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極品家丁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 與卿花一朵,蜀中兩杜鵑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 與卿花一朵,蜀中兩杜鵑

“是的,是的,就是他。”兩個守衛急忙叫道:“傑大人,難道您也認識小王爺?”

“哦,認識認識,當然認識,我常在宮內宮外行走的,哪能不知道小王爺呢?他和我家的旺財還是拜過把子、燒過黃紙的兄弟呢。”林晚榮嘿嘿兩聲:“你們知道小王爺和徐宮女去哪里游覽了嗎?”

“這個小的也不太清楚,不過看他們的馬車是往北門外行去的,大概是踏春去了吧。”

踏春?媽的,我看是叫春還差不多,他奉了聖旨來泡妞,徐長今卻與小王爺約會去了,雖說小宮女暫時和他還沒有什麼瓜葛,但心里不爽是肯定的。

“兩位大哥,”林晚榮鄭重的點了點頭,神色肅穆:“本來,按照皇上親自制定的、我們金牌密探工作守則、第九章第一百零八回第十小節第五條之規定,我今日向你們探查了消息,為確保國家機密不被泄露,你們就得——”林晚榮臉露凶狀、在脖子上惡狠狠抹了一下,陰陰冷笑:“我們金牌密探行事的手段,想來二位也都聽說過了,車裂、天燈、人皮鼓,兩位喜歡哪個呢?”

兩個守衛嚇得一縮頭,面色卡白,癱軟如泥:“大人饒命,大人饒命啊!”

林晚榮扶住他們,臉露慈悲:“不過嘛,今日我與你們相見即是有緣,那些煞風景的事自然不會做了。只是,若有人泄露了我來過的消息。嘿嘿,點天燈這樣慘是事情我就不干了,做做人皮鼓倒是挺有意思的——”

他哈哈干笑兩聲,兩名守衛冷汗涔涔,雞啄米般點頭:“大人放心,大人放心,就是打死我們,小的也不敢透漏一點風聲。”

連騙帶嚇,將這二人收服妥帖,林晚榮這才起身,往北門行去。聖旨揣在懷里熱乎乎的,那要泡的小妞卻脫了線,可謂出師不利。

想想大小姐還在老皇帝那里“作客”,徐長今這事要是辦不好,老爺子那里就更加沒法說話了,他哼了一聲,在北門城下的茶攤上喝了碗豆漿、吃了兩根油條,順便理了個發,這才出了城來。

城外風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初春二月末,清風拂柳,野花遍地。碧波蕩漾,雖是春雨方停,卻已處處鶯鶯燕燕、紅紅綠綠,踏春的人還真是不少。路邊山上粉紅鮮豔的小花,叫得出名字的,叫不出名字的,紅的。黃的,藍的,經曆春雨的潤澤,個個嬌媚芬芳、爭奇斗豔,煞是好看。

路邊踏青的小姐公子,歡欣雀躍摘采野花,有些大膽的,卻已摒棄了男女隔閡,成雙成對的相互斗起詩詞、開些無傷大雅的玩笑,歡聲笑語一路響個不停,氣氛甚是活躍。

果然是“春”天到了,發情的發情,發騷的發騷,只可惜路邊的野花不能采啊不能采,林晚榮歎了一聲,緩緩吟道:“春眠不覺曉,夢中衣衫少!夜來風雨聲,兒女正歡好!好詩啊,好詩!”

“下流!”他話音一落,就聽旁邊響起一個男子的聲音,甚是清越,還帶著幾分譏諷和幸災樂禍。

林晚榮抬頭一看,只見不遠處站著一群男男女女,個個衣衫明亮、人模人樣,似乎所有人都聽到了他剛才吟的那黃色小段,女的臉色嫣紅,男的捂嘴偷笑。

當中一人卻是熟人,有些日子不見了,林晚榮欣喜的叫了一聲:“哎喲,這不是小王爺麼,幾日不見,長得越發得帥氣,都快趕上我了!怎麼,帶這麼多人出來買春啊?”

“俗氣,春是能用來買的麼?”趙康甯還未說話,他旁邊一人倒是插上嘴了。林晚榮掃他一眼,只見這人四十余歲年紀,白面無須,神色甚是倨傲。

“我願灑下百萬錢,買來一枝作春花。”林晚榮笑道:“我就是這樣一個俗氣地人,這位老兄,你有意見麼?”

“顧先生莫要生氣,”趙康甯微笑道:“這位就是傳說中的林三林大人了。”

“你就是林三?”顧先生一驚:“那炮打聖坊的,就是你?!”

