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重生之紅星傳奇 第七十七章 鷸蚌(一)  
   
第七十七章 鷸蚌(一)

岳帶著九十師殘部進了貴陽後,直接就將自己的司令t(陽城內.然後就是不停地催促王家烈率軍主力出征.

王家烈本來計劃是自己的主力守貴陽城,讓中央軍和軍,川軍替他奪回北,不料想薛岳打著參觀貴陽城的名義,讓自己領著進了城.一進城又借口人困馬乏,就在貴陽城建起了司令部,開始休整了.

王家烈畢竟是貴州的地頭蛇,雖然薛岳沒有說,南京方面也沒有通報,但他還是知道了中央軍在清溪鎮和羊坪鎮大敗的消息,畢竟那麼多的尸體總是需要掩埋的.

看來紅匪的實力不容輕視,單憑自己的軍是萬萬不敢招惹的,必須和中央軍,軍,川軍,桂軍,湘軍抱成團,才有可能擊敗紅匪.再說,薛岳新敗,未必現在就敢向自己下手.

抱著一絲僥幸,一絲對紅軍的畏懼,王家烈打消了憑自己手中10團的力量把薛岳擠出貴陽的念頭,留下兩個團和眾多集中在貴陽的民團,率領8團的黔軍,開始向遵義方向前進.

出貴陽不久,就和軍孫渡部相遇,兩軍會商後,決定沿烏江北岸進軍,烏江南岸交給已經進入東南的中央軍後續部隊.

部隊到達烏江邊正要渡江的時候,王家烈接到了來自貴陽的密報,薛岳在貴陽城對軍下手了,采取的辦法是用中央軍軍餉高的條件,吸引黔軍士兵和軍官加入中央軍,留守的兩個團基本都快跑光了,民團中的精壯團丁也被拉走了許多.

王家烈也是讀書人,又久曆戰陣,對部隊相互吞並的事情見的多了,哪里能不知道薛岳心里的小九九?娘的,看來蔣光頭和中央軍真的是比紅匪更可怕,枉自己從戰局考慮對他們一片信任,這剛離開貴陽,薛岳就開始動刀子了.

王家烈不往前走了,命令部隊停止前進,就地組織防禦,自己帶了一個最嫡系的團匆匆趕回貴陽,要當面向薛岳問個究竟.

一進貴陽,王家烈的心就哇涼哇涼了.自己的衛戍部隊不見了蹤影,城門口的哨兵都換成了中央軍士兵.最氣人的是,中央軍的哨兵竟然不讓自己進城,非要有薛長官的手令才准許他進城.娘的,什麼時候老子浴血奮戰爭來的貴陽城成了薛岳的了?氣的王家烈只想掏出手槍將那小哨兵斃了!

看了看城門口沙袋堆起來的工事後面黑洞洞的機槍口,王家烈制止了自己部下的喧嘩,忍住氣,給薛岳打了個電話.

薛岳一聽是王家烈.沒有客氣.直接就質問他為什麼臨陣脫逃?

王家烈打了個激靈.這薛岳語氣不善.上來就給自己扣了個臨陣脫逃地罪名.難道自己堂堂地貴州省主席,二十五軍軍長就不能回貴陽處理軍務政務麼?等等.現在不是和薛岳爭義氣地時候.莫要中了這家伙地奸計.讓他以莫須有地罪名將自己給辦了.就委曲求全地說:"報告薛長官.卑職有重要軍情向您報告."

薛岳一聽.王家烈服軟了.就同意他進城了.部隊也讓他帶了進來.

王家烈最怕地是薛岳讓他一個人進城.那樣可就是任人宰割了.與其進城看薛岳地臉色.還不如返回烏江邊.率自己地主力南下南.依靠桂系.另謀展.李宗仁,白崇禧已經派人和自己聯系過.提地就是這個方案.不過.自己考慮中央軍忙著對付紅軍.一時半會兒顧不上和自己糾纏.才沒有果斷采取行動.

