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重生之紅星傳奇 第九十八章 波瀾(二)  
   
第九十八章 波瀾(二)

在李成毅命令戰士們散開形成保衛圈的時候,隱蔽在花溪之間竹林中的一個特務,透過圍牆缺口用准星牢牢地鎖定了劉一民.(

見警衛戰士散開,這個特務知道百萬銀元的獎賞就在這一念之間,他果斷地扣動了扳機.子彈旋轉著狠狠地撞向了正渾渾噩噩的劉一民.

聽見槍響,李成毅直接就往劉一民身前撲去,想用自己的身體護住軍團長.但是人的動作怎麼能有子彈快?李成毅親眼看見軍團長胸前迸出一團血花.

子彈入體的撕裂感一下驚醒了正失魂落魄的劉一民,他拔槍上膛,看都不看,憑感覺抬手就是一槍,正中那個開槍的特務的頭部,然後手一揚,手槍掉了下來,腦子里冒出一句"難道老子又掛了"?就直挺挺地往後摔倒.

李成毅肝膽俱裂:"我日你媽,老子和你們拼了!"手中的沖鋒槍就向前方圍牆上射去.

特務們看見目已被擊中,哪里還敢停留,一聲唿哨,借著樹木竹林的掩護,沿著浣花溪四散逃逸.

等駐守南門的工兵團部;趕到,就見李成毅背著已經人事不省的軍團長正從武侯祠里往外跑.知道來晚了的營長,趕緊截車把劉一民往軍團野戰醫院送,命令給衛戍司令部打電話,報告軍團長在武侯祠遇刺,生死不明,正往軍團野戰醫院送.然後,就留下一個連守城門,自己帶著兩個連沿浣花溪分頭追蹤.這個營長對戰士們的命令很簡單:追上去,抓捕所有你認為可疑的人,擊斃任何企圖反抗的人!

接到報告的蔡中一**坐到上.

等警衛員把蔡中起來,略一思索,蔡中就命令全城立即戒嚴,騎兵營全體出動,以排為單位,以武侯祠,浣花溪為重點,分路追擊,務必抓捕,擊斃所有參與伏擊軍團長的特務,不得使一人漏網.命令特戰隊,警衛營,輜重團,工兵團,炮兵團步兵營立即在全城展開搜捕,捉拿所有可疑人員.命令軍團野戰醫院立即准備,待軍團長一到,就實施搶救,無論采取什麼措施,付出什麼代價,都要挽救軍團長生命.

下達完令,蔡中這才想起,得趕緊向總部報告,自己下令戒嚴越權了,有點莽撞.忙拿起電話,要求接紅軍總部.

劉一民走後,***,周恩來,朱德,張聞天幾個人都在思索劉一民的話,邊思索邊對著地圖研究,比較幾個方案的優劣.

值班參謀跑了進來,大聲喊報告.

***有點不悅,說道:"你這個同志張什麼?"

那參謀也顧不得長滿意不滿意,一臉惶急,大聲報告:"報告,周副主席,朱總司令,洛甫同志,紅七軍團政治部主任蔡中報告,剛剛接到消息,紅七軍團軍團長劉一民同志在武侯祠遇刺,生死不明,人正往軍團野戰醫院送.蔡中已經下令全城戒嚴,並命令軍團騎兵營出城追擊逃逸的特務,命令七軍團特務營,警衛營,工兵團,輜重團,炮兵團步兵營在全城搜捕可疑人員."

***身子一~,仰身就往後倒.

幾個忙扶住,扶坐到椅子上,喂了口水,才緩過勁來.

周恩來命令參謀:"立即通知紅軍總醫院傅連璋院長趕往七軍團野戰醫院組織搶救.命令干部團分頭行動,通知成都所有醫院和華西醫科大學專家在各醫院待命,命令七軍團保衛部長胡底全權負責野戰醫院安全保衛工作,不得再出任何紕漏."

***緩過了勁,想了想,說:"請陳云同志放下手頭工作,指揮搶救.辛苦一下老總,到七軍團去,掌握部隊,不要讓干部們被憤怒沖昏了頭腦,做出不可收拾地事情.取消戒嚴令,停止全城搜捕,嚴把城門,內緊外松,讓李克農指揮干部團和七軍團特務營,警衛營,進行秘密搜捕.我們到醫院去看看情況,但願只是重傷!"

朱德說:"潤之,我不同意取消戒嚴令,也不同意停止搜捕.要把那些特務和壞全部抓起來,涉及參與伏擊的,一律槍斃."

