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章 “林夫人”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章 “林夫人”

“炸山?”甯仙子往那半山間的岩洞瞅了一眼,眉頭微蹙:“難怪他們要躲藏的如此隱蔽,原來是有這樣歹毒的計謀。只要將火藥埋藏在山腹中,等到銀車恰巧經過官道時點燃引線,那就是山崩地裂風云變色,別說是銀子,就連人也活不下幾個。這的確是一著妙棋,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弄到了多少火藥?”

“恐怕不會少!”林晚榮歎了口氣,苦笑道:“我在濟甯撈銀子弄出這麼大動靜,這些賊子們聲息全無,我早覺得奇怪了,只是沒想到他們竟然想出這麼一招毒計。難怪他們如此沉得住氣,有這幾天的功夫,想弄多少火藥便可以弄到多少,炸平一座山崖又算得了什麼?”

甯雨昔雖是知道對面藏有匪人,卻沒想到他們竟然歹毒如斯,若非及時發現,山下的數萬官軍和三十多萬兩白銀就毀于一旦了,想一想也有些後怕。

“仙子姐姐,你知道那岩洞里,躲藏了多少人嗎?”林晚榮望著那洞口小聲問道。

“他們警惕性甚高,岩洞又只有唯一一個出口,我也探查不得。但從這洞口的大小看來,一旦他們真的藏匿了火藥在里面,便隱藏不下幾個人,最多不會超過二十余人。”甯雨昔淡淡言道,臉上充滿自信。

林晚榮凝神望了一會兒,那懸崖四壁陡峭,難以攀爬,石洞位于峭壁上,天生屏障,易守難攻,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若要引官兵攻打,幾無成功之可能,反而可能逼得匪軍狗急跳牆點燃引線。即便傷不到人,一旦這山被炸垮了,斷了前行的道路,行軍的進度將大大延遲,這也是所有人不願意看到的。

見林大人東張西望鬼鬼祟祟的四處打量著,甯雨昔疑惑的看他一眼,問道:“你在找什麼?”

“找人!”林晚榮神色嚴謹:“他們既是已准備妥當隨時恭候我們到來,這附近應該有探子,甯仙子,你有沒有見到過?”

甯雨昔好笑道:“瞧你這人平時聰明,怎地現在卻糊塗起來了。官軍沒來之前。他們自然要派出探子打聽情況,只是眼下你們數萬大軍到了山下,情況一目了然。這四面又都是你派出的斥候,層層的搜索著,他們還出來做什麼?何況還是風雨交加的,躲在岩洞里既安全又舒服,等到天亮行軍之時,你們斥候撤去。他們再出來觀察情況也不遲。”

林晚榮輕拍巴掌,嘻嘻一笑:“仙子姐姐分析的透徹之極,若不是今夜你救了我的性命。我定然以為你與那匪人就是一家的呢。”

“你胡說什麼?誰與他們同流合汙?”甯雨昔眉毛一揚,臉上浮起一絲傲色:“二十年前,我便輔助皇帝擊敗誠王,這世上還有什麼事是我‘玉德仙坊’不能做的?”

就你們這種恃才傲物的態度,皇帝老爺子不滅了你們家的作坊那才是怪了。見甯仙子自信滿滿,林晚榮笑著道:“你與匪人當然不是一家了,你和我才是一家嘛。”

甯仙子知道林三的性子,他是越纏越來勁、打也打不死的神棍,不可與他計較,便裝作未聽到他的話,哼了一聲道:“還有兩個時辰天就要亮了,到時候大軍就要上這官道。眼下你如此的輕松隨意,莫非是想到了破敵之計?”

林晚榮嘿嘿笑了一聲道:“暫時還未想到,不過能預先發現敵人的陰謀,這事就值得高興,其他的,等回去再說。”

聽他語氣似乎要下山了,甯雨昔又掃了對面岩洞一眼,長袖一拂,轉身便走。林晚榮一把拉住她衣袖:“喂,姐姐,這黑燈瞎火地,你莫非要丟下我一個人在這里?玩完了就甩,你也太絕情了吧。”

甯雨昔神色一惱,怒道:“你胡說些什麼,什麼玩完了就甩?”