見薛岳同意他帶部隊進城.王家烈就放心了.直接帶著部隊進了貴陽.

進了城.先回公館見夫人.萬夫人一見丈夫回來.平時地鎮定自若沒有了.鼻子一把淚一把地訴說薛岳不算人.背後下刀子.那邊王家烈率軍剛走.這邊薛岳就開始拉攏分化軍留守部隊.現在貴陽衛戍司令部已經成了空架子.不抽大煙地,身體好地軍官和士兵都被編入了薛岳地九十師.連各地抽來地民團,保安團薛岳都不放過.把精壯都抽完了.短短一天多時間.就把九十師變得齊裝滿員了.

兩口子你說我哭,我說你哭,最後也沒有拿出什麼好主意.無奈,王家烈只好硬著頭皮去見薛岳,試探一下薛岳的態度.如果薛岳態度好,這口氣先忍了,等把紅匪趕走再計較;如果薛岳態度不好,馬上以上前線為借口,把夫人接出去,率領部隊南下南另做打算.

薛岳看見王家烈的時候,一臉陰沉,冷冷地目光在王家烈臉上掃來掃去.

看見薛岳臉色不善,王家烈有點後悔,自己真***犯渾,何必回貴陽呢?直接帶著部隊離開是非之地,撤到南多好,與桂系互為奧援,坐等中央軍,川軍,軍與紅匪拼斗,只要自己部隊在手,管***蔣光頭如何耍滑使奸,到最後還不是需要拉攏安撫自己?這倒好,老窩被占,自己這條在外的游魚有主動送上門來了!一招錯,滿盤輸啊!

薛岳此時也在猶豫,是直接將王家烈拿下好呢,還是讓他繼續率軍去攻擊紅匪好呢?直接將他拿下,好處是一勞永逸地解決貴州問題,缺點是大敵當前,自己先拿地方實力派開刀,容易引起地方勢力反彈,有點操之過急.如果放他一馬,讓他繼續率軍進攻紅匪,好處是可以讓軍給自己當炮灰,打頭陣,讓紅匪和地方雜牌軍拼消耗,缺點是錯過機會後不知道王家烈會不會變得聰明起來,萬一他把部隊拉走,跑去依靠李宗仁,白崇禧,那就麻煩了.到時候,就會給委座削平西南軍閥政權的大計平添許多變數.要是真的出現這種情況,加上清溪鎮,羊坪鎮的慘敗,估計即令委座不追究自己,自己也要羞得去跳烏江了.

兩個人都在想心事,一時間竟然沒有人說話.

王家烈終于說話了:"薛長官,我軍已與云南的孫渡彙合,計劃沿烏江北岸前進,烏江南岸由**後援部隊負責,形成對紅匪的兩線攻勢,不知薛長官認為這樣處置是否妥當?"

薛岳放下心思,走到地圖跟前,深思了一會兒,說道:"紹武兄這

很好,你部和孫渡部到了烏江北岸後,兵分兩路,你+)軍主力沿烏江北岸直取遵義,孫渡部擔任你的左翼,迂回攻擊遵義,委座已電令川軍潘文華部出川南,分路向赤水,桐梓,正安一線壓來,我十萬後援部隊由黎平,劍河,黃平,施秉向余慶前進,封鎖烏江南岸.待我部休整後,即可向東追擊,作你和孫渡的後援.幾路大軍四面圍困,將紅匪擠壓在北遵義地區,一舉全殲."

薛岳說完,右手用力揮下,好像這一揮就可以將紅匪劈的粉碎似的.

此時的王家烈已經不是兩天前初見薛岳時候的王家烈了,那個時候的王家烈見了薛岳如見甘霖,雖然心里擔心薛岳秉承蔣介石旨意吞並自己,但總的說是以盼望援軍的心態來迎接薛岳的.短短的兩天時間,王家烈再看薛岳的眼神就大不一樣了.在他看來,薛岳純粹是一個大尾巴狼,裝什麼名將風范,吹什麼大氣,還不是讓紅匪揍得差一點全軍覆沒?要是老子聽你的.率軍北上,不是被紅匪消滅就是被你吃的連骨頭渣都不剩.

