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十集:神話驚程(二) 第十章 驚魂的結局與……回歸(四)  
   
第十集:神話驚程(二) 第十章 驚魂的結局與……回歸(四)


鄭吒一來到閣樓第三層上,他立刻就發現這第三層上一片餛飩狀,再不複一開始的四象,八卦乃至是太極,在這第三層上,真元力與魔力已經到了完美結合的地步……或者說,這是比真元力與魔力還要高級的一種能量,以鄭吒目前的水平絕對是認不出這種能量屬性的,甚至可以說,他連真元力與魔力的擁有都屬巧合而已。

在這第三層上,無數奇形怪狀的物品與武器就這麼飄浮在混沌之中,它們各自有著自己的能量節奏,每一個都仿佛活物一般在那里“呼吸”著能量,即便鄭吒是白癡,他也能夠瞬間明白到這些物品的珍貴,想來這都是那些修真者們遺留下來的器具精華了,可能有些器具威力巨大,可能有些器具能力奇巧,總之,這些東西肯定都是價值超過了A級甚至雙A級的極品之物,鄭吒就仿佛瘦弱的盜賊進入一座滿是十噸重的金板庫房里一般,看得到,拿不動……

“媽媽的!太可惡了!究竟是誰把這陸地給弄沉了的啊?”

鄭吒幾乎想要仰天狂吼了,每一件器具看起來都是那麼的珍貴,任他拋下任何一只都讓人為難,但是這里的器具至少有數百上千件之多,如果不能放入空間袋或者納戒里,那麼即便這里很安全,任他們飛上飛下也需要好幾天時間才能全部拿完,更別提現在他倉促去拿了,結果只可能是丟棄大部,只能拿上一兩件而已。

“不管了……”

鄭吒聽到外面的轟鳴聲越加劇烈。他也知道這里崩塌只在頃刻,而且一旦掉落入地幔岩漿里,即便他有了第四階最頂層實力,也將再無法尋找到這些器具,即便他有了第五階的聖人實力,但是這些器具在那岩漿中不停下沉燃燒,待到幾年或者更久時間之後。也將被洪流漂到任何地方去,也可能被沉入地核之中……換句話說,他只有最後機會了!

(這里地器具有大有小,我也不知道那一件的威力最強,媽的,如果是王俠在這里就好了,他對中國古代的神話修真傳說最熟悉,他肯定能夠辨別這其中威力最大的修真器具,如果是那些傳說中的自然更好,如果拿到一些只有奇妙功能。而沒有強大威力的器具,那可就真地糟糕透頂了……)

“不管了!能拿多少拿多少吧,盡量拿些小巧的器具!這樣就能拿得更多了!”

事實上,在這第三層里的器具大小極不和諧,最小的只是幾枚像納戒一樣的戒指,最大的則有一面像牆壁般的盾牌,還有一柄至少五米多長的金屬長棍,那件修真器具一看就具備極大的威力,在其體表外不停循環流動著金色的能量流,光憑這一點就比現在半狀態下地虎魄強悍了許多。而且從這根棍子那熟悉的三截顏色外表來看,倒很像是傳說中某個戰斗猴子使用過的武器,如果真的是這樣……其威力恐怕要強過完全狀態時的虎魄刀許多許多了……

但是非常可惜,即便那武器威力再大。其巨大的體積也完全讓鄭吒無可奈何,所以他第一時間就將視線看向了那些小巧的器具,離他最近的小巧器具是一面手掌大小的鏡子,而且這個鏡子框架上還有一個小扣環,鄭吒一把握住這面鏡子,直接就將它套在了手指上,接著又沖向了另一個小巧的器具。

鄭吒地速度不可謂不快,他剛沖到了一個古式銅鍾的面前。腳下卻是猛的一蹣跚,整個地面劇烈的顫抖了起來,當鄭吒下意識地將那銅鍾握在了手中,隱約間仿佛握到了東什麼鍾的銘文刻印,只是鄭吒也僅僅略略感覺了一下。接著整個地面就隨著劇烈的顫抖而瞬間崩潰了,而鄭吒也被落下的碎石碎木給壓著摔落了下去。

只是普通的碎石碎木。即便是整個閣樓崩潰了也無法傷害到鄭吒,所以下一秒他已經扇動翅膀企圖飛行起來,打算在這閣樓崩潰的最後一刻再搶幾件器具或者修真功法,可是還沒等他飛出幾米,本來和諧共存于閣樓內的真元力與魔力忽然激烈碰撞了起來,這兩種屬性完全相反的能量已經完全失去了約束,只要有一有契機,馬上就會像是“爆炸”與“毀滅”那樣劇烈作用起來,甚至可能會更加恐怖,比如像是魔動炮那樣……

“莫非……吾命休矣?”

