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蹤跡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蹤跡

雖是宮燈昏暗,那畫里的情形他卻看的一清二楚。杳杳湖光山色中,一片煙波浩淼,游船如織。近處的岸邊,一個身著青衫的男子,正站在湖邊揚眉冷笑。這男子側身面對湖面,畫中只見其輪廓,看不清面貌,卻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腳上那雙破破爛爛的布鞋甚是紮眼。一個身著淡黃長衫的宮裝女子嫻靜淡雅,靜靜立在湖邊,正凝望著那男子出神,似是不解,又似是驚奇。畫面右側鐫著兩行娟秀的小字:“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暖風熏的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青旋,青旋!林晚榮看的癡癡呆呆,眼中漸漸紅潤,刷的一聲沖了上去,旁邊卻湧出兩個小太監,急急攔在他身前:“何人擅闖禁宮重地?”

禁宮?我老婆在這里,老子管你什麼禁宮,他欣喜激動之下,哪里還管有人攔在自己面前,腳步不停,直往里面闖去,口中高呼道:“青旋,青旋,你在哪里?”

那兩個小太監大概也未想到,在這皇宮內院當中,還有如此膽大妄為的人,竟敢擅闖皇宮禁地。一時不察間,被他撞得一個趔趄摔倒在地上。

林晚榮沖到那畫卷面前,仔細凝視那畫上的女子,細眉修目,粉面櫻唇,亭亭玉立于洛水之側,笑容點點凝于臉上,便如謫凡的仙子般高貴聖潔。雖是多日未見,但這個身影早已刻在他骨子里,正是他苦苦尋覓的肖青旋。立于青旋旁邊那個男子,笑得那麼的奸猾。可不就是當日的自己?這畫便是畫的當日他與青旋在玄武湖畔初見的情形,看這筆法,必是出自青旋之手。

他嘩啦一聲跳上長桌,小心翼翼的將那畫圖取下。仔細凝視一番,只見畫上的肖青旋如同活了般浮現在自己眼前,仿佛看見她含羞帶笑與自己嬉鬧,又仿佛聽見她在自己耳邊淺吟低語,他看得呆呆傻傻,輕輕撫摸著青旋的面頰,想笑,鼻中卻是哼出一聲,一陣酸酸的感覺湧上心頭。

“青旋,青旋——”他發瘋般不停的仰天長呼。跳下桌來就往里面沖去。殿內掛滿了秀幔長紗,在昏黃的燈光中美麗異常,輕輕飛舞。他一路尋去。將這大殿找了個遍,卻是空空如也,別說是肖青旋,就連一個人影子都沒有。

“青旋,你在哪里?”望著畫卷上那美麗如仙的面容。他仰天一歎,眼眶早已濕潤。

“就是他,擅闖禁地。快將他拿下了。”一陣乒乓亂響,殿外湧進兩隊侍衛,將他重重包圍了起來。林晚榮似是沒有看見般,緊緊盯住那兩個小太監,大聲道:“青旋在哪里?”

“什麼青旋綠旋,是哪里的野雜碎,我們不認識,哎喲——”話音未落,便聽啪啪兩聲脆響。兩個小太監腮幫子腫的老高,二人急忙捂住了面頰,驚恐的望著面前這人。

“你敢辱罵我老婆?”林晚榮雙手捏的咯吱咯吱作響,臉上肌肉猛烈抽動幾下,眼中射出陣陣凶光:“老子殺了你這狗東西。”他滿腹怒火之下,早已不管這是什麼地方,一手擰住一個小太監脖子,竟將二人死死提了起來。

沖進來地侍衛們看的呆了一呆,敢在皇宮里這麼蠻橫的,他們還是頭一次見,正待沖上去救人,卻聽外面一聲大叫道:“住手,快住手!”

眾侍衛回轉頭去,卻見高公公急急忙忙奔了進來,一看見林晚榮的樣子,嚇得哎喲一聲沖上前去:“林大人,林大人,您快住手啊,氣著您奴才可擔當不起。”

啪啦兩聲大響,林晚榮將兩個小太監扔在了地上,二人氣喘籲籲的喘著粗氣,臉色嚇得煞白,見高平都要在這位大人面前彎腰屈膝,他二人便知道自己今天壞事了。

“高公公,我從來沒有求過你什麼事吧?”林晚榮陰陰一笑,額角的青筋卻是根根暴起。

“哎喲,林大人,您這是從哪說起啊,咱家可不敢當。您有什麼事情就盡管吩咐。”高平急忙諂媚笑道。他是跟在天子身邊的人,皇帝對林大人怎麼樣,他心里比誰都清楚,雖說林大人現在官職不高,可那是林大人不想,只要他願意,取代誠王和徐渭李泰,成為當朝第一人,那也只不過是時間問題。對這樣一位大人物,他哪敢懈怠呢。[天堂之吻手打]