想歸想,王家烈還是說薛長官英明,按這樣的部署,剿滅紅匪指日可待.

薛岳聽著王家烈說的很誠懇,馬屁拍的也很到位,就想著可能是自己太多心了,這個王大個可能真的如委座說的那樣,本質不壞,是被別人挑撥得不服從中央命令.既然這樣,得饒人處且饒人,反正自己已經把貴陽占了,諒他也反不到天上.正要說那就有勞邵武兄督促部隊快北上,就聽王家烈又說話了:

"不過,長官所部遠來辛苦,估計得休整幾天.而云南方面孫渡只有一個師,我的二十五軍能出動的只有八個團,這樣看,兵力稍顯單薄,稍有不慎,很容易為紅匪所趁."

薛岳一聽,心里就來氣,繞來繞去還是想頓兵不前麼,搞什麼搞!不急,讓他把話說完,看看他葫蘆里到底裝的是什麼藥?就問:"那紹武兄的意思呢?"

王家烈看了看薛岳,見薛岳不驚不怒,小心翼翼地試探道:"是不是可以讓我部留守貴陽的部隊隨主力行動,加強一下我部兵力呢?"

薛岳心里大怒娘的,剛才還想著暫時放你一馬,讓你領兵剿匪,保存點實力,將來委座處置你的時候,你也有點講價錢的資本,弄個實惠點的位子坐坐.想不到給臉不要臉,繞來繞去,向老子要你的那兩個團來了.不知道背後還有什麼鬼把戲呢?既然如此,莫怪我姓薛的翻臉不認人,讓你見識一下老子的手段!

心里計較一定,薛岳臉上如沐春風,一邊讓勤務兵給王家烈上茶,一邊笑吟吟地說:"紹武兄的擔心也有一定道理,紅匪確實狡猾,小心無大差.這樣,邵武兄一路奔波,鞍馬勞頓,先回公館休息一下,明天早上再率軍出.剿匪是黨國頭等大事,萬萬馬虎不得.如果違令不遵,委座追究下來,邵武兄一方諸侯,肩膀寬,兄弟我可沒有你的面子,是吃罪不起的.至于你說的留守部隊,本來就是你二十五軍的兵,邵武兄想帶上前線,殺敵立功,我自然是萬分贊同.來,喝茶.這可是我從福建帶來的鐵觀音,邵武兄品一下,看看和貴州茶有沒有區別."

王家烈哪里知道薛岳決心一定,還以為強龍不壓地頭蛇,自己試探成功,薛岳並無馬上解決自己的准備,可能是清溪鎮和羊坪鎮之戰損失太大,饑不擇食,拿著自己的兩個團和民團做補充了.想透了,心也寬了,王家烈邊喝茶邊問一些薛岳家鄉的風土人情,一時間,兩個人之間的戒心煙消云散,儼然一對老友在品茗聊天.

賓主盡歡而散.

王家烈回到家里,對萬夫人一說,萬夫人也感覺正常情況下薛岳不可能這麼快翻臉,不過,拉攏分化軍的行為實在可恥,欺人太甚.將來有機會,一定要報複一下薛岳,以雪今日之恨.至于那兩個團和民團,薛岳補充就補充了,吃到嘴里的肉很難再吐出來的.算了不和他計較了,明天帶上自己的這個嫡系團趕快返回烏江邊,什麼都沒有掌握部隊重要.

第二天一大早,王家烈就起床了,萬夫人也已准備停當,想隨王家烈上前線.

不等王家烈下令出,他帶回來的那個團的團長就慌慌張張地跑進來報告,部隊完了.

王家烈一聽,摸不著頭腦,忙問什麼部隊完了?

那團長就說:"報告王主席,我的團全完了人現在只剩200多號煙鬼了."

