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夜巡三營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夜巡三營

林晚榮和高酋帶著趙良玉和幾個旗總策馬揚鞭,一口氣趕到琅琊山下,遠遠地看見幾座帳篷里燃著燈火,人影綽綽,甚是熱鬧。

“百戶大人,你的營房里挺熱,看來兄弟們的業余生活很豐富嘛!”林晚榮嬉笑著說道。

趙百戶尷尬笑了兩聲,不也接話。還沒走近營房,便已聽見不絕于耳的喧嘩之聲,還伴著色子擲盅的聲音,幾個兵士大聲叫嚷著:“開,開,一二三六點小,莊家通殺!”

高酋久在宮中,和手下侍衛們賭錢那是常事,只是如今身在軍中,竟然公然開賭局,這些將官膽子也未免太大了些。

林晚榮眯著眼道:“趙百戶,這是什麼聲音啊?”

趙良玉臉上一陣紅一陣白,裝模做樣道:“稟告將軍,屬下不知,也許是將士們行軍無聊瞎鬧著玩呢。”

林晚榮嘿嘿一笑,當官的出去嫖,當兵的在屋里賭,這神機營還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吃喝嫖賭,全讓他們給占全了。

幾個人下了馬,只見營區正中間擺放著兩門神機大炮,一個士兵正懶洋洋地靠在馬車上打磕睡,連有人走近都不知道。

林晚榮仔細地打量著這兩尊大炮,生鐵鑄成,炮管粗長,尚無發射痕跡,想來就是徐渭說過的,經過改良之後的大炮了。撫摸著冰冷的炮管,林晚榮看得興致大增,這火炮的威力也不知道如何,有空的話,老子親自打上兩炮試試。

趙良玉見新來的這位參謀將軍大人緊緊盯住自己所押運的兩門火炮,似乎是很感興趣,當即傲然道:“這兩尊火炮乃是我神機營能工巧匠最新研制出來,還無人用過。據說這炮威力極大,射擊精准,此次拉上前線,保准讓那些白蓮妖人死無葬身之地。”

射擊精准?再精准的火炮到了你們這群豆腐兵的手上,那也成了擺設,林晚榮不屑地笑笑:“哦,是嗎?如此說來,明日我倒要見識見識這火炮的威力了。不瞞趙百戶說,我還沒見過打炮呢。”

林晚榮帶著高酋進了正中一個營帳,只見二十來個士兵圍住中間一個小桌,賭得正歡。

林晚榮對高酋使了個眼色,高酋三步走上前去,一把抓住那擲色子的盅,大聲道:“誰敢與我一賭?”

眾人見他生得高大魁梧體態嚇人,卻未穿兵甲,也不知是哪里來的子,幾個兵士大聲叫道:“你這小,好大的膽子,這里乃是神機營重地,豈容你等擅闖。”

趙良玉急忙道:“不得無禮。這兩位是新來的統兵官參謀將軍林大人及他的隨從大人,你們還不快快拜見?”

那幾個軍士嚇得傻了,急忙鞠躬行禮,拜見兩位大人。林晚榮笑著道:“無妨無妨,既然諸位兄弟喜歡擲色子玩,那我就讓這位高大哥與諸位玩個痛快。不過要玩的過癮,不添些彩頭那是不行的。”

眾人見新來的參謀將軍大人發話了,俱都噤若寒蟬,洗耳恭聽,只聽將軍大人繼續道:“這樣吧,今日這帳中參賭的兄弟,人人有份,每人都上來與高大哥單獨賭。若是你賭贏了,今日這軍中開賭之事便與你無關。可若是賭輸了麼——”林將軍嘿嘿一笑:“那便要承受這軍中法紀,五十個大板是免不了的。哦,就請百戶大人親自動手責罰吧。”

此言一出,帳中之人頓時議論紛紛,按照大華軍例,軍中開賭是重罪,即使斬首也不為過,只不過這些神機營的兵士平時驕縱慣了,早已不把這些軍紀當回事情,倒是這位參謀將軍一來就要動真格的,讓他們心里有些懼怕。

林晚榮早已猜准他們的心思,大方笑道:“各位兄弟不用擔心,我這個法兒很公平的,既然大家都喜歡賭,我就專門開這個局。你若是賭贏了,那自然是你的本事,本將軍無話可說,但你若是輸了,那也要願賭服輸,咱們當兵的,一頓板子算得了什麼。”