***耐心地說:"如果劉一民同志醒過來,他也不同意戒嚴的.戒和搜捕容易引起人心恐慌,取消戒嚴和搜捕,把大規模抓捕和搜查改成保衛部門秘密抓捕.這樣好一點."

周恩來說:"老總,主席說的有道理,按主席的意見辦,我們趕快到醫院去,看一下情況到底怎麼樣."

幾個人魚貫而出,帶著警衛人員,騎馬朝七軍團野戰醫院趕去.

紅七軍團野戰醫院此時已是亂作一團.

看到神一樣的軍團長突然渾身是血,人事不省地送了回來,陳同一下子就懵了.還是戰士們地催促提醒了他,簡單一檢查,子彈是從左胸口進去的,一個大血洞還在不停地往外流血,彈頭留在體內,心髒雖然還在微弱跳動,但人已經深度昏迷.

當務之急,是必須馬上手術,稍有遲延,就是大羅金仙來了也晚了.

好在七軍團野戰醫院現在器械比較全,剛配上一台x光機,一檢查,彈頭就在心髒的2米處.陳同讓護士馬上驗血,量血壓,做手術准備.自己就去找已經趕到的蔡中,要求請紅軍醫院醫生和成都有名的胸外科專家來配合手術.

蔡中馬上派部隊去各醫院請醫生,無論什麼醫

要能做胸外科手術的生一律請來,就是綁也要綁來

很快紅軍醫院院長傅連璋趕到了,看了情況直搖頭,彈頭離心髒太近了,稍有不慎就可能導致心髒血管破裂.

***,周恩來,朱德,張聞天,陳云到的時候,醫生們正在組織搶救.一看見幾個領導,蔡中感覺渾身都軟了,想敬禮,手抬了幾下都抬不起來,眼睛里的淚水再也憋不住了,一**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他這一哭,野戰醫院里馬上就是一片哭聲.

朱老總氣得臉色青,大聲呵斥蔡中:"哭什麼哭,人沒死都讓你哭死了.趕緊起來組織搶救!"

***問了傅連璋後,知道現在是和死神搶時間,一疊聲地命令身邊的警衛部隊全部上街,攔截成都街上所有的汽車,用來運載醫生和藥品.然後又問傅連璋手術有幾成把握,傅連璋搖搖頭:"一成把握都沒有.關鍵是彈頭距離心髒太近,隨時可能導致心髒停止跳動."

***又問如手術,直接縫合傷口,能不能救命?

傅連璋回答說那不可能,不是在一般地肌肉里,而是在心髒旁邊,不手術估計很快就不行了.

***又叫過陳同來問,陳同換了別人他敢做,但軍團長和他太熟悉,手直抖.如果實在沒有其他醫生,他就冒險一試.大不了手術失敗,陪軍團長一起去死就是了.

周恩來是知道陳的本事的,見他這樣說,心里登時哇涼.溫文爾雅的風度不見了,眼睛直直地盯著滿眼是淚地胡底.

胡底此死地心都有了,見周副主席瞪著他直看,伸手掏出手槍對著太陽**就要摟火.還是身邊的錢壯英眼疾手快,奪下了他的手槍.

毛東心煩的要死,看見胡底想自殺,直接就說:"不要再添亂了,好好布置警戒,別讓特務再混進來了."

成都各醫院的胸外科醫生都被戰們請來了,看過病情後,大多數醫生都說沒有手術價值.如果強行手術,很可能加傷員死亡.還是想法把傷員救醒,看有什麼事情要交待沒有.

沒有辦法地陳同決定自己博上一博,死活都要把彈頭取出來.軍團長就是死,身體上也不能帶敵子彈.

這個時候,一個年輕地女醫生說她在美國留學的時候,見過帶她實習的老師做過類似的手術.她願意做這個手術,成功幾率應該有.0%.但傷員能否康複,不敢保證.

惶急無奈的陳同直接就跪下去,個女醫生咚咚咚磕了三個響頭.

這個時候,根沒有人關心這個女醫生是什麼來路,是哪個醫院的,甚至連她到底是不是醫生都沒有人過問了.所有的人都在催促趕緊手術.

簡單准備後,手術開始了.

聽說有人能做這個手術,而且有1的成功機率.幾個領導總算是松了一口氣.朱老總直接去了衛戍司令部,***和周恩來,張聞天回總部去了,留下陳云在此坐鎮指揮.

