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河棺 第26章 又死人了  
   
第26章 又死人了

g,更新快,無彈窗,!

他們憑什麼覺得自己可以和一個有著鋒利的刀的人相提並論,況且這個人還瘋了?

陳遠平就像是一只豺狼,面對著一群弱雞,那優勢感一下子就凸顯出來,他不停的揮動著手中的刀,有時還做幾個假動作,嚇得村里的那些村民都不敢輕舉妄動.

還好他們人多,吸引了陳遠平所有的注意力,我開始慢慢的往旁邊退去,動作盡量放緩,就是為了不引起他的注意.

很快我的背就貼著後面的泥牆了,我一點一點的沿著牆往旁邊走,只要再走十米的樣子,就是一個出口.

我早已在心中規劃好了逃跑的路線,只要我一到那個缺口,我就立馬轉身,然後往樹林子里跑.

陳遠平是村長,雖說不是什麼大官,但平時游手好閑,"指點江山",跟我可比不得.所以只要一進了林子,那就是我的天地,我就絕對可以甩開他,畢竟昨天連大黃也沒有辦法抓到我不是嗎?

可是這十米路卻是如此漫長,我從來沒有覺得這幾步路會走得如此艱辛,我一刻不停的盯著陳遠平,就怕他突然發瘋,轉個身就看見我了.

我感覺自己的心髒在"突突"的狂跳,手心里的汗也不斷冒出來,因為從昨天到現在,幾乎沒有喝過水,嘴唇都已經裂開了.

只要陳遠平移動那些人就像是驚弓之鳥,立馬毫無章法的揮動手中的木棍,我可以看出他們的腿在不停的顫抖,就和我一樣.

生死面前,其他的都不算什麼,就連尊嚴也是可以放棄的.

"陳哥,你怎麼回事?我們可是兄弟啊,昨天你還在我家喝過酒呢!"

有一個人開始套近乎,他在說這話的時候,嘴唇都有點顫抖,也許他想喚起陳遠平的良知,從而饒過自己一命.

陳遠平聽了毫無反應,反而舉起手中的刀,指了指他.這個動作威脅的意味太明顯了,那個人馬上噤聲,不敢再說一句話.

我離缺口還有五米,但是我感覺自己更加緊張了.

這時候天不知不覺的陰了下來.總感覺它好像已經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所以給一點可憐的提示罷了.

說來也奇怪,根本就沒有烏云,剛才還是好好的,晴天就這麼突然變成陰天了.但很顯然,那些人根本就沒有心情關注天氣的變化.

只見其中幾個人默默對視了一眼.可以感覺到他們一定在想什麼辦法,並且已經達成一致.

果然,下一秒,三四個人一起舉起手中的木棍,就向陳遠平沖了過去.

酒肉朋友算什麼東西?到了危急關頭,還不是只顧自己的利益.陳遠平對他們造成了威脅,現在他們就像連起手來,先把他給制服.

領頭的那個大力的舉起自己手中的木棍,然後朝著陳遠平的頭揮下去.我的內心自然是希望他能夠將陳遠平打倒,畢竟這里的瘋子是陳遠平,只要他不在了,那我的威脅就小了很多.

這些村民對我手中的盒子很是忌憚,其實他們是有些懼怕我的,怕我給他們帶來不祥.

陳遠平站著一動不動,還抬起了頭,直視那根棍子.就是那一刹那,我幾乎想要跳起來拍手慶賀,好像陳遠平一定會被打死.

可誰知這家伙也還是沒有瘋個徹底,就在那根棍子快要觸到他的頭發時,他迅速的提起了手中的砍刀.鋒利的刀刃立馬劈碎了那根木棍,力道大得那個揮棍的人往後退了一步.

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盯著自己手中斷成兩截的木棍,還有一半在地上,那個切口很整齊.

下一秒他立馬慫了.成者王,敗者寇,這是永遠不變的道理,老祖先傳下來的話不會錯.

另外幾個人見他們的意圖敗露了,紛紛往後退,將自己手中的木棍作為自己僅有的防身工具,這時候沒有人顧得上他了.

陳遠平垂下了手,那把刀很長,刀尖觸到了地上,他就這樣拖著這把刀,一步又一步緩慢的走近.

那個可憐的人這才意識到他自身難保了,本來也許還有一線生機,可是這樣一來,他就觸怒了陳遠平.

"撲通"一聲,他一下子跪在了地上,然後雙手合十,不斷的在地上磕頭.

"陳哥,我錯了,我剛才鬼迷心竅了,你別記恨我,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你放過我好不好?"

陳遠平沒有說話,仍舊邁著緩慢的步子走向他.臉上似笑非笑,讓人琢磨不透.

跪在地上的人更加慌了,磕頭磕的更用力,不一會兒額頭上就開始流血.但是此時此刻,他什麼都顧不得了,就連鮮血流進了眼里,模糊了他的視線,他也不管,只顧自己求饒.

人在慌亂的時候就會口不擇言,不顧一切的為自己找到辯護.

"都是他們出的餿主意,不關我的事,我是被逼的.真的不是我的錯,陳哥,你就相信我一回放過我吧,我給你做牛做馬!"

"你不是覺得我老婆漂亮嗎?我把我老婆讓給你,讓她陪你睡!"

本來我還很是同情他,結果聽到這句話,我對他的那一絲同情立馬就煙消云散了.

磕頭磕著磕著就突然停了,因為他的眼前出現了一雙鞋子,他慢慢的抬起頭,順著鞋子往上看,陳遠平已經站在了他的面前.

可是他還來不及跟陳遠平對視一眼,只見陳遠平舉起一把刀,然後大力的揮下,就這樣,他的頭滾在了地上.

周圍那幾個大男人全都發出了尖叫.也許他們也是第一次看見如此血腥的畫面,第一次意識到原來死亡離他們這麼近,逃也逃不了.

也許是被這一幕嚇傻了,他們幾乎已經是放棄抵抗的狀態.還有一個人嚇得手中的木棍都掉在了地上.

陳遠平掃視了他們一眼,又看了看自己的刀和地下的頭,似乎很是滿意.那得意的神情幾乎病態.

有人還不死心,還在問道,"村長,你到底怎麼啦?那個盒子是不是有什麼古怪?怎麼打開了以後就變成這樣了?"

上篇:第25章 又瘋一個     下篇:第27章 占山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