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殺豬的聲音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殺豬的聲音

“信,誰給的信?”林晚榮奇怪道,接過那信封輕輕拆開,一陣淡淡的幽香撲鼻而來,信封里夾著一副紅色的秀帕和一張潔白無瑕的信箋。

將那信箋拆開,幾行娟秀的小字映入眼簾:“一絲一線生白發,半羞半怨洗年華。去冬曾問南飛雁,何時與君摘杏花?”

這一首閨怨的女子詩,寫的婉轉而又親切,幽怨和懷念盡在其中。再將那秀帕拆開,只見上面用金線繡著一對比翼的鴛鴦,神態逼真,栩栩如生。

林晚榮看的愣了半晌,良久才微笑搖搖頭,巧巧輕聲道:“大哥,你知道這是誰給你送的信麼?”

“巧巧,你什麼時候去看洛凝了?”林晚榮笑笑道。

巧巧一驚,臉上滿是笑容:“大哥,你怎麼知道我去看凝姐姐了?”

林晚榮捏了捏她小鼻子:“傻丫頭,我一看這詩詞便知是洛凝所寫,別人寫不出這種味道的。洛小姐她在濟甯還好嗎?洛大人和洛遠怎麼樣了?上次進京的時候,大小姐催著我趕路,路過濟甯竟連城中也沒進去,實在遺憾之至。”

“凝姐姐她很好。”巧巧幽幽道:“就是一個人在那里有些孤單。我與夫人進京的時候,順便在濟甯停留了兩天,你都不知道凝姐姐她高興成什麼樣子,整日拉著我說話,深怕我飛走了。得知我要來京中,凝姐姐本來也要來的,但是洛大人說京中局勢複雜,讓她等些時候再進京。凝姐姐沒有辦法,只得寫了這信叫我送給你,還有這鴛鴦,是凝姐姐親手繡的。大哥,凝姐姐對你情深義重,你可不要辜負了她!”

“洛小姐對我情深義重,我的巧巧對我更是痛徹心扉,寶貝,我更不會辜負你!”林晚榮湊在她耳邊輕輕說道。巧巧臉紅了一下,輕嗯一聲,緊緊拉住了大哥的手。

這京城里的分號,平日里只住著林三和大小姐,這兩人是冤家,卿卿我我中夾雜著吵吵鬧鬧,倒也不缺滋味。只是這幾日,大小姐和林三都在家里住的少,一時之間少了些生氣。蕭夫人和巧巧的到來,就像一團燃燒的火,將宅子里的氣氛燒的旺旺的。

待夫人和巧巧用過膳,有感于二人旅途勞累,大小姐便催促二人先去休息。等巧巧與大哥走出房門,夫人便將門關上,靜靜的望著蕭玉若,似乎在沉吟什麼。

“娘親,你這樣看著女兒做什麼?”大小姐臉上紅了一下,低下頭去輕聲說道。

蕭夫人拉住女兒的手,讓她坐在自己身邊,輕輕道:“玉若,娘親有句話要問你。”

母親要問什麼?大小姐心里急跳了兩下,羞澀道:“娘親,你跟女兒還客氣什麼?有什麼話只管說來就是!”

夫人盯住她,沉默半晌,大小姐抬頭看了母親一眼,又急急低下頭去。

夫人歎了口氣道:“玉若,你和林三是不是——你是不是與他有了私情?”

蕭玉若心里噗通噗通亂跳,臉帶紅暈,輕聲道:“娘親,我,我——”她說了幾句話,卻不知道怎樣接下去了,心里一急,便撲在夫人懷里,嚶嚶哭泣了起來。

蕭夫人看女兒的神態,哪里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心里又是感歎又是惱火,這林三就是專門來禍害我蕭家的閨女的麼?二丫頭心地單純為他所騙也就罷了,為何連一向理智的大丫頭也上了他的當呢。

夫人撫摸著大小姐的秀發,歎道:“是宋嫂給我寫信,偶然提到了你與林三之間不尋常。我此次進京,就是專門為這事來的。你這孩子啊,怎的那麼癡傻呢,林三紅顏知己無數,最為擅長的就是欺負女子。玉霜跟了他也就罷了,怎的連你也陷進去了呢?”