此時,成都大街上已經是崗哨林立了,市民不知道生了什麼事情,只間一群群紅軍戰士在街上盤查行人,一些有袍哥,幫會背景地茶館,酒樓都被紅戰士封鎖,戰士們步槍上明晃晃的刺刀晃得人心里抖.不停地有人被紅軍抓走.

市民們怎麼都不理解,原來一直是親如人地紅軍官兵,為什麼眼睛都是血紅,象惡狼一樣,見人都要搜查.

馮達飛是從教導隊到消息趕回來的,一進司令部就接到了總部命令:"取消全城戒嚴令,各部隊撤回駐地,七軍團特務營,警衛營歸李克農指揮,配合干部團實施秘密抓捕."

馮達飛忙向部隊下達命令,要求輜重團,工兵團,炮兵團步兵營撤回駐地,特戰大隊李凌風和警衛營張海濤到總部向李克農同志報到,服從李克農同志指揮.不料各部隊都以長不在,部隊已經上街為借口,拒不執行命令.馮達飛無奈,只好重申是總部命令,是,朱總司令親自下達地命令,必須堅決執行.

這下七軍團住成都各部隊才解除了戒嚴.但是部隊沒有回駐地,而是分頭出城,在城外展開了地毯式地搜查,用炮兵團長李昌地話說,他就是變成老鼠鑽進地里,用锨挖,用水澆,用什麼辦法都要把他挖出來.吃了狗熊膽了,敢向軍團長下手.

馮達飛無奈,自己來七軍團時間短,在部隊沒有威信,想憑一個參謀長的名頭號令部隊,顯然是不行地.

直到朱老總來到衛戍司令部,馮達飛才感覺肩上的擔子輕了點.忙把情況向朱老總彙報,朱老總倒也開通.安慰馮達飛說沒關系,部隊出城搜索是好事,能迅捉拿特務.然後就命令馮達飛用電台和幾個部隊聯系,詢問進展.

唐星櫻知道劉一民遇刺的消息比較晚.上午,她隨吳征去找曾照,了解招收軍工人才的情況.在曾照那里停地時間比較長,因為曾照不但向吳征彙報了招手技術工人和工程師的情況,而且帶著他們參觀了正在研制的一些工具.

成都畢竟有一定工業基礎,劉湘雖然搬走了兵工廠地設備,但是其他民用工廠的設備是不能搬的.曾照就打算利用成都的工業基礎,自己研制一些簡單的修理工具,好方便修理武器.

了曾照研制的工具很滿意,正要開口表揚,曾照地了來,說是部隊都上街了.吳征一愣,也顧不著表揚曾照了,帶著唐星櫻和警衛員就走了.

到了街上,果然是七軍團地部隊在街上戒嚴.吳征忙問一個排長出了什麼事.那排長看了看唐星櫻,把吳征拉到一邊小聲報告去了.

唐星櫻隱隱約約地聽見好像是在說什麼軍團長怎麼了,再一看戰士們都是雙眼噙淚,腦子轟地一下就炸開了,難道是他出什麼事情了?再也不管什麼紀律不紀律,害羞不害羞了,上去就拉著那排長問軍團長怎麼了?

吳征陰沉著臉說:"別問了,我們快走,去軍團醫院."

等幾個人趕到醫院,就見門口已經徹底戒嚴了,保衛部長胡底瞪著一雙要吃人的眼睛在門口掃視著所有過往地行人.

吳征一見胡底,問怎麼樣了,搶救過來沒有?胡底說開始手術了.周副主席有令,所有人都不得進入醫院,你們回衛戍司令部去.

吳征聽說是周副主席的,只好不甘心地往回走.唐星櫻卻不干了,雖然吳征不說,但她已經猜出來是劉一民出事了,而且生命垂危,馬上就要往里沖.

胡底歎了口氣,把唐星櫻拉到征身邊,交待說:"你負責把他帶回去,現在陳云同志在坐鎮指揮搶救,就是進去也見不了人.回去."

看唐星櫻嘴唇都哆嗦,可憐地不行,吳征就對胡底說:"你讓她進去,搶救過來了可以幫助護理,萬一不行了,好歹讓見一面."

吳征這一說,唐星櫻就再也忍不住了,哇哇地放聲大哭.

胡想了想,對唐星櫻說:"現在正在搶救,最怕干擾,你如果能保證不哭,我可以讓你進去,但是不能靠近手術室.實話告訴你,我剛才就已經後悔得自殺了一次,罵了我.現在如果你進去哭開了,影響了手術,那我就不活了.聽清楚沒有?"

