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重生之紅星傳奇 第六十三章 血戰羊坪鎮(二)  
   
第六十三章 血戰羊坪鎮(二)

歐震開槍的自然是中國工農紅軍中央警衛師警衛三團

陳大勇見敵人已到了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此時不打更待何時?抬起自己的手槍對著敵軍隊伍中的一個騎馬的軍官就是一槍,沒想到那家伙正好要下馬,身子一伏,躲過了子彈.陳大勇心里懊惱不已,想不到自己也有放空槍的時候,看來還需要再練練槍法啊!

槍聲一起,三團陣地上早已蓄勢待的戰士們在第一時間就擊了扳機,重機槍,輕機槍,沖鋒槍,步槍全部在噴射著子彈.迫擊炮也開始了射擊,隨著一聲聲的響聲,把炮彈砸到了九十師已經開始混亂的行軍隊伍里.

丁卓東的戰士們開始威了,有了清溪鎮的戰斗經驗,操作起來更熟練了.

在三團打響的時候,戰士們就已經推開了掩蔽物,丁卓東手里小旗一揮,各炮就完成了裝填.小旗再一揮,射火藥的導火索就被點燃了.很快.十幾個炸藥包被射出去,在空中劃出一道道優美的弧線,落入敵群中爆炸.

一炸一大片,十幾個炸藥包炸下去,方圓幾十米就很少有人能站著了.

應該說,在中央軍將領里面,九十師師長歐震算是對紅軍比較了解的.他原是國民革命軍第四軍十二師三十四團一個營長,這個團也就是人們所熟悉的葉挺獨立團.後歐震升任71團團長,參加了南昌起義,但是在南昌起義部隊南下廣州途中,歐震率部陣前倒戈,給起義部隊造成了重大損失.所以,歐震不但對**人和紅軍的英勇無畏很了解,而且也清楚如果他一旦落入紅軍手中會是啥下場,他的那些戰友們是不會忘記他的名字的.

槍聲響起的時候,歐震就伏在了戰馬身上,腦子急轉圈,紅匪這是打阻擊呢還是伏擊包圍啊?是想阻擋自己前進還是想吃掉自己啊?很快,迫擊炮聲驚醒了他,這絕對是紅匪主力,重機槍那麼多,而且有迫擊炮,一定是在清溪鎮伏擊五十九師,九十三師的紅匪主力故技重施,把自己的九十師當成又一鍋香噴噴的肉菜了!

偷偷地抬頭一看,一會兒功夫,自己的先頭團就已經稀里嘩啦了.再往後瞅一眼,乖乖,紅匪用的不知道是什麼武器,一炸一大片.現在歐震總算明白湘軍三個師和五十九師,九十三師是怎麼完蛋的了,在這樣的火力打擊下,能活著逃出去簡直就是奇跡,如果選擇就地抵抗或攻擊,恐怕對手的後手就施展出來了,到時候結局只有一個,那就是被殲滅.

歐震忙命令先頭部隊組織抵抗,後隊變前隊,全師向玉屏方向快撤退.

等下達命令的時候,歐震才現,沒有人接令,自己的軍官死的奇快,而且都是腦門子上一個血洞,鮮血混著腦漿,說不出的惡心,殘忍,猙獰.剛讓副官傳令,副官就死翹翹了.沒有辦法,還是自己先撤!希望士兵們看見師長撤了,都跟著撤.

歐震一拔馬頭.來了個鐙里藏身.轉身就向後跑.邊跑邊喊:"快撤.快撤.向後撤退!"

這話寫書地時候好長一段.實際上時間很短.歐震基本上是在警衛三團第一波射擊時就往回跑了.讓陣地上打地興起地陳大勇大跌眼鏡.直罵狗日地中央軍比泥鰍還滑.

你別說.這中央軍撤退地時候.還真地是有一套.士兵們彎著腰.悶著頭跑路.根本就不理會身後地子彈.時間不長.九十師硬是從彈雨中撤了下來.