眾人一思索,願賭服輸可不就是這個理麼,何況這位將軍大人已經給了所有人機會,那便上去搏一搏運氣吧。當下便有幾個膽大的,沖上前去要與高酋比試一番。

高酋本就是賭術高手,又有一身高強的武功,暗中做些手腳那是易如反掌,要開大就是大,要開小就是小,這些軍士哪里是他的對手,一個回合便已敗落下來。大帳中二十余人,轉眼便已盡數落敗。

見眾軍士皆垂頭喪氣,林晚榮神目一掃,大聲道:“還有誰要上來賭的?”這些兵士見了高酋的神威,哪里還敢放肆,當下人人噤聲,不敢說話。

林晚榮笑道:“機會我已經給大家了,本將軍這條例永遠有效。只要誰能賭贏了這位高大哥,隨便你什麼時間、什麼地點,哪怕就是戰場之上開賭局,本將軍也無絲毫意見。不過你若是輸了,這板子是少不了的。”

他嘿嘿一笑,對著趙良玉道:“百戶大人,這幾十個兄弟,就請你執刑吧。二十個人,打斷五條板子算是合格。”

眾人聞言倒吸了口冷氣,這位參謀將軍大人說話笑眯眯,下手卻是恁地毒辣,這五十大板下去,哪個不得在床上躺個三五天。但官大一級嚇死人,何況這又是軍規,今日犯到這位將軍的手上,也只能算是他們倒黴了。

林將軍給趙百戶下了死命令,要打斷五條板子,趙良玉自己還有把柄在林將軍手里,下手哪敢怠慢,當下使出渾身的勁道,親自執刑。這些敢于在軍營里公眾聚賭的兵士,都是趙良玉的親信,但今日卻要遭受趙百戶的毒打,心里自然萬分難平。

聽著外面的陣陣哀嚎聲,高酋擔心地道:“林兄弟,一口氣處罰這麼多人,會不會引起什麼事端或是嘩變?”

“嘩變?”林晚榮苦笑搖頭,接著歎了口氣:“高大哥,我倒是不怕他們嘩變,若真是嘩變,那倒說明他們還有些軍人的血性,就怕他們連嘩變的勇氣也沒有啊。”

高酋細細思索他說的話,果然大有道理,這些神機營的軍士,平時蠻橫霸道,看著似是凶悍,實際上都是些欺軟怕硬的主,要說血性,還真是少了幾分。這位林兄弟眼光果然獨到,看問題一下子就看到了點子上,難怪徐大人如此看好他。

過了一會兒,趙良玉渾身大汗地走進來報道:“稟將軍,二十余人,已經全部行刑完畢,打斷五條大板,請將軍查驗。”當下便有跟在他身後的旗總將五條打斷了的板子呈上來,上面還沾著點點血跡。

林晚榮一揮手,陰笑道:“好,趙百戶果然是條好漢。傳令下去,今後凡有在軍中開賭者,皆以此例辦理。另傳本將軍諭令,明日一早,神機營舉行操練,實炮射擊,本將軍要親自檢驗一番。”

幾人連聲應是,當下幾位旗總連夜安排去了。林晚榮拉住趙良玉道:“趙百戶,那浙江和山東的兵馬駐紮在哪里,你帶領本將軍去巡視一番吧。”

趙良玉對這個笑眯眯的將軍已經有了全新的認識,辦事雷厲風行,手段毒辣,絕不是什麼好惹的人物。

神機營的帳篷是在最左側,隔著一里來地,就是浙江兩百來號兵馬的營地了,再行一里地,就是山東兵馬的營地。三路人馬三個百戶,互不干涉,形成了三個小集團。

趙良玉帶著林晚榮和高酋到來的時候,浙江營地上倒沒有神機營那般喧嘩,營中燈火通明,幾輛大車拉著些糧草停在營中,不時有兵士往來。

林晚榮仔細打量那些兵丁,果然是老的老,小的小,體格贏弱,趙良玉沒有說假話,這些都是各衛所挑剩下來的。

浙江的這兩百來號人馬,也是一個百戶所率領,叫做杜修元。杜修元得知統兵官林將軍到來,急急忙忙從營中出來迎接。這位杜百戶白面無須,雙目倒是大有精神,見了林晚榮便一抱拳道:“末將杜修元,見過林將軍。”

“百戶大人好說了,本將軍今天是第一次來你部所,為何你部中如此安靜,不見防護人馬,難道營中兵士皆盡安睡了麼?”林晚榮笑著問道。

“將軍誤會了。”杜修元急忙道:“非是屬下未安排防衛,只是我手下兩個百戶所,皆是些敗退下來的老兵和一些新征召入伍的兵士,老的有四旬年級,幼的才是十四五歲,如此參差不齊,又未經統一訓練,若是公然擺開陣型,叫敵人見著,一下子便摸清了我們的虛實,實為不智。”

“哦?”林晚榮感興趣地看了杜修元一眼,這位沒長胡子的老兄,似乎挺有想法的:“那你是怎麼想的?”

