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地獄游戲 第三卷 第十五章 蟲口逃生  
   
第三卷 第十五章 蟲口逃生

第十五章蟲口逃生

在阿婭喊出聲的同時,張衡本能的感覺到了身後的危險。他開始調整金剛體在空中的姿勢,但這樣做的效果很有限,超巨型沙蟲的嘴還是咬住了金剛體的後半身,硬生生的把它從空中拖了下來。

張衡感到自己控制的金剛體重重的摔在了沙地上,迅速朝沙層深處沉去。張衡拼命驅動金剛體想要掙脫,但他卻發現自己的掙紮幾乎毫無作用,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不斷的朝下陷。

沙蟲的力量和它的體型成正比。張衡他們現在遇到的這條沙蟲的體型算是中等偏大,它的力量已經不是金剛體與之可以抗衡的了。金剛體的整個後半身都被吞進了沙蟲的嘴里,眼看著就要被拖進沙海當中了。

危機當前,張衡下定決心,猛力將阿婭朝著沙漩渦外扔去。阿婭還沒反應過來,身子已經飛了出去。等阿婭回過神來的時候,她已經落在陷坑外面的沙地上了。

“我會在這里硬撐著!你趕緊想辦法來救我!”張衡朝阿婭大喊道。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想不出辦法來啊!”阿婭勉強從沙地中撐起身子來,“我的翅膀根本動不了!而且我也不可能弄死那條巨型的蟲子!你叫我想什麼辦法?”

“總之給我想!阿婭,我不信蟲子的體液就能難倒你!”張衡一邊說著,一邊驅動金剛體對銜住自己的巨型沙蟲又咬又揍,金剛體那強力的拳頭和尖利的牙齒不停的招呼在它的身上。巨型沙蟲的皮膚和肌肉出乎意料的強韌,金剛體那能砸裂石頭的巨拳打在它身上卻只像是在撓癢似的。不過張衡的反抗還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大沙蟲沒有繼續把金剛體往沙里面拖,而是開始蠕動起那張巨嘴想要把金剛體直接吞入體內。

張衡驅動金剛體拼命抓住沙蟲的嘴唇邊緣,以免自己被吞進去。沙蟲的絕對力量實在是太恐怖了,張衡幾乎用上了金剛體的全力,卻還是只能勉強讓自己不被吞進去而已。無法順利吞下金剛體的沙蟲似乎憤怒起來,它開始進一步加大自己嘴部肌肉的力量,張衡越來越撐不住了。

在不遠處的沙地上,阿婭面無表情的望著全力掙紮著的金剛體。她的身體還是不能動。不過,要解除身體麻痹的方法也不是沒有。只是,那樣做的代價實在是太高了。

金剛體的掙紮越來越無力。張衡馬上就要被沙蟲吞下去了。

“……哼,我真蠢。”阿婭這樣苦笑著閉上了雙眼。她的渾身由內而外燃起了綠色的火焰,整具身體連帶外面的衣服一起被燒成了焦炭。

焦炭裂了開來。在那焦炭當中,一具宛如白瓷般光潔無暇的出現了。那對骨翼“啪”的一下從她光滑的背上伸了出來,張揚的展開了。

張衡操縱的金剛體現在還剩半只左前肢還抓在沙蟲的嘴巴邊緣。沙蟲的牙齒刺破了金剛體前掌的皮膚,血噴在沙地里凝出一塊塊血珠來。

大沙蟲嘴部肌肉的力量還在增強,而金剛體的力量卻反而在衰弱。金剛體的手指終于再也抓不住大沙蟲的嘴唇,整個身體順著沙蟲的腸道向下滑去。

“快解除獸魂變體!”從張衡的頭上傳來了阿婭的聲音。張衡抬起金剛體的頭,然後就看見空中正有個白花花的東西朝自己撲來。那是阿婭?