等部隊後撤了500.離開了紅軍地步槍射程.歐震才停住了馬.一看部隊.心疼地差點掉淚.就這一會兒功夫.自己地九十師就損失了三分之一.士兵們都象霜打了地茄子一樣.三,五個一堆.爬在公路上,山坡上冰冷地雪地上.

現在九十師地位置就在工兵三連埋炸藥地地方.何明亮急地不能行.幾次請示要起爆.都被劉一民制止了.

陳大勇一看中央軍撤了.師長率地一團,二團也沒有出擊.就命令留下觀察哨.部隊悄悄地撤到山背後地樹林里隱蔽待命.等候中央軍動攻擊.

部隊就是這樣,在戰爭中學習戰爭.按照紅軍過去的作戰習慣,九十師撤退的時候,正是戰士們跳出戰壕追擊的時候.但自從劉一民到來後,從34師尖兵連到紅18團,再到今天的中央警衛師,干部們從劉一民身上學到了許多新的戰斗方法和指揮技巧.上次溪口戰斗時,胡老虎第一波阻擊後,果斷命令停止射擊,部隊轉移到山頭背後,就讓湘軍陶廣62師上了大當,胡老虎因此立了特等功.陳大勇是主力團長,戰斗經驗非常豐富,一眼就能看出師長為什麼定胡老虎特等功的奧秘.因此,他沒有命令部隊追擊,避免將戰士們暴露在敵人槍口下,而是依樣學樣,下令部隊後撤.

按照歐震的原意,是將部隊徹底撤回,脫離危險區域.但是,他的願望落空了,吳奇偉率著梁華盛九十二師和惠濟的第一支隊上來了,後面還跟著謝福第五師和周雁賓的稅警團迫擊炮營.

吳奇偉一見九十師的士兵都撅著**爬在雪地上一動不動,再好的脾氣也變壞了,質問歐震為什麼不攻擊前進.

歐震帶著哭腔說:"軍座,我師中了紅匪伏擊,損失慘重.紅匪火力太猛,沖不過去."

吳奇偉氣的哈哈大笑,笑完了才說:"歐師長,睜開你的眼睛看看,哪里有什麼紅匪啊?"

歐震這才覺紅匪已經停止了射擊,不但山坡上靜悄悄的,連公路上都很安靜,難道紅匪打了一陣就撤了?不可能啊,剛才火力還那麼猛,擺出一副要一口吞下自己的架勢,怎麼這麼快就不見蹤影了呢?

拿起望遠鏡,歐震仔細地觀察山坡.確實沒有紅匪啊,也不見有構建陣地的樣子.這群該死的紅匪,永遠都是這樣,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跑,一見自己主力上來,就夾著尾巴溜了.

氣,歐震硬著頭皮對吳奇偉說:"軍座,剛才紅匪的+p猛,我師損失三分之一,幾個團長都陣亡了.我擔心紅匪會向清溪鎮戰斗一樣,包圍我師,才下令撤退的."

吳奇偉搖了搖頭,說道:"什麼時候我的第四軍變成了縮頭烏龜了啊?敵人一阻擊,就趕緊撤退.幸虧人家沒有銜尾追擊,不然,恐怕你的九十師已經不存在了!"

這話說的太重了,歐震只覺得自己臉上"騰"地一下就燃起了熊熊大火,大聲吼道:"請軍座放心,九十師不是孬種,我們還打先鋒!"轉身就對部隊緊急編組成兩個團,指派了代理團長,決心以一個團的兵力打頭陣占領山頭,一個團作第二梯隊,堅決拿下山頭.

看著歐震部署的中規中矩,吳奇偉就命令自己的炮兵和稅警團的炮營建立陣地,為九十師提供火力掩護.

周雁賓指揮自己的炮營率先開火.畢竟是久經訓練的專業炮兵,炮彈落點都很准,將山坡上的樹木,竹子打的枝條亂飛.看看山坡上沒有任何動靜,歐震就揮動兩個團向山坡攻去.