大小姐抱在母親的腰上輕泣道:“娘親,你現在與女兒說什麼都晚了——”

“什麼?”夫人一驚,拉開大小姐盯住她道:“玉若,你,你竟與他做出了苟且之事?”

大小姐臉孔一紅,今天晚上娘親若是不來,怕自己就真的忍不住被他“苟且”了。

“娘親,你說到哪里去了?”大小姐面帶飛霞,害羞道:“女兒怎麼會做出那般不知禮義廉恥的事。”

“那你說什麼晚了?”夫人心情平靜了幾分,在女兒的身上上下瞅了幾圈,以她的眼光,自然看的出大小姐還是白璧之身,總算那林三還有幾分良心。

“娘親,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自與他結識以來,我見著他的時候,心里恨的癢癢,可是看不見他的時候,心里卻總是掛念。你現在來與我說這些,的確太晚了,當初我就不該認得他的。”大小姐搖頭輕聲道,臉上又是心酸,又是懷念。

蕭夫人久曆人事,望見女兒臉上的表情,哪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她沉默良久,才微微一歎道:“玉若,娘親也非是不開明的人。這林三論本事、論才學,那的確沒得說,娘親一向都很看好他。我蕭家雖是孤女寡母,在金陵也是名門望族,你與玉霜更是我蕭家的驕傲。玉霜跟了他,也不算委屈,娘親看的開。可若是你們姐妹倆,都與他攪和到一起,這,這算怎麼回事啊?娘親守寡這麼多年,別的都不怕,可就怕別人戳我們的脊梁骨!”

說到動情處,蕭夫人也是目泛淚光,這林三雖然不俗,但他娶我一個女兒便可以了,哪知那小子得隴望蜀,竟連大丫頭也不放過。

大小姐見母親哭泣,嚇得急忙跪在地上道:“娘親,女兒不孝,惹您老人家傷心了。但我與那壞人,真是兩情相悅,並無對不住人處。以他的本事,上金殿不懼皇帝,下戰場嚇退胡人。女兒心甘情願與他在一起,不怕別人戳我脊梁骨。”

“說你與他的事,怎麼又扯到上金殿、下戰場了?”夫人扶起大小姐,苦笑著撫摸她的秀發道。蕭夫人這些時日來一直忙于趕路,對林晚榮在京中的所作所為並不知悉,大小姐將這段時日的見聞一五一十的講了出來,說到擊退高麗與胡人、上金殿面聖,皇帝賜他吏部副侍郎,禦筆親題“天下第一丁”時,夫人難以抑制自己心中的驚訝。拉住大小姐的手道:“玉若,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

大小姐點點頭道:“女兒怎敢欺瞞母親?這是無數人親眼所見。三勝胡人的天下第一丁,那聲名怕是早已響徹了整個京城!”她往窗外望了一眼,幽幽歎道:“人家現在是吏部副侍郎,又是皇帝欽賜府宅、名震天下的天下第一丁,明日便要搬出我蕭家也說不定,我們現在說起這些。人家承不承認都還不知道呢。”

夫人驚歎良久,微歎口氣道:“我早料到林三會有出息,卻沒想到皇上竟然親筆封了他個‘天下第一’。這樣說來,若你跟著他,那也不算委屈了。”

大小姐心中一喜,面上卻不敢表露出來,輕輕試探道:“娘親,你,你是答應了?”

夫人哼了聲道:“哪有這麼便宜的事?做了個天下第一丁就能把我兩個寶貝女兒都騙走了?就算他做了皇帝,沒我點頭,他也不敢把你們怎麼樣!”夫人想了想,忽然一笑道:“玉若,你不用擔心,什麼吏部侍郎、天下第一丁我都不管,但他與咱們蕭府有合約卻是真。這一年之內,我叫他林三,他就得應著,是不是?”

