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十一集:天煞反擊(一) 第一章:修真!修真?(二)  
   
第十一集:天煞反擊(一) 第一章:修真!修真?(二)


神鬼傳奇世界的事情總算了結,眾人也已經回到“主神”空間三天時間之久,連帶的也將伊莫頓和安蘇娜給弄入了“主神”空間里,其帶入物品兌換,也是由團隊中獎勵點數最多的幾個人聯合付出,這次支線劇情又得到了額外的支線劇情數,但是獎勵點數反而因為進入恐怖片世界,還有修複身體而用出了許多,所以眾人都沒有再多去兌換些什麼東西,只待下一部恐怖片里得到大量獎勵點數,這才能使用這多余的支線劇情。

“那麼下一部恐怖片……我也不知道啊。”

鄭吒很無奈的對其余人說道:“中洲隊隊長的職務已經被‘主神’給解除了,大概是因為我死過一次的關系吧,哈哈哈哈……不過這樣輕松的說著自己死過一次的話,聽起來確實很詭異,但是基本情況就是這樣的了,在下一個引導者出現,並且為其承認是新的隊長前,我們都將無法得知下一部恐怖片是什麼,甚至連可能遇到的團隊作戰都無法提前知道……”

眾人此刻正在鄭吒的房間中,因為鄭吒在上一部恐怖片中死亡,所以連帶的,他被張傑認可的隊長資格也被取消了,結果這麼一來,眾人就無法知道下一部恐怖片將經曆什麼了,連帶的,團隊在下一部恐怖片世界里,很可能將遇到極大的危險,畢竟無法像以前那樣事先去准備什麼了。

“不過這樣一來……”張琠艙M在旁邊好奇的問道:“這麼一來,你再被引導者認可一次地話。基因鎖不是直接解開到第五階了嗎?如果真地是那樣。我們中洲隊的未來可就大發了啊,什麼東西都兌換兩個,用一個扔一個……”

鄭吒馬上就苦笑起來道:“基本上是沒可能的,‘主神’不可能是萬能的手機上,事實上這一點從我在趙……咳,從我在夢里的經曆可以看得出來,基因前三階都是可以使用科技手段達成的,因為這僅僅只是基因上的變化而已。甚至直到第四階初級為止,這都可以使用科技手段達成。但是從第四階初級開始,這就是個人的領域所在了,能夠度過心魔就可以進入到第四階中級,不能度過心魔就將滅亡,這還只是個人領域地第一步而已,從中級進入到高級。或者進入到第五階中,那還不知道要度過什麼樣的難關呢,‘主神’地極限只可能是到達第三階,所以即便我再成為隊長有無法升階了。”

其余人頓時都愣住了,王俠反應最快,他連忙說道:“你的意思是說。把隊長職務讓給其余人?讓那個人可以無償的再進一階,是這個意思吧?”

鄭吒點點頭,不過他馬上就有些無奈的說道:“雖然我是這樣想,但實際情況如何我們都不知道,畢竟引導者是誰我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出現我們不知道,他會挑選誰我們不知道。而且引導者出現的恐怖片是那一部我們也不知道,這其中的變數實在是太多太雜,所以誰人得到引導者地承認,這也只能聽天由命,這個暫且放下不談,伊莫頓,你覺得怎麼樣?進到‘主神’空間來以後,你們覺得還習慣吧?”

伊莫頓的表情看起來有些恍惚的意味在里面,進入“主神”空間之後,他和安蘇娜受到了極大的震撼,這里的世界和他們的世界完全已經兩個樣,當然了,這里和鄭吒他們所處地現實世界也是完全不同,幸虧每個人的房間都會根據其想象不同而發生改變,結果當伊莫頓和安蘇娜共同挑選一個房間後,里面變成了古代埃及的皇宮模樣……

伊莫頓伸手拿起了桌上的酒杯,他喝了一口里面的淡黃色酒液,這是他告訴鄭吒他們兌換地一種酒類,價格竟然比茅台之類的名酒都更昂貴,據他所說是以前埃及法老王都難得一喝地一種埃及秘酒,其味道果然是眾人想象不到的好喝,而現在也成了眾人的標准飲料之一了。

伊莫頓喝完這杯酒後,他這才說道:“只是才來時有些不知所措,但是感覺這個世界也沒什麼大不了,許多東西用一用就知道有什麼作用,而且比我們那個時代確實要方便了許多,說實話,我倒是很想去你們那個世界看看,應該比這個世界要有趣得多吧?”