炮打仙坊的事情實在太大,短短一天之間便已傳遍了京城各個角落,正在向大華數省蔓延,林晚榮也不覺奇怪,微微一笑:“正是區區在下我。”

“大人,你怎麼在這里?”一個女子溫柔的聲音響起,帶著絲絲的驚喜,林晚榮掃了一眼,那站在趙康甯身邊的,正是小宮女徐長今。徐長今今日著的是一身淡紫色長袍,配上她晶瑩如玉的肌膚,別有一番韻味。

“咦,長今妹,你也在這里啊。”林晚榮朝她揮揮手,臉上神色絲毫不變:“我也是出來買春的。”

徐宮女朝他行了一禮,恭敬道:“我願灑下百萬錢,買來一枝作春花。大人這買春之法,倒也頗為獨特。”

林晚榮細察她神色,平靜如水,波瀾不驚,似是沒有什麼可疑之處。林晚榮喂一錯愕,難道是我猜錯了?

小王爺掃他一眼,嘿了一聲:“何止買春。林三那春眠的小詩也有趣得緊,叫人過耳難忘啊。”此言一落,站在他身後的眾男子便都哈哈大笑起來,幾個女子也是臉色帶羞,徐長今眉目暈紅,忙低下了頭去。

“咦,沒想到小王爺竟然有過目不忘的本事,連我方才吟的小詩都能記得,我這小詩何處有趣呢?”

趙康甯笑著吟道:“春眠不覺曉,夢中衣衫少!夜來風雨聲,兒女正歡好!沒想到我們名滿天下的林才子、林副侍郎,竟也有如此雅興。看來小王該當好生為你宣傳一下才是!”

林晚榮一驚,指著趙康甯地鼻子道:“你,你念的是什麼?小王爺,枉你身為皇家貴冑,太祖子孫,怎能當眾吟此淫詞豔調?聖祖威嚴何在,皇家顏面何在?”

“怎地,你不承認麼?”趙康甯冷冷一笑:“這淫詩是你方才所做,小王親耳聽到,難道還會有錯?”

林晚榮嘿嘿笑道:“小王爺,你聽岔了,我方才吟的是,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如此好詩,怎地叫你一聽,就成了淫詞豔調呢,正所謂言為心聲,小王爺,我勸你平時少看些春宮畫冊,多學些佛經,這樣才能促進你身心的發育。”

眾人又是一愣。明明聽他吟的是一首色情小詩,怎地一轉眼就變得如此工整貼切了?不管是淫詞還是絕詩,能吟出這麼幾句,林三是有真本事。

“好一張狡口!”趙康甯在他身上吃過虧,也學乖了,不屑笑道:“小王不與你爭辯說些無用的,今日我是陪徐小姐踏青而來,沒工夫陪你。徐小姐,我與你再到前面看看吧,請!”

他殷勤的一抬手,徐宮女點了點頭,走到林晚榮身邊,忽地朝他一鞠躬:“大人,你能與我們同賞嗎?!”

林晚榮微微一笑,淡淡搖頭:“我難得一人自在,就不與你們摻和了。不過長今妹啊,踏春賞花,要有心境才行,我見你心思有些不甯,怕是糟蹋了這如花美景啊。”

徐宮女眼里閃過一絲異芒,急忙低下頭去:“謝大人箴言,長今銘記在心。”

“你怎地又忘了?”林晚榮忽地笑道:“要叫晚榮哥的!”

徐長今俏臉刷的一下紅了,嚶嚀一聲轉過頭去不敢說話。趙康甯見勢不對,忙阻在二人中間:“林大人,你怎可如此放肆,徐小姐可是高麗來的使節,乃是我大華的貴客。你若要欺侮她,我定然向皇上奏本告你!”

林晚榮哈哈笑了兩聲:“這倒奇了,我和長今妹說上兩句話,怎麼小王爺就要去狀告我呢?小王爺,有這時間的話,我建議你還是多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例如維護世界和平、主持人間正義、淨化社會風氣,這些工作都很適合你的。”

徐長今噗嗤一笑,又覺不對,忙借勢掩住了小口。趙康甯心中氣惱,只是這林三的確不好惹,只得忍了這口怒氣。望見旁邊山上滿目血紅,春花燦爛,小王爺向徐長今殷勤一笑,瀟灑揮揮手,指著漫山遍野的映山紅道:“徐小姐,你看這些花兒開得好看麼?不如小王去親手采摘些來,送與你吧!”[天堂之吻手打]

徐長今急忙搖頭:“不敢勞動小王爺大駕——”趙康甯哪里會聽她地,朗聲一笑,疾步奔出,向那滿山的花枝走去:“徐小姐,請等我一會兒。小王去去就來”

這小子采花倒是一把好手,林晚榮淫笑兩聲,又掃了徐長今一眼,才兩日不見,徐長今怎就和趙康甯這小子搭上線了?這事有些古怪。

“大人,您今日真是出來踏青的麼?怎地不見你諸位夫人同來?”徐長今抬頭望了林晚榮一眼,又低下頭去,輕聲問道。

我是來泡你的,你信不信?林晚榮笑道:“說踏青麼,也是不錯,准確點說,我是來采花的。唉,好幾年沒采花,也不知技巧生疏沒有?”