“那好,”林大人點點頭,臉上滿是陰霾,指著那兩個小太監道:“這兩個王八蛋,敢出言侮辱我老婆,我要求不高,割掉他們舌頭就行了。你罵我可以,你要是敢罵我的青旋,你他媽就是找死,找死,找死——”他暴怒之下,聲音一聲大過一聲,惡狠狠的往兩個小太監身上踢去,下手全不留余地。聽著兩個小太監淒厲的慘嚎,眾侍衛面面相覷不敢吱聲。皇宮內院是皇帝的家,一個外官,敢在宮內毆打內官,這簡直就是欺負到皇帝頭上了,再看高公公唯唯諾諾不敢開口的樣子,更是匪夷所思。

林晚榮又狠狠踹了幾腳,才停了下來,哼道:“我從來不借權勢欺負人,但是誰要敢觸了我逆鱗,老子有的是手段!高公公,你看著辦吧!”

高平一點頭,尖聲道:“來啊,將這兩個冒犯林大人的狗東西拉下去,割了舌頭,再重挫一百大板——林大人,您看這樣如何?!”

林晚榮望著畫卷上青旋美麗的瞳孔,點了點頭,沒有說話。那兩個小太監嚇得尖聲叫道:“大人饒命,大人饒命!這里是禁地,奴才只是盡忠職守——”

高平擺了擺手,眾侍衛便將兩個小太監拉了下去,林晚榮沉默良久,才開口道:“高公公,你認識這畫里的女子麼?”

高平往那畫上瞅了一眼,仔細的打量一番,良久才搖搖頭:“咱家不認識這個女子。”

不認識?林晚榮疑惑的看了高太監一眼,以今時今日自己在皇帝面前的地位,以及和皇帝的關系,高太監絕對不敢在自己面前說謊,難道他真的不認識青旋?這怎麼可能呢?青旋作的畫,青旋的畫像就掛在宮中,他跟在皇帝身邊多年,怎麼會不認識呢?

“那這里為什麼被劃為禁地呢?”林晚榮轉了話題問道。

“我也不太清楚,自從我十幾年前伺候皇上開始,這里已經被列為禁地了,一直無人居住。”高公公恭敬說道:“除了皇上本人外,再無他人來過此處,您手里的這幅畫卷我也沒見過。”

除了皇帝,便再無他人來過?那青旋親手所作的畫像,論時間不會超過半年,怎麼會掛到這里來呢?他思索良久,怎麼也找不出原因,看來,只有去向老皇帝要答案了,不會又是像仙兒娘親那樣的一筆孽債吧?

想著有了青旋的蹤跡,他緊緊抓住那畫卷,心里無比的振奮,急急忙忙向乾清宮走去,口中問高平道:“老爺子,哦,皇上,皇上睡覺了嗎?現在。”

“皇上方才已經安歇了。奴才是聽到外面的動靜,怕擾亂了主子的安休,才過來看看的,哪知就看到兩個小兔崽子冒犯大人您。”高平急急說道。

安歇?安歇也不行,我今天才為他做了這麼一件大好事,他也必須得給我解釋清楚青旋的事情,要不然我就鬧他個雞飛狗跳。

心里有此想法,正要說話,卻聽前面傳來一聲輕輕嬌呼:“相公,你怎麼還沒有安歇?”秦仙兒從乾清宮緩緩走了出來,眼睛哭得紅腫,臉上淚痕未干,煞是楚楚可憐。

“奴才見過公主。”高青急忙跪下行禮。

秦仙兒淡淡一揮手,走到林晚榮身邊,掃了一眼他手中的畫卷,眼中閃過一絲奇光,小鼻子里卻輕輕的哼了一聲:“我道你如何半夜還不安歇,卻原來是心里想著那狐媚子,連這畫卷也舍不得丟下。”

林晚榮微微一笑,不去答她,反問道:“你和老爺子談好了麼?不會再鬧別扭了吧?”

秦仙兒點頭嗯了一聲,柔順的抱住他肩膀,緩緩依偎在他肩頭,卻順手把那畫卷取了過來:“相公,你放心吧,我再也不會和父皇鬧別扭了。我誤會他老人家這麼多年,今後一定要好好孝敬他,再也不讓他一個人孤單。這畫我先替你收著吧,以後有機會再看。”

林晚榮心中好笑,這個小醋壇子,說著他父皇的事,卻還念念不忘青旋。他未答仙兒的話,卻轉向高平道:“高公公,你去轉告皇上一聲,就說我現在要見他。”

上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 偶然發現     下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