這個光頭帥哥倒很有一種埃及式的貴族氣質,以前他是敵人時眾人還沒什麼感覺,現在成了伙伴在一起後,才發現他的一舉一動都帶著一股優雅,而且本身又是個帥哥,難怪能夠在幾千年前迷住埃及皇後了,畢竟他以前可是整個埃及尊貴僅次于國王的大祭祀。

“我們的世界……”

鄭吒和其余人都對視苦笑了起來,因為在“主神”空間里不停的險死還生,無數次的在生死之間徘徊,又無數次的進入不同的世界,結果他們都已經快淡忘以前的世界了,現在想起來,以前在現實世界的生活感覺仿佛是前生一般。

只有劉郁笑著說道:現實世界

啊,那里其實很單調的,比起我們這個世界來說,那里就仿佛是厚重的字典一樣,內容雖多,但實在是單調得很……呵呵,還是我們這個世界好呢,完全未知的未來,還有那麼多那麼多的東西兌換,也可以變得非常的強,甚至以後變成超人都可能,未來我們回去現實世界後,許多夢想也都可以實現了,包括現實世界的一些遺憾也都可以……”

這個小男孩臉上出現了微微的落寞,不過他馬上就恢複了原樣,將那落寞情緒給深深隱藏在了心底里。

“呵呵,現實世界在未來終歸是要回去的。‘主神’那里能兌換地東西確實是多極了。以前是隊長時還好些,可以使用隊長特權輕松查找一些自己想要地東西,現在卻只能慢慢的一項一項查看了。”著對伊莫頓說道:“怎麼樣?找到你想要的長生不老藥了嗎?”

伊莫頓也笑了起來,他略略看了一眼正在廚房里幫忙的安蘇娜,這才說道:“從‘主神’的解釋來看,有長生不老效果的強化屬性有好幾個,也有能夠達到這個效果的秘藥,雖然價值比較昂貴了。像你們所說的支線劇情和獎勵點數都要好多,但是以我反正也不會死掉。在這里多和你們一起完整幾部恐怖片世界,相信也可以湊足這些獎勵點數與支線劇情,我唯一比較擔心地是……安蘇娜她也必須進去的話,我真擔心她會在恐怖片世界里遇到危險。”

鄭吒點著頭說道:“遇到危險是肯定地,說實話,團隊成員們。包括我在內,那一個不是經曆過無數的危險場景?所以了,你們也必須把自己真正當成中洲隊的成員,邊強化自己,邊累積獎勵點數與支線劇情,可能所花的時間要久一些。但是安全方面卻可以得到保證,而且你們也有一次複活的機會,千萬別浪費了……說到增強實力,楚軒那厮呢?他不會還在研究那些修真器具吧?”

眾人都是露出一種很寒的表情,自從楚軒回到“主神”修複了全身以後。這個本來奄奄一息地男人,馬上露出一種不合他的狂熱表情。拿著鄭吒給他的修真器具和幾顆閃光石回到了自己房間中去,在進去前甚至還告戒眾人不要輕易打擾他,原話是……

“……我要去研究這不同于自然的另一種真實科學了,當然了,過程可能有危險,如果……你們想死的話,盡可以隨時進我房間來找我……”

這話隨便怎麼聽,都仿佛是一種威脅加上死亡的宣告,而更加難得地是,楚軒那張死人臉帶著狂熱表情的說出這番話,足以讓團隊其余人感覺到危險了……已經不需要威脅了,這是一種本能感覺到的危險。

鄭吒看到眾人的表情,他也下意識的回想起了楚軒曾經說過地這句話,頓時連他的表情也變成了那種很寒地模樣,不過他還是說道:“還是由我去叫一叫他吧,再怎麼也要知道那修真功法和器具研究得到底怎麼樣了,那可是關系到我們未來能否輕松度過恐怖片世界的保證啊……應該不會死的吧?”

話雖然如此說,但是鄭吒還是交代了眾人幾句就向屋外走去,待到他走到了楚軒屋門口時,沒想到那大門卻猛的打了開來,楚軒蓬松著頭發就從里面走了出來,這個男人衣服褲子都是皺巴巴的裂痕,看起來仿佛是被巨力給撕扯過一般,當然了,如果配合上一些焦黑的燃燒痕跡,那麼更大的可能是遭遇到了幾次輕微爆炸,而楚軒的雙眼也是深深的漆黑,看得出來這幾天他根本沒睡過覺,大概一直都在研究著那些修真器具和閃光石吧。

也沒等鄭吒說話,楚軒已經急急的說道:“快點跑啊!地下室的聚合反應堆要爆炸了!把門關上,把地下室的設置全部抹去後再重置!快點!”

(聚合反應堆……那不是氫彈嗎?)

鄭吒嚇了一跳,同時從屋子里傳來了一陣陣詭異的轟鳴聲,他猛的一把拖出了楚軒,接著啪的一聲將大門給關閉了起來,而楚軒的動作也快,他一下子握在了門把上,此刻時間仿佛都停頓了一般,兩個人就這樣的動作持續了數秒鍾,直到楚軒打開門若無其事的走進去後,鄭吒才猛的松了口氣,不過他轉念一想不對啊,他來這里可不是為了給楚軒關門的。

“喂!楚軒,那修真器具和閃光石怎麼樣了?研究有結果了嗎?”鄭吒邊問話邊小心的從門口向內看去,不過他卻遲遲的不敢踏腳進入屋內。

楚軒聞言回過了頭來,他冷笑的看了鄭吒一眼,接著轉過頭去說道:“想知道就進來吧……放心,聚合反應堆很穩定……”

(很穩定?不可信!難道我剛才所經曆的事是幻覺嗎?)