公路一側的山頭海拔不是很高,排列的很整齊,時間不是很長,九十師的士兵們就快爬上去了.吳奇偉領著歐震,梁華盛,謝福,惠濟幾個師長隱蔽在公路邊的石頭旁,舉著望遠鏡觀戰.看著士兵們馬上就要到山頂了,幾個人心里狂喜,看來紅匪真的是撤了.

山頭上突然爆的槍聲徹底打碎了幾個人的夢想.看著九十師攻山頭的那個團死傷狼藉,活著的被子彈追逐得連滾帶爬地往山下跑,吳奇偉大怒,命令炮兵覆蓋山頭,命令九十師全線壓上,命令九十二師立即沿公路沖鋒,繞過這片山坡.

部隊又是一番人喊馬跳,歐震這次赤膊上陣,親自督戰.九十二師向前運動,准備在九十師起沖鋒的時候,沖過這片山坡,直取洋坪鎮,對守山頭的紅軍形成夾擊.

就在九十師,九十二師一起行動的時候,劉建立動了.

剛才九十師被三團阻擊的時候,劉建立本來就要出手了,但是通過望遠鏡,看見了九十師後面的大部隊,想起師長的作戰風格,劉建立忍住了,眼看著敵主力與九十師彙合了,九十師動進攻被打退了,再接著就是九十二師的部隊開始向前移動了,這個時候攻擊最容易重創敵人,致敵崩潰.打蛇打在七寸上,劉建立一聲令下,河對岸的炮兵營就言了.

最先開火的是炮兵營的山炮連,六門山炮試射一後,迅校正,接著六顆炮彈就准確地落在了敵炮兵陣地.馬上炮兵陣地就被煙霧籠罩了.不等敵炮兵反應過來,炮彈就接二連三地落下.撤!周雁賓無奈下達了放棄陣地的命令,僥幸活著的炮兵們扛炮的扛炮,背炮彈箱的背炮彈箱,趕緊轉移.

這才是開始,噩夢接著就來了,炮兵營的迫擊炮連開始炮擊了,一次就是二十四炮彈,狠狠地砸向了公路上的敵人.公路上馬上就開始混亂了,軍官的叫喊聲,士兵的哭罵聲交織在一起.

如果說炮彈帶來的是混亂和肢體飛揚的話,那麼接下來的重機槍射擊就是真真正正的生命收割機了.河對岸山腰上,一溜幾十挺重機槍噴吐著火舌,把公路上變成了活生生的人間煉獄.

頭頂是流星一樣的炮彈群,攔腰是寒風一樣的子彈雨,九十二師,第一支隊,包括後來趕到的第5,幾萬名官兵就在炮彈和重機槍子彈構成的人肉搓板上被搓呀搓的,搓的拉長,柔細,團起來,放開去,活像廚師手下的面團.

幾個師長爬到了吳奇偉跟前,梁華盛大著膽子說:"軍座,我軍被壓制在公路上,動彈不得,這樣下去,大家可要全部戰死或做俘虜了."

歐震的膽子也大了,這麼強大的火力說明確實遇見紅匪主力了,自己先前撤退現在看來是正確的,要是早撤退就不會有這麼大的損失了.見梁華盛開口建議了,歐震就接著說道:"軍座,紅匪的火力太猛了,要是再不撤退,我們就完了!"

吳奇偉一點都沒有猶豫,咬著牙恨恨敵說道:"撤!"

然後,又想了想,接著命令道:"九十師留一個團繼續攻擊,纏住紅匪.五師在前,九十二師,一支隊居中,九十師殿後,全軍快撤退.報告薛長官,請他派部隊接應我們,並命令空軍出動,阻擊紅匪可能動的追擊."

幾個師長領命而去,只有歐震沒走.

吳奇偉拍拍歐震的肩膀:"老弟,想開點,只要部隊撤下去,兵多的是,我負責給你補充."

歐震這才怏怏離去.

吳奇偉一招手,衛士們就一擁而上,護著他先撤.

