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 天下第一丁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 天下第一丁

“這一題,是林大人答對了,阿史勒大人,您有異議嗎?”阿史勒搖頭認輸,小宮女翠云笑著又道:“林大人連答三題,高麗王子和突厥使臣各答對一題,這最後一題不用比,也知道勝者是誰了。”

“要比的,要比的。”祿東贊大聲道:“林大人才華無雙,我們都想看看他是怎麼破解霓裳公主的四道題目的,這最後一道,就算是讓我等心服口服吧。林大人,您說呢?”

這個祿東贊身為突厥人,倒是有股子爽朗之氣,若非兩國處于敵對,和他交個朋友也是不錯的。林晚榮笑道:“這個,祿兄,你是謬贊小弟了。公主出的這幾個題目,我只是誤打誤撞答上了,當不得真。”

“大人,懇請您將最後一道題也一並答了吧。”徐宮女神色黯然道:“見證奇人奇行,這是我們所有人的期待。”

見這麼多人都神情振奮的看著自己,不答是不行了,林晚榮無奈苦笑一下,望著翠云道:“宮女姐姐,那就出最後一題吧。”

翠云微笑道:“此次公主選婿,前三題都是早已命好的題目,唯獨最後一道,是公主親自命題。而且公主也不會隨意出題,若她對答對了題目的才俊公子滿意了,才會再出一題相考。目前公主還未有懿旨傳來,奴婢也不知道會不會有這第四題,請諸位耐心等待一會兒。”

是這麼回事啊,林晚榮頓時滿腦門子的大汗,原來命題不是隨便出的,就算你想去答這稀里古怪的題目,你也不一定有機會,必須得公主看上眼了,才會賞個面子出題目。

人群中一陣竊竊私語,若是公主出題了,那便說明公主對林大人是滿意的,這林大人必定會成為大華駙馬,身價倍增。可是公主會出題嗎?會出什麼題呢?所有人都在等待那一刻的來到。

高麗王子和突厥使團已經失去了機會,雙方皆都沮喪不已,出于嫉妒,他們自然也不希望林三做了駙馬。見那繡樓上掛著的幕簾久久沒有掀起,雙方心思便又活動起來。若公主對林三不滿意,那是否意味著,我們還有機會?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林晚榮原本氣定神閑、信心十足,隨著時間的消耗,卻也有些坐不住了。這里面到底是不是青旋?若真是她,她肯定已經知道自己出現了,怎麼還能這樣穩坐釣魚台?上帝啊,別玩我!

眾人等了一陣,不見有人出來,便都以為霓裳公主對林大人不滿意,頓時歎息之聲四起,為這新興的大華奇人惋惜。

正竊竊私語間,忽見那垂下的簾子掀了起來,一個俏麗的小丫鬟疾步而出,遞給翠云一個小紙條,又在她耳邊輕言了幾句,接著便轉身退去了。

翠云微微一笑,嬌聲道:“讓諸位久等了,公主出題了——”

“好啊——”眾人頓時一陣興奮。總算霓裳公主有慧眼,像林大人這樣的曠古奇才,到哪里能找到?不選他為婿,還要誰來?

林晚榮抹了把冷汗,這位公主真是會折磨人啊,臨到最後還來上這麼一手,要真是青旋的話,我一定會揍她小屁股。

“林大人,霓裳公主這最後一題,是專為您而設,請您聽好了。”翠云的一番話,又將眾人的胃口吊了起來,所有人都聚精會神聽公主專為林大人所設的考題,不知道會是個什麼稀奇玩意兒,林晚榮自然更不例外。

翠云緩緩將那紙條展開,輕聲念道:“請問林大人,當初在當塗縣白蓮教的巢穴中,您為匪徒所擄,又為人所救,你最難以忘記的人,是誰?”

這是個什麼題目?聽了這沒頭沒腦的一句,所有人都迷惑了,這與前三題的斗智完全不同,卻似乎是知曉林大人的過去,專為他設置的一道問題。要說,答這個問題比斗智力要簡單多了,想來林大人不會出什麼意外,成為大華皇帝最為疼愛的小公主駙馬指日可待。

林晚榮卻是無法掩飾的震驚與興奮,跳起來大聲道:“青旋,青旋,是你嗎?”

繡樓上寂靜無聲,沒有人回答他的問題。當初在金陵蕭家與大小姐一起被白蓮教擄走,又被人所救,知曉其中經過的人寥寥無幾,能對自己如此熟悉,又問出這種問題的,除了青旋還有誰來?青旋真地就是霓裳公主,娘的,我發達了!