大小姐點點頭,夫人微笑道:“你與他的事,先擱置一邊,但你不能太過放縱他,該管著他就得管著他。這男人啊,生性里就有卑賤二字,你越是表現的太過于在乎,他就越不在乎。你離他遠遠的,他反而會掛念你。”

大小姐臉上羞紅,輕聲道:“娘親說的,與徐姐姐說的一樣,莫不是你當年就是這樣管教爹爹的?”

夫人臉上浮起一片紅暈,在大小姐粉臀上拍了一下道:“你這丫頭,竟開起為娘的玩笑了。”她沉默了一陣,輕道:“昔年京城形勢不明朗,為了避免被卷入朝中爭端,你外公急急將我許了人。我與你爹,未曾謀面便成了親,卻哪有你現在這般自由。對了,你說起的徐姐姐,又是哪位?”

“是徐先生的女兒徐芷晴,昔年娘親還抱過的。”大小姐輕聲道。

“是芷晴這丫頭啊!”夫人欣喜道:“昔年我離開京中之時,她還是個紮著祟角辮的小丫頭,一晃二十年過去了,如今也不知道出落的什麼模樣了。”

“徐姐姐她,也不太好!”大小姐將徐芷晴的遭遇講了一遍,夫人聽得秀眉輕皺,無奈道:“難怪徐先生不願多說,自古紅顏薄命,芷晴這孩子也吃了不少苦頭啊。”[天堂之吻手打]

她看了大小姐一眼,良久才擺擺手道:“你與林三,可莫要學了這些才是。”

“娘親!”大小姐一喜,撲在母親懷里,久久不願站起!

*********************

“三哥,熱水准備好了,就在你隔壁的廂房,快請董小姐沐浴更衣吧!”林晚榮帶著巧巧剛走出房門,環兒便微笑著迎上前來道。

巧巧急忙道:“有勞這位姐姐了,我自己來就是了,不敢勞煩姐姐。”

林晚榮笑著拉住她道:“你坐了這麼長時間的車,早就累了,哪能要你親自動手。環兒,我代表我娘子,謝謝你了!”

巧巧心里無限欣喜,害羞的依偎在大哥身旁,環兒愣了半晌,喃喃道:“三哥,你有娘子了,那大小姐呢?”

林晚榮這邊的廂房與大小姐的房間正對,蕭夫人便歇在了大小姐的房中,母女二人久未相見,自然有好些話兒要說,這邊的房間,便留給林晚榮二人居住。

待巧巧進了房,環兒正要跟進去服侍,林晚榮輕輕拉住她,笑道:“時候不早了,你快去休息吧,這邊有我就行了。”

三哥臉上的笑容說不出的淫蕩,人家夫妻久未相見,會做些什麼事,不用說也明白,環兒啊的一聲輕叫,急忙跑開了。

見大哥也進了房,巧巧頓時從臉紅到脖子里,小聲道:“大哥,你怎麼也進來了?”

林晚榮微微一笑道:“傻丫頭,大哥來服侍你沐浴更衣啊。”

巧巧臻首低垂,臉若火燒,不敢說話,林晚榮走到她身邊,輕輕按摩著她的肩膀,溫柔道:“小寶貝,這些時日忙著趕路,累了吧!”

“不累!”巧巧輕道:“只要有大哥,我就什麼都不怕!”

林晚榮在她肩膀上用力捏了幾下,輕道:“你這傻丫頭!”接下來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氣氛一時溫馨之極。

“大哥,沒想到蕭家在京中的分號都這麼大!”巧巧四處瞅了一眼,臉上現出一絲羨慕之色。

“不要擔心,我們的家比這里更大!”林晚榮笑道。

“我們的家?”巧巧一驚:“大哥,你要回金陵了?我們金陵的宅子還一直空著呢!”