唐星櫻拼命地點頭,胡底才讓戰士放她.

吳征對胡底說:"我也不回去了,就陪你在這里站崗!回去也干不成什麼事情."

胡底點點頭,兩個人就象門~一樣戳在了野戰醫院的門口.

唐星櫻進到野戰醫院地院子里一看,道事情比自己想的還嚴重,別說見人了,連手術室的門口都到不了,一排紅軍戰士端著槍把手術室門口封地嚴嚴實實.轉眼就看見蔡中和一個長坐在那里,就走上去喊了聲蔡主任.蔡中一扭頭,看見是滿臉淚痕的唐星櫻,就小聲地對陳云同志說了幾句話.陳云點點頭,蔡中走過來把唐星櫻拉到一邊說:"別擔心,應該沒問題,只要手術成功,軍團長的身體那麼好,很快就會的."

唐星櫻抿著嘴,不說話,點點頭,眼淚不住地往下掉.

蔡中看再有一會兒這丫頭就會放聲大哭,忙嚇唬道:"不許哭,驚動了醫生,手就可能生危險.你是想害軍團長不是?"

唐星櫻總算是硬憋著沒出聲,老老實實地站在那里等手術結束.

戴笠派住成都的特務頭子李開峰現在把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是這種結果,要什麼一百萬麼!這倒好,錢沒見著,能不能活著出去都成了問題.

接到手下報告目標出現地消息後,李開峰就指示跟蹤目標.直到目標離開紅軍總部往武侯祠走去的時候,李開峰才知道老天竟然對自己如此照顧.這麼快,這麼輕松地就要逮住大魚了,眼見一百萬就要成為自己的了,說不定還有別的獎賞呢!李開峰不再猶豫,直接讓一個小特務通知電台報,完成任務.自己帶著所有的人手悄悄地在武侯祠周圍埋伏了起來.

看看目標離開了大殿,在院子里走動,李開峰就准備下令所有的槍手開槍,擊斃目標和他的警衛.誰知不等他下令,一個槍手就開槍了.好在李開峰親眼看見擊中了目標胸膛,任務已經完成,對方地警衛也反應了過來.李開峰知道,是該下令撤退了.正要下令撤退,沒有想到目標在臨倒下前竟然能拼死一擊,擊斃了提前開槍的射手.當時李開峰就意識到戳了馬蜂窩了,目標如此強悍,他的部下恐怕也不是弱受,被咬上就麻煩了!馬上下令分散撤退.

剛撤退不久,後面就有部隊追上來了,李開峰再也顧不得其他人了,自己悶住頭跑路.身後不停地響起一陣一陣的槍聲,他知道那是被追上的弟兄企圖反抗讓紅軍擊斃了.

很快,紅軍的騎兵沖出了城門追上來了,李開峰知道人怎麼也跑不過馬,就馬上躲到一個小村子一戶人家地茅廁里,偷偷地用眼睛向外面的大路上觀看.這一看,才現自己低估紅軍報複的決心了.有一個他拉來的袍哥弟兄,膀大腰圓地,見騎兵追上來,跑不掉了,就想站在那里罵幾句場面話,然後束手就擒,這是江湖規矩.不料一個紅軍騎兵上來一刀就把他劈成了兩半,根本就不打算俘虜他.

李開峰感覺老在茅廁里呆著不是辦法,臭味難聞不說,關鍵是怕主人上茅廁現他.沒辦法,扔掉了手槍,想著自己一身便裝,在成都也有住址,只要混進城去,就如同魚如大海了,等躲過了風頭再說.紅軍再凶,總不能殺老百姓!



開茅廁,正要偷偷地溜出村子,一隊紅軍士兵就包圍令李開峰想不到的是,過去一直榜是工農隊伍地紅軍,這次竟然逢門必進,連廁所,豬圈,柴草垛子都不放過,搜的是那麼仔細,好像連只螞蟻都不會放過.

看看實在是藏不下去了,李開峰就准備冒充來村子里找朋友地商人,隨機應變,混過去.反正自己身上除了一點錢,別的什麼也沒有,諒紅軍也不能把自己怎麼滴?

可惜李開峰把自己地智慧估計的太高了,他一露頭,幾支槍就同時對准了他.雖然他一臉從容,成都話說的滴溜溜順,但是戰士們沒人相信他,押著他挨家挨戶去認人,從南頭到北頭,把村子走遍了,也沒有找到他的朋友.無奈他只好說可能不是這個村子的,怕是記錯了地名,等他回去查查記錄地地址再來找.