阿婭撲到金剛體身邊的時候,張衡解除了金剛體。他的身體朝大沙蟲的口中落去,但阿婭一個俯沖,迅速把他抱在懷中,直沖天穹而去。

張衡搖搖頭笑道:“你不是做到了嗎,阿婭?我就知道這對你來說不是什麼問題。”

“隨口說說倒是容易。那種液體直接侵入我的神經系統,我沒辦法排出它。為了解除身體的麻痹狀態,我引燃了自己身體細胞內的線粒體。我的身體燒掉了百分之九十五,幾乎連腦部都燒掉了。再說一句,這次再生花掉了我七千點重生潛能。”阿婭把自己的額頭貼到了張衡的額頭上,那對灰色的雙瞳幾乎碰到了張衡的眼睛上,“聽著,這次你至少欠我十條命。打個八折,算你八條。以後要記得還我八條命,否則我不會放過你的。”

“這個我知道了。”張衡突然皺起了眉頭,“對了,你的眼睛……”

從阿婭的身後傳來一股勁風,打斷了張衡的話。原來那條大沙蟲發現自己到嘴的東西沒了,憤怒的朝他們追過來了。沙層的阻力對大沙蟲來說幾乎為0,它從沙里探出頭來,像海中的游魚一樣飛速前進,眼看就要追上阿婭了。

“飛高一點,阿婭!”張衡喊道,“這樣會被它追上的!”

“你以為我不想這麼做嗎?我還有一部分神經細胞受到麻痹,現在只是勉強能飛而已,要飛高飛快都不可能的!當然要想飛贏它也容易,把你扔下去就可以!你想試試嗎?”阿婭說道。

“該死!你的那種威力驚人的尖錐能扔出來嗎?”張衡問。

“可以,但現在我沒力氣,肯定威力小,別指望了。其余的線粒體技能也一樣,沒一個能用的。我現在只能逃跑而已。”阿婭說著猛的朝旁邊側飛。隨後那大沙蟲的巨嘴便朝她剛才所在的位置撲了過去,剛好撲了個空。

“死蟲子!”張衡咒罵著。這沙蟲明明沒長眼睛,它的動作卻是如此敏捷而准確,到底是怎麼回事?莫非它有類似于蛇類的紅外線視力“熱眼”?要是這樣的話,那麼……

張衡迅速在空中劃了個叉打開倉庫空間,在里面亂翻,好不容易翻到一顆手雷,那是在上一關的孟婆寨里買的。

“阿婭,你把我扔出去,然後提著我的腳把我吊在空中。”張衡說道。

阿婭疑惑的問道:“喂,你不會以為就靠一顆手雷就能驅走這蟲子吧?”

“別管那麼多!”張衡吼道,“照我說的做!”

“好吧!”阿婭把張衡扔向前方,然後飛過去剛好抓住他的腳。這個像是雜耍般的動作阿婭完成得十分連貫,張衡也不由得贊道:“做得好!接下來看我的了。”

張衡從這個位置可以輕松看到身後那條緊追不舍的巨型沙蟲。他拉開手雷的拉環,換上金剛的臂膀,用盡全力將手雷朝身後拋出!

張衡緊張的望著手雷和沙蟲,他聽得到自己的心髒“咚咚咚”的跳著。這個方法也是在賭博。要是自己賭錯了的話就麻煩了。

只見那顆手雷劃著弧線朝巨型沙蟲的方向飛去,它飛過了沙蟲的頭,落在沙蟲身後很遠的地方,“轟”的一聲爆開了。手雷爆開的同時,沙蟲突然停了下來,直直的立在原地。

張衡歡呼起來:“贏了!這家伙果然有熱眼!”

阿婭奇問道:“熱眼?”

“嗯。熱眼也就是紅外線視力,一些昆蟲和爬行動物都有熱眼。熱眼能識別出空氣當中溫度較高的熱源,比如說人體。沙蟲就是通過這個熱眼來追蹤我們的。所以我扔出手雷在後面爆炸,沙蟲也就會把自己的目標改為那個新的熱源……”張衡的話說到這里就停了,“天哪!”

沙蟲並沒有朝手雷爆炸的地點移動。它重新鎖定了阿婭和張衡追了過來。

張衡瞪大了眼睛。為什麼會是這樣?自己明明制造了新的熱源,按理說沙蟲應該馬上追過去才對啊。難道說這沙蟲不是依靠熱眼,而是依靠其他感覺器官來追蹤獵物的嗎?

阿婭在上面說道:“我說親愛的,你是不是搞錯了溫度?”

“別這麼喊我……溫度?你說溫度?”張衡敲著自己的頭,“該死的,我竟然忘記了溫度的問題!”