吳奇偉沒有想到,歐震沒有再回部隊,而是和他一樣,轉身就命令爬在公路上躲避彈雨的九十師特務營保護自己沖出去.

就在中央軍紛紛撤退的時候,劉一民的手向下揮了一下.

何明亮早就等的不耐煩了,看見師長下令,馬上就命令起爆,公路上頓時就連續響起了劇烈的爆炸聲.被炸中的士兵高高拋起,碎胳膊斷腿落入舞陽河中,泛起幾朵浪花,然後就隨水飄逝.

已經逃離這段公路的吳奇偉聽見爆炸聲,回看了一眼,眼睛里滿是恐懼,想想要不是自己被衛士護衛著先走了,估計不死也得留下條胳膊,腿.紅匪陰招不斷,不知道還有什麼在等著自己呢,趕緊撤,離開這個倒黴的地方.

還真讓他說對了,就在中央軍冒著彈雨拼死後撤的時候,劉一民率領著警衛一團,警衛二團沖出了山林,狠狠地向中央軍隊伍撞去.

劉一民手持沖鋒槍沖在最前面,身後是一團一營和二團四營兩只利劍,二營,三營,五營,六營緊隨其後.隊伍前面一色的輕機槍,沖鋒槍,對著中央軍扇面掃射.

劉建立一看師長率一團,二團殺出來了,馬上命令火力

重點打擊敵人撤退隊伍的先鋒,試圖將其全部留下.

守在山頭上的陳大勇一看師長沖出去了,知道是時候了,命令所有號兵吹沖鋒號,帶著三團向山下斷後的九十師撲去.

這一下敵人全亂了,只道是紅軍主力齊出,要全部消滅他們,進攻蘇區時的囂張沒有了,一路追擊紅軍時的驕狂沒有了,中央軍的威嚴不要了,軍風軍紀不提了.炮礙事扔炮,槍礙事扔槍,手榴彈礙事解下,棉衣礙事脫掉,騎馬的在前,沒馬的在後,哭天搶地,罵爹罵娘,惶惶然如喪家之犬,冒著彈雨,踏著同伴的尸體,向來路潰逃而去.

看看敵人大部隊已經沖出了火力有效射程,劉建立就命令炮火再次轉移,瞄著被截斷在後面的九十師開火.

剛才警衛師炮營,重機槍營火力覆蓋公路時,九十師殘存部隊正在進攻山頭,避免了被火力打擊.陳大勇率三團沖下山頭時,和九十師正好撞到了一起,這下,中央軍精銳和紅軍精銳直接對上了.

山坡上的九十師官兵一看紅匪沖了出來,馬上機槍,沖鋒槍就招呼上了,打的紅軍沖鋒隊伍猛然一頓.

三團火力支援連連長一看主力沖鋒受阻,馬上命令陣地上的迫擊炮和重機槍集中火力,給主力開路,炮彈和重機槍子彈順著山坡往下打,打的九十師的士兵們抬不起頭.

陳大勇一看九十師竟然死戰不退,知道遇到了硬茬子,一聲令下,戰士們往下猛摔手榴彈.

九十師攻擊山頭的那個先頭團終于撐不住了,開始往下撤.

山腰上的九十師另外一個團一看大部隊撤了,紅軍正在追擊,就知道自己成了孤軍,棄子.那個歐震臨時任命的團長倒也硬氣,利用地形掩護,帶著部隊拼命射擊,掩護先頭團往下撤.

陳大勇急的不行,他知道,如果吃不掉九十師殘部,讓他們退回去,就有可能對師長率領的一團,二團形成威脅,待敵主力明白師長他們不是紅軍主力時,就可能對一團,二團反撲,兩下一夾擊,後果就嚴重了.當然,打死陳大勇他也不會相信憑中央軍這些草包能收拾了自己的師長,那是什麼人啊,機智勇猛,估計能打敗他的人現在還沒有出生呢.