杜修元道:“與其暴露,不如暗中隱藏。我雖是弱兵,但也能矮子里面挫將軍,大人請看……”他拍掌三下,營中嘩嘩湧出六七十號軍士,雖是老幼皆有,但體格卻已強上了許。他們分成里外兩層,長槍在外,持刀在內,形成一個護衛隊形。

杜修元道:“這是我自兩百余號人馬里挑選出來的精銳,由他們暗自藏在營中護衛,比那公開實力要強上不少。”

原來是內緊外松,這位杜修元有些想法,只是看他帶的兵,隊形不錯,個人能力卻是十分的欠缺,林晚榮歎了一聲道:“杜百戶,你有想法,這很好。但是你手下的這些兵馬,練的還是差了些。”他走到一個持槍的兵士身前,雙手一拉,那兵士站立不穩,已側身倒了過來。

趙良玉手下的雖然是神機營,但是士兵素質比這浙江兵要好上許多,見這浙江兵馬拉稀擺帶,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林晚榮狠狠瞪了他一眼,你有什麼好笑的,等明日早上神機營驗炮,老子讓你好笑。杜修元臉上時紅時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江南兵士體形和力道皆是不如北方士兵,何況這又是被人挑剩下的殘兵。

看杜修元的樣子,這位百戶似乎是有謀略,但不善于訓兵,林晚榮點頭,拍拍杜修元的肩膀道:“杜大哥,不要著急,練兵非是一時之功,謀略是你所長,你便用好計謀就是了。我見你像是讀過書的樣子,你家里是做什麼的?”

杜修元道:“稟將軍,我祖籍杭州,家里世代經商。只是到我手上家道中落,我又對行伍有興趣,便入了軍中。”

“做生意的?”林晚榮一聽大感興趣,難怪這個杜修元有幾分謀略,無商不奸,帶到軍隊來未必是壞事:“我們是同行哦,我在金陵也是做生意的,這次是徐大人拉我過來臨時兼個差。”

在浙江營里轉了一圈,杜修元手下兵士,個人能力雖是不強,但是陣法方面倒是有些造詣,看的出來杜修元是下了苦功夫的。

一不做二不休,林晚榮便干脆帶了兩個百戶,直往山東營闖去。遠遠的還未到山東營地,便聽見一陣驚天的厮殺聲,隱約還夾著些戰馬的嘶鳴,林晚榮吃了一驚道:“這是何事?莫非是打起來了?”

杜修元在旁邊道:“林將軍你有所不知,這山東統兵的胡不歸百戶,每天都要這樣練兵。早上練,晚上也練,只是全憑一陣蠻力,上了戰場怕也無濟于事。”杜修元的話里很有幾分不屑的味道,與這位胡不歸似乎不太對路子。

林晚榮帶著幾人還未接近山東營地,便從路邊閃七幾個兵士道:“何人夜闖我軍營地?”

高酋大聲道:“快去稟報你家百戶大人,參謀將軍林大人夜巡來了。”那幾個兵士中立即有一人前去報信,剩下幾人虎視耽耽地盯著林晚榮諸人,似乎他們便是來襲營的敵軍。

林晚榮見這幾個兵士也都是十四五歲年級,卻已經有了些干練模樣,論起單兵素質,比浙江營里的軍士強上不少。他微微一點頭道:“這幾位小兄弟,你們入軍多久了?”

其中一個頭目一樣的少年軍士大聲道:“休得探我軍情。”

林晚榮哈哈大笑,這小伙子有意思極了。他舉目往營地里望去,只見營地里塵沙滾滾,燈火通明,竟是有兩彪人馬在馬上厮殺,另外有幾隊兵士正在一旁對著些草紮的木人猛紮猛砍。雖是一樣的殘兵,卻已很有些凶悍的意思,從這幾個哨兵就可以看的出來,這個胡不歸,練兵倒是有一手啊。

思考間,遠遠行來一個大胡子武官,四十來歲年紀,面容黝黑,走路又快又急,虎虎生風,人還未到,一個粗豪的聲音已傳來:“哪位是林將軍?”