王家烈問其他人呢?

那團長說:"報告王主席,昨天晚上吹熄燈號的時候,人還都在.早上我起床後,怕王主席提前出,就命令部隊做准備.誰知道一看,部隊沒有人了.我問了一下,留下的煙鬼士兵說,昨天晚上中央軍的九十師把兵營悄悄包圍了,剔除了吸大煙的,剩下的都帶去編入中央軍了."

王家烈氣得破口大罵:"薛岳這個王八蛋,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吃肉不吐骨頭.這是要把老子置于死地!"

那團長問:"王主席,我們現在怎麼辦?"

王家烈咬牙切齒地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走,回部隊,晚了就來不及了."

確實來不及了.不等王家烈領著夫人跑路,九十師師長歐震就領著士兵找上門了.

歐震現在心情極好.王家烈剛離開貴陽,薛長官就命令梁華盛九十二師入城協助九十師布防.等九十二師一入城,薛長官就命令自己動手,用王家烈的兩個團和民團,保安團的士兵對部隊進行補充.還別說,這招真他娘的管用,很快,就把自己的九十師補充完畢.梁華盛一看自己的九十師補充滿員了,哪里還忍得住,也開始行動,什麼王家烈的教導隊,軍官學校,民團,保安團,警察,只要不抽大煙,身體好,就全部拉走,結果也補充了一部分.薛長官正愁怎麼樣才能給損失大點的13師和惠濟支隊補充呢,王家烈就帶著一個團回來了.薛長官和王家烈商談的時候,

萬耀煌都給自己打電話,無論如何想法讓薛長官把王團留下,補充他們.不等自己對薛長官說,薛長官就已經作了決斷,昨天晚上,自己奉薛長官命令把王家烈的這個團吃了,只給王大個留下了20來個煙鬼.想想就覺得這事辦得真他娘的漂亮,用不了多長時間,自己的部隊就可以恢複戰斗力了!

心情極好的歐震奉令來請王家烈,自然不會讓王家烈從自己手里溜走,早就把王公館圍起來了.等王家烈的團長前腳進去報告,歐震後腳就跟著走進了王家.

王家烈一見歐震進來,就知道自己走不了了.既然中了奸計,輸也要輸得光棍一點.就對歐震說:"歐師長這麼早就來看望王某,愧不敢當啊!"

歐震也笑著說:"這麼早打擾王主席,實在是抱歉!卑職奉薛長官命令,請王主席前往長官部商量軍情,請王主席移駕.卑職負責保護你和家人的安全."

王家烈笑嘻嘻地問:"不會是一去不複返?"

歐震忙說:"王主席說笑了,你是貴州省主席,二十五軍軍長,是黨國要員,誰敢把你怎麼樣啊?你放心,絕對是商量軍情,不存在別的問題."

王家烈這才交待萬夫人在家等候,自己隨歐震去見薛岳.

到了薛岳司令部,不等王家烈開口,薛岳就說:"紹武兄,貴州局勢爛,紅匪橫掃東南,又進占北名城遵義,舉國震動.國民政府和軍事委員會來電令,免去你的貴州省主席,二十五軍軍長職務,調任軍事委員會高級參議,回去收拾一下,去南京上任.今日就有飛機前來接你."

說完,薛岳就把電令摔到了王家烈面前.

雖然心里已經做了千種打算萬種准備,但當薛岳說完的時候,王家烈還是打了個趔趄,差點摔倒.

接過電令,王家烈看都不看,如今自己已是案上魚,砧上肉,看那電令有什麼用?怪只怪自己對老蔣的手段估計不足,要是聽李宗仁,白崇禧的話就好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想不到自己使心機,下狠手,好不容易坐上了貴州王的寶座,這麼快就讓薛岳這家伙給攆了下來.厲害,還是老蔣厲害,竟然不顧紅匪而先拿自己開刀,這膽色,這手段,比***殺人越貨的土匪厲害多了.算了,認命,薛岳敢這麼干,自己依為干城的主力恐怕已經落入薛岳轂中,不是被收買就是被繳械,估計收買的可能性比較大.