“難道是玩完了也不甩?”緊緊拉住她袖子不肯松手,林大人臉上奸笑,長長哦了一聲:“姐姐真個有情有義,小弟弟感激涕零,都快噴出來了。既然咱們一起上山,自然也要一起下山了!”

人怎麼能無恥到這個地步?這還是人嗎?甯雨昔無奈一歎,指著遠遠的燈火,峨眉輕掃,淡淡道:“不是我不送你下山,是你的人馬找你來了。”

順著她指引的方向看去,遠處的火把星星點點,數量頗為不少,兵甲掛刀摩擦地聲音傳入耳里,林晚榮精神一震:“是胡不歸的兩千兵馬,這個老胡走的也太慢了些吧,我都到了山頂,他還在山腰!”

他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憑胡不歸他們的腳程,要在風雨之中漫山遍野的搜索,三更時分能到這里,已經是神速了。若不是甯仙子神功相助,林大人怕是明日晚上也爬不到山頂。

見林大人邁著虎步從山上下來,胡不歸愣了一下,急忙迎上去,滿臉贊歎道:“將軍果然奇人,竟能後發而先至,末將佩服佩服。哦,這位是——”望著站在林將軍身邊,不言不笑的甯雨昔,胡不歸看的雙眼發直,人世間竟還有如此靚麗的女子?我老胡真是白活了這麼大年紀。

林晚榮笑眯眯的摟住胡不歸肩膀,小聲道:“這位麼,唉,我不能說的太詳細,總之,胡大哥你心里有數就是了。我這個人真的不是很風流。”

“了解,了解。”胡不歸聽得暗樂,朝林晚榮豎起大拇指,林將軍太神了,身邊的每一個女子都嬌豔無比,一個比一個好看,叫人羨慕的緊。

“胡大哥,可有找到發放煙火的那幾位兄弟?”林晚榮笑了一陣,想起心里掛念的事,便開口問道。

胡不歸搖了搖頭:“派出去的十余隊斥候,除了兩隊沒有消息,其他的都有人馬返回。我們一路行來,發現他們留下的一些蹤跡。只是那痕跡不甚明顯,時斷時續,似乎有人故意擦去了。我們找了好久,便在此處失去了方向。”

甯雨昔點了點頭,神色淡然:“那便錯不了了。這兩隊探子,定是搜到此處,被人滅了口,尸骸恐怕都找不到了?”[天堂之吻手打]

“夫人此言當真?”胡不歸面露駭色:“如此說來,匪人豈不就在這附近?”

“你說什麼?什麼夫人?”甯雨昔柔美的面色忽地變得冰冷,仿佛嬌豔的牡丹被暴雪覆蓋,叫人心里生出股股的寒氣。

“你就是林夫人啊,”胡不歸是個粗人,一根腸子通到底,大咧咧道:“與林將軍在一起的女子,哪一個最後不是變成了林夫人?”

“該死!”甯雨昔輕叱一聲,手中寒光暗閃,一柄小劍自袖中劃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往胡不歸脖子抹去。

胡不歸在戰場是雖是猛將,與甯仙子比起來,卻是相差千萬倍。眼見這位“林夫人”一言不合動手拔劍,自己眼睛還沒眨完,那利劍便迅捷到了身前,快如閃電。

林晚榮早有准備,一個閃身正擋在胡不歸身前,摟住他肩膀笑道:“誤會,誤會,我與這位甯小姐只是普通朋友關系,也就一起吃飯看星星而已,真的很純潔,胡大哥不要多想。”