“大人,您想清楚了嗎?”翠云見林大人突然呼喊起來,便開口笑著問道。

“在危難之時救我的有兩人,其中最難忘的,自然是青旋——”林晚榮自信滿滿的答道。

眾人聽的云里霧里,繡樓里一片沉寂,忽的響起一聲帶火輕哼:“你這麼想她,那你就去找她吧,不要來尋我。翠云,回宮——”

這個聲音?林晚榮驚得一蹦三尺高,聽起來好像不是青旋的,感覺怎麼有些像仙兒?

“仙兒,仙兒,是你麼?”林晚榮大聲喊道。站在高台之上的小宮女翠云苦笑一番,已撤回簾子中,繡樓上響起一陣通通的腳步聲,似乎甚是憤怒,公主鳳駕前面的儀仗已經開始緩緩移動,向宮門而去。

“不是我,你找你的青旋去吧,哼!”一個熟悉的苗條身影出了樓來,鑽入轎中,同時哼出一聲,滿是委屈與心酸。

林大人的腦袋直接短路了。霓裳公主??霓裳公主!!竟然是寶貝仙兒!!這是怎麼回事?難怪安姐姐說仙兒是去執行一項秘密任務,而且一定會給我一個大大的驚喜,這可真是一個大驚喜啊。要了老命了,當著那麼多人面承認最難忘景旋。一字一句落入小醋壇子耳中,她此時又貴為大華公主,不發飆那才怪了。

他思考的時間,霓裳公主的車駕已經走的老遠,小轎一只腳已經踏入了宮門之中,林晚榮才猛然醒悟過來,急忙攆上去大聲道:“仙兒,仙兒,你別走啊!”

怦的一聲大響,那巨大的宮門關上,卻差點砸到了急沖而來的林大人的鼻子。

他悻悻的摸著鼻梁,懊惱的一錘門環,靠,這都怎麼回事啊。為了尋找一個老婆,得罪了另一個老婆,要說倒黴的話,這世界上還有誰能夠比的上我呢?仙兒這丫頭也是的,放著好好的公主不當,偏偏要去做什麼紅人頭牌,還那麼喜歡吃醋,唉,這下為難了。

場上形勢突變,原本公主已經出了題目,而且是一個極為簡單的完全不相關的題目。怎麼林大人卻惹惱了公主,令她拂袖而去呢?他這駙馬怕是當不成了,什麼叫功虧一簣,這就是典型啊。場中人無不扼腕歎息,唯有原本已經徹底死心的李承載和突厥使團心中暗喜,既然公主對林晚榮不滿,那他們也不是完全沒有機會。場上一幕,真可謂奇峰突起,風云劇變啊!

見了林晚榮垂頭喪氣地模樣。皇帝不憂反喜,哈哈大笑道:“今日可真有意思,高平,宣召林三與高麗、突厥使團上殿吧。”

林晚榮懊惱一會兒,卻見高公公疾步而來,恭聲道:“林大人,皇上召見您呢,快跟我來!”

將仙兒身份的疑惑先拋在一邊,跟在高平身後上了金殿,只見李承載和阿史勒諸人已經先行到了,徐渭眼角含笑,正在對他微微點頭,看起來很是滿意。

林晚榮自家知道自家事,這次公主招親,他擺了一個大大的烏龍,可謂功虧一簣,仙兒那個小醋壇子還不知道會怎麼折磨自己呢。這老徐完全不知內情,還以為我占了多大便宜呢。

“今日霓裳公主招親,諸事已畢,高麗和突厥兩國使臣恭忍謙讓,果然高風亮節。”皇帝微笑道。

李承載急忙抱拳:“不敢,不敢,皇上過獎了。此次是我高麗准備不足,才與公主失之交臂,承載心里甚為遺憾。不過霓裳公主尚未選出駙馬,承載自認還有機會。”

“正是如此。”突厥使臣阿史勒也道:“公主尚未選出駙馬,我突厥也有機會。”

“哈哈哈哈——”皇帝大聲笑道:“兩位特使此言差矣。霓裳公主親自出題考核,可謂公平公正,你們兩國各只答對一題,並無參與再次考核的機會,即使公主尚未選出駙馬,她也不會在二位中間挑選的。若都像你們這般,人人都來求第二次機會,那豈不是我霓裳公主不出嫁,招親大會就要天天進行?”

