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冥捕 第十章 修羅  
   
第十章 修羅

聽到石軍對答如此得體,和琝P同來的四人都暗暗點頭,心想雖然不知道這個毛頭小子究竟有什麼本事當上冥捕,至少禮數周全,不是不知好歹之人。

不過琝P已經見識過石軍的厲害,知道這個新來的家伙實力似乎並不像傳聞中那麼弱,但他在這個場合下面,卻是無論如何也不願意說出來的。

那胖子笑道:“大伙兒就是見你太累了,不忍心把你吵醒,想讓你多休息一下。”包括琝P在內,各人默默點頭,眼神中又是關切又是尊敬。

石軍心里一動——這修羅雖然看起來弱不經風似的,想不到他的這些部下卻都這麼關心他。

當下各人自報家門,兩個孿生美女分別叫做水無垢和水無塵,是總務司的正副二使。留著小胡子的叫水東流,身份是煉制司麒麟院的院判。那胖子叫做崔無類,是冥王府的總管,負責照顧修羅冥王的起居飲食等等一切大小事宜。而剛才冒充修羅冥王的人反倒是這幫人中地位最低的,名叫琝P,除了修羅冥王義弟這樣一個非正式的身份之外,居然只是一個沒有任何官職在身的民間高手。

崔無類經過剛才的事情之後,顯然對石軍頗有好感,禮貌地問候之後,眼光一直鎖定在他身上,但卻並不多話。而水東流卻一臉冷淡,隨意地和石軍點點頭就算打過了招呼,從此不再看他一眼,似乎把他當成了空氣。水氏姐妹也不是多話的人,淡淡地自我介紹之後就退到了一邊。

石軍當然知道自己這個冥捕的身份雖然可以在冥界暢通無阻,但也很可能會招來一些猜忌和麻煩,剛才那小小一幕顯然就是為了試探自己究竟有多少斤兩,只不過他根本無所謂,要換了胡海的個性,在和琝P暗中斗法的時候,決不會只是防禦而不還手,至少也要讓對方出個大丑才會罷休。

一番貌似熱烈的寒暄之後,賓主終于坐了下來。

* * * * * * * *

崔無類含笑道:“早就聽說過閣下的大名,今日有幸得見,實在是三生有幸,不知道大人突然到訪,所為何事?”

想不到首先發問的居然是崔無類,石軍頓時對這個“管家婆”的身份重新估計,能夠代表修羅發言,在冥王府的身份自然非同一般,于是答道:“在下冒昧到訪,其實是有事相求。”

修羅親切地說:“石大人何必那麼客氣?你我份數同僚,很應該相互支持,只要是力所能及,自當傾力而為!卻不知道我有什麼可以幫你的?”

修羅語出真誠,讓石軍有些感動,只不過他一向含蓄,而且好聽的話誰都會講,到底怎樣也要看結果再說,遂笑著說:“修羅大人可曾聽說人界最近熱鬧非凡?不但那些原本該留在往生地獄的鬼魂四處可見,就連仙、魔二界也分別派駐人馬逗留,此等盛況可謂難得一見,所以在下想邀請冥帝前去一游,欣賞一番人間奇境,還請大人代為引見。”

修羅先是一愣,隨即明白過來,訝然道:“冥帝大人?我也正到處找他,不知道有多少事情要等著他決定呢,唉!這個事可有點難辦……”

石軍心里一沉——連修羅也找不到冥帝?這可怎麼好?修羅看見石軍失望的表情,歎息道:“如我所料不錯,你說的當然便是往生地獄公然叛亂,引爆了大禁制結界,致使鬼魂大鬧人界的事情吧?”只字不提仙界和魔界的事情,似乎對此並不感興趣。

石軍心想既然你先開了口,那我倒要聽聽你有什麼說法。卻見修羅的臉色又歎了口氣道:“誰能想到竟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真是奇恥大辱!被人欺負到家門口來了,多少年來我們還從沒這麼狼狽過!唉!說實話,估計現在整個冥界沒有誰會關心人界的事情,自顧不暇啊!”

