道:“不要——”她星目迷茫,望著林晚榮道:“公子,你是否會永遠只愛仙兒一人?”

汗,都到這個時候了,這丫頭還在問這事,這汪醋潭也是太深了,嘿嘿,待會兒見識到本公子的厲害之後,看你還如何吃醋。林晚榮沒有回答她的問話,卻是雙手一滑,緊緊覆蓋在她柔軟如織的雙乳之上,于那嫣紅處輕輕一按,輕撚慢捏了起來。

秦仙兒情火如幟,卻是以最後的清明守住心神,道:“公子速速回答仙兒,仙兒不想害了公子。”

害我?現在不上了你,那才是害我呢。林晚榮輕輕捏著那兩點紅豆笑道。

秦仙兒酥胸急喘,嬌聲道:“公子,仙兒師傅乃是苗女,自從經曆了父母之變,仙兒痛恨無情無義之人,只想求個一心待我的好郎君,便請師傅在我體內種下了癡情之蠱。”

癡情之蠱?癡情之蠱是個什麼東西?哪里比得上仙兒的豐胸翹臀來的實在,林晚榮渾不在意的想道,雙手急動,逗弄地仙兒一陣嬌喘。

“那癡情之蠱乃是男女相悅之見證。公子與我同房之後,體內便有了我的癡情之蠱。從此生死與共,兩兩相依,不離不棄。”秦仙兒急劇說道。感覺到他當大的火熱已經頂在自己小腹上,一陣呼吸急促:“但若是公子與其他女子行房,則那癡情之蠱轉移到那女子身上。那女子的生死,便操縱在仙兒手中了。

“什麼?”林晚榮胯下兄弟高舉旗杆,正要推軍猛進,聞聽此話,卻是心神俱驚,眼前雖是誘人之處,卻絲毫推進不得。

我日啊,怎麼回事啊。在這關頭鬧這事,老子會不舉地。林晚榮心里驚出了一身冷汗,仔細檢查一下某處。卻是堅挺依然,這才長長的松了口氣,做男人,還是“挺”好。

秦仙兒感覺他那火熱肉槍緊緊貼近自己羞處,心髒都要跳出來了。那輕輕的摩擦感覺,讓她渾身酸軟燥熱,幽處清泉暗流。身體便如抽絲剝繭般失去了力道。

“什麼癡情之蠱?仙兒你說清楚點?”林晚榮不敢輕舉妄動了,緊緊摟住她身體,急切問道。

仙兒輕嗯一聲:“苗女多情,苗女善蠱。為了尋那一心一意的郎君,我幼年時候便請師傅在我體內種了癡情之蠱。我與公子行了周公之禮,癡情之蠱亦入了公子體內,你便是蠱母,仙兒的生死皆操縱在公子手里。”

汗啊,這個蠱是個什麼東西。竟然會一直藏在人肚子里,能不能吃藥把它打下來?媽的,難道我要做藥流?人流?日還有沒有天理了?

不過仙兒竟然甯願將她自己的生死放在林晚榮手中,這份癡情,不感動也難。

“所謂癡情之蠱,便是一生忠貞,若是公子與別的女子行了周公之禮,這蠱則會轉移到那女子體內,我身上的便成蠱母,那與公子相好女子的生死,便皆操縱在仙兒手中了。”

這番話說地夠明白了,林晚榮額頭冷汗刷刷刷的流下來了。

蒼天啊,大地啊,你不是玩我吧,都脫光了,馬上就要進入最後一道程序了,怎麼又會鬧出情蠱之事?難道是你們看我房事能力太強,才要故意耍我?仙兒的師傅也是,教什麼不好,教蠱?仙兒年紀那麼小,什麼都不懂,只是隨便說說,你竟然就玩真地?靠,不是品行太壞,就是心理變態。