李承載和阿史勒啞口無言,確如皇帝所言,機會是均等的,只是他們自己沒有把握住而已,怨不得別人。

“林三何在——”皇帝突然威嚴一喝道。

“小民在此。”林晚榮懶洋洋抱拳答道,情緒明顯不甚高昂。

皇帝笑道:“一時得失勿要過于計較,朕觀你今日表現,出其不意,有勇有謀,能與高麗和突厥的兩位使臣一較高下,頗有國士之風,朕心甚慰。”

什麼“能與高麗和突厥的兩位使臣一較高下”?皇帝這樣說完全是照顧李承載和阿史勒的面子,金殿之上人人明白。

“林三博學廣識,才華出眾,為我大華爭得榮譽,乃是我等親見。之前他曾在山東為徐渭統兵,親手擒拿了白蓮反王陸坎離,炮打白蓮聖母,攻占濟甯城,可謂功勳至偉,如此國士,焉能置于民間浪費人才?吏部尚書葉舒清何在?”皇帝聲如洪鍾,大聲說道。

“微臣在!”一個紅光滿面的老頭子急忙跨列而出。

“葉愛卿,你掌管著吏部,那就幫朕看看,最近還有什麼空缺沒有?林三此人,乃是我大華國學之士,一定要用好了。”皇帝微笑著道。

誠王眼中鋒芒一閃,對葉舒清打了個眼色,葉舒清心領神會。匆匆抱拳道:“稟皇上,目前吏部安置的官員已接近飽滿,倒是各地方上尚有閑職。”

皇帝笑了兩聲道:“他便是從金陵來的,又在山東統過兵,說起來也是從地方上來的,你還放他回地方上做什麼?哦,對了,朕記起來了,前任吏部侍郎童淵告老還鄉,吏部還有位置補缺——林三,朕便擢你為文華閣學士,領吏部副侍郎銜。你可願意?”

“皇上——”葉舒清大驚:“吏部職責重要,侍郎更是直接輔助微臣。林大人雖然博學多才,但年紀尚輕,又從未有過為官經曆,連文淵閣學士、新晉新科狀元蘇慕白大人,也尚未進入部考。將林大人一下擢拔太高,恐要引起怨言!請皇上三思!”

這葉尚書大人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竟提起了蘇狀元,以蘇慕白為例,阻止皇帝提拔林三。蘇狀元雖是文淵閣學士,卻只是一個虛職,尚未進入六部,眼見皇帝對林三如此看重,臉色煞白,急急低下頭,一句話也不說。[天堂之吻手打]

“萬事總有破例。林三的功績方才朕也說了,試問朝廷之上,還有誰能否認?蘇慕白憑著真才學中了狀元,朕提拔他進文淵閣。林三折服高麗與突厥,卻也不是假本事,晉級文華殿乃是眾京所歸,更何況他在山東戰功赫赫,居功至偉,領一個吏部副侍郎,又有誰有怨言?至于說他年紀輕,諸位愛卿,莫非你們忘了,先皇在世之時,誠王兄二十出頭便領了吏部,這又有何不可?”皇帝虎目急閃,說出的話卻如同重錘,記記敲在人心上。

誠王乃是天之貴胄、龍子龍孫,二十多歲領吏部,誰也不敢說個不字。可是現如今皇上將林三與誠王爺相提並論,這到底是個什麼意思?別忘了,林三現在還賣身蕭家做一個小小家丁,他哪有資格和誠王爺比。

“徐先生,這吏部侍郎是干什麼的?”見葉舒清面色蒼白,一副要了他老命的樣子,林晚榮拉住徐渭,輕聲問道。

“吏部,掌管天下百官考核、升遷與調度,乃是朝廷重中之重。吏部侍郎輔助尚書,官不小,職權更不小,前任吏部侍郎童淵告老還鄉,你雖是個副侍郎,卻領了正職,林小兄,你一步登天了。”徐渭輕輕一笑說道。

明白了,這就相當于人事廳副廳長,實權單位啊,沒想到皇帝一下子封了這麼大個紅包給我,唉,到底是收還是不收呢?

“一個小小的吏部副侍郎,干嘛讓這位葉大人像死了親娘似的,連面色都變了?”林晚榮接道。

這林小兄對官場還是欠缺了解啊,徐渭強忍住笑道:“林小兄,你與葉大人雖是職級有三級差距,只是實際卻僅隔著一層。你又是皇上親自提拔的,皇恩浩蕩如天,說不定哪一天就直接把葉大人給替了,葉大人怎能不考慮一下他的位子?還有一點更為重要,這吏部曆來是誠王爺的親信擔任,今天皇上硬生生把你插了進去。你想想,要是你心窩正中的位置被人插了根釘子,你會是什麼感覺?”