“金陵暫時不回,但是大哥在京城也有宅子了,是皇帝賞賜的,明天我就帶你去看看!”

“皇帝賞賜的?”巧巧吃驚的張開了小嘴,林晚榮在她小口上吻了一下,便將今日之事略微講了一遍,巧巧激動的目泛淚光:“大哥,謝謝你!”

“謝我?謝我什麼?”林晚榮奇道。

“謝謝你讓我遇到了你。自從遇見你,巧巧就成了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子了!”巧巧急急抹了眼淚道,臉上說不出的愉悅和幸福。

這個知足的小丫頭,林晚榮心里滿是溫柔,輕輕在小妮子背上按了兩下。

大哥的手真大真暖和,巧巧心里一暖,旋即意識到了什麼,急急轉過頭道:“不行!大哥,你是我的夫君,怎能叫你服侍我——”

“什麼不行!”林晚榮截斷她的話道:“你是我的娘子,大哥今天就服侍你了,好不好?”

見了大哥堅決的神情,巧巧欣喜而羞澀的嗯了一聲,臉上泛起甜蜜的笑容,眼中卻有淚珠盈盈閃動。

“對不起,寶貝,是大哥以前為你做的太少了——”望見巧巧的神情,林晚榮心中有愧,正待再說,卻被一只溫暖的小手覆住了嘴唇:“大哥,你是做大事的人,巧巧喜歡的便是你那種什麼都不在乎的勁頭,為你做任何事,我都甘心情願。”

見小丫頭臉上帶著紅暈,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漆黑的瞳孔有如夜晚的星星般明亮,櫻桃般的小嘴一張一兮,林晚榮在她唇上輕點了一下,雙手撫在她的腰間,將那厚重的冬衣,緩緩解了開來。

見大哥真的要來服侍自己,巧巧心中大羞,她與大哥多日未見,心里積蓄的思念便如玄武湖里清澈的水流,一眼便能看的到。感覺他將自己外衣拉開,她心髒急劇跳動,螓首幾乎垂到了酥胸,卻有無限的欣喜駐在心頭。

解開外套,內里卻是一套薄薄的冬衣,幾日不見,巧巧身段越發的出眾了。雖是隔著冬衣,卻能看見那山峰高高頂起的輪廓,修長的玉腿緊緊的夾在一起,豐胸柳腰,盡顯成熟的小婦人韻味。

見大哥盯住自己,巧巧臉如芙蓉般嫣紅一片,喃喃一聲輕叫:“大哥——”

將冬衣解開,林晚榮頓時眼前一亮,一件淡紅的貼身小衣緊緊貼在巧巧身上,她羞澀的低頭,捂住兩邊肩頭,欺霜賽雪的肌膚在指縫間時隱時現。月余過去了,這小妮子的酥胸更加豐滿,陣陣眩目的乳波,在林晚榮身前閃現著。

林晚榮嘖嘖的輕贊一聲,緩緩的將巧巧抱在懷里,小妮子啊的一聲輕叫,旋即覺得身上一暖,低頭一看,自己已經落到了那飄滿花瓣的木桶中,桶中熱水漫過了腰臀,一陣淡淡的肥皂香味傳入鼻中,說不出的溫馨和暖。

林晚榮笑著將溫水端起,緩緩淋到她頭上,濕漉了她的秀發,一陣暖如春陽的感覺頓時從頭頂處灌入全身,巧巧伸出細嫩的小手,輕輕揉搓著臉頰,眼中射出柔和而幸福的光芒。

林晚榮伸出大手到水中,輕輕解開那最後一層的貼身小衣,無聲無響中,小妮子身上的最後一層屏障就已去除。林晚榮正待輕輕為她揉搓身子,眼光一瞥,卻有了吃驚的發現。小妮子那豐滿的酥胸上。竟然帶上了一個薄薄的罩杯,絲紗制成,半現半露,將那酥胸映襯的更加豐滿,更加迷人。

林晚榮呆住了,連水瓢掉進桶中也不知道。巧巧臉若血紅,不敢抬頭,只敢拿眼睛的余光去打量大哥的神色。

“小寶貝!”林晚榮急急吞了口口水道:“這個,這個你是從哪里弄來的?”