上還是不上?林晚榮徹底的傻眼了。他現在面臨的是一棵樹與一片森林的取舍問題。本來都說,不能為了一棵樹而放棄整片森林,可是仙兒這棵樹不一樣。她的身材真地很好,打死我也不會放棄她的。一棵樹,兩棵樹,一片森林,老子全都要了。

他心里胡思亂想了一會兒,抱著一絲希望道:“仙兒,這蠱能不能打掉?”秦仙兒微笑搖了搖頭。

林晚榮唉了一聲,難怪仙兒說,我要是和她叉叉圈月了,她心里高興都來不及呢,還真是不假。和她爽上一回,青璿、巧巧、玉霜,都要守活寡,就算我冒死和她們爽上幾次,那她們的性命也操縱在仙兒這丫頭手里,我日,還讓不讓人活了。

秦仙兒見他滿面愁容,知道他顧忌地是什麼,忍不住掩面哭泣道:“仙兒對公子之心,有如蒼天日月,便有山地崩裂河海干絕,也是至死不渝。仙兒清白之身,永遠都屬于公子。”

仙兒,你可害苦我了,吃又吃不得,罵又罵不得,這事還著實難辦啊。他暗自想了一會兒,心道,這事最好還是找人問問,青璿與仙兒一般的武藝高強,她一定會有辦法,說不定真的可以做個藥流打下來。

日啊,泡妞泡到要藥流的地步,老子這次真不是一般的慘,可算是曠古絕今的第一人了。

林晚榮現在對秦仙兒又有了新的認識,這個女子,實在是有個性之極,恨便恨的火辣,愛也愛的熱烈。他歎了口氣,見秦仙兒忐忑不安地望著自己,便訕訕笑道:“仙兒,你不用擔心。這事我一定會解決的。”

秦仙兒低下頭輕道:“公子,你不責怪仙兒麼?”

“怪,當然怪了。”林晚榮大聲道,見秦仙兒驚恐欲絕的眼神,林晚榮笑道:“我怪的是我的仙兒生的如此美麗可愛,讓我神魂顛倒,茶飯不思,便連想打她小屁股一下,卻也是舍不得呢。”

“公子——”秦仙兒嬌羞無限,卻感覺他火熱的大手,撫摸在自己臀上,真的舍不得打,只是舍得摸。

“仙兒,其實我是個很正經的人。”林晚榮鄭重說道:“我不是那種一味追求肉體之歡的人,我更注重的,是精神層次的交往,也就是我們俗稱的知心。”林晚榮昧著良心說道,雙手在仙兒股間輕輕摸索,胯下火熱依然緊緊頂在她雙腿之間,火暴比方才有過之而無不及。

秦仙兒聽他滿口胡說,卻是心里羞澀,不敢開口,只輕輕嗯了一聲,便放開了身體任他索取。

“為了證明我是一個品德高尚的人,我決定,”林晚榮微微一笑道:“今晚我們便這樣脫光了衣服抱在一起睡覺。為了進一步考驗我坐懷不亂的優良品質,我對仙兒你有一個小小的要求。”

“什麼要求?”仙兒緊緊依偎在他懷里,無限羞澀的說道。兩個人此時赤裸的擁在一起,感受著他身上傳來的熱力,尤其是下身處那火暴的巨龍,竟是越懲越大,便只差一點就要穿體而入。

“我要你想盡辦法挑逗我,以證明我高尚的品德。”林晚榮嘿嘿淫笑道。不能上,總要收點利息吧,否則這衣裳不是白脫了?老子從來不做無用功。

“公子——”仙兒嚶嚀一聲藏進他懷里,臉上滾燙,久久不敢抬起頭來。

林晚榮等了一會兒卻不見動靜,在她身上急劇摸索一陣,心里哀歎,這丫頭,還要好好的調教一番啊。

正想著,卻覺一只溫熱的小手,帶著輕輕的顫抖,緩緩摸向自己胯下的火熱,那舒爽透頂的感覺,讓林晚榮心里又喜又悲。柳下惠柳兄,老子這次要向你看齊了。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心事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蕭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