等了一會兒,見石軍似乎並沒有什麼反應,修羅顯得有些尷尬,接著道:“想必大人已經聽說迦葉冥王公然叛亂,趁冥帝大人不知所蹤的當兒伙同妖界強行破壞了大禁制結界,引導妖兵進入的事情了吧?”

石軍緩緩點頭,淡淡道:“來這里的路上,在下正好有幸目睹了妖界大隊人馬進入,攻打洗髓地獄的盛況,不過卻不知道居然連迦葉冥王這樣身居高位的人也摻和進來了。”由于心情不佳,他的口氣中難免帶著一絲嘲諷。

水東流悶“哼”一聲,崔無類神情木然,斷岳一臉悲憤,而琝P卻沒心沒肺地一拍大腿插嘴道:“就是啊,你也看到情況有多麼凶險了,當天他們悄無聲息地潛進來突然發難,嘿嘿,多虧我們的情報准確,及時封鎖了通道,布下防禦結界,這才沒有落得和洗髓同樣尷尬的下場,義兄不知道多著急,到處尋找冥帝大人,想和他商量一下對策,可就是沒辦法和他取得聯系,極樂地獄僅有的幾個法術空間通道全都被封鎖了,四大冥帥之中只有一個老孟婆帶兵在洗髓死守,要不是她,估計妖怪們早就打到我們這里來了,你說說,這該有多險哪?”

修羅伸手阻止了琝P繼續說下去,看著石軍歉然道:“我們都來自人界,怎麼會不理解你的心情?如果換了平時,不用你說,更不用勞動冥帝大人,我也會派人把此事處理妥當,可是現在……形勢嚴峻,我們隨時都要准備和妖界開戰,實在沒有辦法,也沒有余力在這件事情上給你什麼幫助,你看有沒有別的地方需要我做的?”

琝P說話顛三倒四,語無倫次,但石軍卻看出來這家伙其實並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那樣“熱情率真”,不過這倒也不管他的事,只是聽到找不到冥帝,而唯一還有條件施以援手的焚心地獄不等他開口就已經主動表示無能為力,雖然一路過來早有了些心理准備,可多少有些失望,緩緩搖頭。

水無垢冷聲道:“弄到這個局面都是那個笑面虎迦葉害的!那厮處心積慮到處籠絡人心,往生的那幫人個個都把他當成偶像一樣頂禮膜拜,結果終于不動聲色地把手下的將軍全都策反,這次趁著冥帝大人不在的時候登高一呼,居然群起響應,連同妖界的大軍突然發難,片刻之間就把夜叉的隊伍殺得一個不剩!冥帝大人用人不當也就罷了,現在這麼危急的時候居然人影都不見,真不明白……”

“無垢!”修羅臉一沉,淡淡道:“這種話以後不許再說!冥帝大人想必一定有他的理由,我們不要妄加揣度,更不應該對他有絲毫的懷疑!”

水無塵不服氣地幫腔道:“姐姐沒說錯,本來就是嘛!既然冥帝是我們的至尊,難道不應該在這個時候站出來帶領大家抵禦外敵?這麼多年來他整天躲在極樂,神神秘秘的什麼都不管,大小事務全都扔給你處理,哪里像個至尊?這也就罷了,可現在我們被人欺負到門口了,他又在哪里?倒像個縮頭烏龜一樣不見蹤影,能有什麼理由?”

“放肆……”修羅臉色驟變,一拍桌子厲聲道:“不管怎麼樣,你們也不能說出這麼大逆不道的話來!”

修羅顯然平時很少發這麼大的脾氣,這一下水氏二女都嚇了一跳,噤口不語,但臉上均有不滿之色,其余的人也陰沉著臉,顯然對冥帝這種行為都心懷不滿。

發完了脾氣,修羅的臉色緩和下來,疲憊不堪地向椅背靠去,聲音柔和了許多:“以後我都不想聽到此類的言語,大家知道了?”