林晚榮笑著站上前去道:“小弟林三,這位氣宇軒昂、英武非凡的莫非就是胡不歸將軍?”

胡不歸見眼前這將軍二十來歲年級,嬉皮笑臉,沒有一分鄭重顏色,反而開口就來拍自己馬屁,心里頓時有些瞧他不起,又見趙良玉和杜修元都跟在他身邊,身份想來不會有差錯,當下抱拳正色道:“胡不歸見過林將軍。”

“胡大哥不要客氣,兄弟今日方到滁州,也就是隨便走走看看。冒昧打擾,還請胡大哥不要見怪。”林晚榮笑著說道。

你是上級,到我營里查看那是天經地義,還要假惺惺地說什麼打擾,這人虛假得很,胡不歸鄙視了一下這位林將軍,大聲道:“林將軍客氣了。請跟我來。”

二人走過那幾個少年軍士身邊之時,林晚榮望著之前喝止自己的少年郎道:“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

那少年以為是自己先前的言行得罪了他,臉上有些驚懼,旋即合不怕了,傲然道:“我叫——”

胡不歸不明白林將軍的意思,但見那少年臉上的神情,直覺地以為不妙,急忙道:“林將軍,我手下的兒郎,皆是奉我命令行事,他們無任何過錯,若要追究罪責,請將軍沖我胡某而來。”

這個胡不歸雖然魯莽,對待手下兵士倒也仗義,林晚榮笑著道:“胡大哥說的哪里話,誰要責罰你來著了。這位小兄弟機靈勇敢,盡忠職守,該當表彰才是,哪里談的上責罰。”

胡不歸摸不清這位笑臉將軍的底細,也不管他是真是假,急忙拉了他往營里行去。一路之上,軍容整齊,刀槍明亮,戒備森嚴,與神機營和浙江營是兩個氣象。這山東的兩百來號人,雖然也是年紀參差不齊,但身形體格明顯比江南兵士強壯,胡不歸練兵很有一手,短短的時間,能將這些殘兵和娃娃兵練成這副彪悍模樣,實屬不易。

那正在練習夜間厮殺的兩隊人馬,更是胡不歸的王牌,兩方都只有卻個個馬術熟練,刀法凌厲,望著很有些規模了。林晚榮奇道:“胡將軍,這些人馬,你訓練了多長時間了。”

胡不歸道:“一個月左右吧。”

一個月左右就能將人馬練成這樣,這個胡不歸的本事可真不是蓋的,只是看他四十余歲年紀了,又如此有本事,怎麼會只當了一個小小的百夫長呢。

“胡大哥,照你看來,這江南的兵士和齊魯子弟,是真的有那麼大的差距嗎?”林晚榮大有深意地問道。

胡不歸道:“江南兵士多嬌氣,身體相對北方軍士要弱一些,這與地域脾性有關。但這不是決定因素,若將江南兵士交與我整治,我一樣能把他們變成和我齊魯兒郎一樣如狼似虎的好漢。我多年的行軍經驗證明,沒有殘兵,只有殘將。”

他是在指桑罵槐的針對杜修元,杜修元掙紅了臉道:“你這話說的好聽,你一味只練單兵,不重合擊之術,不重陣型演練,到了戰場是要吃大虧的。”

“像你手下那些兵士,連個螞蟻都捏不死,擺上個花拳繡腿就能打勝仗?”胡不歸反駁道。

這兩個人一個浙江,一個山東,本來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也不知怎麼會這樣抬杠上了。不過這種技術上的爭論,倒是讓林晚榮心里歡喜,他本人對于溜須拍馬比較擅長,所以鄙視那些拍馬屁的,這個杜修元和胡不歸真刀真槍的較量,正是他所需要的。

見這兩位百戶爭吵不休,林晚榮笑著道:“兩位不必爭吵了,正巧明天早上,我要到神機營驗炮,不如我們就順手來個實兵大演習。到時候兩位帶上兵馬,捉對厮殺一番,一較高下就是了。”

這個主意好,兩位百戶都沒有什麼意見,便約了明日早上一起操練。

林晚榮見這胡不歸手下的軍士,單兵素質確實高人一籌,對這個大胡子也格外的好奇起來,拉住他道:“胡大哥,我見你練兵帶兵都有一套,怎地到了現在還是一個小小的百戶?起碼也應該是個千戶,衛指揮使了?”