見林三擋在了胡不歸身前,甯雨昔只得一撇劍鋒,長劍擦著他耳朵歘的一聲刺過,她惱怒的哼了一聲,便自不語了。

胡不歸點了點頭,這位林夫人脾氣如此火暴,也不知道林大人怎生吃的消,找老婆還是要找洛小姐那樣溫柔的。

林晚榮將方才所見對胡不歸講了一遍,胡不歸吃了一驚道:“炸山?***,這群雜種發瘋了不成?將軍,老胡請命,我帶三百死士,一定攻下這岩洞。”

林晚榮搖搖頭,踱了兩步:“胡大哥,此事萬不可魯莽。那處地形險要,只要守住洞口,就算萬人來攻,也湊不了效果。何況,洞里還有數量巨大的火藥,只要稍有不慎,就是萬劫不複的命運。此事還得好好商議,只可智取,不可強攻。”

這話不假,那洞里若真是堆滿火藥,別說萬人,就是十萬人的官軍,也一樣玩完。胡不歸無奈道:“若是不攻,難道便放任他們點炮炸山?如此一來,銀餉豈不是全部困在這里動彈不得?朝廷二十萬的抗胡大軍,可都等著這些銀子用呢。”

壓力啊,這就是壓力!林晚榮眉頭緊皺,在山腰上緩緩地邁步,細雨沾滿了他的衣衫,連腳踩在泥水里都未曾察覺。

胡不歸跟隨林大人時間已長,知道這是他在想辦法,只得焦急的望著他,一聲也不敢吭出來。甯雨昔神色如常,眼神微微轉動,目光也落在林晚榮身上。

考慮良久,林晚榮忽地長長一歎,接著又哈哈大笑起來:“胡大哥,你覺得我這人是不是個英雄?”

這時哪里的話?老胡微一發呆,接著便迅速反應過來,大聲道:“若林將軍不是英雄,世間還有誰當得起這兩個字。”

林晚榮嘻嘻一笑,緩緩搖頭:“胡大哥,我沒你想的那麼高尚,我就是一個普通人,一樣很怕死,只不過運道好了些而已。”

胡不歸茫然望著他,不知道林將軍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林晚榮長歎口氣,無奈道:“不過這一次,我恐怕真的要做一回英雄了!”他看了看甯雨昔,甯仙子微微一哼:“你莫要打我的主意,我早已說過,我的職責,只是護衛你的安全,其他事情,一概不管。”

有你這句話就成,林晚榮點點頭,在胡不歸耳邊吩咐了幾句,胡不歸大驚失色:“這如何能行?將軍,末將請戰!讓我去吧!”

林晚榮臉露苦笑,拍拍胡不歸肩膀:“胡大哥,你當我想做這什麼狗屁英雄麼?扯淡吧,我家里大小老婆十幾個。個個如花似玉如狼似虎等著我去疼愛,誰願意把小命交待在這里?可是我不去誰去?胡大哥,你有把握能迅速而又安全的解決岩洞里那些匪徒麼?”

胡不歸遲疑一陣,無奈搖頭:“末將沒有把握。可是將軍你難道就成?”

“我當然不成。”林將軍神秘一笑,眼光往甯仙子瞥了一眼,壓低聲音道:“可是有人能行啊。只要我去了,她就得去。唉,與這位姐姐做一對同命鴛鴦,也勉勉強強吧。”

胡不歸聽得似懂非懂,林晚榮也不解釋,吩咐道:“胡大哥,待會兒你帶著弟兄們上崖頂去吆喝一番,嚇嚇那幫兔崽子。四更時分再下來,然後暗中隱藏,監視那岩洞里的情況。一旦他們派出探子上崖,即刻稟報于我。不得有誤。”

胡不歸還待再言,林晚榮冷哼了一聲,臉色黑了下來:“胡大哥,這可不是講義氣的時候。你要是真心對我好,下次上戰場就替我擋幾刀。現在,你就得遵照軍令去辦。”

胡不歸無可奈何領命而去,林晚榮靜靜矗立,沉默不語,不知在想些什麼。

甯雨昔走到他身邊,略掃他一眼,感慨道:“有時候覺得你這人很聰明,可有時候,又覺得你又傻又笨。”

“我有選擇麼?”林晚榮苦笑著望她一眼:“若我派別人去,仙子姐姐,你願意去冒這個險麼?”