想歸想,手里卻一下都不停.陳大勇命令七營,也就是他的老三營立即組織火力向下猛沖,八營率騎兵營向左翼沖,九營率輜重營向右翼沖,全團以機槍和手榴彈開路,殺向九十師殘部.

似乎已感到紅軍要動雷霆一擊,九十師的兩個團彙合後,開始沿山坡邊打邊撤.

說是兩個團,其實已經傷亡慘重,經過第一次遇伏的打擊,加上連續向山頭攻擊,九十師殘部現在大概也就3000號人了.問題是這兩個臨時任命的團長比較厲害,都是黃埔畢業後在九十師從排長干起來的,在士兵中有一定威信,關鍵時候,號召力就出來了.

山坡上都是樹林竹子,地形複雜,九十師這一沿山坡邊打邊撤,陳大勇和三團還真拿他們沒辦法,紅軍沿著山頭邊追邊打,**在山坡上邊撤邊還擊,雙方就像捉迷藏一樣糾纏,激戰,傷亡越來越大.

這個時候,劉建立的火力到了,九十師的弟兄們馬上就知道了什麼叫火力覆蓋.炮彈打的樹枝繡子四下橫飛,一不留神,飛起的樹枝就可以致人于死地.九十師的官兵們再也顧不上和紅軍纏斗了,開始沿著山坡拼命逃跑.一路跑,一路留下尸體和傷員,提前上演了一場叢林勝利大逃亡.

陳大勇率領三團沿山頭一路追擊,看看追不上了,師長率領的一團,二團也開始回撤了,這才停止了追擊.

劉一民率領著一團,二團沿著公路,跟在敵人後面窮追不舍,連繳槍投降的俘虜都不要,只是盯著敵人主力猛追猛打,一直追出了五,六里,看看敵人大隊已轉過了山灣,這才命令部隊停止追擊.迅返回打掃戰場.

謝福的五師因為位置靠後,所以最先脫離了苦海,損失也相對較小,建制還算完整.本來,劉一民的一團,二團為了沖擊敵主力,全部放棄了重武器,如果謝福能夠迅整理隊伍返身迎擊的話,未嘗不可以給脫離了重火力掩護的紅軍以重創,最起碼可以制止紅軍繼續追擊,減少中央軍損失.但兵敗如山倒,被紅軍的火力嚇破了膽的謝福哪里還能想到整理部隊,轉身反擊啊?他滿腦子只有一個字,就是逃,逃的越快越好,逃的越遠越好.

一直逃出了20里,聽聽後面沒有槍聲了,這才想起整理部隊,組織防禦.

槍斃了幾個帶頭繼續逃跑的士兵,遏制住了逃跑勢頭,謝福的中央軍第五師總算是穩住了陣線.等吳奇偉趕到,謝福已經開始組織士兵挖戰壕了.

吳奇偉看部隊已經穩住陣腳,休息了一會兒,聽聽遠處確實沒有槍炮聲了,精神也就恢複了.開始找幾個師長組織收攏部隊.一直忙乎到太陽快落山的時候,部隊才算完成收攏集中.

看看殘破不全的部隊,吳奇偉忍不住嚎啕大哭,想不到自己竟然這樣失敗,而且是被紅匪打的潰敗.自己縱隊四個師一個師級支隊,五十九師和九十三師完了,一個人都沒有回來,九十師最後也就回來了2000多號人,損失四分之三;九十二師和一支隊也傷亡慘重.一天之內,自己的部隊就損失這麼大,怎麼向薛長官和委座交待啊!

就在吳奇偉嚎啕大哭的時候,薛岳率領周渾元擔任後衛的兩個師趕到了.

投出你的月票來,讓我看看你的愛,你的關愛多溫馨,支持山人勤耕.各位書友,謝謝支持,山人無以為報,只有勤努力,多創作!謝謝,謝謝!用你們的月票支持紅星沖榜!真誠的謝謝朋友們.(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6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第六十二章 血戰洋坪鎮(一)     下篇:第六十四章 血戰羊坪鎮(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