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十一集:天煞反擊(一) 第二章:趙櫻空與趙櫻空……和准備!(二)  
   
第十一集:天煞反擊(一) 第二章:趙櫻空與趙櫻空……和准備!(二)


趙櫻空站在一片漆黑的虛空之中,分不清四面八方所在,這里沒有左右前後,也沒有上下四方,甚至連時間和空間都有些模糊,事實上趙櫻空也看不見自己,就仿佛是在睡夢之中一般,那時是看不見自己的……

這里是“心”,是每個人所特有的識海,普通人的意識通常都停留在識海的表面,而睡眠時意識來到識海的中外層,被深度催眠的人則來到識海的中間層,只有某些極端情況下,生命體的意識才會來到識海的最深處,而在那里,隱藏著作為生命體最奇妙的力量……

當然了,此刻的趙櫻空僅僅只是來到了識海的中間層而已,楚軒所造的眼鏡基本功能都差不多,所差的僅是催眠方向的不同,比如他所戴眼鏡是將他自己催眠成熱血少年,而給趙櫻空的眼鏡則是將其深度催眠。

雖然趙櫻空並不知道她已經被深度催眠,而來到了識海的中間層,不過在這個沒有時間與空間的地方,唯一清晰的只有她的意識與記憶,任憑是以往多麼模糊的記憶,此刻也如同流水一般顯現出來,而且更是在這空間具體化了一般,源源本本,直仿佛過去了十多年一般,直到趙櫻空將她的記憶完全梳理了一遍,這形象化的記憶才總算是徹底消失,不過卻出現了一面漆黑的鏡子,趙櫻空就背靠著這面鏡子,這麼飄浮在了漆黑的虛空之中。

“這段記憶……是你偽造的吧?”趙櫻空的意識發出了這樣地聲音。

在她所背靠的那面鏡子後,居然還有另一個趙櫻空站在那里,她和她一樣的動作,一樣的神態。看起來就仿佛是鏡子里地倒影一般,那鏡子里的趙櫻空傳來了聲音道:“恩,是我偽造的……”

……自他們,我從小一起長大的伙伴們也都是偽造的嗎?”趙櫻空歎息了聲。她繼續低沉的問道。

鏡子里的趙櫻空也歎息了聲,她喃喃的說道:“伙伴不是偽造的……但是也對你隱瞞了些伙伴,有些陪伴著你一起長大的伙伴……他們確實被我從你記憶中直接抹去了。”

這一下趙櫻空再不多說什麼了,鏡子里和鏡子外地她都同時平靜了下來,這兩個小女孩一時之間無言以對,好半天後,反倒是鏡子里的她開口說道:“這里是在我們共有的識海之中,雖然不知道那可惡地小叮當為什麼將你催眠進了這里,但是既然來到了這里,只要你願意。隨時都可以查閱那被我抹去的記憶,你完全可以和我共享同樣的記憶……只要你願意,一瞬間就可以知道所有的一切……”

趙櫻空點點頭。她在進入到這個識海之中時,本能的就察覺到了這一點,兩個她地意識在這識海之中進行了交彙,所以另一個她才能擁有她進入輪回世界以來的所有記憶,同樣的。在查看她記憶地同時,這一個趙櫻空的記憶也同樣處于不設防的狀態中,在這里。她們兩個人都可以非常輕易的看穿對方。

鏡子外的趙櫻空默默點了點頭,她低聲道:“大概是害怕吧……從很早很早以前,我就有些懷疑自己的記憶,自己的過往,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在我的記憶里,有些片段回想起來感覺很生澀,就仿佛是電影里某些刻意制作出來地片段一樣,這還不是最讓我懷疑的地方,真正讓我最讓我在意的是。記憶里一直被稱之為天才的我,為什麼會在許多時候感覺到無力呢?”

“在我的記憶里,我從小就被所有的人稱之為天才,所有的刺殺技巧我使用得比任何人都好,戰斗時也沒有人是我的對手,連開啟基因鎖……連開啟基因鎖都比其余人早得多,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隨著我年齡的增長,特別是進入到這輪回世界以後,那本應該已經深深刻印在我靈魂中的刺殺技巧,我卻漸漸的淡忘了……,

鏡子外的趙櫻空抬起了雙手,她看著自己的雙手說道:“所以我只能不停努力的去練習,想要找回以前那種得心應手的感覺,但是不能啊,我居然已經忘記了……我忘記曾經和趙綴空交手的情景,在我知道他是如此強大時,我就努力的去回想以前他正常時的交手情景,但是我居然什麼都想不起來……”

鏡子里的趙櫻空也抬起了雙手,她做出了和鏡子外趙櫻空一模一樣的動作,就仿佛是鏡子反射的兩面一樣,接著兩個小女孩同時微微歎息了聲,鏡子里的趙櫻空說道:“是了,因為當初蕊空對我使用了精神力技能,但是她卻忘記了我也開啟了基因鎖第四階中級,雖然沒有度過心劫,但有對她的精神力有了初步的抵禦力,所以在那時我借著她的精神力塑造了你,而我自己卻並沒有徹底忘記那段記憶……現在,想要知道那已經過去的一切嗎?”