甯雨昔堅定搖頭:“我是有原則的,答應的事就一定做到,但也不能無限制的擴大,你手下的安危,不在我職責范圍之內。”

“這不就結了。”林晚榮無奈一攤手:“說來說去,還不是得我親自去?仙子姐姐,你不會真的丟下我不管吧!要是那樣的話,我絕對不會去。***,我的小命寶貴著呢,又要賺銀子,又要泡妞,還要教凝兒玩花樣,這麼多有意義的事情都沒做完,怎麼能白白的浪費在了這里。”

他說的興致高昂,忽覺旁邊一片寂靜,轉頭望去,只見甯仙子不言不語,眼神閃爍,似在思考著什麼。

林大人愣了愣神,心里頓時緊張起來,眼睛睜得大大問道:“仙子姐姐,你不會玩真的吧?你可是有過承諾的!你們那個作坊,不是一諾千金,失信不活的嗎?”

甯雨昔閉目沉思,似是沒有聽到他的話。等了一會兒,還不見動靜,林大人大怒,***,耍我啊,女人靠得住,母豬會上樹!讓我去送死,當我傻子?他放開嗓子大喊道:“命令撤銷!老胡,給我准備一匹最快的馬,我有事要走先!此地你負責!”

甯雨昔噗嗤一笑,掩唇道:“你這人怎地沒臉沒皮,連這等話兒都說得出口?”

她這一笑,由冷變暖,似是寒冬里的百花綻放,林大人長長出了口氣,感激涕零道:“我就知道,你不會丟下我的。仙子姐姐,你真是太善良了,小弟弟無以為報,擁抱十下吧!我絕不占你便宜!”

甯仙子強忍住笑,瞪他一眼:“正該嚇嚇你!若是不然,下次你便要指派我上天去摘星星采月亮了!”

“那也要姐姐有本事才行啊。”林大人臉上掛著媚笑,恬不知恥的拍馬道:“說真的,這幾個小毛賊,還要勞動仙子姐姐親自出手,小弟實在過意不去。等這件事解決了,我請你吃好東西,三文錢一串的糖葫蘆,來上一百串。”

這人變臉比孩子還快,甯仙子也沒轍了,只得搖頭笑道:“先收起你的糖葫蘆吧,當我是三歲小孩子呢。丑話說在前頭,那洞里的情形我不清楚,能不能順利解決現在我也難說,只能盡力而為。你在這里等我消息吧!”

“好的,好的。”林大人小雞啄米般欣喜點頭,旋即睜大了眼睛,滿臉不可置信的神色:“你說什麼?在這里等你?仙子姐姐,你不要我去?”

“你去能做什麼?”仙子淡淡道:“礙手礙腳的,還不如找一只猴子幫忙來的用處大。”

感動啊,林大人緊緊拉住甯仙子的衣袖,恨不能以身相許:“姐姐,辛苦你了。小弟給你做些上好的鯽魚湯,等你凱旋回來,我親自喂你品嘗。不過你一定要注意安全,那岩洞門口有人守著,手里定然有箭弩,最好能找人先吸引他的注意力。不過仙子姐姐的功夫這麼高超,這點小事肯定難不倒你了,定然手到擒來。小弟在此恭候姐姐的好消息。”

“是麼?”甯仙子眼珠一轉:“你這樣一說,我倒想起來了,的確要有個人配合一下。看來只有你——”

“胡不歸,給我准備一匹最快的馬,我有事要走先——”

“出來了,出來了。”胡不歸氣喘籲籲的跑來,叫道:“林將軍,匪人的探子出來了。”話音方落,只覺眼前人影一閃,“林夫人”和林將軍便似一陣風般,消失在眼前。

上篇:正文 第三百九十二章 仙子的發現     下篇:正文 第三百九十四章 仙子也會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