崔無類突然對石軍問道:“今天妖界又有大批人馬進來了麼?”見石軍點頭,仰著臉出了一會兒神,自言自語般地輕聲道:“又來了一批人?不知道吠陀冥王大人他頂不頂得住?”

聽到這里,斷岳掃帚眉一挑,再也按捺不住霍然立起,大聲道:“末將今次前來,便是自動請纓出戰!”聲音大得把斷岳自己都嚇了一跳,見大家都愕然看著他,定了定神,這才繼續道:“我們鎮獄司的幾個帶兵的將軍忍了又忍,到今天大伙兒實在都坐不下去了,洗髓和我們焚心可謂唇齒相依,唇亡齒寒哪!眼看著他們倉促應戰,苦苦支撐而坐視不理,大家心里說不清是啥滋味,末將一介武夫,頭腦愚鈍,既無法揣測冥帝避而不出的所謂理由,也難以理解大人閉關退守的決定,只知道如果洗髓被攻下,狗賊迦葉和妖界勢必不會罷手,到時候焚心不是一樣要開戰?還不如和那群狗娘養的拚了!憑我們兩方聯手的實力,難道就敵不過那群蛇蟲鼠蟻?所以末將斗膽代表眾將軍向您進言,主動出擊,帶領手下的兒郎們援救洗髓,還請大人恩准!”

斷岳一番話說得又急又快,一張麻臉漲得通紅,比平時顯得更為丑陋不堪,但字字鏗鏘,擲地有聲,別有一番迫人的氣勢。石軍頓時對這個相貌丑陋的副將心生好感,忍不住想喝采一聲,只是礙于身分場合,終于忍住了,只把眼睛看著修羅,想看看他會有什麼反應。

* * * * * * * *

廳中眾人一時都沒有說話,眼巴巴地看著他們的冥王,顯然對斷岳的一番話深以為然。

修羅細長的眼睛里閃過複雜難辨的神色,良久無語。

斷岳遲遲等不到回答,卻仍倔強地站在當地,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修羅,眼中滿是期待之色。

好半天,才聽到修羅淡淡道:“斷岳,本王欣賞你的勇氣,也很理解你的心情,但是……茲事體大,怎麼可以這麼倉促就決定呢?還是得從長計議才是,你說對不對?”

斷岳張嘴還想再說,卻見修羅疲倦地揮揮手:“不要著急,這事兒下來再說,下來再說。”

琝P忍了又忍,終于還是開口了:“義兄,說真的我也不明白,與其耗費大量靈力維持防禦結界,為什麼不能和他們打?我也贊成主動出擊的說法。”

“你明白什麼?”修羅搖頭道:“我們如果只守不攻,憑著大禁制防禦結界的保護,只要妖界不是傾巢出動,便很難打進來,可是一旦走出去可就不同,現在到處都是妖界的運送通道,隨時隨地會發生遭遇戰,勝了固然好,可是如果不敵呢?不但援救不了洗髓,就連自己這一方原有的優勢也會喪失,還會殃及極樂地獄,所以萬萬不能輕舉妄動啊。”

石軍實在不明白,忍不住說:“極樂地獄不是進不去了嗎?聽說那里的結界強大無比,那又怕什麼?再說你們這幾層地獄之間應該還有其他的通道吧,妖界如果願意的話,大可以繞過你們直接攻打極樂地獄,難道不是嗎?”說完忽然發現大家都露出奇怪的表情,意識到自己一定說錯了話,卻又不明白錯在哪里。

崔無類搖頭道:“石大人,你一定是知道了從往生地獄到焚心地獄的秘密通道,這才會產生類似的想法吧。實際上,極樂地獄是一個特殊的地方,除了那幾條和焚心地獄相連的法術空間通道之外,根本就沒有任何通向外界的其他秘密通道。所以說,妖界軍隊要進入極樂地獄的話,就必須完全占領焚心地獄,並且強行打通那幾條已經被封閉的法術空間通道才行,想繞過這里那是不肯能的。”