雖然如此在想,但鄭吒還是慢慢走入了屋內。一直跟著楚軒就這麼走向了地下室去。而一進入地下室,他馬上就被眼前

地情景所震撼住了。

這是一間大約數千平米地巨大房間,而在房間里則擺滿了各種各樣他叫不出名字的儀器,這些儀器已經超越了現代世界的科技水准,至少現代世界的科技儀器,它們不可能像這些儀器一樣將能量實體化的放射出來,也不可能就這麼憑空懸浮在半空中,而這些儀器就能。

“修真……不愧是修真啊。”楚軒臉帶狂熱的感歎道:“果然是修行到真實的科技。完全不同于自然科學,或者說凌駕于自然科學的另一種科學吧……”

“基本情況就是這樣地了……”

楚軒走到一個大的光屏面前。只見他用手按在了那光屏之上,本來只是光影組成地圖象,隨著楚軒的按動而發生了變化。

“這些閃光石,白色的閃光石是由真元力組成的螺旋基因狀密碼實體物,黑色的閃光石則是由魔力所組成……呃,螺旋基因狀密碼實體物。打個比喻吧,人類的基因是呈現螺旋狀地物質信息圖,雖然是由物質所組成,但是人類的基因其實只是信息的載體,上面的信息包含了人類的所有一切,在那麼極小的空間中完全儲存了起來。而這個閃光石,其內部構造也是這樣地螺旋基因狀密碼實體物,只不過構成其主體的是實體化的真元力和魔力,而其信息則是密碼化的修真功法,從我目前已經翻譯出來的片段來看。一顆閃光石所包含地信息,如果要用文字來記錄的話。普通人要完全讀遍一顆閃光石地文字,至少需要五十年左右,所以了,這閃光石是無法翻譯成文字的,里面的意思必須直接使用精神來閱讀,直接閱讀閃光石里面所含有的信息,當然了,不會修真功法的我們,必須要將其密碼破譯才能閱讀……”

楚軒邊說話,手指邊不停的按動著光屏,而在光屏上方,無數的光線在半空十米處立體再現出了一顆放大的閃光石,而隨著楚軒講話的繼續,這顆閃光石的內部也被放大了出來,一道仿佛人體基因樣的螺旋圖出現在了那立體光幕中,而每一道能量都完美的結合在這光幕里,不停的組合與分解,終于變成了數不盡的文字流溢出來,僅僅只是一丁點螺旋實體,里面的文字已經數之不盡,而這僅僅只是一顆閃光石中間的億萬分之一而已。

“再說修真器具,那個小銅鍾的銘文已經翻譯了出來,果然和你所說的一樣,名字叫作東皇鍾。”楚軒繼續說道。

“東,東皇鍾?媽媽的,這次大發了!”著楚軒冷淡的看了他一眼,他馬上就閉上了嘴繼續聽了起來。

楚軒呼了口氣道:“鏡子的銘文也翻譯了出來,名字叫作造化玉碟,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鏡子叫作玉碟,但是如果上面的銘文沒翻譯錯誤的話,確實是叫這個名字……”

“造,造,造化玉碟?”了,只是死死的瞪著楚軒看。

楚軒也不理他,只是繼續說道:“鏡子暫時還沒來得及研究,先說那東皇鍾吧,你仔細看其表面,雖然看起來光滑無比,但是其表面有無數比納米還小的符文刻印,其具體的大小程度,越是普通一納米的千分之一左右,而整個小鍾看似小巧,上面的符文已經是數也數不清了,而且其中的符文組合也有百萬以上,你看看這里……”楚軒說話在那光屏上點了一下,頓時,半空中出現了一個小銅鍾,而隨著銅鍾表面的不停放大,那極小的符文刻印終于出現在了眼前。

一道熾白色的能量流從其表面流過符文刻印,這些符文刻印頓時仿佛活過來一般,一個接一個的不停吞噬著這熾白色能量流,接著再將其轉化為金黃色的能量流劃過別的符文,這樣一個接一個,不過短短一兩秒而已,鄭吒已經看到至少有上億顆符文轉變為了黃金能量流,而且其中還有無數的變化難以言盡,甚至根本無法理解,直到那熾白色能量流消失為止,這些黃金能量才隱入到了東皇鍾內,完完全全的消失不見了。

“已經初步破解的數據表明,隨著能量流的注入,在東皇鍾表面出現了空間扭曲,而時間也發生了不等向流動,所以有七成可能表明,這東皇鍾的威力可能涉及到空間與時間,這已經是連我也無法理解的層次了,所以短時間內不可能完全研究透這東皇鍾,當然了,如果僅僅只是使用的話,你的真元力總量提高一萬倍,那麼應該有啟動一次的可能……”

“修真……修成真實,我是這樣翻譯的,這是一種極度發達的高科技!說什麼玄之又玄的東西,那些都是放屁!修真就是高科技,只是已經發達到了我們無法想象的地步……這就是修真了!”

上篇:第十一集:天煞反擊(一) 第一章:修真!修真?(一)     下篇:第十一集:天煞反擊(一) 第二章:趙櫻空與趙櫻空……和准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