汗,原來中間還有這麼多門道,皇帝是要讓我去充當他與誠王相斗的馬前卒啊,靠,我能那麼傻嗎?

葉舒清還待再言,皇帝臉色一變,哼了聲道:“朕意已決,葉卿勿要再言。來啊,擬旨——”

“稍等,稍等。”林晚榮笑嘻嘻出列,抱拳道:“皇上,謝謝您的厚愛。可是小民也覺得這位葉大人說的有道理,我只不過是蕭家的一個小小家丁,對于什麼國事朝政絲毫不懂,皇上對我如此看重,實在令小民我汗顏。我在蕭家過的很好,很愉快,麻煩皇上您准許我回到蕭家,做一個快樂小家丁,我就心滿意足了。”

徐渭白眼直翻,這小子莫不是和人斗智斗傻了,放著到手的吏部副侍郎不做,偏要回蕭家去做一個家丁,那蕭家大小姐也不知是給他灌了什麼迷魂湯。

“林大人高風亮節,乃有大將之風,皇上慧眼識金,臣弟佩服之至。”誠王眼神閃爍,突然出列道。

皇帝看了誠王一眼,嘴角浮起一絲笑意:“誠王兄說的不錯,林三此人,果然與眾不同。既然他願意在蕭家待著,那就繼續待著吧。不過他有本事,卻不為國家出力,那就大錯特錯了,說地難聽點,就是暴殄天物。林三,你回蕭家可以,不過吏部的差事也要兼著。既然你如此淡薄名利,那便不要你進文華殿了。林三聽封——”

“皇上,小民聽著呢!”林晚榮急忙抱拳道。

“你戰功赫赫、為國爭光,朕便擢你為吏部副侍郎,賜府宅一座。考慮到你在蕭家還有差事要辦,朕特許准你不上早朝。”皇帝忍住笑道。

眾臣聽得心里惶惶,林三一個小小家丁,在蕭家能有什麼差事,又豈能與國事並論?皇上如此待他,真可謂情深義重。

什麼吏部副侍郎,老子才不稀罕,倒是賜府宅一座,才是真正的利好。

“另外,為了你以後行事方便,朕便再賜你幾個字。”皇帝微笑看了他一眼,高平早已送上筆墨紙硯。

賜字,賜字有什麼稀罕的,來點黃金才是正經,新晉吏部副侍郎林三林大人實在太過于小白,皇帝賜字那是天大的恩典,黃金萬兩也換不來。有了皇帝的題字,有多少錢財弄不來?

徐渭見他無所謂的樣子,忍不住拉了拉他道:“林小兄,皇上對你可真是不遺余力,連蘇狀元也比下去了。”

廢話,以前不知道,現在我可明白了。仙兒是我老婆,又是老皇帝的女兒,我和他可是貨真價實、童叟無欺的親女婿與親老丈人的關系,他不對我好,難道還去對蘇慕白那個小白臉好?

大殿上一片寂靜,高公公敷紙,皇帝金筆沾滿朱砂,微一沉吟,朱筆疾揮,便在紙上落下墨寶。

“林三,你雖是小小一個家丁,但切不可因為身份而妄自菲薄,須知我大華聖祖皇帝,昔年也是放牛倌出身,卻成萬世稱贊之雄才偉略。”皇帝望著林三正色道。

聽你說了一堆話,就這句最中聽。林晚榮誠心實意道:“皇上,謝謝您了。”

皇帝一揮手,高公公便將禦賜朱批輕輕折起,送到了林晚榮手上。林大人雙手接過,皇帝看著他笑道:“你把這幾個字掛在你府門之上,從此之後,朕敢保證,無人敢再欺侮蕭家,更無人敢再欺侮你。”

不是吹牛吧,什麼幾個字這麼厲害?林晚榮雙手接過玉盤,心里盤算著。

“林小兄,林小兄。”徐渭拉住他,好心的提醒道:“接過皇上禦批,要當場打開,與人共勉,以謝皇恩浩蕩。”

規矩就是多啊,林晚榮急忙將皇帝題字拿在手里,展開畫幅輕輕一掃,頓時眼冒金光,嘴巴張得合不攏,看的呆了。

皇帝微笑不語,能讓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震驚如此,他對這種效果深表滿意。徐渭見狀一急,忙與高平一人拉一頭,幫著林三將題字緩緩展開。

眾人抬頭望去,只掃了一眼,卻與林三一起呆了!

只見那紙面上金光閃閃,上書五個龍飛鳳舞的大字——“天下第一丁”!

上篇: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 同槽相欺,人不如馬!     下篇: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三個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