水東流也冷冷道:“冥捕大人雖然身份高貴,但畢竟是初來乍到,怎麼可能瞧知道這些冥界的秘密呢?就算說了也是白說。”

石軍仔細思考著崔無類的話,突然明白了修羅冥王的顧慮,因為現在極樂地獄等于被焚心包裹著,一旦焚心失守,極樂就會顯露出來,這也難怪他們不敢輕舉妄動了,要不然,焚心地獄被人偷襲的話,那就會直接影響到冥界最核心的部位——極樂地獄的安全。

修羅失神地看著窗外,清癯的臉上閃過一絲無奈:“焚心存在的任務之一就是維護極樂,或者可以這樣說,即便我們都不存在也好,都要讓極樂安然無恙!”

“我說這是愚忠!”斷岳不以為然地嘟噥了一聲,但聲音並不小,至少他身邊的石軍是聽到了。

石軍看著一臉倦容的修羅,雖然也理解他的難處,但卻總覺得單純的防禦並不是最好的對策,可看到修羅似乎把冥帝當成了神,恨不得自己死了都好也不能讓冥帝有事,多少有點不以為然,一方面他自己對冥帝沒有半點好感,另一方面又覺得憑什麼為了他一個人犧牲這麼多屬下?冥帝就了不起了嗎?如果大伙兒都死了剩下他一個,還算什麼至尊?修為再深本領再大又有什麼用?看看修羅那些屬下,幾乎個個都對冥帝心懷不滿,顯然民心已失,想到這里不由得有些幸災樂禍——說不定有一天大伙兒受不住了,群起造反,把你這“不作為”的至尊轟下台也未可知呢。

再看看修羅那一臉無奈的表情,忽然覺得斷岳那“愚忠”二字果然沒有說錯,這修羅雖然也稱得上是個好官,但就是顧慮太多,心思太重,沒有那種運籌帷幄的豪氣,但他的屬下雖然對他忠心耿耿,敬重有加,卻又都是主戰派,哼哼,說不定真有那麼一天,陳橋兵變、黃袍加身的曆史重演也未可知,只不過到時候不知道修羅會不會抵死不從……

* * * * * * * *

正想著,修羅苦笑著向他看來,“大人似乎對修羅的決定也有些不以為然呢。”石軍心想我怎麼想對你又不重要,要不然你早就出兵幫我去抓鬼了,聳了聳肩道:“我只是有些感慨,難得修羅大人可以放下和妖界的血海深仇,處處為大局著想,只這一點我就自愧不如!”

修羅一愣,顯是會錯了意,連連點頭道:“妖界中人居心不良擾我疆界,此仇自是不共戴天……”

石軍心中忽然一動,歎了一口氣,不動聲色道:“不錯,再加上他們還剛剛聯手殺死大人的胞弟,相信你心中的痛苦和仇恨更甚他人,回想起當時悲壯慘烈的戰況,連我這個局外人都悲憤不已呢。”

此言一出,石軍便聽到周圍的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氣,一臉震撼至極的神色,目光下意識地向修羅望去,而修羅也是神情大變,瘦削的臉上閃過一縷黑氣,似乎要好好消化一下石軍話里的含義,緩緩道:“大人方才說的是什麼?”

可石軍並沒有回答。

因為此刻的他也是心神大亂。

石軍剛才從修羅話里聽出一些不對勁,原本是想試探一下,沒想到他竟真的對水漫天的死毫不知情,難道赤陽沒有告訴修羅嗎?以她的性格,回冥界後第一件事應該就是找到冥帝稟報人界發生的事情,盡快封閉冥界通道,如果她也找不到冥帝,那麼就會和他一樣直接來找修羅,畢竟在冥界修羅的地位僅次于冥帝,在這樣的危急關頭很應該讓他站出來主持大局,如果修羅不知道水漫天已死,也就是說他根本沒見過赤陽,那她又去哪兒了?



精品文學網 ');

上篇:第九章 亂局     下篇:第一章 禍亂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