小宮女抬頭望他,嫣然一笑:“大人真會開玩笑,這采花還要什麼技巧?再說這路邊的野花雜草,大人您怎麼看得中呢?”

“俗話說的好,家花沒有野花香,這野花雜草我最喜歡了。”林晚榮向四周望了一眼,見與趙康甯同來的諸位官宦子弟正在朝此處打量,他神秘一笑,湊在大長今耳邊壓低聲音道:“長今妹,這采花的學問可大了,光說這體位就有好多種,有背采式、俯采式、仰采式,還有三人一起采的呢,精彩絕倫,有空我們可以交流一下。”

“三人一起采?”徐長今愣了一愣,大眼睛撲閃兩下。掩唇微笑:“大人與我說笑,這采花還分兩人三人麼?我瞧著一人足夠!”

一人就夠了?林晚榮深思一會兒,正色點頭:“長今妹果然博學多才,單人戲確實別有滋味,長今妹,恕我冒昧問一句,請問你平時吃香蕉,是左手拿,還是右手持?”

徐長今不解地看他一眼。奇怪問道:“大人,何謂單人戲?又與吃香蕉有關系麼?我吃香蕉地時候。喜歡兩手一起拿——”

林晚榮面露駭色,直退兩步:“兩手一起拿?哎呀,這——麼粗大的香蕉啊,我看徐小姐你要吃好幾口呢!高麗果然出人才啊,長今妹,以後有空來我家吃香蕉啊,我家有一根大大的。”

徐長今神色一黯,眉目間泛起淡淡的憂愁:“長今也想到大人家里看看,與您和您的夫人多多交流。只是我高麗局勢危急,滅國亡種危在旦夕,長今也不知道有沒有這個福分了。”

林晚榮哦了一聲,嘻嘻笑道:“高麗危急。所以,你就把目光瞄准在了誠王身上,沒准他們爺倆也能幫幫你,是不是?”

徐長今臉色微變,眼中蘊滿淚珠。淒淒低叫一聲:“不是的。大人,您不要誤會,我——”

林晚榮擺擺手,微笑道:“勿談國事,勿談國事,我今日是來采花的,說這些事情兀地敗壞了興致,等高麗那邊的事情了結了,我再請你到我家去玩吧。”

那邊趙康甯采摘了一大捧枝上帶露的映山紅,眉飛色舞,興沖沖地奔下來,動作瀟灑之極。下了幾步,就看見林三與徐長今也不知在說些什麼,徐宮女神情又似嬌羞又似委屈,嫵媚動人。趙康甯臉色一黑,暗自咬牙哼了一聲,疾奔幾步卡在二人中間,將那采來的映山紅送與徐長今手中:“徐小姐,你看這花可美麗?這是小王親手采摘的,是我的一點心意,希望小姐喜歡。”

徐長今偷偷掃了林大人一眼,只見他神色平淡,雙手正忙著四處采摘花枝,似是沒有聽見小王爺的話。小宮女黯然低頭,強顏一笑:“謝小王爺,如此美麗的鮮花,長今愧不敢當!”

趙康甯殷勤道:“徐小姐太客氣了,你是高麗的明珠,這鮮花還要美麗百倍,能為你送上這一束盛開的鮮花,乃是小王三生有幸!請小姐快快收下了!”

這小子臉皮夠厚的,就你這點泡妞的本事,也敢在我面前現眼?林晚榮聽得好笑,摘下一枝火紅的映山紅放在鼻邊輕輕一嗅,暗香浮動,沁人心脾。

小王爺盛意拳拳,如果不收這花朵,便是拂了他的面子,徐長今臉有難色,低下頭去沒有吱聲。

見眾人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趙康甯心中惱怒,聲音提高了些道:“徐小姐,小王是真心要與你做個朋友,你不會連這點面子都不給吧,我大華與高麗,可是世代友好鄰邦哦。”

他故意將“世代友好”四個字說的極重,徐長今聽得神情黯然,一咬牙,正要伸出手去,就聽旁邊有人笑了起來:“小王爺,你這表達方式倒是獨特,世代友好的鄰邦,又與你送鮮花給人家小姐有什麼關系?”

聽到這個聲音,徐長今頓時心里一松,長長地出了口氣,微一揚頭感激看了林晚榮一眼,卻見他手中拿著一枝鮮紅的花朵微微搖晃著,火紅的花瓣映著他的笑容,甚是輕松寫意。

好事被擾,趙康甯忍不住的惱怒上臉:“林三,你這是何意?我真心誠意送鮮花與徐小姐,與你有何干系?”