鄭吒心里剛剛閃過這麼一句很有古意地話語,接著眼前一片青光閃過,整個閣樓完全

陷入在了萬丈青光之中,接著是整個閣樓完全崩塌……

就在閣樓崩塌,完全陷入在了萬丈青光之中時,遠處的眾人完全就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那邊,楚軒他們並不知道那閣樓內部的構造和能量組成,自然也無法知道這萬丈青光的由來,但是看著閣樓崩潰為兩半地情景,即使是白癡也知道身處其中的凶險,而現在身處其中地人自然就是鄭吒了,雖然他很強,但也是輪回小隊的強大定義,還沒有強大到那些玄幻小說主角之類的實力,別說是這樣萬丈青光的激烈場面了,就那怕是一連串的電槳炸彈都足以傷害到他……莫非鄭吒是凶多吉少了?

王俠愣了幾秒,他忽然狠狠一揮手,又是一顆電槳炸彈飛向了不遠處的肉海,將十多平米的肉塊全部給化為了烏有,他這才吼道:“楚軒!鄭吒沒死吧?!”

張琠M趙櫻空則依然看著那邊發愣,只有楚軒還仿佛沒事一般不停使用著信念之力,他一聲不響的連射了數發子彈,看起來一點焦躁躁的情緒都沒有,直到他又打算使用信念之力時,王俠忽然一把拉過了他的衣領,這個男人眼中充滿著血絲的吼道:“楚軒!鄭吒沒死吧?是你一定要他去拿那些修真典籍的!你倒是說話啊!”

楚軒默默的看著王俠,幾秒後他才若無其事的說道:“我給鄭吒的金屬片還沒有破碎……”

“恩?”王俠莫名其妙的問道:“沒有破碎又怎麼樣?”

“我給你們的金屬片和我一.劍書,的眼鏡有著感應連接,一旦損壞的話,我會在第一時間內知道,即便鄭吒將金屬片放在了納戒里,但是同樣是用‘主神’空間兌換的傳說魔法類材料制造的金屬片,連納戒也阻斷不了它的信號,現在納戒還沒有破損,換句話說,能夠讓基本上沒有任何防護能力的納戒完好無損,使用納戒的鄭吒依然還活著,並且還有著足夠的防禦力……”

楚軒也不理王俠拉著他衣領,抬槍又向遠處的肉塊發射了兩發信念之力子彈,邊射擊他邊說道:“從鄭吒進入那閣樓到閣樓完全爆炸,中間過程一共有十一秒時間,以鄭吒的速度而論,相信他已經在那里得到一些有用的東西,無論是什麼,我相信都會很有趣……王俠,你相信我嗎?”

王俠又被問得一愣,剛才他下意識的拉過楚軒,不過是對于鄭吒身處險地的急切罷了,除此以外他倒是對楚軒沒有什麼別的意見,更談不上相不相信的問題了,如果說全中洲隊有一個人能夠決定中洲隊的命運,同時還能決定中洲隊敵人的命運的話,這個人只可能是楚軒了,他就是這樣一個男人,有他做伙伴絕對談不上安心,指不定什麼時候就被他算計和設計了,但是有他做伙伴絕對值得讓人相信,或者可以說讓人不得不去相信他,在智謀與設計方面,他就是“神”!

楚軒也不等王俠回答,他自顧自的就說道:“陸地還有二十秒左右就要掉入岩漿中,但是伊莫頓飛下來的時間卻還有三十秒左右,換句話說,我們有十秒時間處在絕對危險之中,這段時間里,我和張痝ㄣX乎沒有任何力量來保護自己,而在場能夠幫助我們的人只有你和趙櫻空,在這種情況下,一旦掉入岩漿就代表了死亡,所以了……我們的性命就交托給你們兩了……”

王俠的發愣變得更加徹底了,曾經他見過楚軒如此軟弱過嗎?或者說……他見過楚軒有拜托別人的時候嗎?從未有過!而眼前真的見到了楚軒這個樣子時……不知道為什麼,他心里忽然有了些惶恐,就仿佛看見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一樣,不是他發神經了,那麼就是世界快末日了,顯然他的精神非常正常,那麼另一個可能性就是……要麼楚軒認為他自己快死了,要麼是楚軒認識他們幾個人都快死了……

“莫非……我們快沒命了?”

鬼使神差般的,王俠也說出了與當時鄭吒差不多的話語,當這句話剛剛落下,他們所站地面已經整個崩潰碎裂開來了,遠處的巨大肉海先一步向著下方岩漿掉去,接著就是眾人緊隨其後也跟著掉了下去,而在他們的身後極遙遠外,半空中一團旋風疾速的向下沖來,離他們的距離卻要遠過四人離岩漿的距離……

離眾人掉落入岩漿僅有二十秒不到……

上篇:第十集:神話驚程(二) 第十章 驚魂的結局與……回歸(三)     下篇:第十集:神話驚程(二) 第十章:驚魂的結局與……回歸(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