胡不歸謹慎地望了他一眼,不知道該不該回答。林晚榮哈哈一笑道:“這倒是我交淺言深了,胡大哥對我可能還不太熟悉,我這個人一向正直誠實,謙虛好學,徐大人正是看中了我這一點,才讓我來滁州統兵的。我與胡大哥雖是初見,但我這個人有個缺點,就是見不得人才受委屈,這才冒昧問上一問,想為大哥叫幾句不平。”

胡不歸見他吹牛皮,心里好笑,不過他這個人爽快倒是真的,便道:“實話不瞞林將軍你說,我是濟甯人士。”

“濟甯?”林晚榮皺起了眉頭,那不就是白蓮教的發源地?他接著問道:“胡大哥便是因為這白蓮教受了牽連?”

胡不歸點點頭:“白蓮教詭計愚民,作惡多端,我對他們也很是不齒。我原先在北方抗擊胡人,領千戶封賞,但這白蓮教事發,朝廷對所有青魯將領都不信任,我便被遣回了,降職為百戶。”

難怪這胡不歸領兵有一套,原來是抗擊過胡人的,還曾當過千戶。林晚榮搖頭道:“這朝廷太他媽扯淡,忠臣和奸臣哪能根據地域來區分?這些家伙都是用屁股想問題的。”

他這話語雖粗,卻正對了胡不歸的胃口,他對這個林將軍的觀念瞬間便扭轉了過來,笑著道:“原來林將軍也是我性情中人。這白蓮教雖惡,卻都是些烏合之眾,甚好對付,我們大華朝真正的敵人,是那北地游牧的胡人。我雖是濟甯人氏,但祖上都是在北方生活,我父親便是慘死胡人馬蹄下,與胡人血海深仇不共戴天。我原名叫做胡守信,後來為著抗胡,便改了名字叫做胡不歸,寓意胡人一來,便叫他歸去不得。”

原來胡不歸這個花號是他自己改的,林晚榮笑著豎起大拇指道:“胡大哥竟有如此雄心壯志,小弟實在佩服。大哥放心,我與老徐交情不錯,有機會一定為你說道說道,看著人才受委曲,我他媽心里就難受。”

胡不歸見他直稱徐元帥為老徐,暗自心驚,這個參謀將軍林大人也不知是個什麼來頭,說話口氣如此之大,莫非他真的和徐元帥交情莫逆?

林晚榮初到滁州,便一口氣連巡三營,著實累壞了。三營兵馬之中,除了來自京畿的神機營紀律渙散之外,其他兩營都還馬馬虎虎,總算讓他心里好受了點。

第一次在軍中過夜,聽著外面巡邏的兵士不時走過的腳步聲,他竟是久久難以入睡。人生真是奇妙,從進入蕭家那一刻起,他的人生就莫名其妙地改變了,做了許多亂七八糟的事情,認識了許多人,如今更是以一個小小家丁的身份來統領數千兵馬上前線打仗,要傳了出去有誰相信呢。

他感歎了一聲,眼前閃過許多的臉孔。青璿在哪里?她知不知道我被莫名其妙地拉來當兵了?巧巧這丫頭睡熟了沒有,她肯定在想我了。二小姐估計又在念經為我祈禱了,洛凝那丫頭是不是每天扳著手指頭等我回去?還有大小姐,要有段時間看不到她了,每天不和她鬧鬧,都有些不習慣了。

想來起去,卻都是些女子身影,還是和他勾勾搭搭、說不清道不白的女子,他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一口氣搞了這麼多老婆准老婆,老子真是太有才了。

他正睡得半昏半醒之間,忽聞一個溫柔的聲音在自己耳邊輕輕響起道:“公子,公子——”

他迷迷糊糊翻了個身,正要繼續沉睡過去,驀然醒悟過來,我這是在軍中,哪里來的女子對我說話。

這一驚嚇之下,睡意俱消,一咕嚕自床上坐了起來,但見行軍床邊坐著一個女子,正風情萬種地望著他微笑。

“仙兒?!!”林晚榮大吃一驚,輕喚出聲道。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難題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倔強的仙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