不等他狡辯,接到報告的紅軍搜索部隊的領導就趕到這里來了.先到的是一個長的有點象《三國演義》里描寫的典韋一樣的家伙,上去連問都不問,直接就把他提溜起來綁到了一根樹杆上,然後就開始在石頭上磨匕.李開峰想,在老子眼前玩這套嚇人地把戲,不知道老子是干什麼的麼?心里想著嘴上卻不停,不住的喊冤枉,還說要去找紅軍市長劉伯承告狀.

那個紅軍把匕磨了一會兒,上來刺溜一下就把李開峰的腰帶割斷了,褲子一下就掉到了地上.李開峰急的想伸手去捂下體,這才想起自己被綁起來了,手不能動.正准備開口大罵,就聽那個紅軍說道:"同志們,我今天給大家上一堂人體解剖課.先要講的是人體內的排泄系統,就是撒尿的東西.為了方便大家觀察和理解,我先把這個特務的割下來,然後在從中間劃開,一層一層解剖,讓大家看仔細."

說完,看都不看峰,直接一把抓住他的生殖器,就用匕來割.

李開峰大驚,這家伙還是軍麼?不會是什麼喜歡吃人肉喝人血地山大王?可別弄得連子孫根都保不住,那樣別說活著沒意思,死了也不能瞑目啊?

李開峰想,反正自己也沒有直動手,紅軍不見得會殺自己,很大可能是關起來或拿自己和交換被俘人員.正猶豫著是不是招了算了,就感到一陣疼痛,低頭一看,那家伙正拿這匕在輕輕地割自己的生殖器,鮮血已經流了出來.

媽呀,這家伙是真:要割自己的小啊!李開峰再也忍不住了,大喊:"住手,快住手,我投降,我投降!"

看那家絲毫沒有住手地意思,李開峰越著急了,強忍著疼痛大喊:"我交待,我全部交待.我是複興社住成都的西南站站長李開峰.我要見你們地長官."

那伙這才住了手,冷冷的說道:"說,把一切經過全部說出來,都哪些人參與了,是誰開的槍,是誰聯絡的,都給老子說清楚.有一點不對,我不但要解剖你的小,還要解剖你的心髒,頭."

當騎兵營長胡老虎,工兵團長何明,輜重團長曹勝利趕到時,李開峰已經徹底交待清楚了,對比了一下人數,被擊斃的和抓捕的總人數與李開峰交待的相符,就差在城里的一個電台報務員,一個負責聯絡的小特務.

胡老虎說了聲這家伙交給你們了,我去城里抓電台報務員和那個小特務,就策了.

曹勝利對拿匕的紅軍干部說:"王隊長,不是命令說讓你們去向李克農同志報到麼?你怎麼到了這里啊?"

王隊長說:"扯淡,老子當紅軍就只認識軍團長一個人.除了他,誰都別想指揮老子.這家伙交給你們了,我怕忍不住就殺了他.我走了."

說完帶著自隊伍就走了.

何明亮~|曹勝利說:"這王隊長還真有一套,不服不行.一個胡老虎,一個王老虎,都厲害啊!"

曹勝利說:"別嗦了,我們也趕快回城,不知道軍團長現在怎麼樣了,趕緊回去看看."

隊伍迅集合,排著隊成都城趕去.

手術終于結束了,]同陪著那女醫生走出了手術室.

蔡中和陳云忙迎上去,不等陳云同志說話,蔡中就急切地問:"怎麼樣,醒過來沒有?"

陳同疲倦地說:"是這位專家救了軍團長,手術很成功,不過傷勢太重,能不能挺過去還要觀察.

現在不可能醒來,要醒也到下午或晚上了."

蔡中也不管對方是女人了,拉住女醫生的手就說:"你是我們七軍團的恩人,謝謝你,我代表七軍團全體將士給你敬禮"說完啪地就是一個敬禮.

轉過身來,蔡中又命令院子里所有的紅軍干部戰士:"聽我口令,全體都有,向救命恩人敬禮!"

院子里的干部戰士齊刷刷地向女醫生敬禮.那女醫生有點不好意思了,嬌笑一聲,說道:"謝謝各位先生,女士,救死扶傷是醫生的天職,這是我應該做的."

一聽女醫生說先生,女士,院子里的人一下子就愣住了.

各位書友大大,謝謝支持,山人非常感謝.謝謝!投出你的票,和山人一起沖!

上篇:第九十七章 波瀾(一)     下篇:第九十九章 波瀾(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