想到這里,王家烈也不啰嗦,對薛岳拱拱手,說道:"薛將軍,是非曲直自有委座明斷,我在家里恭候,飛機到了請通知我,我會到南京報到的."說完,頭也不回一下,昂走出了薛岳的司令部.

薛岳想不到王家烈竟然這樣光棍,心里有點歉意,追上去對王家烈說:"紹武兄,對不住,軍國大事不是兄弟可以專斷的.你盡管放心去南京上任,家里一切我自會照應.有什麼你不好處理的事情可以告訴我,我盡量幫你處理."

王家烈此時心情已經有所緩和,知道此時不能說狠話往死里得罪薛岳,畢竟自己的一切都已掌握在人家手里,就說:"多謝薛將軍美意.此去南京,能當面聆聽委座教誨也是我的福分.家里的事情就有勞將軍照看了.謝謝了!"

薛岳說:"紹武兄言重了,你我都是革命軍人,誼屬戰友,彼此照應是應該的.不用客氣."

等王家烈走後,薛岳一面向南京報,請派飛機來接王家烈赴任,一面命令歐震嚴密保護王公館,防止王家烈溜走.接著又命令吳奇偉,周渾元加緊工作,盡快完成王家烈部剩余部隊的整編任務.

原來,昨天王家烈離開薛岳司令部後,薛岳就給蔣介石報,密報王家烈部畏敵如虎,遲疑不前的情況,提出王家烈及其部隊已在控制之中,解決貴州政局的良機不能錯失.蔣介石接報後,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命令薛岳行動,並任命薛岳為貴州綏靖公署主任,通管貴州剿匪事宜.

薛岳接令後,命令歐震九十師解決王家烈帶回貴陽一個團的武裝,直接編入惠濟第一支隊.命令梁華盛九十二師迅出城,歸吳奇偉指揮,配合吳奇偉,周渾元迅包圍王家烈留在烏江邊的部隊,然後由吳奇偉負責,整編軍.先接受整編的師長給5元,後接受整編的給3萬元.如果膽敢不聽命令,就地繳械.

吳奇偉,周渾元行動迅,一大早就回報告,王家烈兩個師長何知重,柏輝章同意整編為中央軍,沒有生任何武力沖突,似乎軍將領很歡迎中央改編,兩個師長每人只要了3元.

薛岳接報大喜,下令歐震請王家烈來議事,直接攤牌.沒想到,一切順利,一時間,薛岳有點飄飄然,感覺這些軍閥都是這樣,中央大軍不到的時候,企圖和中央對抗,等中央大軍一到,很快就土崩瓦解.既然這樣,云南,四川,廣西等等不服委座命令的軍閥們,是不是也需要自己率大軍前去整理一番呢?越想越美,薛岳忍不住心里笑.

曆史上,薛岳解決王家烈還是費了一番手腳的,先是占貴陽,然後是威逼王家烈在省主席和二十五軍軍長兩個職位中任選一個,在王家烈選中軍長職務後,薛岳又費心費力卡斷王家烈部隊的軍餉,用大洋收買何知重,柏輝章,鼓動士兵向王家烈鬧餉,逼得王家烈無路可走,最後讓張學良騙上飛機,到南京任參議去了.這個過程時間相對較長,費時費力.

由于劉一民到來產生的蝴蝶效應,薛岳部損失過大,急需補充,薛岳也就顧不得西南其他地方勢力的反應了,手段也就更加激烈,這樣王家烈只好提前被趕下台了.

弟兄們,國慶閱兵的氣勢夠威夠猛?看看我軍的裝備,看看我軍的軍容,大國威嚴啊!弟兄們,投出你手中的月票,支持紅星沖榜!(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6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第七十六章 磨合(三)     下篇:第七十八掌 鷸蚌(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