和我沒有干系?笑話,老子奉旨泡妞,你小子卻橫加阻攔,我沒調動禦林軍揍你,已經算是便宜你了!林晚榮上前兩步,輕搖花枝嘿嘿一笑:“怎能沒有關系呢,徐小姐可是我的‘長今妹’啊!”

徐長今面色羞紅,低下頭去不敢說話,趙康甯惱道:“什麼長今妹,徐小姐如何會與你為伍,是你這無恥之徒冒充來占便宜的。”

林晚榮哈哈笑道:“想占便宜地,應該是小王爺你才是。正所謂路見不平人人踩,我只是看不過眼,才會為我的長今妹說上兩句。”

“林三,你竟敢血口噴人!”趙康甯大怒:“我待徐小姐一片赤誠,有什麼讓你看不過眼地?莫以為你在皇上面前能說幾句話,我便奈何不得你,這大華的江山可是姓趙的!”

“是姓趙。”林晚榮不屑的笑道:“可是此趙非彼趙也。小王爺,你說自己待長今妹一片赤誠,還送上美麗的鮮花,那我就要問問了,你可知道,你手中的花朵叫做什麼名字?”

這花叫什麼名字?趙康甯一愣,他是含著金勺出身的龍子王孫,四體不勤五谷不分,方才只是看這開在山上的野花綻放得漂亮,才一時來了興致,要采來送與徐長今,又如何認得這野花的名字?

見徐長今目光在自己身上打量,小王爺心中一急,忙向身後的伙伴們打眼色。

“云菊——”

“芍藥——”

“雞冠花——”

“狗尾草——”

眾人猜測地聲音此起彼伏,這些都是富貴官宦的子弟,名貴的花種張口就來,這山嶺的野花,卻是一個也認不得。

徐長今聽得噗嗤一笑,偷偷打量林晚榮一眼,又急急低下了頭去。

大意了,大意了,趙康甯一陣懊惱,看見林三笑得賊,心中止不住的火大,怒道:“你便認識麼?有本事的說來聽聽。”

林晚榮微笑點頭,在那花枝輕嗅一口,緩緩踱了幾步:“說這花的名字,也沒什麼稀奇。西藏的密宗叫它格桑花,高麗語稱它為金達萊!”

徐長今聽得激動不已,一下拉住他的手,眼中淚花閃動:“沒錯,這就叫金達萊,是我故鄉的花朵,每年春天的時候,金剛山上漫山遍野都是這紅色、紫色的金達萊,好看極了。晚榮哥,你怎麼知道金達萊?你一定到過我們高麗。”

見徐長今口呼晚榮哥,趙康甯氣得臉色發白,惱怒哼道:“我問的是大華語的名字,要你說些什麼藏語、高麗話?”

“不要著急,聽我慢慢道來。”林晚榮不緊不慢一笑:“這美麗的小花,在我們大華語中,叫做杜鵑花,也稱映山紅。傳說古蜀國有一位皇帝叫杜宇,與他的皇後恩愛異常,後來他遭奸人所害,淒慘死去,靈魂就化作一只杜鵑鳥,每日在皇後的花園中啼鳴哀嚎,它落下的淚珠是一滴滴紅色的鮮血,染紅了皇後園中美麗的花朵,所以後人就叫它杜鵑花。”

“那皇後聽到杜鵑鳥的哀鳴,見到那殷紅的鮮血,這才明白是丈夫靈魂所化,悲傷之下,日夜哀嚎著‘子歸,子歸’,終究郁郁而逝,她的靈魂化為火紅的杜鵑花開滿山野,與那杜鵑鳥相棲相伴,所以,這杜鵑花又叫映山紅,這便是杜鵑啼血,子歸哀鳴的典故。蜀國曾聞子規鳥,宣城還見杜鵑花,這鳥與花終身不棄的愛戀,乃是人世間不朽的傳奇。小王爺,你懂了麼?”

沒想到這小小一棵野花,竟有如此淒美的來曆,可笑自己贈了徐小姐花朵,卻連名字都叫不出來,遑論講出如此吸引人的故事,趙康甯臉色時紅時白,難看之極。

“杜鵑啼血,子歸哀鳴,”徐長今聽得一陣淒迷,眼中水霧蒙蒙:“原來這金達萊竟有如此美麗的故事,大人,謝謝您的教導,人世中真有如此相守相伴、不離不棄的情感麼?”

“春紅始謝又秋紅,息國亡來人楚宮。應是蜀冤啼不盡,更憑顏色訴西風。情感乃人之本,老而彌堅的愛情,人間多不勝數,徐小姐要對別人有信心,也要對自己有信心。”林晚榮微微一笑,將那手中花枝彈了一彈,緩緩遞到徐長今手中:“與卿花一朵,蜀中兩杜鵑!”

上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五章 奉旨泡妞     下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七章 “給您添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