“過去的一切都已經過去,而且經曆那一切的人是你,不是我……我真正在意的是,過去的一切都是偽造的,那我又算是什麼?一個玩偶嗎?還是你逃避痛苦的工具?我所珍惜的一切,我的伙伴,我的記憶,和他們的歡笑悲傷,和他們的童年游戲……這一切都只是你制造給我的幻影嗎?”

鏡子外的小女孩低著頭,那聲音越來越低沉,猛然間,從她的臉龐邊流下了幾滴晶瑩的淚珠,這個一直以來堅強無比的小女孩,她竟然在此時此地流下了淚水……

“抱歉……但這並不是我的本意,因為背負了太多,因為承擔了太多,因為痛苦太多,所以我想讓自己的心沉睡下去,不想要再有悲傷,也希望自己幸福,希望自己能夠變得更加堅強。所以才有了你,但本意是希望你能夠在未來擁有幸福,而並非是想要把你當成玩偶……我知道了,和我一切接受同樣的過去吧。我們一起的記憶,我們一起地以往,那悲傷和歡樂,那絕望和難過……”

鏡子里的趙櫻空說完這話後,她慢慢轉過了身來,將兩只小手緊緊貼在了鏡子上,而鏡子外的趙櫻空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兩個小女孩相隔著一面鏡子將手緊緊貼在了一起。

“共同地記憶,共同的悲傷,共同的伙伴。趙櫻空,你也是我啊……”

兩個小女孩說著同樣的話,而整個識海也漸漸散發出了光芒。將兩個小女孩連同那面鏡子,所有的一切都包容在了這光芒之中……

“雖然很不可思議……但是沒想到楚軒你居然是金魚佬?采用很惡劣的手段將可愛的小Loli騙到你的家里,然後圈圈叉叉之,那柔弱的潔白身軀,那哀婉的低呤聲……啊!我可愛地巨乳童顏啊。你的處……”

“嘭!”

地點仍然是在楚軒居所的地下室里,楚軒地能量實驗已經告一段落,此刻的他正在利用電腦設計一些機械與符文結合的裝置。而之前趙櫻空進入他房間時,不知道為何被程嘯給看見了,結果這個不良男人卻在一個多小時以後才竄了進來,明顯就是想抓個現行,或者是給楚軒留給足夠的時間,總之他糾結了一大幫子人叫開了大門,然後沖進地下室後就看見了正睡在椅子上的趙櫻空,接著,這個男人自然是發揮他地想象。不停的嚎叫起來了,雖然嘴上說是失望,但看他的表情,可能興奮地情緒更多一些吧。

不過這個男人運氣極其不好的是,他在大聲叫囂的同時,趙櫻空已經睜開了眼來,接著程嘯被一腳蹬在了臉上,倒飛著直接撞向了不遠處的牆壁上。

程嘯畢竟已經不是當年的程嘯,強化了身體素質,注射了龍血,注射了T病毒原液,強化了南斗水鳥拳後,他的身手已經變得極其敏捷,在倒飛的途中,他整個人已經翻身而起,一個漂亮的空中翻就落下地來,但是誰知道他落地的瞬間猛地腳下一打滑,啪的一聲摔在了地上,看那腦袋朝下的樣子實在是可憐無比,似乎連門牙都被摔掉了幾顆。

趙櫻空看了看摔在地上慘叫的程嘯,她抬起自己的雙手仔細看了起來,接著她又看向了鄭吒等人,這個小女孩竟然露出了一絲微笑,她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但是到最後卻什麼話也沒說出來,不過鄭吒卻隨著她的微笑而笑了起來,在場的人里,恐怕也只有他和楚軒才明白趙櫻空發生了什麼事,而這笑容所代表的意義,恐怕也只有他們兩個人才能明白。

“既然大家都來了,那麼准備著試戰斗一場吧,也順便的為以後的戰斗做准備。”

一直埋頭制造的楚軒,他忽然拿了一副墨鏡出來,只見他邊在這墨鏡上按動著些東西,邊對著其余人說道。

鄭吒已經顧不得去問趙櫻空發生了什麼事,他急急的問向楚軒道:“小叮當……你又制造了什麼東西啊?不說清楚我堅決不戴上它!”

“呃……”

這次楚軒倒也干脆,他直接說道:“你拿的其中一塊白色閃光石的部分信息破解譯了,這是關于虛擬現實的一部分信息,我之前從‘主神’那里查詢了一下,其中一些零件都有成品可賣,比如那個名為虛彌芥子輪的符文金屬板,雖然因為金屬很特別的關系,兌換價值有些大,但是這個我之前一直不知道有什麼用的零件,居然是修真虛擬幻境的主要零件,你可以把這個板當成是電腦主版,然後由魔戒將聚合反應堆的能量轉化為修真力,這個修真版本的虛擬現實主機就可以使用了,在里面可以重現你曾經遇到過的所有敵人,包括了人類……符文科技真是不得了,里面會自動補全你記憶里怪物或者人物的具體實力,比如多少天之後的實力增長,雖然可能和現實有很大差距,但畢竟也可以作為一個參考物了……

“鄭吒,想要和複制體的你戰斗嗎?”

上篇:第十一集:天煞反擊(一) 第二章:趙櫻空與趙櫻空……和准備!(一)     下篇:第十一集:天煞反擊(一) 第三章:七比一千七百四十二與……進入(一)