沙蟲確實如張衡所猜想的一樣擁有熱眼。只不過張衡弄錯了一件事,那就是——沙蟲並不是尋找高熱源進行追蹤的。這個沙漠中空氣的溫度已經超過了人體的體溫,相對而言人體反而是低熱源。在這種情況下,張衡再制造出一個高熱源,也只能讓沙蟲愣一下而已,根本無法擺脫它的追蹤。

“你不用自責了。至少你讓我知道了該怎麼做。”阿婭這樣說著,猛然一抖自己的骨翼。骨翼上的一部分脫離了她的身體,化作一只紙飛機的樣子,朝著與他們截然相反的方向飛去。

大沙蟲立刻就停了下來,似乎正在選擇要追哪一邊。阿婭又再度化出了一只紙飛機朝一旁飛去。大沙蟲終于做出了選擇,跟著第二只紙飛機追過去了。

“好厲害。”張衡由衷的說道,“變形能力就不說了。竟然還能這樣控制脫離身體的部分,真是太誇張了。”

“變形也是有局限的。至于控制離體的部分——這個能力首先有最多十公里的距離限制,其次在使用這個能力的時候也很費精神,這種情況下我幾乎沒有任何攻擊能力和防禦能力。你現在如果想殺我的話我是沒辦法反抗的。”阿婭說著想到了什麼,怒道,“喂,我說你還不趕快閉上眼睛?你想看我的裸體看到什麼時候啊?”

張衡苦笑著閉上眼。阿婭確實一直沒穿衣服,不過張衡剛才也沒怎麼注意。話說回來,真沒想到阿婭也會覺得害羞啊。

阿婭從倉庫中間當中翻出一個膠囊摁了一下,一件灰褐色的緊身衣迅速將她的身體覆蓋起來。隨後她就告訴張衡他可以睜開眼睛了。

張衡一睜眼就看見阿婭的衣服,阿婭便做了簡單的說明。這件緊身衣和阿婭之前那套衣服一樣,都是勾魂使者專用的衣服,它幾乎沒有任何防護能力,唯一的好處是可以在受到破壞後迅速恢複原樣。只不過衣服的恢複能力也是有限的,要是被高溫燒壞了的話就沒法恢複了。這種衣服其實很便宜,但由于用處不大,很多勾魂使者都不會買它,所以他們在阻撓作戰的中途就變成光也是常有的事。

阿婭還要繼續說的時候張衡打斷了她:“別說衣服了。我們現在就趕去找羅如志他們吧。”

“他們要是受重傷的話你會感覺到的,現在暫時不用擔心他們的安全。等我把剩下那些被麻痹的神經細胞也燒掉重生以後,再以全速追過去。”阿婭說著緩緩降落在了一座沙丘上。雖然地下可能還有沙蟲,但在沙丘上還是比較安全的,而且真有沙蟲出現的話,在沙丘上也容易發現它們。

張衡站到了阿婭身邊幾米遠處的地方。阿婭灰色的雙眼像是燃燒了起來一樣,身體內部發出“咔咔”的聲音。張衡知道她在引燃自己體內的神經細胞。

阿婭的臉上出現了痛苦的神色。她突然倒在沙地里開始翻滾起來。張衡覺得很奇怪,連忙朝阿婭的身邊跑去。

“笨蛋,別過來!快跑,跑得越遠越好!”阿婭抱著頭大喊道,“等會我會去找你的!”

張衡停下腳步:“你……你怎麼了?”

“我的線粒體能量突然開始進化了!混蛋,早知道就叫你注意一下我瞳孔的顏色了……滾啊!還不趕快快滾!否則等我失去意識狂暴化以後,待在這里的你一定會被我殺死的!”阿婭的聲音因為痛苦而變得沙啞起來。

張衡轉過身,頭也不回的狂奔起來。阿婭並不是在撒謊。張衡現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保住自己的性命。至于阿婭的進化能否成功,那必須全靠她自己了。

張衡大踏步在沙海中跑著,身後阿婭痛苦的嘶吼聲越來越小了。

在跑出超過兩百米以後,張衡突然踩到什麼滑倒在地。他並沒有馬上站起來。就在剛才,他覺得自己心里好像有根弦斷掉了。

羅如志和吉爾的氣息,在他的感應范圍內消失了。

上篇:第三卷 第十四章 吞天巨口     下篇:第三卷 第十六章 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