巧巧羞得一下子捂住了面頰,聲音細如蚊蚋道:“大哥,你怎麼忘了,這是你為蕭家制女子衣服時,特意為我准備的,我進京時,想著你喜歡,就特意帶上了,今日快到京中才換上的。”

這丫頭,真是太知心了。巧巧輕嗯一聲,如喃喃細語,呼吸越發的急促起來,臉上仿佛染了上好的胭脂,緊閉雙目,兩腮桃紅,酥胸起伏有致,緊裹著豐乳的絲衣緊緊的挺出,說不出的誘人。

林晚榮伸出手去,自她後胸緩緩摸去,只覺肌膚光滑潤澤,恍如美玉,他心中一蕩,眼中放光,摩挲著向前摸去,叭嗒一聲,已解開那一抹薄薄的胸衣。

巧巧驚啊一聲,小衣跌落水中,兩顆鮮豔的蓓蕾破水而出,高挺聳立,清新的女兒體香順水傳來,無限的誘惑著他的神經。

娘的,真要了命了,林晚榮狠狠的吞了口口水,以極大的意志力克制著自己,緩緩為巧巧清洗著身子。二人在金陵時早已經是夫妻,親熱次數已不少,今日久別重逢,本該是激動時刻。但對面房中便住著大小姐和蕭夫人,二人縱是再情動也要顧忌一些,不然明早起了床,林某人可以不要臉,但巧巧這丫頭還能不出門嗎?

好不容易漿洗完畢,林晚榮將巧巧按在桶中不讓她起來,小妮子的呼吸越發的急促起來。他豎耳傾聽了一下,良久才道:“好了,她們睡著了。”

這欲蓋彌彰的一句,讓巧巧頓時從頭軟到了腳,嚶嚀一聲偏過頭去不敢說話,聽到大哥火熱的呼吸,心里噗通噗通亂跳。

林晚榮嘿嘿一笑,猛的將巧巧自水中抱了起來,一具光潔無暇的美麗胴體頓時出現在眼前。

巧巧輕啊一聲,林晚榮早已為她覆蓋上一方乾淨的浴袍,將她身體擦拭乾淨,便抱著她緩緩向床前行去。

“大哥——”巧巧面色通紅,用力的抱住他的身子,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忽然抬起頭望著他:“巧巧好愛你!”

沒有語言可以表達心意,林晚榮大嘴一張,含住她飽滿而鮮紅的櫻唇,舌尖在她香嫩的唇間輕輕滑動,品嘗那甜美的丁香。

巧巧“唔”的一聲,藕臂不由摟住了大哥。感覺大哥吻過舌尖,吻過面頰,再由輕至重齧咬她嬌小玲瓏的耳垂,右手隔著浴袍撫上她豐滿挺拔的酥胸。

巧巧貝齒間發出似是痛苦,又象歡樂的嬌哼,林晚榮將那浴袍解開,白玉般的雙丸洶湧而出,胸前的兩點嫣紅輕輕顫動不止。

“寶貝,你又長大了。”林晚榮嘿嘿一笑,輕輕握住了那柔軟的雙峰,燭火刹那間熄滅……

“啊,大哥——”一個女子似痛苦又似快樂的呻吟,傳入了對面房中。正與母親說話的大小姐忍不住眉頭一皺:“娘親,這是什麼聲音?”

蕭夫人面色一紅,哼道:“殺豬的聲音!可惡的林三!”

上篇:正文 第三百四十一章 夫人駕到     下篇: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 “豪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